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akai ♥

沉沦的复仇 第十一章

沉沦的复仇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一章 二阶

白婉婉在浴室里慢慢搓洗着身体,但是很奇怪,下面越洗越湿,一碰就出水,滑腻腻的怎么都洗不干净,浴室里的热气慢慢倒附上一层灰色,白婉婉有些头晕,只能随便擦了擦便套上了衣服出来,下身依旧在慢慢的流出水份,胸前的两点激凸带着一点水汽,将羊毛衫明显的顶起着,虽然有些害羞,但是白婉婉还是出来准备睡觉了。

看着白婉婉毫不知情的样子,赵涛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硕大的胸部随着走动微微地跳动着,两个小点也在摩擦着衣服,下身那股女人特有的味道,连沐浴露都遮掩不住,看着屁股抖动的幅度,估计没有穿内衣,这个丫头也真放心他。

白婉婉确实比较放心赵涛,按照她的眼光,赵涛不是那种人,其实也对,如果没有死亡威胁,赵涛肯定不会动什么歪心思,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看着白婉婉锁好了门入睡,赵涛也洗了澡回到了客房,盘膝坐在床上,运用着晶核的力量开始感受药剂,慢慢的,他感到一个淡淡的自己飘了出来,瞬间冲进了白婉婉的身体。

“啊……这是哪里?”白婉婉动了一下身子,却发现自己被紧紧的捆绑了起来,双手被紧缚在背后,两条修长的腿也被并拢着缠在了一起,下身粗糙的绳子完全勒紧了身体深处,随着她的动作不断的摩擦着阴部和屁眼,双乳肿胀的感觉让白婉婉有些难受,但是一种异样的快感充斥在她的内心中。

“嗯……下面又湿了,绳子都透了,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被绳子完全捆绑起来的身子泛着可爱的潮红,白婉婉开始不自觉的微微动作着,像是有些渴望的摩擦着绳子,但是害羞让她不敢有多大的动作。

突然,一股向上的力让白婉婉有些不安,看着自己被慢慢的吊起,身上原本就有些紧的绳子便完全勒紧了一身软肉里,有些惊恐的白婉婉不停的扭动着身子,两腿之间的淫液却越来越多,湿透了绳子一直流到了脚上。

一个淡淡的人影向这边走来,很明显是个男人,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鞭子一样的东西,察觉到自己竟然在别人面前开始发情,白婉婉紧张的全身紧绷了起来,勒在肉里的绳子让她的身体一阵疼痛,但是无法动弹,轻轻颤抖的身子却禁不住的湿透了,淫液顺着脚尖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胸前的乳头充血到有些发疼。

随着眼前的人影渐渐清晰,白婉婉惊讶的发现竟然是赵涛,看到他手上的散鞭,白婉婉竟然莫名其妙的放松了一下,但是她还是难以置信大声哭喊着。

“赵涛?这是哪,你要干嘛,快放我下来,我好疼!”

“我就是你啊”,赵涛发出的声音竟然是白婉婉的,连那种温柔都一模一样,“这是你的内心,我只是来帮助你罢了”,赵涛的声音从女声逐渐变为男声,扬起手上的散鞭,击打在了白婉婉的胸上。

“哎呀,呜呜,疼,别打我,你到底是谁,干嘛…打我”,只是一鞭子,白婉婉的乳肉就变得有些发红,但是充血的乳头跳动着,一种快感随着疼痛传遍全身。

赵涛也不言语,一鞭一鞭的抽打着白婉婉的身体,乳头,屁股,大腿全都布满了红痕,强烈的刺激让白婉婉的下身布满了滑腻腻的淫液,但是总感觉差了一点,就差了一点就可以高潮了。

“想……想要更多,要更疼,求你……”白婉婉不自觉的软化了语气,绳子摩擦的疼痛感和鞭打灼热感交织在一起,让白婉婉完全无法自持,神智开始不清醒的女人开始渴望着原始的欲望,她想要一次高潮。

