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曲水流觞 第五至六章

曲水流觞 第五至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葵,开始认真考虑

我,岩崎葵,奔三的社会人。因为名字是花的名字,因此小时候的梦想是开一家花店。大学毕业来到东京,当了一个普通的职员。

兴趣是喝酒,看恐怖电影,和可爱的女孩子玩sm。也幻想过养一只萝莉体型的奴隶,为此专门租了2LDK的公寓,还买了很多调教用具。但不幸的是,只在朋友开的风俗店有机会用的上。然而某个周末开始,我突然有了一个女朋友。她的身高充其量到我的胸口,但胸部是破格的大。我曾偷看过她的胸罩,是让我嫉妒羡慕恨的Ecup。

她话不太多,平时声音很小,喘起来很娇媚,能刺激到我的施虐欲。她的身上时常带有令人安心的香味,我想了很久,很像是我老家的院子里的一种味道。另外我想她属于那种闷骚型,只是表面上清纯。不过呢,这一点我也有责任。

最初认识她的时候,她干净得像一张白纸。是我像一个爱涂写的小孩,在这张白纸上乱涂乱画。因此,她算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用一句话总结,她从长相到性格,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她在床上对我言听计从。只不过,还是有一些小问题。

我们没有同居,因为本来就是楼上楼下的邻居(虽说这是偶然),大部分空闲时间,萌香都会窝在我家里。我本来以为这最多持续到她所就读的大学开学为止。可是开学以后她还是动不动就往我家里跑。不过只要她高兴,这倒无所谓。

但问题在于,萌香是那种,一旦闲下来就会索求的随时处在饥渴状态的类型。讲真的,一天两天也就罢了,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两个月了。

我有点顶不住。最近上班的时候同事都看出我的疲态了。我得想点办法削减一下她的精力,否则早晚被她榨干。

第二个问题是我在纠结该不该告诉她的家人我们正在交往。我这边家里是没问题的,但相处的两个多月里,我慢慢明白了萌香家庭的教育方针。她家里是那种很保守的类型。这就是问题所在。

现在先不管那些,我必须想办法抗过接下来的周末。最近工作积压的太多,以往我都会选出一个周末,加班集中解决这些工作,但自从和萌香开始交往以来,我的周末都被迫在家度过。因此工作上的问题越积越多。

所以我决定这个周末去加班,周六也要在公司睡觉。我跟萌香解释了加班的事。她是很听话的。于是周六我放心的去了公司。

我的朋友,艾琳,和我一样周末也来加班。只不过看得出来她状态也不太好。这很反常,她一直都是办公室的小活宝,全办公室精力最充沛的。可她现在眼角积压着严重的阴影,眼底也满是疲惫。

这几天也不再来找我搭话,我一开始以为是她工作上有问题,但她每天都是准时下班,本来以为她工作顺利,但今天一看似乎也是积压了很多。

“最近怎么了?”午休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问道。

艾琳闻言,手中的筷子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就又继续吃饭。

对了,还有一个反常的地方,艾琳以前中午都是去食堂吃饭,或者吃便利店买的便当,但最近,应该也就是最近一周开始,每天自带便当了。而且不是那种明显由昨晚剩饭组成的,而是从摆盘到菜品都很用心很讲究的“妈妈做的便当”。

“有什么难办的事,说出来会轻松一点。”虽然我很讨厌麻烦,但艾琳和我做朋友很久了,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她,什么也不做。

艾琳还是不说话。在我威胁要闯到她家里去一探究竟之后,她才支吾地做了一点遮遮掩掩的解释。在屏蔽掉全部想要叉开话题的敷衍用词,剪裁掉所有的模棱两可说法和遮掩用的修饰词以后,

总结一下就是,之前我见过的那个艾琳以前的学生,好像是叫平井,时隔几个周又闯进她家里。这次还获得了正当理由。艾琳的母亲让平井管理艾琳的起居。这便当也是这么来的。

“所以你现在和现役大学生同居?”

