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大黑 ♥

拘束玩具 第七章

拘束玩具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啊,这是全文中个人最喜欢的一段,终于来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测,今天绝对是个特殊的日子。暴露在空气中的火热淫穴因为整整一晚的扩张还无法完全合拢,焦急地等待着更为粗大的硬物进入。但在灌肠之后我的屁股却没有被重新塞住,这让已经习惯了被填满的屁眼饥渴不已。

我被从束缚床上解了下来,然后两双有力的手把我拖到房间的角落里清洗。隔绝光线的眼罩终于被取下,我努力地活动着眼部的肌肉想尽快恢复视力,但他们却先一步采取了措施。

头发被抓住,用力往后拽,脑袋被两只手固定住,我的脸肯定被捏的变形了。眼皮被翻开,模糊的视力还没有恢复,我感觉到一个冰凉凉的东西贴在我的眼球上,然后带有很强刺激性的液体也紧跟着滴到眼眶里。眼睛里传来的灼热的刺痛令非常难受,但脑袋却被摁的很紧,我根本无力挣脱。

强烈的刺激令我泪水模糊,含糊的痛苦呢喃被口球变的支离破碎。他们暂停了一会,然后我的双手被用力扭到身后,他们开始捆绑我了。

双手在身后交叉捆住,再用力往上拉,绕过颈侧在胸前再次汇合,沿着胸肌下缘紧紧勒住再绕到身后……很快,我的上半身就被这种我非常熟悉的捆绑方式完全地固定住了,双手和上身成为了一个整体。

剩下的绳索在胸腹肯定还会交织出美丽的菱形图案,对,没错,我还感受到绳子延伸而下,直抵在阴茎处打结。然后一分为二,将整个性器的根部捆住在合成一股,顺着我的股沟而上。他们在往后收紧绳子的时候非常的用力,我整个人都被提的猛地往上一窜,淫荡的穴口被绳子勒成两瓣,火辣辣地疼起来,却让我轻舒了一口气,疼痛比屁眼不间断地麻痒要好过的多。

一只大手抓住我颈后的绳结推着我向前走,他的身高明显比我高,我几乎就象是被提在手里的扯线木偶一样,不得不踮着脚尖才能步履蹒跚地勉强跟上他的步子。

路程并不算远,但我走的却非常辛苦。事实上与其说是自己走,还不如说是仅仅脚尖点地的被提着前进,这也使我的会阴和肛门饱受折磨,也让我产生了一种非常奇特的快感:被当成物品一样冷酷对待的奴役乐趣。

我很快就痛骂自己的下贱与淫荡,既然已经准备逃离玩具的命运,那么就不该在继续迷恋这些变态的折磨,但另一个声音却在不依不饶地诱惑我:“为什么不呢,你马上就要自由了,最后享受一下被控制受奴役的美妙经历难道不好么?”

我从来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了。现在有一个这么好的借口,我理所当然地再次放纵自己。我的脚步甚至故意落后,让紧勒进肉体的绳子把我悬吊在空中一阵晃荡,疼痛变的更加明显,但它带来的刺激与快感却远远超过了前者。

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睛逐渐地适应了药物的刺激,视力也正在慢慢地恢复。当令人痛苦却又兴奋的旅程终于结束时,我可以正好看见房间角落里的那张大型落地镜。

“镜子!”  

我一直非常好奇上次的纹身会是什么样令人兴奋的图案,只要不纹在脸上,即使我不再是一只玩具,我也不介意身体的隐秘部位被永久性地纹上什么,就象我屁股上那可怕的,令我无比激动的烙印那样。

不过我站的角度无法看清楚,被绳子捆的死紧,还被人提在手里,连转动身体都做不到。我不敢有什么动作,生怕他们突然发现疏漏,又给我戴上眼罩或者头套什么的。好在没多久,提着身后绳结的手突然地放松了,我终于不用再用脚尖点地了,结实地踩在地面上后,我那可怜的会阴和屁眼同时欢呼起来。但很快我就尴尬地感受到身后有非常明显的湿润感,那下流的饥渴的屁眼竟然被一根绳子弄到流水了。

看起来这段时间的肛门调教很成功。男人那里其实并不出水,但作为性器官的阴茎被剥夺了射精的权利后,肛门又被日以继夜的刺激,这彻底打通了我体内的淫窍,我的屁眼或许真的会象他们说的那样取代阴茎成为新的性器官吧。

