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entry ♥

桥梁 第一章

桥梁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本文背景出自克苏鲁神话

作者文笔不好,望见谅

一片烂尾楼后,我提着一个大包,来到一处建筑垃圾覆盖不多的空地。我爱好着sm,在家里时觉得空间不够放不开,而又找不到人作为主人,但是,最近我找到了自我调教绝佳地点,就是这处烂尾楼群中的一个地窖,这地窖连接着一个庞大的地下通道网络,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虽然那里几乎没有任何设施,但单纯的黑暗和复杂的通道就已经是我自我调教的最佳地点。

我打着手电筒通过了三个小房间,来到了那个通道的入口前,旁边有一块扔在地上的木板,那是我在几天前来探明情况时将这里钉在这里的木板用暴力手段拆除时扔下的,因为根本没人会来这里,只有如我这般闲的没事干才会偶然找来。

我带着包顺着梯子爬下通道,这里比较通风,不知是谁挖掘的,我猜测或许是国家若干年前的什么项目,反正现在这里经过我的探查可以看出已经废弃许久,虽然漆黑一片,但这样的环境会更利于我的调教计划

我打着手电走在这些通道中,这个地方在我看来早已废弃不知多久,但结构看上去大致还算坚固。我的手上牵着一根绑在入口梯子上的绳索,我的计划是随便走到一个地方,然后完成自我束缚,之后拖着这个大包顺着绳索走回去,身上道具的钥匙已经被我提前放在了出口的角落。

我缓慢地走在黑暗的通道中,手中牵着绳索,晃着手电大量着这里的环境,地面很平整,墙面的完整度对于一个废弃许久的建筑来说已经十分好了,只是不知为何有着一股奇怪的恶臭,越是往深处走就越浓郁, 但我并不那么在意。

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处死胡同,我觉得我可以停下了,因为绳索已经拉完了,于是我从大包里取出了道具,掏出一个编织袋铺地上坐下脱光了衣物放在包里,白皙的美丽酮体裸露在空气中,硕大的胸部带着乳环,上面还各有一个铃铛,可惜无人看到,哪怕是我也只能在黑暗中摸索,我放好手电筒保持光照,开始对自己的束缚。

我来之前已经提前灌过肠,首先是两根巨物,这些东西尺寸绝对够大,我直接将两根直接插入我的蜜穴和后庭,突然的插入带来的快感让我倒在编织袋上,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前后夹击的快感还是让我娇喘连连,在这黑暗的通道中,我淫水喷了一地。

好不容易从快感中缓过神来,我开始穿戴贞操带,把两根东西全部顶了进去,我再将贞操带锁上,这东西将直到我回到入口摸到钥匙才能离开我的身体。

随后就是堵口用的,与口球不同和口枷不同,我的方法是把舌头伸出来,然后用两根筷子夹住,再用绳子绑住在后脑勺系紧,这是从网上看到的方法,让我感觉更加刺激。

随后就是项圈了,我将绳索系在了项圈上,就像牵狗的绳子,这样可以避免我在失误时乱窜找不到路,那种屈辱感也让我下体一阵兴奋。

随后就是一双带锁的高跟鞋,还有着脚铐的作用,让我走路时不但要小心摔倒还要注意高跟鞋间连接的锁链,这让我只能迈出小到滑稽的碎步。

我的方案非常简单,给手电筒用绳子绑住,然后将细小的锁链连上乳环,让乳环牵动的乳头吊着手电筒,再将手电筒亮度调到最低,再往眼睛上蒙了一层薄纱布,手电筒只是被吊着,多数时候会到处乱荡,而眼睛上的薄纱布更是让我现在本就昏暗的视野一片模糊。

最后,我将下体的两个振动棒遥控的开关打开调至最大档后装进袋子,再将袋子用一根绳子牵着,另一端绑在贞操带上, 然后就是拘束衣,这就是一件情趣拘束衣,背好有两个环在手进入后可以自动收紧,束缚住手。我将双手探进身后预定的地方使劲一拽,手也被紧紧限制在背后了,除了手指外没有活动的空间。