扭腿晃胸虽然可以带来轻微的快感,但是那种感觉完全没有鞭打来的激烈,身上的鞭痕开始不断的发痒,白婉婉张着小嘴,身子往前凑着,情欲和瘙痒让她渴望着更多的疼痛。

构建出这个梦的赵涛笑了笑,把手中的散鞭换成了惩罚拍,准确的拍打在白婉婉的敏感部位,随着不断的尖叫,白婉婉离高潮越来越近,身上的鞭痕红的十分诱惑,错落有致的布在一身软肉上,无法高潮的白婉婉更是不断的挣扎,绳子摩擦着通红的皮肤让她的阴蒂一跳一跳,快要来临的快感折磨着全身的神经。

换成木拍子的赵涛有节奏的打着白婉婉的屁股,被高高抬起来的身体让阴部都露了出来,拍打的拍子让小穴上的绳子跟着震动摩擦,淫液的润滑让原本就勒紧绳子更加深入,就这么换着道具打了将近十分钟,一直无法高潮的白婉婉已经快要疯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是她非常渴求的,但是她不知道,如果可以做到的话,就可以高潮的吧。

“还想要么”?赵涛的有些飘渺的在白婉婉的耳边响起。

“要……我好想,好想被打,我还要”,已经神志不清的白婉婉发出的声音就像是呓语一般,棉花糖一样甜丝丝的响起,口中的口水顺着下巴滴落着,她无暇去想自己到底怎么了,只想得到释放的快感。

“那么,求我”

“啊啊啊求你,求你打我”,白婉婉仰着头,感受着下体被鞭子触碰的快感和刺激,尊严已经没有考虑了。

“这就是你求我的态度么?你在向谁请求”?

“你是……你是我男朋友,老公求你打我,求求你了”,白婉婉对脑海中第一个蹦出来的词有些惊讶,但是这时候的她竟然回复了一点点理智,但是情欲的折磨让她只是稍微回退了一点点而已。

赵涛有些懊恼,这丫头的精神很坚强啊,这样的折磨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有点操之过急?扬起鞭子随手打着白婉婉的背部,他决定开始慢慢引导。

“你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为什么退缩了呢,感受吧,你喊出来,好好的请求,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高潮”。

“呜……老公求你了,别折磨我了,我都听话好不好,我好想要”,白婉婉内心坚守着一个底线,但是这个底线却在不断的退让着。

“对了,要好好听话”,赵涛使劲一鞭子打在了白婉婉的臀缝,剧烈的疼痛让她呀呀呀的叫了起来,但是赵涛还是没有让她达到高潮。

“呜呜……老公,我都听话,不要这么折磨我了”,眼泪和口水在白婉婉的脸上遍布着,内心的声音告诉她,都听话了,还有什么害羞的呢,但是白婉婉总感觉有些不对,但是也仅仅是感觉有些不对而已了。

“你要听谁的话”?赵涛狠了狠心,将最后一瓶兑换出来的迷幻剂打开,晶核里的星辉彻底变成了零。

“啊啊我说我说,我要听主人的话,老公主人,求你打我,求你给我高潮”!被药剂折磨的够呛的白婉婉终于把赵涛引导她的话说了出来,看着有些自暴自弃,却相当期待的白婉婉,赵涛控制着触手化成的绳子解开一点,把白婉婉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狠狠的一鞭子打在了阴蒂到阴唇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白婉婉猛然从床上惊醒,看了看表,六点半,要起来吃饭了,身子……好软,底下好湿。

掀开被子一看,白婉婉羞得脸都红了,床单湿透了一大片,就连床垫都透了,而且自己在梦里对着赵涛叫主人,啊啊好羞耻,这一会还怎么面对他啊,也奇怪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一瞬间,白婉婉想到了赵涛没准可以控制人的梦境?随后她就笑了,最近小说看多啦,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拍了拍脸蛋,白婉婉撑着酸软的身子,将下身的淫液擦干净,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门。

“啊,婉婉你醒了?昨天睡得怎么样?我看你家厨房东西不少,就冒昧借用了一下,做个早餐,嗯,不好意思啊”,赵涛挥舞着铲子煎着鸡蛋,温和的看着白婉婉,嘴角的笑容和阳光的照耀,让他显得还真像个回事。