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这个感慨会一语成谶,甚至更加严重。直到五年后,我完成了玩具的合同获得短暂的自由以后才知道当时对我的调教中用到了一种刺激末梢神经增长的药物,它会缓慢但永久性地令微小的神经末梢增生,经过几年不间断的改造,我的屁眼的神经末梢数量比正常人的多出数十倍甚至百倍。后庭经过完全的极限开发后,在各种道具与药物的帮助下,我的肛门,或者说是整个排泄系统都变成了一个新的,完美的性器官。每天我的肛门都会随时无法预料的麻痒,每次都会痒到令我无法忍受,只能用粗大的肛门道具狠狠地撞击摩擦淫穴的地步,然后在这种变态的自渎中达到高潮甚至肛门潮吹……

更加糟糕的还在后面,长期的物理和心理的双重改造使我完全地接受了肛门新的角色,即使在取下尿道阀门后,我也已经无法从刺激阴茎获得足够的快感了,粗大的肛门塞成为我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只是当时我还抱着能顺利脱身的幻想,根本没有危机感,不过话说回来,即使我那时就知道一切恐怕也已经于事无补,我的命运早就在我冲进鲍伯的办公室下决定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说到底,我只是遵从自己的欲望和幻想,而不是真正希望成为任人蹂躏的奴隶。所以我就表现的象个优柔寡断的娘娘腔,游离在欲望与现实的夹缝间,总是随着环境改变着自己的初衷。但当我看见镜子里的身影后,我那几乎24小时都被淫荡内容充斥的大脑终于彻底地清醒过来了。

我只能用生物这个词来形容我所看见的类人身影。他大约5英尺半高,身材不错。上半身被绳子紧紧捆住,壮硕的胸肌被绳子勒的格外明显,尤其是那一对如同饱满的葡萄一样挺立的巨大乳头更是显眼无比。整个人光是站在那里就在不停地散发着雄性健美阳刚的魅力。

他的皮肤颜色却非常古怪,就象是在撒哈拉沙漠里被晒了整整一年再被涂上劣质的防晒霜,黝黑中带着一股子灰暗。和非洲或美国的黑人完全不同,甚至看起来就不象人类皮肤的颜色。

头发的颜色也很怪,是一种张扬的白色,却不是苍老的表现。和灰暗的皮肤配在一起看不但不难看反而有种另类的魅力。

他的脸我很熟悉,但他的眼睛却是纯粹的血红色,从眼白到眼瞳没有一点别的颜色,纯粹地象一整块动人心魄的红宝石。

更为诡异的还是他的耳朵,象是缩小版的驴子耳朵那样尖尖长长的耳朵实在是太过玄幻。如果你看过魔戒或是星际迷航,并对其中的两位角色:精灵王子莱戈拉斯和来自瓦肯星的史波克有印象的话,那么或许你能比较容易理解我的描述。

然,看多了好莱坞的电影,对于现代科技带来的特效化装技术并不陌生。但我发誓,我看到的那对又尖又长的东西绝对不是在人耳朵的基础上黏上一个软胶的假货那么简单。以我对俱乐部的认识,他们绝对不会用不入流的假货糊弄客人,至少在未来的五年里这对耳朵不会变。何况既然合同里说明是身体的改造,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这是彻底地外科手术式的身体改造。

我突然想起他们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每个玩具都有独一无二的,只属于这个玩具的拘束主题……”。

我唯一知道的一只拘束玩具的主题是囚笼中的王子。黑皮、白发、红眼、尖耳……这么看来,我的主题似乎就是地底世界的黑暗精灵了么?在他们看来,天性淫荡的地低卓尔和我真的非常相似不是么?

脸侧、手臂,两肋、腰侧和大腿处的那些诡异的黑色线条组成的图案也就好解释了,那多半就是黑暗精灵身上自带的魔纹。和魔兽世界里的暗夜精灵身上的花纹类似,据说能够为黑暗精灵提供超自然的力量,但是对于我来说,除了让我感觉更加远离人类世界外,我没有任何其他的收获。

在此之前我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但我确实没想到事态会恶化到这个地步,不光脸上也被弄上那些奇怪的魔纹线条,而且整个人都被变成了异类生物。

“喜欢你的新角色么?”

