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tc1768 ♥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目录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 黑沼泽俱乐部

作为一名入行不久的小记者,由于要发掘许多新闻素材,我需要全国范围内到处跑。

那是个春日的下午。那时我正位于一列前往蒲甘加盟省达贡市的白皮车上,因为蒲甘加盟省铁轨的电气化程度还比较落后,需要在那个原边境小镇更换车头。

当我从午餐该吃桶装方便面还是杯装方便面的思考中回过神来,列车已经更换完车头,开始了加速。最终我在自动售货机上选定了一份鱼香肉丝口味的碗装方便面,转身准备去车厢连接处接点热水。

一抹红色闪过我的视野,这抹象征着热烈和激情的颜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她那非常完美的衬托出婀娜身姿的短袖上衣上印着几个大字:

警告

三级流放犯

司法局

她的手腕被一个银色圆环铐住,连接着手铐的短短铁链消失于衣摆下。

再往下,一条非常短的超短裙,掩在一条貌似是乳胶材质的紧身裤上,紧身裤大概用滑石粉打磨过,光滑得能反射出周围物体的倒影来。

再往下,这条包裹着美腿的紧身裤,又被一双过膝的黑色皮质长靴紧紧的束缚着通过这双同样紧身的皮质长靴,依然能看出她那比例完美的小腿曲线,

再下面,则是一双我所见过的最夸张的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大约有18到20厘米高,所以她的脚掌只能以接近垂直的姿势来维持自身的站立,

不过从她轻盈的步伐和优美的步姿看来,这一切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麻烦,甚至在列车转弯时的惯性下,她仍能保持自身的稳定

目光上望的时候,她正好回过头来,她那一头齐耳的亮丽黑发瞬间就打动了我的心,这年头流行各种染发烫发,在种种摧残下,这么完美的发质已是非常罕见了。

只是可惜被剪成了齐耳短发,我想这大约是司法部门强制要求吧,避免头发挡住她脖子上的金属项圈。

那个闪闪发光的银色金属项圈大概是合金钢制造,我所看到的部分没有接缝,像是一体成型的——虽然这不太可能。项圈看起来似乎很厚,它完全包裹住了她的脖子,项圈下方连接着的十数根金属链条,顺着皮肤一直隐入到了衣领下。

项圈往上的部分,则连着一张仅包裹住她的下巴和嘴部的半脸面具。黑发和项圈之间,可以看到她的五官非常精致和完美,白皙的皮肤上略微有些红润,小巧的琼鼻上可以看到鼻翼正在微微的颤动着。

唔……这预示着和我之前预计的略有不同,那看似轻松简单的步伐和行动,还是消耗了她不少体力的。那双堪称我所见过的最明亮的眼睛似乎是想向我传达着一些什么,是疑问?或者是请求?

我这才注意到,那个面具大概不仅仅包裹了她的小半张脸,恐怕还封锁住了她的嘴,而她的双手显然是不太可能帮她解除这种封锁的

车上的人反应与我大相径庭,我似乎听到几声“见鬼”之类的抱怨。

说起来,我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地区的独特风俗和文化。虽然我还没弄明白眼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这并不妨碍我在强烈的好奇心下进行接触了解——毕竟法治社会嘛,能公开出来走的,就不可能有多大危险,也不可能是什么机密

“看起来你的状况似乎很糟糕,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她的眼睛变得更亮了一点,微弯的眼角似乎在传达她喜悦的情绪。

我走过去,从她被束缚在身侧的手里接过电子车票,上面显示她的座位在我身后那排。我望过去,她的邻座上是那个坐我身后的中年妇女,而这个一路唠叨抱怨颇多的更年期妇女,正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这边。

我对她笑了笑:“那边……似乎对你不太欢迎呢。不如坐到我的旁边吧,我的邻座正好在上一站的下车了。

她似乎迟疑了一下,但最后没有抗拒。由着我拉着她的手,走向我的座位。

不过,她对坐下这个动作似乎有些迟疑,我扶着她的腰,帮助她缓缓地坐下。

隔着衣物,我可以感觉到一个坚硬的应该是金属制品的存在紧紧的包裹住了她的腰部。经常穿束腰的我一摸就知道了她腰上的束腰对她的束缚不小,自己平时穿的束腰都不敢紧,那些链条护住了她胸腹之间的部分,然后连接着一件同样坚硬的金属胸罩。

大概是因为这些“护具”的缘故,难以借用腰腹肌肉的力量,也没法伸手搭扶借力,大概就是她必须要慢慢坐下的理由吧。

不过她坐到座位上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突然显示出了某种痛苦,认真一看,又似乎隐隐包含着一丝愉悦,这让我有些费解。

她坐下之后,我能清楚的从侧面看到,在金属面具的口腔位置,连接着一个长长的黑色塑胶物品深入到了她的口腔内部,显然,这就是她无法说话的原因

“其实我早前就听说过你们的移动监狱系统,只不过从来没有见过。”我没有打算掩饰我的好奇,

“你知道,网络上那么几张远远地全身照片,清晰度低得几乎看不出任何细节。而且……我看过的那个版本似乎应该是兽耳和兽尾系的……不过限制似乎没有这个严格……”

“我知道你应该是无法说话的,不过司法局既然愿意让你们回到社会中生活,应该不会介意你们和外界产生一些接触吧?