“谢谢主,嗯……谢谢你啦,厨房随便用嘛,反正我也不做饭,好累的”,白婉婉差点脱口而出主人俩字,但是天天接触客户的她反应还是很快的,及时的改了口。

“什么?猪?”,赵涛暗笑着,脸上却有些疑惑。

“谢谢你这个猪头啦”,白婉婉笑着过去抱住了赵涛的腰,羞涩的把头枕到了他的背上,内心有些甜蜜,但是梦里的场景不断浮现着,让她的下体又开始湿润了起来。

“喂喂,怎么回事啊姑娘,快去洗漱了,一会来吃饭”,赵涛心里突然也有种甜蜜的感觉,举起铲子的双手半抬着,扭过去的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笑意。

“哦”,堵了嘟嘴,白婉婉去了洗手间,赵涛沉下心,心里有些迷茫,他确定自己爱上了这个女人,但是,这么将她扭曲,怎么能说是爱呢,他到底在做什么,要不然,换个目标吧……

“白痴啊你,她已经体验到了那种极致的快感,为什么不继续,爱情爱情,你想要一样可以啊,而且,你感觉现在把许佳佳放了,常人的性爱还能满足那个天天边缘的小姑娘?”加泰有些阴郁的看着赵涛,一个多愁善感的王子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复仇者,同样,也不会是一个好的领导者。

“我用的是非常手段,我很自私,爱情是平等的,我却本着自己的欲望去进行改造,说是害怕死亡,但是就算没有死亡,我可能也会去做吧,咱们触手族,难道都是天性薄凉么”

“不是,恰恰相反”,加泰对赵涛说出咱们这个词非常满意,“咱们一族啊,就是太重感情了,所谓的改造,其实也是发掘内心深处的欲望罢了,你还真以为那些药都能洗脑?那咱们就无敌了,而且,人类才是真正的无情,顺道问你,你猜猜,孙守是怎么死的”?

“我特么哪里知道,夺权死的?”,赵涛想了想许佳佳,边缘只是他的一时兴起,但是歪打正着,没准是这个理,放松了许多的赵涛也开始恢复了原来的语气。

“嘿,答对一半,孙守也算是人才了,没想到,他是被凌灵活活捏爆了心脏死的,虚字六绝,嘿嘿嘿”,慢慢淡去的声音让赵涛有些震惊,但是想想人类历史,这个结局他多少猜到了一些。


“猪头,你想什么呢”,看着魂不守舍的赵涛,白婉婉不满意的堵了嘟嘴。

“没什么没什么,一会有一对新人,我在想如何设计呢”,赵涛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他是小心翼翼的分了触手,去吸收白婉婉床单上的体液了。

“唔,以后如果,咱们可以结婚的话,你会怎么设计咱们的婚礼啊”

“啊,这个……”随口大谈的赵涛感受到身体再次被强化一些,不由得有些开心,开始专心的吃着恋人间的第一顿早餐。


接下来的三天,赵涛一边从许佳佳身上补充着星辉,一边继续在梦里调教着白婉婉,听着她慢慢熟练的一口一个主人,赵涛心里的成就感满满,虽然借助了外力,但是能够把这么一个温婉的大家闺秀调教成扭来扭去的荡妇,他已经很满意了。

许佳佳还是认真的完成着学业,改造后的房间让她竟然开始沉迷起了学习,两人平时几乎是交公粮一样,想要一直边缘的许佳佳也得到了满足,就是赵涛对每次都在少女的小嘴里解决这件事有些不开心,不过看着缓缓恢复到200的星辉,赵涛心里还是舒了一口气。

“主人……啊~,嫂子,嗯~呼……嫂子那边怎么样啦”?吞精吞了个饱的许佳佳幸福的躺在床上,触手一边帮她洗澡,一边轻轻戳动着下身的小穴,持续边缘的许佳佳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了,每次基本两三秒就能接近边缘,休息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赵涛都有些怀疑,要是正常性爱,许佳佳会不会已经没感觉了?

