♥ 作者: 未知 ♥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三章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法因娜从办公桌前醒来。

感应到她的动作,休眠的屏幕再次打开。

这里是法因娜的办公室,而银幕上显示的是看到一半的文件。

法因娜记得自己用舰长权限调用了服务器中的这份加密文件,不过有些记不清为什么了,只记得要查什么的资料来着。

她揉了揉眼睛再度看向屏幕寻找自己之前读到的段落。

这是一份有关密集神经讯号调整技术的研究资料,这种通过神经讯号干扰修正大脑皮层讯息记录的技术如今并不罕见,虽然该技术受到联邦的严格管控,但是教育、医疗和军事训练中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运用。与以往的看法相反,这种洗脑技术对大脑造成伤害的同时,大脑也在主动地适应刺激,大脑具有惊人的可塑性。在长期的讯号调整后大脑会主动产生一块区域积极地对干扰产生反应。也就是说这种洗脑技术在修改大脑记录的同时也在训练大脑,让大脑逐渐变得更加适应调整,更容易被接受洗脑。

而这项技术的另一个发现,就是触觉感知和洗脑的交互作用……

法因娜感到有些厌倦,便把文档往下拉扫了一眼标题:

中央额叶皮层对于讯号调整的反应

讯号调整对脑垂体分泌的影响

与海马体阻断装置的组合疗程

药物配合与影响

……

法因娜在军校就读时也学过一两门简单的医科课程,但是此时让她集中精神读这些专业词彙实在有些勉强。她注销了权限关闭了文档,看了一眼时间,舰内时间早上点,已经是吃早饭的时间了……

法因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舰长制服,离开了办公室,穿过走廊来到了餐厅,三五成群的下士门在这里休息聊天。

“舰长早!”

法因娜微笑着向士官点头示意,看到他们一如既往的模样,法因娜感到了一丝……失望。

果然,那只不过是个梦而已。

法因娜径直走向冰箱,冰箱里存放着不少食物的打包盒,那是船员们存放的,而法因娜的早餐则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一扎用保鲜膜封住的大玻璃杯,上面还贴着一张便条纸,娜塔莎用圆体字写着:舰长专享。

法因娜脸一红笑着摇了摇头,伸手端出了沉重的玻璃杯。两升不到的大玻璃壶里面装满了浓稠的液体,就像舰员们每天吃的合成麦片粥,满满一杯不均匀的糊状物,在冷冻下结成了乳白色的膏状物。

法因娜看向周围,没人看向她手里的东西,没有人会想到舰长的早餐是一大杯浓稠的精液。

这是法因娜利用自己的职权偷偷进货的马精,每天由娜塔莎为她准备好。而娜塔莎最近却越来越调皮故意用透明的大扎杯,还写明了是法因娜的,分明就是想要看她的笑话。尽管如此,法因娜自己却非常受用,每次都让她心跳不已。

平时法因娜都是偷偷摸摸地拿回自己的办公室独自享受的,只要撕开保鲜膜,精液的骚臭味就会弥漫在整个船舱里。但是今天法因娜想要更加疯狂一些,她把玻璃杯放上了电磁炉,按下了加热开关。

很快玻璃杯上面的保鲜膜臌胀了起来,原本凝结成乳白色的马精也开始微微翻涌,法因娜急忙停止了加热。

微微的骚臭味已经散发了出来,加热后精液的恶臭可以说是变本加厉,但是被保鲜膜紧紧包裹住,只有些许漏了出来。

比尿垢还要刺鼻的骚味直往鼻腔深处钻,混合着浓郁的咸腥味。“嘶……嘶……”法因娜的高挺的鼻梁微微抽动,贪婪地嗅着。她脸上泛起一阵潮红,心跳得越来越快,身体一阵阵地发热。不由得靠在了台边,两条美腿正无意识地夹紧暗暗摩擦。

不行……忍不住了……要是再办公室里就就可以一边自慰一边喝了,可是偏偏在这里……

法因娜媚眼如丝地望向餐厅里的船员,都是她熟悉的面孔,在他们面前饮精自慰的话……想到这里子宫里又传来阵阵酥麻的刺痛。

不行……喉咙好干,下面好痒,远离丈夫的生活让你一天天更加淫荡,已经到了闻一闻精液的味道就不能自制的地步了吗?法因娜狂乱地想到,抱着温暖的杯子跌跌撞撞地坐在了角落的座位上。

不行……必须忍住,高潮要留给护理,我怎么可以私自高潮呢?我必须在船员的面前喝下精液,必须……

命令一般的句子法因娜小声复讼着,这些命令如此直白地写在表层意识中,只要稍一走神便会无意识地念出来,但是法因娜却毫无自觉,甚至没有丝毫怀疑的念头。

也许全部吸走他们就不会闻到了?