其实我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混在在车轮与铁轨碰撞发出的噪音中也无法及远,后排的更年期大妈不为恶劣形势所影响,依然坚定地发出了属于她的声音:“像她这种三级重犯,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被允许搭乘任何交通工具的,而且还必须要带上口罩和双手背铐。现在能上列车,肯定是转监之类的。”

我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声音,我望着她的眼睛,“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看看你衣服下面的戒具么?”’

她似乎从那种奇怪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面对这个很唐突很失礼的问题,她没有进行什么激烈的应对。她的眼神中传达出一丝笑意,显得格外迷人。因为项圈的缘故,她没法摇头或者点头,于是用耸肩来表达她的不介意。

我卷起她的衣摆,锁定她手腕的金属链其实很短,大约15厘米长的金属链被锁定在她的金属束腰上的。束腰很宽,往上大约一直包裹住了三四排肋骨一直到胸下,往下则是一条完整的内裤。束腰束出了一个比例完美的腰围。

束腰往上则是一圈大约三四十根链条,相互交叉,相互编织在一起,一直连接到胸围部位。与我预料略微有些区别的是,透过链条的缝隙,看到的并非光洁的皮肤,而是一层黑色的乳胶紧身衣,

我伸出手指抚摸了一下,又伸手在她光洁的大腿上抚摸了一下,都是同样的乳胶材质

她并没有因为我的孟浪动作有什么大的动作反应,不过等我注意她双腿似乎夹得太紧了一点,抬头去看时。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红晕,眼睛也没有看向我,而是无神的盯着天花板,鼻息也变得急促而沉重。

这么敏感的吗?我内心十分疑惑。

我注意到衣服微微的震动感,我有些明白了金属内裤在下体的两个孔洞处各留了一个圆孔,根据观察,圆孔内应该有夹层,有卡簧类机关存在,能在需要时封闭出口。而通过露出体外10厘米的圆柱物体的行为方式的观察,她里内的两件入侵物应该正在进行类似于泥鳅钻洞式的活动。不过……10cm的长度,大概就是她坐下时那奇怪表现的原因吧

这种入侵物的威力似乎颇为不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她达到了高潮的边缘,她身躯反弓在座椅上,双腿也因肌肉紧绷的关系而伸直,手臂抓住座椅上的布垫也在使劲支撑,显然已经到了高潮边缘开始肌肉痉挛了。

我抬起头,才发现不知何时,三个乘警进入了这个车厢。身边的少女也身躯猛的一震,瘫软在了座椅上,手脚似乎都有些颤抖,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乘警显然是专为她而来的,对她的情况见怪不怪,利用手里的PDA对她进行了面部识别和瞳孔扫描之后,又解除她的口塞限制,进行了简单的盘问。

我从侧面看到,口塞还在她的口内,看起来更像是内部的气体被放掉了。”

口塞在乘警离开后并没有立刻复原,我也乘机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三级罪犯,我记得一二三级都是无期级别的重犯吧。你干了什么,我实在很难想象,像你这么优雅的女孩儿,能干出什么样的事来。

虽然已经口塞气体已经被放掉了,她的口舌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吐词有些不太清晰:“图……毒品……他们说……我的行李箱……有五公斤……图品……”

我大概有些明白了。

“其实…被冤枉的…没跑掉……不过其实现在…也挺好的”女孩靠在座椅上。

“在有了这个移动监狱系统以后犯人管理的难度就大大降低了”一个乘警返回来说了一句,大概看我对这个蛮好奇的。

“许多犯人甚至不愿意离开监狱了”

“这样啊”作为记者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不过我也没多问,毕竟人家也知道的不多。

“交谈”中,时间过得很快。列车很快抵达了达贡北方的小站——我的目的地,我伸手取下了我的行李。

“有缘再见……”

晚上在旅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在想那个女孩,以及那一身设备。手不自觉在身上游走。忽然电话响了,我跑去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我的上司。

“国家决定要把移动监狱普及了,正好你那边有个司法局专门负责这个,你去看看,尽量搞点大新闻回来。”

“好的,但我之前那个…”

“先放放。”