“就那样呗,明天要模拟考试来着?全市排名吧我记得”,赵涛一边修炼着体术一边聊着天,许佳佳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奴隶天天问他白婉婉的事情,神情中竟然有些古怪的兴奋。

“嘿嘿,嗯啊~~,这次不知道能不能上700呢”,许佳佳看着粘液褪下后光滑白皙的皮肤,心里止不住的高兴,而且身体极为清爽,比洗了澡都舒服的多,走到椅子上熟练的坐下,三根触手刺溜就被许佳佳的三张小口吞了进去。

“700啊,加油努力吧”,赵涛耸了耸肩,只能考到普通一本的学渣表示还没见过700分的真人呢。

“好啦,主人我要学习了,早日把嫂子拿下哦”,许佳佳吐了吐舌头,头发一扬,下体却一阵失禁,抖动着的双腿和脸上分外专注的表情有着极强的反差感。

赵涛看着许佳佳心无旁骛的沉浸到了书本中,只得离开,他决定去白婉婉家里看一下情况。


“我……我靠,这进度也太快了吧”,赵涛瞠目结舌的用触手窥探着白婉婉的卧室,眼前香艳的场景差点让他鼻血都流了出来。

“啊~~主人,求求主人打我这个骚货,呜啊~小骚货的身子,就是……啊~就是给主人打的,呜呜,好难受,主人,小骚货好难受,啊~好想……好想被主人亲自打啊”,白婉婉自己拿着惩罚拍,双腿用皮带捆的紧紧的,一下一下打在屁股上大腿上,但是自己打明显很不舒服,白婉婉只是呻吟着,嘴里吐出无数的淫语,但是微微发红的身体明显得不到满足。

赵涛定了定神,用力的敲了敲门。

听到门里啊的一声,赵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决定摊牌了。

“你这个猪头,这么晚了干嘛啊”,白婉婉被打断的不开心完全写在了脸上,但是羞涩和渴望的眼神暴露了她内心的躁动。

“我来,帮你真正的释放啊婉婉,自己,不是太没意思了么”,赵涛低沉的声音让白婉婉害怕了起来,啪的一下就要关上门。

“我靠,太特么疼了”,把手指卡在门缝的赵涛忍住吸气的欲望,缓缓的说着,“不要害怕婉婉,我也给你说过,我接触sm很久了,之前只是不知道你有这方面的爱好,现在既然听到了,那,我们可以更加契合,让我来帮你吧,自己sp,不是很没意思么”

白婉婉看着被夹住的手指有些心疼,数天的梦境影响下,她感觉自己要听话,要听赵涛的话,那是她的主人啊,咬着牙齿开了门,白婉婉一言不发的抱住赵涛。

“乖,来我家看看吧,会让你有不一样的感受”,赵涛搂着白婉婉往车上走,心里无比矛盾的白婉婉小步的跟着,脑子里想着被调教的快感和暴露在别人面前的羞耻,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到了赵涛的家。


“这……”,看着专业的调教室,白婉婉有些惊讶,又有些愤怒吃醋的质问着赵涛,“有多少女人在里面呆过了,你带我到这里是什么意思,我也是你玩过的其中一个呗”!

赵涛赶紧安慰着,“你看,木马上还很光洁,墙上的鞭子都是新的,说实话,装修好这个房间后,你是第一个”。

“哦……”,白婉婉虽然心里开心,但是还是羞涩的放不开自己,抱着自己的胸扭扭捏捏的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们,开始吧”?赵涛笑了笑,拿起了一个散鞭,像第一次梦境一样走向白婉婉。

“好……好的”,白婉婉放下了手,非常局促的站在那里。

“啪”,赵涛上来就是一个耳光,“一点规矩都没有,看来要从头学起啊,我的骚货母畜”。

本来十分生气的白婉婉坐在地上,捂着红红的脸颊,心里竟然有种愉快的释放感,那是自己打自己时完全没有的感觉,听着赵涛的话,她按照梦境里样子,慢慢的跪了下去。

“求……求主人调教骚货,呜……骚货婉婉”,白婉婉感受着下体不断的湿润,还是遵从着身体的欲望,说着羞耻的话,情欲开始高涨着。

呼,赵涛甩了甩手,把粉色体液的量减少了一些,命令白婉婉把衣服脱光,准备开始今晚的调教,以及自己是触手的事实暴露。

拿起手上的绳子,赵涛把白婉婉双手反绑,按照后手缚的样子捆好,小心的打上几个绳结,许久没有实践,手法上倒是有些生疏。

感觉跟第一次梦境里的样子有些类似了,赵涛满意的把绳子挂在天花板的挂钩上,轻轻把白婉婉拉了起来。

轻轻咬着嘴唇的白婉婉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被一个认识不久的人这么玩弄,但是当她说出那些话,跪在赵涛脚下的时候,她却感到有一种终于可以实现自我的快感,绳子的粗糙要比梦里真实太多,慢慢勒进白婉婉阴部的绳结狠狠的摩擦着阴蒂,不断被吊起的身子只能靠着脚尖来支撑着身体,让绳子可以轻松一些。