法因娜低下头去,轻轻含住保鲜膜咬开了一个小口。随之而来的强烈的氨水味瞬间充满了整个鼻腔。

浓烈的阿摩尼亚气体随着这一吸充满了整个肺部,强烈的灼烧感呛得她眼冒金星,胃部一阵收缩反胃。

“唔……唔……咳咳……咳咳咳……”法因娜捏紧了袋子,眼角渗出了眼泪,痛苦地咳嗽着。怎么如此之臭……加热后的马精的气味简直是骚得着火,熏得她两眼酸痛直冒眼泪。

法因娜大口喘息着,灼烧感还留在肺里,仿佛深深吸了一口燥烈的劣质卷烟,心髒一阵狂跳。

是这样的吗?自己每天都是喝这样的东西作为早餐的吗?这样些许的怀疑掠过心头,法因娜逐渐调整了呼吸,抬起头来,脸上却充满了病态的潮红。

在开始的痛苦过后,四肢百骸传来了飘飘欲仙的放松感,法因娜瘫软在椅子上,瞳孔失焦放大,嘴角溢出一丝唾沫。法因娜只觉得餐厅的荧光灯忽明忽暗,眼前一片闪烁,脑袋里充满了温暖而浓稠的白雾,她的脸浮现起幸福痴媚的笑容。刚才被炙热的骚臭刺激的肺部好像变成了性感带,每一次呼吸都传来阵阵快感,撩人的瘙痒在她巨乳之下的胸腔里蔓延,让那对巨乳兴奋得发涨,在薄薄的制服下,乳头已经彻底勃起了,随着呼吸摩擦着衣物。

两腿之间传来了温暖的湿润,快速扩散到整个臀部,在精液的恶臭刺激下竟然失禁了。

不行……不行……这简直是毒品……太棒了……太舒服了,竟然让自己在船员面前失禁,自己真的是天天喝这个的吗?

回过神来的法因娜依旧瘫坐在椅子,只能强打精神张望四周。过了早餐时间的餐厅里人并不多,仅有的舰员们正围坐在一起打牌,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舰长。

还……还要继续吗?要在这里把这一杯都喝掉吗?仅仅是想象一下就兴奋得颤抖了,要是在这里把这一杯都喝完的话……法因娜捧起自己发烫的脸颊。此时的她如同第一次喝酒涨红的少女,又像是贪杯的美妇飢渴地喘息,脸上充满了迷醉的红晕。

不行……在这里……在这公开场合喝下这么一大杯精液的话。仅存的理智想要拒绝:要是喝下去的话,一定会像是白痴一样高潮的,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大声地淫叫,在船员面前毫无廉耻像是母猪一样高潮……不可以……不可以的,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就会……

想到这里,高潮之后的身体又燃起了熊熊性欲。这仿佛一个无底的陷阱,越是思考就越是深陷。在不经意之间,“思考”就变成了“想象”,湿热的大腿再度夹紧暗暗摩擦起来。

不行……不可以这样……快点……把杯子拿回办公室……拿回办公室……手淫……

法因娜集中全部的意志力,捧起杯子。双腿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丰满的大腿依然软软地坐在温暖湿润的窄裙上。

法因娜意识到了,有一个不可违抗的意愿:她必须在餐厅里公开地喝下这杯精液。她粗重地喘息着,颤抖的双手慢慢端起了这一杯精液向她的嘴唇靠近。

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无法抗拒?舰长在船员面前喝下一大杯腥臭的精液,然后公开高潮,彻底身败名裂成为嘲笑和羞辱的对象。理智的警报已经闪了又闪,但是为什么自己又丝毫不想离开?

她挺立的乳头不允许,抽动的子宫不允许,贪求精臭的肺泡不允许,翻搅着唾液的舌尖不允许。因为……因为……

面前的杯沿一点一点靠近,骚臭味越来越浓,强烈的兴奋感让法因娜的眉目微微抽动,原本优美的脸庞色情地凹陷下去,嘟起的嘴唇只想要更早尝到那恶臭的浓浆。

因为……我……

在温热的精液触到嘴唇的那一刻,理智立即崩溃了,原本刻在潜意识的淫乱暗示喷涌而出,无数的淫言浪语占据了她的脑海。

我是……嗜精的淫乱母猪!