我开始探索回去的路。起先,我不时踩几下绳索来确定方向,没走几步便感觉下体被拽了一下,是系在贞操带上的绳子拖动的包袱,这让我险些摔倒。我调整身体恢复了平衡,适应了现在走路的节奏:腿稍向前迈开身体跟着向前,同时注意贞操带拖着的包袱,虽然慢,但有效。

但渐渐的,下体振动棒不断叠加的快感让我难以行进,倒在地上,靠着墙,嘴里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若有人能看到,一位美丽的少女身上穿戴着淫荡的道具,舌头被筷子夹住,倒在这寂静而无人的通道,靠着墙无助地扭动着。

快感一阵又一阵地冲击我的身体,我几乎难以思考,只能呆在原地跪倒在墙边接受着振动棒的冲击。

我的大脑中意识变得模糊,只能感受到下体那淫荡下流的快感,它在一遍又一遍冲击着我的大脑,无论我是否接受,身体都已经不随我的意志,淫水从下体喷射出来,即便有着那假阳具和贞操带的阻碍也依然流了一地,沾湿了大腿,地上的灰尘也随着一部分淫水和身体的扭动沾到了腿上。

过了好一会,我才缓过神来,周围的黑暗没变多少,吊着的手电筒照亮了地上的一摊晶莹的液体,但那一股难以名状的恶臭却变得浓郁了不少,还有着一些细微怪异的噪声,简直难以忍受。

我开始尝试起身,但是脚上的高跟鞋和被捆缚的双手让我根本站不起来,只能靠身体蠕动着行进。

没过多久,我就知道了这个方法的不可行性,没一会蠕动就让我体力大量消耗,而且移动的距离非常短,我必须站起来。

这里奇怪的恶臭越来越浓了,但我还是需要先解决行动的问题,我把我的姿态改变为跪坐,然后靠着墙渐渐把腿伸直,企图这样站起,但是这很明显不能保持平衡,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但是……那是什么声音?

那是一种奇怪的脚步声,似足似蹄,但我能感觉到绝对不会是人的脚步,在我摔倒发出声响后明显有了明确的目标,那个脚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

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难道这里还有人吗?我只是喜欢自我调教,但不想社死啊。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生物就在转角。

下一个瞬间,我知道我不必担心社死了,现在我大概有了更大的麻烦。那个走近我的身影就散发着那种恶臭,佝偻着的身形一步步向我靠近,我的手电筒在晃荡中照亮了它,那一瞬间我感觉理智仿佛遭到一记重锤,那样丑恶的生物,它身上的皮肤看上去十分怪异,长着如同犬类一般的脸,身上散发着之前所闻到的恶臭气味。

我的难以接受几乎摆在我面前的事实:我来到了一种非人怪物的巢穴,并且是以这样色情淫荡且难以反抗的状态。

我的直觉让我确信面前的这个畸形的怪物是有着智慧的。我恐惧地坐倒在墙边,手电筒正好由大腿架住,光芒照向了这个怪物的胯下,而那里有着一根人类长度绝对难以企及的雄性性器,并且似乎在逐渐变得更加挺立。这更让我恐惧无比,直觉告诉我这家伙也有着性欲,只待合适的时机释放出来。

它的肉棒似乎在不断变得更长更粗,但它却似乎不急于发泄这些欲望,而是用那带着利爪的手抓住了我项圈上连接的绳子。突然,它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并顺着绳子不断行走,来到了我进入的那个如井口的入口前。

它看着那个出入口,顺着梯子爬了上去又下来,只不过下来时把损坏的木板盖了回去。它解开了我绑在梯子上入口用来寻路的绳索,然后再将我放在角落的几把钥匙拿起。在外面透进的微弱光芒中,我似乎看到它对我露出了一个人性化的嘲讽的笑。

它将我蒙眼的薄纱布取下,然后对折两下再次绑了上去,这一次我的视野不再是昏暗模糊,而是近乎直接被剥夺,手电筒被它关掉后却没有取下,似是为了折磨我一般,它抱着我时特意让手电筒不停地在空中晃荡扯动着我的乳头。