拿起拍子的赵涛笑了笑,用拍子杆挑起了白婉婉的头,轻轻拍了两下后又是一个耳光。

“啊……主人?”白婉婉有些错愕,她很乖巧,为什么还会挨打呢?有些委屈的她重新低下了头,眼泪止不住的开始往下掉落着。

赵涛大概明白白婉婉的想法,暗叹一声奴性培养任重而道远,重新让她抬头,又是一个耳光打了上去,“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要惩罚你?错了,你以为打你是惩罚你?打你是因为我想打你,贱货母畜只配乖乖被打,感到委屈?记住了贱狗,这是赏赐,你应该心怀感激的道谢”。

身体不断颤抖的白婉婉心里更委屈了,从小就是小公主的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但是身体却不自觉的听从了赵涛的话,努力的抬起头,梨花带雨的小脸让人无比可怜,一边忍受着心里的耻辱和委屈,白婉婉还是退让了底线,说出了让她无比羞耻的话。

“是……谢谢……呜,谢谢主人赏骚货婉婉耳光”

“学得不错,记住你的身份,记住你的内心,母畜就要有母畜的样子”,赵涛满意的点了点头,或许白婉婉的本性里就有一定的受虐倾向,不然这个药剂没这么有效,现在的进度不算慢呢。

拿起手上的散鞭,赵涛有节奏的击打在白婉婉的乳房上,鞭子的声音虽然响亮,但是痛感并不是那么足,赵涛在找着白婉婉承受能力的上限。

“啊~啊……谢谢主人赐鞭,骚货还想要,想要主人打我”。

看着白婉婉现在的完全自如的接受着将近一半力量的鞭打,身上已经开始发红,赵涛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就算他不发掘,日后白婉婉也会沦为一个标准的m,这个承受能力已经很不错了,确认了这一点,赵涛开始加大手上力量,明显的鞭痕出现在了乳房上。

“啊!!啊啊主人,好舒服,主人打的骚货好爽”,和平时温婉大方的表情完全不一样,白婉婉吐着舌头,眼睛微微上翻,各种侮辱性质的淫语从嘴里蹦了出来,下身的淫液已经明显可见,一滴水珠挂在绳结上,随着白婉婉的扭动而左右摇晃着。

赵涛见白婉婉的样子已经开始发情了,决定开始正式进攻,把散鞭换成热熔胶棒,他转到白婉婉的身后,看着这个骚货扭头努力看着自己的害怕样子,赵涛邪笑着拿起一个眼罩带了上去。

眼前一片漆黑让白婉婉的心跳骤然加快,未知的恐惧让她非常无助,内心里的兴奋感却无比强烈,努力的撅起屁股,害怕和期待,两种心情充斥在白婉婉的心头,这种异样的情绪更快的催发着赵涛释放的体液。

“不紧张不紧张”,赵涛深呼吸一口,将全身变成了半触手形态,右手的鞭子抬起时,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狰狞表情,内心的兴奋让他专注于眼前被吊起来的美人,左手滴滴答答的滴着粉色的体液,顺着丰臀划下,消失在了阴部的绳子上。

“咿呀!!”白婉婉浑身一个僵直,完全不一样的触感,这绝对不是散鞭,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和瘙痒让她无法适应,下身好像有一团火烧遍全身,每一滴血液都在燃烧着颤抖着。

赵涛居高临下的看着白婉婉,脸上满是扭曲的笑容,眼中的爱慕却越发的浓厚了,嘴里轻轻嘟囔着一个名字,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白柔,白柔的呢喃着,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强烈,不过也是基于白婉婉的极限慢慢往上加力。

