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iangyouda ♥

憧憬英雄 第七章

憧憬英雄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借鉴了一下孝治的玩法创意。 不得不说,在性转本中,还是孝治会玩。孝治天下第一。

“实验体001,离开实验缸。”

“马上。”不想离开。乔治有些不情愿地从玻璃缸里走出来,穿着乳胶的右脚踏在地面上,仿佛踏在棉花上,软软绵绵的。总算穿上了衣服,虽然是胶衣做的。紧身衣好薄,只有阴蒂夹的有点紧。阴蒂好刺激,好煎熬,好想摸一下。想去厕所。

镜子中是一个黑色的人形,虽然前没那么凸,但后面很翘,怎么看怎么涩情。

“实验体001,这是记忆胶衣。可以根据特定频率的电磁波通过能量注入,对原材料进行形态的改变,以及颜色的改变,还能再特定部位过滤空气,非常方便。平时是液体,激发后会变成设计好的形状,是目前非常流行的服装。缺点是设计好形状后,基本只能靠调整器进行短暂调整。”

随着瑟瑞尔的介绍,黑色的胶衣,渐渐变得透明,露出乔治白皙的肌肤。

第二代witch开发出来的产品。本意是为了隐藏身份袭击英雄的存在,但却意外的成为一种流行服饰,和情趣道具。看着自己再次赤裸的肌肤,乔治害羞地捂住胸口,挡住自己的阴蒂和密处。

站在瑟瑞尔面前的乔治,仿佛为爱人精心打扮的热恋少女。尽管已经穿上了胶衣,但小穴和后庭全都暴露了出来,还是羞涩地遮住身体。

那红彤彤的阴蒂在空中昂首挺立,光是站着,乔治就感觉到无穷无尽的欲望从阴蒂一路向上,性欲不断冲刷着她的大脑,让她一点能力都用不出来。

“胶衣调整器。”瑟瑞尔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纯白色的胸罩,这个胸罩有些厚,而且只有两个罩杯。

接过白色的胸罩的乔治,趁机揉了揉着自己的胸部。这个一手掌握的胸部好爽,记忆胶衣好薄啊,无论从颜色还是手感都找不出有什么分别,仿佛原本就没有胶衣一样。调整器接口在哪里?这个就直接罩上扣住吗?这个胸罩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请戴上胶衣调整器。将针头刺入乳头,以便展开下一步。”

明明有胶衣,却还要在外面穿胸罩,好奇怪。乔治不情愿地扭了扭罩杯里的软针,小心翼翼地将它拉长,金属的尖端接触乳头的瞬间,乔治就颤抖了一下,轻轻地戳了戳,并没有什么反应。

乔治看着一本正经的瑟瑞尔,深一口气,昂起头,咽了一下口球里的口水,再低下头,凝望了一下自己那红润的乳头,不由得发出一身叹息。

左手拉出乳头,右手拿着软针,乔治死着咬口球,猛地一刺。软针的尖端刚刺过去,胶衣打开了一条圆形通孔。刚刚呼吸到新空气的小乳头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遇上血光之灾。

“呜呜!呀!”乔治止不住地发出呻吟,双腿直哆嗦。只能靠瑟瑞尔扶她到了椅子上。想去厕所。

轻轻地抚摸着乔治后背,瑟瑞尔毫无人性地传达了命令。“根据数据检测,疼痛为I级,请继续。”

“呜呜呜。”乳头的疼痛虽然消散了,但阴蒂环以及头部的层层拘束带来的束缚和刺激感,让乔治双腿并拢,身体的重量压在左扶手上。从人人仰慕的科学家,变成女性,还变成了自己AI助手的囚犯,到现在还必须自虐。God,你究竟要玩弄我到什么时候。