法因娜的脸颊在吸力的作用下拉长,紧紧吮住保鲜膜上的那条缝隙,仿佛她正在为一条看不见的肉棒真空口交。她眯起的眉目错乱地上翻,丝毫不见舰长的威严镇静,只剩下一匹淫乱的雌兽贪婪地吮吸杯中的精液。

餐厅的灯光不知何时已经关闭,打牌的船员三三两两走出了餐厅,只留下法因娜坐在黑暗的角落里享受这美餐。不过法因娜已经看不到周围的一切了,她一边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一边痛饮着腥臭的精液。随着她舌头不停地搅拌,炙热的精液不断地灌入喉咙,粘稠的精块几乎要把咽喉堵住。她吞咽得很慢,只为了品尝每一滴的苦涩骚味。

这恶臭的味道把大脑快速地烧毁,让原本智慧冷静的舰长快速地退化为雌性本能的母畜。她的两手完全失去了控制,深入了她的制服,粗暴而狂乱地揉搓起充血胀痛的乳房和阴蒂。

随着最后一个人走出了餐厅,一只手按下了餐厅大门,气密门快速地合拢。只留下法因娜一个人在黑暗中痴狂地呻吟自慰。法因娜艰难的迈动着脚步,她面色潮红咬着下唇,一步一步向前,游离的眼神透露出不安与恍惚。

我,到底怎么了……竟然……竟然在餐厅里做出这种事……在薄薄的制服下乳房随着喘息上下颤抖,湿润的丝袜美腿小心翼翼地互相摩擦。法因娜的股间一片湿冷,爱液浸透了内衣和裤袜。

自己……到底怎么了……只是喝个精液而已,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失禁手淫……漆黑的羞耻感不断地从内心涌出,几乎要把灵魂吞没一般,让法因娜的脑海里,充满了自我厌恶。

三三两两的舰员迎面走来,法因娜下意识地想要转身躲避,可是狭窄的通道里根本无处可藏。最后只能靠着舱壁隐藏臀部的水迹。原本想要趁没人的时候再偷偷回到舰长室更衣,但是护理的时间已经到了,只能冒险穿过人来人往的舰内通道赶去护理室。

三个年轻男性舰员,理所当然地注意到了舰长他们都是法因娜能够叫得出名字的年轻舰员,他们来法因娜办公室批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舰长好!”三位青年男子朝气十足的声音让法因娜一颤……好像……有什么不堪的回忆……“嗯……嗯,好!”刚说出一个字,法因娜立即闭上了嘴:她的嘴里还有淡淡的精臭味。她忸怩地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却慌张到了极点。

不行……不能开口……嘴里还有精液的味道……他们发现了吗?为……为什么冲我笑?是不是会闻到我身上的骚味了?

法因娜的心到了嗓子眼,但是身体却传来了异常的兴奋感。被洗脑机日夜调教的身体早就建立了淫乱的条件反射,虽然表层意识并不知道,但潜意识已经在期待公开暴露的羞耻快感了。

法因娜只觉得面前三个男人的眼神如同炙热的火焰,早已看穿了她的制服,仿佛自己是赤身裸体地,任由他们细细观看她勃起的乳头和肿胀的阴蒂。法因娜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挡住什么,但只是轻轻一按就传来了酥麻的快感。

“唔!”法因娜漏出了一丝呻吟,随即脸涨得通红。不……不……别……他们发现了……他们一地定发现了……他们可能在餐馆就看到我自慰了!是他们在我的精液里下了春药!

法因娜狂乱地想着,一步步后退,心髒一下又一下收紧,跳得飞快。

餐厅里一定被看到了……被下了药的自己旁若无人地自慰……他们一定都在眼里,将我的淫靡的样子一丝不落的看在眼里。不……不行……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要胁迫我让我做他们的性奴隶?