突然的声音惊醒了迷茫的我,我这才发现一味的绝望于事无补,我必须要抓紧时间自救,如果留在这里,我必然会接触那些更加恐怖的内容。

“不,先生,我不想再这样??嗯嗯……”

我惊骇地发现自己的嘴巴不停地张合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就象是老式的无声电影。我又惊又怕,急的挣扎起来。但是我明显忘记了紧缚在身上的绳子,手臂被绑在身后和身体成为一个整体,任何动作都会牵动整个上身,包括身上那些敏感的部位。乳头、阴囊、股沟和肛门几乎同时被绳子扯紧,粗糙的绳子磨擦娇嫩敏感的部位带来类似触电的强烈痛苦,让我的表情在那一瞬间扭曲变形。

边上的调教师看到我的表情后顿时想偏了,他笑着说:“本来还想跟你好好介绍下伊修泰尔的背景,你这个淫荡的家伙却连一刻都不想等,好了,我们马上就让你上场。放心,今晚你会吃的很饱的!”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真的快疯了,之前的愚蠢和淫荡已经先入为主地产生了印象,现在我的挣扎被看作是急不可耐地期待成为真正用来取悦男人的玩具,这真是就是自作自受啊!

喊不出来,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准备工具,什么都做不了,我一直追求的彻底的绝望此时真正降临在我的头上,我却战栗不已,象一只待宰的鹌鹑那样无助地瑟缩着,惊恐万分地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就在我悔恨懊恼之时,一阵轻微的吱吱呀呀声象是终结者的脚步一样令我几乎瘫倒在地。我看见他们推来一个带轮子的架子,高大坚固的束缚架上还吊着粗大的绳子,让我产生了一种被叛处绞刑的错觉。

这个时候我再也顾不上挣扎带来的身体痛苦,我剧烈地扭动着身体(其实在绳子的严密束缚下,扭动的程度只能算轻微),挣扎着向后退,嘴巴里发出霍霍的破音,拼尽全力逃离那恐怖的东西。但是随后两双手一左一右轻而易举地终结了我最后的努力。

“好了,伊修泰尔。知道你还想再看看你的新模样,但时间真的不多了,我最多再让你看两眼,反正等会你还要被重新装扮一番的。”

身体被完全地压制住,完全无法动弹,一只大手按在后脑,迫使我转向镜子。刚才剧烈的挣扎令我呼吸变的急促,胸腔剧烈的起伏着,连带着身上的魔纹在光线的作用下变的熠熠生辉。

我这才发现魔纹的线条并不是简单的黑色,而是一种奇特的幽蓝色,在灯光的映射下透出一种勾人心弦的迷幻色彩。只要我保持静止,它们就只是普通的纹身,但只要我活动,甚至是幅度较大的呼吸,这些纹身就会象被突然赋予了生命,活了似的动起来,将一抹抹变换的幽蓝魅惑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些美丽的图案就象是束缚心灵的锁链,也让我彻底明白了我已经无法逃脱即定命运,在未来的五年里我只能象现在这样被动地接受着一切加诸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就是一只无生命的拘束玩具,一只注定为了取悦男人而存在的低贱性用品。

我已经彻底地绝望了,呆滞地任他们把我象货物一样打包装车,他们先是把一根胶管插进我的肛门并用皮带固定,随后我的双腿被紧密地捆绑起来,膝盖和脚踝的双重束缚使两条腿根本无法用力,然后双腿再被弯曲过来,脚踝贴着大腿紧紧的绑在一起。最后从束缚架上垂下的三条绳子穿过两肩和身后的绳结将我凌空悬吊起来。

在被重新封闭起来之前,我最后看了一眼镜子里那个被严密束缚高高吊起来的可怜家伙,没有悲哀,更没有兴奋,当彻底地绝望之后,我似乎麻木了。伴随着肛门里冰冷的药水滴答的节奏,眼罩,口枷,耳塞让我重新回到了熟悉的黑暗与寂静之中。

我知道,当再次醒来时,这个世界上就有没真正的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名叫伊修泰尔的黑暗精灵玩具。

<< 拘束玩具 第六章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5 thoughts on “拘束玩具 第七章”

  1. 一个半月,终于更新了。本次贼精彩,就是觉得意犹未尽,希望下一章能尽快!

  2. 楼上的,原文在海棠,就没写完……作者开了三四个坑´д`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