不知多久之后,我被放了下来,但接触到的不是地面,而是一块冰冷的铁板,手电筒被收走了。

一阵疼痛传来,我猛地将身子向下垂,这个东西,把我乳头锁链连接的手电筒换成了一个沉重的金属球,突如其来的拉扯带来的痛苦让横躺下使铁球由地面支撑而不需要我的乳头来拉扯。这个怪物又把我抓了起来,拿起那一串钥匙,尝试插入我的贞操带的锁孔,我的心中祈祷着它在两三次失败后放弃,但奇迹并不会出现,在第4次时锁孔被成功的打开,它粗暴地扒下贞操带扔到一旁,然后直接拔出了我的蜜穴与后庭那两根跟它的比起来算不上粗大的振动棒,突然抽出让我感到一阵空虚和企盼被填满的渴望。那个怪物明显地知道如何做爱,它在拔出了振动棒后就直接把自己的那根粗大到可怖的家伙往我可怜的蜜穴里怼。

我心中涌出了一种凄苦,自己何曾想过被一个怪物,一个畸形的东西给干了,它就那样在我的身上任意施为,几乎没有多少可以称为“快感”的感受,它的家伙实在是太过粗大,哪怕是我这样长期用棒子插着的小穴也难以承受,只有一片片撕裂的痛楚。

过了不知多久,我的意识重新苏醒了过来,眼前依旧只有一片黑暗,身上的束具没有被解开,贞操带和棒子也锁了回去,只不过嘴部原本的束缚改成了口球。被束缚的身体轻轻挪动,触碰到冰凉的金属,向四周摸索几下,我似乎被关进了一个铁笼里面。

我尝试性的动了几下身体弄出一些响动,那个家伙似乎听到了,来到了我面前。

“你好啊。”它开口了,与人类不同的发声器官结构使它的声音听上去怪异而沙哑,我不惊讶于它能口出人言,之前拿钥匙这类的行为已经表明它甚至可能与人类相差无几的智商。

“真是没想到能捡到一个你这样的小可爱,好了,接下来,让我进行在重大之事前的一些放松吧。”

它似乎是用什么东西打开了笼门,将我与栓在胸部细铁链上的金属球一同拿了出来,随后,便直接打开贞操带,拔出棒子转而插进自己的东西。

一阵难言的剧痛,伴随着快感,我几乎能感觉到它的巨物的纹路,在我的身体里肆意侵犯,我也从一开始的抗拒渐渐转向迎合,那一份抗拒引来的只是疼痛,迎合中才有让人着迷的快感袭来。

不知多久的抽插后,它射了,不知会是怎样的东西填满了我的小穴,那些液体十分浓稠,十分黏,与我以往见过的精液有些不同,实在是浓的有些过分了。

“哈哈哈哈哈”一阵癫狂的大笑,是它的。

“不错,不错……”它暗哑的声音响起,但不知为何,我竟觉得有些魅力?

它抽出了它因为射过而有些瘫软的巨物,将另一根似乎是长杖的东西插了进来,爪子拍了拍我的屁股,我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动。

我扭起腰肢,这样的动作让我感觉自己仿若一个妓女荡妇,但不重要,我的内心似乎是那样的渴望被填满,那样服从那个怪物的命令。

在木杖抽插之间,我感到一种仿佛来自灵魂内部的空虚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吸向了那个怪物,最终,我再无力继续,身体软倒下,爬不起来。

“很好,很好,乖孩子……”暗哑的声音中带着满意。

“伟大的仪式就要开始了,你,就是桥梁。”我在迷蒙听到这样的话,意识陷入沉睡。

再次醒来,我已经坐在了一个似乎是祭坛的石台中间,束具都已经不见,石台上有着光,不知光源在何处,也照不透四周的黑暗。黑暗中,无数不同的,但都暗哑的声音在吟唱着晦涩的歌谣。

我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仿佛有生命在律动,但似有莫名在告诉我这并非生命,仅是一个存在,我难以抑制地想接引这个存在出现。

似乎感受到我内心的呼唤,我的肚子开始胀起,此时我已不畏疼痛,转而将大腿张开,我感受到体内似有东西要从体内出来,但祂接下来的行动证明我的行为毫无用处,肚子开了一道血口,祂出来了。

我不知出来了什么,因为我看不到祂的存在,但不重要,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 thoughts on “桥梁 第一章”

  1. 其实文中的情节是我自己想到的啦……加入了克苏鲁神话的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