“你就抓住这一点吗?”艾琳连和我斗嘴的力气都没有。看得出她真的很累。

我倒不觉得这会是让艾琳失去活力的原因。其中应该还有更多的理由吧。我也不方便介入别人的家事。于是这个话题就此终止。沉默一直持续到午休结束。

下午的工作很快让我忘掉了中午餐桌上和艾琳的谈话,直到太阳下山,艾琳收拾东西回家时,一切都很平静。

我是打算晚上继续加班,然后在公司睡觉,艾琳积压的工作并没有我那么多,所以晚上要回家,不过也要带一些工作回去。她的身体情况似乎也不太好,一直捂着肚子附近。

见状,我帮她拿一些资料,一并送她下楼,到了楼下,一个有点眼熟的女孩站在公司门口。虽然我没转头看,但我知道艾琳的脸绝对变色了。

那个女孩应该就是平井,住在艾琳家的那个被派来监管她作息的大学生。见我扶着艾琳,她马上迎上来,从我手里接过艾琳。可是她的手刚刚碰到艾琳,艾琳像是被烫到一样,挣扎起来,平井没扶稳,和艾琳一起摔倒在地。

我把手伸给平井,平井根本不理我。我便转而去拉艾琳。但艾琳捂着肚子,满脸大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你这样去医院看一下比较好吧。”我担心的说。可是艾琳和平井都没有理会,平井不顾艾琳的挣扎,硬是把艾琳扶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想了想,还是没追上去。

晚上工作到十一点左右,我的眼皮就像新婚夫妻一样,如胶似漆,任我怎么努力都不能使其分离。我把留在公司里的简易床铺铺在地上,决定睡觉。

半夜,也许是压力太大,我做了个久违的春梦。然而很快,又被某种神秘的压迫感弄醒。似乎有东西在身边。清醒过来以后,一阵熟悉的香味混着酒味让我意识到弄醒我的罪魁祸首。而这个罪魁祸首趴在我旁边,瞪着闪烁的眼睛看着我。

她显然没料到我会醒来,起身想要溜。我一把抓住萌香,她起身过猛失去了平衡,栽倒在我怀里。

“萌香?你怎么来了?”我害怕她跑了,边紧紧搂着她,边低声问道。

从她断断续续的解释和时断时续的喘息里,我得到了答案。总结一下就是四个字,欲求不满。虽然这个小家伙想装作无事发生,但她燃烧着情欲火焰的眼睛和灼热的皮肤,已经暴露得够彻底了。

唉,原本清纯可爱的萌香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居然因为欲求不满半夜跑到恋人的公司来夜袭。而且这满身酒味让我有些不开心。原本听话的萌香竟然在外喝酒到这个时间。

不过今晚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把正事解决也没关系。我强忍瞌睡,帮怀里的萌香解决了一次。平时一次并不能让她满足,但我实在太困,就这样抱着她睡着了。梦里萌香在不断挑逗我,亲吻我,但我却无动于衷。

手机闹铃的声音把我从梦境里唤醒。

我甩了甩头,努力看清周围,想起昨晚的事。萌香已经回去了。桌上的纸条告诉我昨晚的夜袭并非我做的春梦。

这样倒是不用跟同事解释了。但这么早自己一个人坐车回去,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是有点危险。回头应该提醒一下。而且关于她喝酒的事,也得好好谈谈。

我又投入到工作上。白天艾琳没来。整个上午办公室都只有我一个人。

中午午休时,艾琳来了。我刚从食堂吃完午饭回办公室,看到艾琳趴在桌上。我走上去打招呼,艾琳不理我。于是我放着她没管,继续手边的工作。

下午我起身倒水的时候,看到艾琳还是趴在桌上。我绕到她前面,发现她脸很红。

“喂,不开玩笑,你最好去医院看看。”我再一次提议让艾琳去医院检查。但艾琳没有理我。

我不可能继续把生病的朋友扔在一边只顾自己工作了。我强行把艾琳拉起来。

艾琳一下子往一边倒去,就像昨天一样。“艾琳!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焦急的喊起来。艾琳示意我不要大吵大闹,让我把她带到盥洗室。进了盥洗室,她拉我进了一个隔间,然后当着我的面脱下裙子。