第二天我来到当地司法,接待我的是个性感的女孩,黑丝高跟,很干练。不过我们谈了很久,她都没有告诉我一些核心的东西,很多问题她都是含糊其辞。

“你们这里还缺人吗”没来由的我问了一句。我想进入内部了解它。

“可以呀,听说你还是个名牌大学生。”她笑了一下,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

当天我就成为了司法局的一个职员,并且辞掉了原先那份工作。上司也没太在意,毕竟原先我那个任务还有好几个记者在做。

第二天,我去上班。

“哎,你说穿上移动监狱的犯人是什么感觉啊。”午休时,我和原先那个接待我的姐姐聊天,通过聊天我知道了她叫王雯雯,当地人。

“你这么想知道,你怎么不自己试试啊?”王雯雯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和我说。

“有道理,可要怎么办呢,总不能去犯罪吧”,我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女孩的样子。

“听说是有个什么新型监狱测试计划,不过我也不清楚,你可以去问问管执行的王主任,她知道。”

下午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心里想着的是那个测试计划。差不多下班的时候我去找到了王主任,尽管和我都是一身黑丝工作着装,但她要挺拔的多。

“新型监狱系统是可以普及到普通罪犯的类型,和无期徒刑的罪犯不同,它是有刑期的主要给两年以上的罪犯使用,由于着装的高潮系统,罪犯逃跑率小了很多,不过这东西可能会上瘾所以要找人测试一下。”

“快下班了”王主任看了下表,“你如果对计划好奇的话你可以直接领一套测试服装走,我这边直接登记一下就好”

说着我从王主任那领了一个黑色提包大小的箱子

当天晚上,在司法局配发的单人宿舍里,我打开了那个箱子,入眼是一件黑色乳胶衣,和我之前在那个女孩身上看到的是同一材质。

临走时王主任告诉我如果要进入测试,只需自己着装,然后把小型定位仪接入官网就好。我忽然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体验做一个真正的罪犯。

第二天我和王主任说明了我的想法,她同意了,我又辞掉了这份尚在实习的工作。

坐着火车去了海宁市,那里没有认识我的也没有我认识的。

由于测试服装我一个人就能穿上,王主任只是给了我一张身份卡。到了监狱外面,我发现那真就是无人看管连站岗的都没有,不过按照王主任的说法,逃离会被定位装置定位然后被抓回来,不光要惩罚还要加刑期,不过一般没人跑。

先去医院灌了肠,再找了个公共厕所开始换衣服,首先是那件只露出头的黑色乳胶衣,它的正面开了条缝,穿上后涂上专用凝胶便愈合了,这件乳胶衣可不简单,它的下体有三根粗大的惊人的棒子,前后各留一根管子似乎和什么接入胸部有很多凸起,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再穿上一双20cm的高跟鞋,我已经站不稳了,接着是金属的胸罩、项圈、束腰和腿环、脚环、手环,和一条金属内裤,上面的卡槽和乳胶衣相连,他们没有锁但会根据安装在金属内裤里的小型计算机调整大小。束腰项圈不停的在收紧,但并不让人太难受,没有锁链,那个女孩有很多锁链束缚应该是转监的原因。

最后是一个面具,面具里面是一个很未充气的口球含住以后把它戴在脸上,ai自动锁定,不过还有一对美瞳我把它戴上了,没什么感觉。

趁没人注意我溜进了监狱的小隔间,也就是服刑的地方,大概也就5 6平米的样子,和正常监狱差不多大,把身份卡插进识别系统,把嘴上的口接在上面伸出的管子上,下面的口接在下面的两根管子上。

“滴”隔间上电子屏显示正在运行,上面显示我的刑期是1个月也就是测试期为1个月。

“滴”我发现我的手脚上被一个进来的机器人装上了许多根锁链,就和之前那个女孩一样。

我的双手被限制在身体侧面,无法举起,嘴里的口球被充满气,并且深入我的喉咙,让我呼吸有些困难。

下体的棒子开始工作,项圈开始收紧,我的眼前有些模糊,胸部有很多绒毛在动,脖子一痛,项圈里注入了什么东西,我逐渐意识模糊了起来身上不断传来快感。

我浑身开始扭曲,倒在地上挣扎,但被束缚的我显然无法做出什么,我高潮了,又高潮了,又高潮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醒了还是高潮。

大概不知过去了多久,每天从6;00——23;00整整17小时身上的道具都会工作让我高潮,大概醒早了一点道具还没工作,发现刑期快结束了,还有6天,不知不觉,已经快1个月过去了,心底却不想离开这里了。

我想延长刑期,我想一直留在这,我发现们似乎没锁我扶着墙慢慢爬出去了,智脑不断发出警告,胸部不停的电击,项圈收到最紧,身上的道具开到最大功率,最终我倒在草丛里,被警察抓了回去。

刑期如愿以偿延长了5年,不过拘束更严格了。眼前的那个美瞳变的不透明了,我被锁死在一个只有2平米不到的隔间每天20小时高潮,眼前白茫茫一片,醒了就是高潮,睡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

后来我转监了,穿着超短裙,身上被锁的严严实实,外面仅有遮羞的衣服背后印着

警告

三级重犯

司法局

“其实,这样也蛮好”我心里也冒出了之前遇到的那位优雅的美女一样的想法。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第二章 >>
8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 thoughts on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