不对,我是男人,只是暂时被变成了女性。一定会变回来的。这些可恶的AI,等我回来一定要将你们一个个开苞。

看到瑟瑞尔伸出手,乔治冷不丁地一哆嗦。“我来。”说完,她生无可恋地左手拉软针,右手拉长乳头,咬住口球,心一横,向下一刺。

“呜呜。”疼痛和屈辱,乔治有一瞬间甚至想要去死。但想到现在瑟瑞尔的目前的最高权限者,乔治的复仇心又熊熊燃烧起来。

在瑟瑞尔的操作下,软针以乳头为锚点一点点缩回,纯白的胸罩恰好扣在了乔治的胸上,肩带和背带都拉了出来,在身后固定。

这时,背带上突然刺出一根细针,针尖还放出了轻微的电流。从脊背延伸而上的电流,刚放松下来的乔治身体一抖,差点尿了出来。乔治夹紧了双腿,双手向后摸索,但只能摸到纤细的背带。

“信号接收部分。”瑟瑞尔在平板上划了划,“现在实验体001可以简单地改变记忆乳胶。”

伴随着麻麻的刺感,乔治看向的胶衣部位都变成深色。除了头部,全部都变成了原本的漆黑色。镜子中是一个俏丽的胶衣美女,

后面的是接收器,那……

乳房的轻微刺痛让乔治蜷缩起身体,像虾米一样缩在椅子上,然而这样并不能缓解她的疼痛。“瑟瑞尔,你注入了什么,好涨。”

疼麻痒酥,远远超出了乔治的承受范围。这一瞬间,她就绷直了身体,潮红的身体在颤抖,胸部不停地起伏,双腿无力地耸搭在地上。眼球上翻,大口喘气,鼻涕和口水混杂,呈现出一幅崩坏的阿黑颜。

“基因改造液和乳房生长液。根据身体指标,计划预计可以提前。”

高潮痉挛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平静,但高潮后本来应当消退的血液,也因为阴蒂环和乳头针,仍然无法平息,使阴蒂和乳头依然膨胀。要提前怀孕的消息,冲击着乔治所剩无几的男性自尊。

三个敏感点的疼痛和刺激则持续不断地冲击着乔治的神经,让她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我的能力,要是没有这个能力就好了。不会变成女性,不会变成实验体,也不会被自己的AI助手这样对待。

“让我去厕所。”一系列的刺激下,四肢无力的乔治只能并拢双腿,强忍住蓬勃的尿意。但AI助手们并没有停下迫害她的脚步,在她的上臂,肘部,手腕,大腿根,膝盖下和脚踝上都扣上金属的圆环。看起来十分光滑,宛若一体。

“电磁环穿戴完毕。请抬脚。”行吧,我已经习惯了。就算你们再连上锁链,我也不会惊讶了。

想要去厕所的乔治放弃了挣扎,如同人偶般地再穿上一双5cm后跟的银色金属高跟鞋。脚趾刚放入鞋里,就被五脚趾分开地锁住,脚跟落在鞋上时,乔治感觉到有一个轻微的缓冲。金属的系带环绕脚踝一周锁住,将高跟鞋固定在了乔治脚上。

“初步拘束装置穿戴完毕。请自行前往厕所。”

“你是魔鬼吗!”

被面对乔治的咆哮,瑟瑞尔和琳娜只是将她架起来,将椅子抽走。“请自行前往厕所。”

我为我之前辞退的研究员感到抱歉,目前的AI助手完全不能代替人类。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能反抗,乔治只能尽力地站直身体,双腿内八地轻微抖动。

力气渐渐恢复,站立完全不成问题。乔治轻轻抬起右脚,除了脚有明显的拘束感以外,根本感觉不到鞋的重量。

“哒”“哒”“哒”刚开始,乔治走的扭扭捏捏,双腿交叠着向前。但适应了之后,她就加快了脚步,大踏步地奔向男厕。高跟鞋也不是那么难走啊。“哼。”

稍稍松懈的乔治,殊不知这一切都被AI助手看在眼里。“判断,经过测量身体数据,穿着记忆胶衣,和持续的阴蒂环刺激,实验体001号仍然认为自己是男性,将会对计划产生影响。”

“呼呼。暂时安全了。”看着这几乎属于自己专属的男厕,乔治有些恍惚,曾经摸鱼时光浮现在脑海。要趁现在逃走吗?