暴露在我面前的并不是她的内裤,而是一个泛着金属光泽的贞操带。

“这个?”我问道。

“不要告诉别人。里面的东西有点大,还一直振动,所以我才那么难受。”艾琳红着脸告诉我真相,“是缘让我穿的,说是为了管控我不让我在外面瞎搞。我是自愿的。”

我看着艾琳略显虚弱的微笑,点了点头。好吧,看来这个平井缘也不是什么善茬。

“好了,回去吧,来关心我,我很感动。但这是我自己的事。还有,不要对缘下手。”

“我才不会呢。现在一个萌香就快把我榨干了。”看到艾琳能开玩笑,我也就放下心。

我把艾琳送回座位,继续解决工作。看来就连那个艾琳也找到归宿了。不过真的是归宿吗。看着桌子上积压的工作,没空操心别人了。

第六章 萌香,开始胡思乱想

多久没听到葵的声音了?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吧。葵一大早说要去公司加班,还说连着两天不会回来。我知道工作很重要,所以我没有像那种麻烦的女友一样缠着她,我明白,恋爱中也需要个人的生活。

明明我应该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在家等她回来,但一整天连电话都没有打回来,已经忍耐不了想去见她的冲动了。

回过神,已经坐上往葵公司去的电车,手里提着慰问的蛋糕。电车窗外红色的夕阳还在地平线以上,但很快也会西沉。

今天惠子小姐不在家,很容易就出来了。话虽如此,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间不是为了打工而独自出门。

到了公司门口,却想起根本不知道葵的办公地点。这可真是。我埋怨自己的愚蠢。

“那个,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果然被盘问了。“不是的,我不是可疑分子。我只是想进去找人。”我回头解释道。转过头才发现,向我搭话的貌似不是安保人员。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想进去吗?要找谁呢?”和我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看起来年纪和我差不多,而她穿着运动衫,看上去像是学生。“我……想找技术二科室的岩崎。但我不知道在哪里。”我越说越小声。

“岩崎?好像听过……想不起来。不过技术二科室的话,就在三楼的电梯口左手边第一个房间。如果你不是公司人员的话,建议你晚点从那边的救生通道走上前,这里的保安一般六点多就下班了,那个救生通道是不锁门的。希望能帮到你。”运动衫小姐详细地指点了我。

她是公司员工吗,说得如此详细。我低头致谢。

“对了,你现在去的话保安大概会拦住你的。要不要先找个地方坐坐,打发下时间?我刚好在等人。”运动衫小姐提议。我欣然接受了。

我们走进一家咖啡店。话题从饮料开始,不知是经历了什么样的起承转合,逐渐转变成恋爱的话题。

“不愧是佐藤小姐,男友果然是帅哥吧?”平井小姐——我们刚刚互相进行了自我介绍——一边吸着饮料,一边缠着我打听我的恋爱情况。

“那个,男友什么的,并不是那种关系。”

“哎?那个岩崎可真是不知好歹,这么可爱的女生专门跑到公司来送慰问品,竟然察觉不到。真是难为你了。”平井小姐摇着头,摆弄着面前的茶杯。

“对了,干脆吃掉算了。”我把原来想要当做慰问品的蛋糕取出来,“与其让不知好歹的臭男人吃,蛋糕应该还是想要被花季少女吃掉吧。”推脱几次无果后,平井小姐说着俏皮话,将蛋糕松进嘴里。

“其实,不是男人啦。葵……岩崎她是女生。我们是邻居。”我小声解释。

“那你们的关系可真不错。我最近也借住在女性朋友家,她今天来加班,我是接她下班的。”平井小姐挑起蛋糕上的草莓,一边端详一边和我说话。我能感觉出来,她的心思已经不在蛋糕和对话上了。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抱歉佐藤小姐,本来想再陪你一会的,但是我得去接同居人了。喝茶的钱我替你付了,就当是蛋糕的回礼了。拜拜。”聊着聊着,忽然间平井小姐看到墙上的挂钟,跳起来像风一样离开了。