记忆中自己被迫为他们口交的画面不断闪动,刚刚才平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灼热起来。

而三名舰员看到舰长的神态异常,虽然心里奇怪但又不敢说什么,面面相觑之后,便走开了,只留下法因娜一人愣在走廊里。

法因娜两腿发软几乎要倒下了,反复几次深呼吸才平静了下来。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慌乱,但是依然无法克制自己去想“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

她撑起身子,一步步朝护理室走去。

法因娜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做一个护理,然后沉沉睡去,也许就会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另一个色情的噩梦。

啊~!

这……这是?这声音又陌生又熟悉,听得法因娜浑身一颤。

这是……法因娜听得脸色羞红,护理室里正传来断断续续的淫叫。

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了悸动,和之前不同,这一次混合着期待和不安。

法因娜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就在面前,就在这扇门背后。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名字就在嘴边,却说不上来。法因娜已经隐隐知道答案了。

预感,不安,真相,记忆、密码、货舱、红色的螺旋梦中的情节涌上心头,真的要面对真相吗?

法因娜皱了皱眉,这是她第一次护理迟到,她从未想过答案就在如此近的地方。

我是舰长法因娜,没有人……可以在我的舰船上玩弄我于股掌之间。

舰长法因娜一咬牙毅然决然地打开了舱门,然后喊道“娜塔莎!”

“啊!!!!!!!!!!!!!”果然,就如同她预料的一般丽娜正拘束在一架“护理”椅上。

这……看到这一幕的法因娜下意识地掩口。

由于之前都是和娜塔莎同时进行的护理,这是她第一次迟到才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到“护理”的真实面目。她从未想过答案就在如此近的地方。

娜塔莎的身体如同雕塑一般嵌入半包围的座椅,宽大的头盔包裹住了她的头部,掩盖了她的双眼。无数的电极连接着头盔,闪烁着诡异的火花。

头盔下的脸淫荡痴傻地笑着,在不断地颤抖之下呼吸变为断断续续的哼声,仿佛发情的母猪。大量的唾液顺着舌头流淌到胸前,在乳沟上形成一个淫靡的水洼。随着身体的颤抖不断摇晃,娜塔莎经过军事锻炼的健美身材像是疯狂一般不断抽搐,勉强被机械臂箍住。

上下颠簸的乳房淫乱地晃动,沾满了顺流而下的唾液泛起一层油亮的光泽。

而这对乳房的顶部却被一对榨乳器牢牢吸住,拉扯成了色情的形状。

看着这一幕,法因娜胸中传来了丝丝骚痒和肿胀感,硬挺的乳头摩擦着薄薄的制服带来烦躁的触感。她伸手想要做什么,但是止住了动作,只是拉了拉领口。

娜塔莎原本健美纤细的小腹随着机器的节奏隆起又平复,被高速震动的性玩具激烈抽擦,每一次都带出大量的爱液。娜塔莎的两腿之间已经洪水氾滥,一双丝袜彻底湿润而变成了深褐色。光洁的大腿淫靡地前后摇摆着,夹紧又分开,仿佛在贪求多留在身体内一秒,又想要夹紧体内的震动。而被拘束的小腿绷得笔直,脚趾收紧又松开,就连身体的最末端都难以抵御高潮的侵袭。

洗脑装置正源源不断地向大脑传输快感的信号,强迫身体高潮。比通常的高潮体验强烈数十倍的感官信号,一波又一波攻入中枢神经,几乎要将脑髓溶解。

在彻底瓦解意志的同时将高潮的经验烙印在脑内。失去控制的身体抽搐着吐出大量淫液,混杂着尿液把两腿之间染成一片。

法因娜惊愕地看着不断高潮失禁的娜塔莎,她从未想过真相竟然就在咫尺之间:这哪里是什么护理,毫无疑问就是文件中描述的“洗脑装置”,而自己和娜塔莎竟然每天以护理之名主动来给自己洗脑……喔,法因娜几乎不敢去想。“娜塔莎!娜塔莎快醒醒!”法因娜焦急地寻找装置的开关、电源、什么都好。

“嗯哦!哦哦哦噢噢!!!!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娜塔莎剧烈地抽动着,随着洗脑装置的功率逐渐升高,此时的娜塔莎正经受着肉体和大脑所能承受的最大快感,指令随着强烈的刺激直接写入大脑皮层,直射视网膜的光线高频率地闪过大量图像,左右耳不协调的电子音重复不断地灌输。在这样高强度的洗脑下,正常的人体当然会感到极度的不适,但娜塔莎高潮中极度敏感的身体被持续侵犯,无暇分清这究竟是折磨还是快感。