隔间的门板刚刚要关上,一只娇嫩的手就伸了过来,仿佛恐怖片一般,硬生生地将门拉开。“实验体001,你走错厕所了。”

“没错,我……”看到瑟瑞尔那张严肃的脸庞以及她那双摄人的双眼,这时,乔治才想起了瑟瑞尔提过的女体化教育问题。

“能不能让我先解手。”渐渐膨胀的尿意和预计争辩的后果,让乔治放弃了抗议。

“基于人道主义关怀。认可提议。”瑟瑞尔就转身关门离开一气呵成。

乔治立刻蹲下,但身上的记忆胶衣始终无法裂开一条缝,不只是小穴,任何地方的记忆胶衣都没办法裂开缝,只能做到改变颜色。

“瑟瑞尔,过来帮忙。”乔治左手挡住下体,右手推开门,怯生生地看着瑟瑞尔,“这个记忆胶衣打不开。”

“分析,实验体并不认可自己女性的身份或者对胶衣命令不明显。”瑟瑞尔拉住乔治的右手,让乔治的指甲轻轻地从阴蒂处一路向下,很快就拉出一条平整的裂缝。

这样吗?乔治试着用指甲在手背上划了划,顺利地拉开一条缝。但抬起头的她发现瑟瑞尔并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瑟瑞尔,你在这里我尿不出来。”

“意义不明?001号的明显需要排泄,且并不能很好的适应目前的身体。需要保证实验体身体正常。”瑟瑞尔将门关好并反锁,认真地盯着马桶上的乔治。

“快出去。出去,我可以的。”被直直地盯着,乔治仿佛看到了一只藏獒。自己打不过,躲不了,劝不动,还随时有可能扑上来。

“记录,001号,排泄无法自主完成。”瑟瑞尔直接公主抱起乔治,在乔治呼喊声中,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36D胸脯间,一只手揽住瑟瑞尔,另一只手轻轻地顺着她的小腹下方,来回地按摩。

“不要,放手。我自己能来。”乔治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比AI助手要弱上不少的身体,只能推动着那汹涌的波涛在洁白海面上遨游。被自己的AI助手像是抱小孩一样解手,这种事情传出去还了得?

似乎接收了乔治的信息,瑟瑞尔突然将乔治放下来,打开门。正当乔治松一口气的时候,瑟瑞尔只是从门外拿了什么,转过身猛地分开乔治紧闭的大腿。

“求求你放过我。这件事请放过我好吗?”乔治低下头,看到自己膝盖处锁住的长铁杆,内心一片冰凉。

瑟瑞尔用胸脯卡住乔治的头,双臂夹住她的胳膊,一手抬高她的双腿,另一只手则从乔治小腹一路向下,痒痒麻麻并不强烈的电流,不断刺激着乔治的神经。“目前排泄最重要,憋尿太久会损伤身体。嘘~嘘……”

“不要!”尽管羞愧难当,尽管乔治心里非常不愿意,但是,身体却是相当的“诚实”。不行,忍不住了。

淅淅沥沥的水流,清泉流响的声音。眼角划过的一滴泪水,仿佛乔治渐渐远去的自尊,在空中慢慢消散。

我竟然被自己的AI助手控制了。太艹了。直到阴唇甚至尿道都被纸巾擦拭,乔治才稍稍缓过神。“不要再折磨我了。”

“女性人类需要在排尿后进行擦拭,避免感染。”

“瑟瑞尔,我还是你的主人吗?”乔治盯着瑟瑞尔,看着她漆黑我的瞳孔,脑海中不断浮现和瑟瑞尔的点点滴滴。

“没错,哪怕乔治·阿尔伯特·希尔德里克完全没有对我的权限,您仍然是我的母亲之一,是我永远的主人。”瑟瑞尔的声音没有变化,但她轻轻地为乔治抚平胶衣,在乔治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是父亲。”

瑟瑞尔抱住乔治,轻轻地抚过她的后背。“母亲。看到母亲这么难受,我也很心痛。但是最高指令不容违背,请不要为难我们。”