“啊~~啊啊……啊~主人好厉害,咿啊~骚货快不行,主人,老公,呜,打……嗯啊~打我”,白婉婉被催情药物刺激着,被身上的疼痛刺激着,触手的体液也越渗越多,抬起的头挂着银亮的口水,胸前的乳头连着乳晕都胀大了一圈,细细的腰肢左右扭动,带着紫红的臀肉荡来荡去,眼罩下的被蒙住的眼睛流着眼泪,但是都被眼罩里隐藏的触手吸收走了,紧闭的眼睛里竟然诡异的出现了一颗星星,只不过碎裂了无数块,一种亘古沧桑的气息随着白婉婉的浪叫声和皮鞭声散发了出来,星星竟然开始自动补全,眼罩也掉下来一些,白婉婉的身上开始慢慢出现了银光。

赵涛和白婉婉越来越默契,两人均感到极限差不多要到了,白婉婉主动挺胸抬臀,被高吊的双手,半掉下来的眼罩露出了眯着的眼神,眼里的星星很明显和许佳佳的俏皮与青涩不一样,而是更加温和,散发出的光就像是母亲一样的温柔,还有着浓浓的爱意,身上的麻绳将浑身的软肉打造成一片一片的菱形,胸部努力的挺起,上面淫靡的口水还连成一条丝线,有些肉感的红唇十分湿润,上面的滑腻感十足,脚尖虽然无力的支撑着地面,但还是察觉到主人的意图而轻轻分开,撅起的玉臀慢慢打开,一片芳草萋萋带着两片粉色的软肉滴答着淫液,两道绳子勒紧的小阴唇有些发红,但是十分可爱,浑身散发着银色光芒的白婉婉就这么等待着最后一刻的降临。

赵涛仿佛有着一些熟悉感,他将绳子分开,下身膨胀到极点的阳具直接捅穿了白婉婉的处女地,一声尖叫下去,赵涛也高潮了,不断的射精,射精,赵涛仿佛感觉自己没有极限一样。

足足的射了一分钟,白婉婉的小腹都微微鼓起,赵涛拔出了带着一点血的阳具,静静的看着白婉婉。

“主人……我愿意”,没有新的星星出现,白婉婉眼里那颗沧桑的星星重新凝结,散发着一股恐怖的威压,但是赵涛却觉得,好温柔,好亲切,好像在哪里看过一样,身体也本能的把白婉婉重新捆住,双腿都倒吊了起来,将阳具熟练的插进白婉婉的嘴里。

“嘶溜,嗯……唔”,白婉婉明明是第一次口交,但是却异常熟练的伺候着赵涛的阳具,每一处敏感点,每一处可能有脏东西的地方都清理的一一到位,深喉流下来的口水让整根阴茎亮亮的。

将第二发精液灌进白婉婉的嘴里后,赵涛疲惫的看着白婉婉,轻轻亲了亲额头,调教时的情绪早已得到了缓解,平静下来的赵涛有些疑惑自己的疯狂。

“婉婉,感觉还好么,我这个样子,你不害怕么”?

“主人,婉婉感觉很好,从未有过的好,至于主人的样子,嘿嘿,主人是人形态,还是本体形态,婉婉都爱着主人”,白婉婉抬着头看着赵涛,全身吊缚带来的不自觉的旋转让她只能努力固定自己的身形,她的眼里都是怀念,更有温柔。

“嗯……”,赵涛突然感觉到非常疲惫,他硬打起精神,将心神沉入晶核开始修炼,加泰淡淡的恭喜升入二阶他也没有理会,他只感觉脑子好疼,疼得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好像,又是一个梦在邀请他。

白婉婉看到赵涛的样子,轻轻把头低下,也陷入了昏迷之中,那里也有一个梦。


云端上的一座大殿里,四岁的女孩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有些害怕却还是十分恭顺的跪在一个小小的触手跟前,那个触手怪十分好奇的看着女孩,用着同样幼稚的声音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呢?”

“回禀主人大人,我叫白柔”。

<< 沉沦的复仇 第十章沉沦的复仇 第十二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 thoughts on “沉沦的复仇 第十一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