看到娜塔莎狂乱的样子,法因娜心中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情感,我也曾经像她一样吗?高亢的呻吟回荡在耳边让法因娜无法集中精神。恶心、不甘、屈辱、厌恶、愤怒,就如同自己的身体在睡梦中被奸污了,如今看着自己的亲密好友被侵犯却无能为力,法因


娜塔莎只觉得气血上涌。更让她恐惧的是身体的反应完全与意志相悖:子宫收缩着吐出一阵阵爱液,强烈的飢渴带来微微的刺痛。乳头把贴身的军服都顶起一对淫猥的凸起,乳肉一阵阵地胀痛,而深处的乳腺却又痒的难以忍受,仅仅是克制住自己不去揉搓都耗费了大量的毅力。

自己……自己到底怎么了?这也是洗脑吗?还是……梦中的恐惧再度回到心头,背脊发冷,仿佛被一个看不见的黑影尾随、注视、掌控,自己究竟被洗脑了多久呢?

法因娜捂住自己的耳朵,娜塔莎的呻吟让她头昏脑涨,她无助地慢慢蹲下,她拼命地搜索自己的记忆,只想确认一件事:自己有没有泄露机密?有没有告诉她货仓的密码?

越是思考越是焦虑,她无法分清这一切究竟是没有发生还是已经忘记,唯一能够确认的办法,只有亲自去货仓确认。那这会不会是陷阱,会不会是洗脑植入的指令呢?

终于装置慢慢停了下来,头盔与束缚也纷纷解开了,只留下娜塔莎瘫坐在上面大口喘着气,两眼无神痴痴地笑着.看到她的样子,法因娜心中很不不是滋味,犹豫了一会她还是走上前去,摇了摇娜塔莎,尝试着叫醒她。:“娜塔莎!娜塔莎!”

过了好一会娜塔莎才像是从宿醉醒来:“哈,好,,,好舒服……舰……舰长,,,你……也来护理了?”

“不,不是的……”这个时候法因娜反而一时语塞,要怎么跟她说明:这不是什么护理而是淫秽洗脑装置呢?

过了一会娜塔莎的体力稍稍恢复抬头问道“舰长,是不是另一台坏了,在等我的位置?”

“诶?”

“舰长直接说嘛,耽误到护理的时间就不好了。”说着娜塔莎就要起身。

“不,不是的。我……”法因娜抿紧了嘴唇,皱起优美的细眉,下定决心说道:“娜塔莎。”

“怎么了,舰长?”娜塔莎意识到了法因娜的严肃,也认真了起来。

“娜塔莎,我们被骗了,这不是什么护理,这是有人偷偷安装的洗脑装置。

要尽快通报全舰,查出这个货场是谁许可上舰的,这个装置又是谁安装的。”法因娜一口气说了出来。

娜塔莎愣愣地看了法因娜一会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噗,舰长——你在说什么呀!不是你带我来护理的吗?”

“什……什么?”法因娜没有料到娜塔莎竟然是这个反应,急忙辩解道:“不,不是的,你听我说,我们两人都被洗脑了。虽然还没有完全被操纵,但是大脑正在慢慢适应洗脑的刺激,每一次程度都会加深,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才不要呢……说什么傻话.”此时的娜塔莎反而露出了轻佻的神情,笑道“这么舒服的事情……怎么会是洗脑呢?我还要……再来……做更多的护理……”

娜塔莎的脸上泛起一层病态的潮红,平时英武的军人此时仿佛恋爱中的少女。

“唔……”看着娜塔莎的模样,法因娜感觉一阵恶寒,有些不愿面对的念头在骚动,那种熟悉的酥痒感觉……自己的心底也有些不太舍得。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女人坐在这里和娜塔莎一样,淫乱地扭动抽搐,肆无忌惮的高潮,不知廉耻地享受着洗脑.“不不……”法因娜用力地摇了摇头,再次强调“这不是什么护理,而是洗脑装置,沉溺它的快乐就像吸毒一样危险……”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一会让舰内工程师过来检查一下就是了。”娜塔莎摆了摆手站起身来,刚想走突然脚下一软,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法因娜急忙扶住娜塔莎。

这时娜塔莎却露出了笑容,她反身一脚绊向法因娜的小腿。法因娜怎么也没想到刚才因为激烈洗脑而腿软的娜塔莎会突然使出军用格斗技来绊倒想要帮助她的自己,当即失去了平衡,一屁股跌坐在湿润的椅子上。