我继续在店里坐了一会,等到六点多,走回葵所在的公司楼下。就如平井小姐说的,那个救生通道的确没有锁门,也无人看管。我顺着楼梯走上三楼。

走廊上静悄悄的,我按照平井小姐的指引,找到技术二科室。整个办公室空无一人,葵可能是出去了。我不能在这里久留,如果撞见别人会给葵添麻烦的。但是都进来了,却见不到人就得回去,这一点也不能接受。

我要不要再出去等等,反正葵今晚一晚都会留在这里。葵的公司恰巧离打工地点比较近,干脆到那边去转一圈,我还从来没在平时作为客人去过那边。

我又坐上电车,坐了一站路就到了rabbit hit。今天碰巧也是桃子姐领班。总感觉她最近领班的次数变多了。

“小萌香?今天你排班了吗?”果不其然,桃子姐看见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不是的,桃子姐,我是想来当一次客人。好像今天客人不太多,不是很忙吧。”

“当客人?确实,今天客人反常的少,小萌香能来贡献一点营业额也是帮大忙了。”桃子姐理解以后,紧绷的表情立即松弛下来,

“那个,雪见小姐,你来负责接待一下小萌香,这可是萌香的第一次,要认真对待。”为什么直接默认我要去二楼啊,我的质疑还没出口,就被飞奔而来的雪见小姐引导上了二楼。

不过二楼我也是久违了。当初第一天到rabbit hit打工的时候,因为误会被派到二楼接待,却正巧邂逅了葵,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被派到二楼。

再加上后来我也明白了那边是什么样的地方,自然更是不会主动要求去楼上工作,所以二楼对我来说一直很遥远。因此我也没有抵抗,就被带了上去。

雪见小姐负责的接待间名叫“细雪”。房间里和当初去过的葵的专用房间不太一样,里面并没有大床,而是被长条沙发和茶几占满了大半空间。茶几上摆着水果,还有一副茶具。难道还有人会在这里喝茶吗?

雪见小姐让我坐在沙发上,自己走向酒柜,想了想,拿出一瓶与其说像酒,不如说像是饮料的饮品。雪见小姐做再我身边,像是变魔术一样,摸出两个酒杯。

“这是发泡酒,度数不高,小萌香应该是能喝这种酒的吧?”雪见小姐再三确认道。见我点头,雪见小姐终于松了口气,把酒打开,为我斟满一杯。这一杯酒打开了我的话匣子。

我和雪见小姐聊起来,话题的内容大部分是和葵的日常琐事。我喋喋不休地说,雪见小姐则只是听,偶尔附和两句。

因为酒精,我说出口的话立刻顺着酒下了肚,忘的一干二净,但是嘴上一直不闲着,一边喝一边讲。很快,一瓶酒便见了底。

后面发生了什么也记不清了,但我好像让雪见小姐把我送出了门。桃子姐看我喝得醉醺醺的便说要送我一程,但我当时到底说了什么呢?再一次清醒的时候我已经在葵的怀里了。葵睡在办公室,办公室桌上的台灯还亮着,看来或许是想小睡一会再继续工作。

葵躺在办公室简易的床铺上,双眼紧闭。从她的眼角里能看出疲惫。很累了吧,社会人真是不容易。所以,让我犒劳她一下吧。

我解开葵的皮带,脱下葵的裤子。可能是没有洗澡的原因,葵的体味很重。这时候也不能挑剔太多了。我慢慢脱下葵的内裤,动作尽量轻缓,不把她吵醒。

我用食指按在葵的小穴周围打转,不一会,那条细缝外面开始有些变湿了。

我努力回想以前葵和我做爱的时候的动作,左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微微挺立的小豆豆,右手探入衬衣,去摸葵的胸部。

葵的乳头也已经挺立,摸起来变得像颗葡萄干。不过葵不喜欢自己的乳头,所以很少让我碰她的胸部。

左手捏住小豆豆,同时无名指和中指也摸索着狭缝,伺机插入,这让我想起之前在葵家里看的AV,触手怪把触手伸进努力抵抗的女骑士的小穴。无名指首先钻进葵的小穴。

非常紧,穴口紧紧吸着我的手指,让我的手指动弹不得,因为葵大部分都是插入的一方,这里也缺乏经验吧。当然了把手指伸进其他人的体内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

我稍微弯曲无名指,随着手指扭动,葵也在睡梦中轻轻哼叫。我慢慢转动手指,轻轻拔出一点,又继续往里深入。

以退为进的策略很有效,原本紧紧咬住手指的穴口稍微放松了,我趁机把中指也放了进去。两根手指似乎就让葵有些不适了,她有些难受地扭动身体,我一边继续揉捏乳头,一边慢慢活动手指。

两根手指一前一后交替活动,让葵慢慢觉得舒服起来。葵原本紧绷的身体也逐渐放松。

突然,中指好像碰到了某处,葵的身体瞬间做出反应,原来已经稍微松弛的穴口猛地发力,咬住我的手指。这是找到地方了吗?

我用中指轻轻挠动刚刚触及的地方,葵的身体做出了我希望看到的反应。我开始用手指间歇性地刺激那处,同时把手从葵的胸部抽回,加入到欺负小豆豆的阵列。

葵受不了这种刺激,没多久,我感觉到咬住我手指的力突然增大,膣内也变得更加灼热,紧随其后的是身体紧绷,葵睡梦中呼吸也粗重了,嗓子里发出小猫一样的轻哼声,身体因过度发力微微颤抖起来,十几次心跳以后,葵的全身都放松下来。

刚刚应该是高潮了吧。不过看来葵是真的累了,这样都完全没有醒来。

我帮葵重新穿上衣服,打算离开,但是刚刚帮身下的爱人解决一次,我的脸也像烧起来一样。要不在这里也解决一下吧。

我靠在葵身上,手向下探去。原本葵身上有些重的体味此时成了情欲的催化剂,我把头钻进葵的脖子和锁骨之间,边亲边咬。可能会留下吻痕吧,但那不是我要操心的事。

我也快要高潮了,两根手指在下面搅动,我的高潮也近在眼前。突然,葵的身子颤抖了两下,喉咙传来类似咳嗽的声音。这是她醒来的前兆。

在这个节骨眼上吗!我急忙抬起头,抽离身子打算离开,但葵已经先一步醒来。葵已经看到我了。在我能脱离葵的控制范围以前,葵一把将我拉到怀里。

她问我怎么在这里,我已经在高潮边缘,但却只能忍住装作平常回答,可是或许是我已经被高潮的情欲冲昏头脑的回答让葵察觉到了,她竟然开始帮我抚弄下体。我的回答那么露骨吗?

葵熟练地帮我泄火。按照平常,我们至少要来两次,但或许是葵太困了,我刚刚高潮过一次,葵便睡着了。她有力的双臂把我锁在她的怀里,让我只能趴在她身上。

可恶啊,我还没有满足,但是葵已经是睡着了。我用头蹭着葵的肩窝,时而亲吻她的脸和嘴唇,但是葵完全没醒。或许是醒了在装睡,但我却没办法揭穿。

我只好也睡觉,但完全睡不着,于是只好盯着葵的睡颜。这样也不错。过了一小会,葵手上的力气放松了,我从她身上起来。此时在rabbit hit喝的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我决定回家去。

午夜的电车上空无一人。下了车,走在街上看着这座还未沉睡的城市,没由来地感到一阵阵空虚。

到这里为止,主线的上半部分结束。下半部分资源缺失比较严重,正在等待朋友的回复。不过还有一对副cp的部分,那些我还在翻译。下一篇视情况而定。如果有想看的题材可以发邮件告诉我。或者单纯来聊天也可以。邮箱[email protected]

<< 曲水流觞 第三至四章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曲水流觞 第五至六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