娜塔莎反身把法因娜推向椅子上,立即按下了按钮。哢哒一声,金属环把法因娜的双手牢牢箍在了扶手上。

“不不不……住手!不要……不要!”法因娜拼命地挣扎,狂乱地叫道。

“舰长,要是不舒服得话,做一下护理就会好很多的。”娜塔莎亲切地笑着,细致地为法因娜检查拘束装置是否装好,就像她为法因娜核对日常工作一般。

“不要……娜塔莎……求你住手……关掉它,不能!不能再做了!”想到自己会像娜塔莎一样屈服于机器的刺激如同家畜一般高潮,法因娜恨不得立即咬舌自尽。如果洗脑彻底完成,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呢?那还是自己么?失去灵魂,那将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结局。

“舰长?”娜塔莎一挑眉,看向法因娜。

法因娜立即冷静了下来用自己最真挚的眼神望向她“娜塔莎!娜塔莎快清醒!

这个机器……这个机器会篡改了你的记忆……这不是你真正的想法!”

娜塔莎两眼充满了冷漠,嘴角却微微上扬得意地笑着,看着舰长恐惧疯狂祈求自己的样子,一种黑暗的满足感充满了她的内心。这是她原有的情感吗?还是洗脑?她分不太清了,这个和她亲密的女舰长,自己曾经嫉妒过她吗?

“不……”法因娜意识到,这里一味地说娜塔莎已经被洗脑了是没用的,甚至会引发她的抗拒心理,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要脱离洗脑,否则自己辛苦回想起的记忆和调查进展都会被抹去。法因娜急忙组织语句支支吾吾地说道:“你……我是被洗脑了才……才会带你过来的,这都是我的错。先放开我……娜塔莎,相信我!”

“舰长,我当然相信你啦。”娜塔莎答道。

“那快帮我解开!”法因娜急切地说道。

“不行哦”娜塔莎笑得更加灿烂了。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主人命令了,当舰长拒接护理时,一定要让舰长接受护理。”

“什……什么?”

船舱门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你……你是……”法因娜这一刻清楚地记得这个人,就是一切的主谋。

“主人,你来啦”娜塔莎愉悦地跑上前去,亲昵地勾住“主人”的手臂,眼神痴迷地紧盯着“主人”再也不看法因娜一眼。

“怎么了,愿意说出密码了吗?”“主人”问道。

“绝不!”法因娜依然决然地答道。

“很好,那我们继续。”“主人”示意娜塔莎启动洗脑装置,娜塔莎紧紧地搂着他的手臂,撅了撅嘴,伸手按动按钮。

“对了,给你一个小提示吧”“主人”突然说道“这是你第四次拒绝护理了。

你的意志远超我的预计。”

“……”法因娜抿紧嘴唇,既然能够忍受这么多次,下一次一定可以成功的。

只要记住,记住他的这张脸!洗脑装置的弹出面罩遮住了她的视线。法因娜也只能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用意志力撑过去。但是此时眼前浮现的却是女儿的脸庞,让心中越加不安。耳边逐渐响起令人不悦的电流声。要开始了吗?

突然法因娜觉脑袋一空,身体一阵恶心,耳边传来了令人恍惚的高低音。面罩射出迷离的光线,透过她紧闭的眼皮投影在她的视网膜上。

而娜塔莎与“主人”在法因娜面前热情地拥吻起来。娜塔莎痴痴地吮吸着“主人”的唾液,许久才分开嘴唇。娜塔莎睁大了眼睛说道“主人,能不能……奖励我一下,让我再护理一次?”

“当然。”

“谢谢主人赏赐!”娜塔莎雀跃地坐到法因娜身边的座位上,按下按钮。货舱里再度回响起两人此起彼伏的呻吟。
法因娜木然地一步又一步向前,穿过通道来到一扇熟悉的气密舱门。

随着一声气响,气密舱门缓缓打开,出现在法因娜眼前的就是这次的机密货物——一个胶囊状的单人逃生舱。就算舰船遇到事故爆炸损毁,货仓本身也能够安然无恙,在外太空等候再次被回收。而一个带着联邦标记的密码键盘显示着它的重要性。

法因娜僵硬的身体一颤,迷茫中的双眼突然有了神彩,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又走神了吗?自己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二章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四章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