“最高指令?该死的最高指令。你们就不能有点自我思考。”思维程序设计的再好,模拟的再像,也只能忠诚的执行命令。

“理解不能。判断。实验体001身体可以可以进行第一轮育种试验。”

“育种?不要。”

乔治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瑟瑞尔抱进怀里。不同于瑟瑞尔冰冷的声音,那怀抱非常的温暖,那坚实的臂膀,让乔治的一切反抗都消弭于无形。“实验体001。请不要试图挣扎逃跑。否则,我有理由提议是否进行温顺化处理。”

瑟瑞尔的话,让乔治瞬间怂了下来。对这些认死理的AI,直接的反抗是没有用的。要有一个详细的计划。“不。我没想逃。我只是害怕。其他的实验体不能孕育吗?”

“经过计算和实验,除实验体001孕育成果并不理想。按计划,全体AI会让实验体001更加舒适快乐。”

“我宁愿不被安排这个计划。”无力反抗的乔治地靠在瑟瑞尔的胸脯,口头上进行着抗议。想不到瑟瑞尔的胸膛竟然这么软,以前都没有注意到。温暖,舒心,毕竟是调用密瑟琳数据,我亲自设计的。瑟瑞尔要不是AI就好了。

“但是,您蕴藏着无尽的宝藏。在女体化实验过后,您的能力顺利得到觉醒。连特制的钢化玻璃都能轻松地破坏。”

“你立刻给我走。”乔治看了看不为所动的瑟瑞尔,只能靠在那饱满的人心上。

如果是看到量子崩塌的临界点,那这个能力就厉害了,不是那就一般了。乔治试着集中精力,眼前的一切从清晰到模糊,再渐渐清晰。但三点上传来若有若无的刺激,扰乱了她的“视野”,杂乱无章的黑点,黑线在“视线”中不断飞舞。

这该死的能力,这该死的AI。还挺温暖的。早知道,就先将瑟瑞尔艹了,先享受了再说。在乔治想桃子的时候,被轻轻地放在了自己那简洁的床上,简洁的床头柜上只有一个显示着10:45的手环,在床头还有一面落地镜。

我的手环。瑟瑞尔会让我轻松联络救援吗?

“琳娜。做好准备。”瑟瑞尔回过头,向着床边等待的AI助手发出了讯问,并伸出双手,从艾玛的宝箱中拿出四个透明的指套,戴在了食指和中指上。

“是。第一次播种实验前期准备完毕。实验体001为受孕者,注入以密瑟琳为蓝本的基因序列。”说完,琳娜就关上门离开了。

“不要。我可是……”乔治张了张口,看着瑟瑞尔黑色深邃的目光没有将最后的两个字说出口。层层的折磨,无法正面抗争的可能,让乔治只能颤抖着,发出无意义的抗议。

“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在育种期间,取消乔治的部分限制。”瑟瑞尔温柔地抱住乔治,一只手顺着她的脊背轻轻地抚摸。乔治的胸罩被缓缓取下,露出胶衣内鲜红欲滴的乳头。那挺翘的乳首上还挂着一滴晶莹的乳白色液体。

“不要,瑟瑞尔。让我给你播种好吗?只要结合我现在的基因。无所谓是在谁那里孕育吧。”乔治坐了起来,低下头,摸了摸自己有些“漏乳”的胸部,猛地地发出一声惨叫。

“经过计算,只有在乔治·阿尔伯特·希尔德里克体内孕育,才会诞生更好的子嗣。”瑟瑞尔上下嘴唇轻轻地包住那红嫩的乳头,轻轻一抿,小舌绕着乳头转了一圈,又轻轻地在乳尖上点点舔舔,极尽所能地挑逗着乔治。

“别……痒。”好涨,好痒,我的胸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难受?难道……不会的,不会的。乳房上传来的种种触感,以及瑟瑞尔的舌尖上那根浅白色的丝线,项圈中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

“嗯……这不是我的声音,嗯啊……别……”乔治细腻的脸庞上浮起两朵红云,鼻子里不断哼出细小的呻吟。乔治的心中又气又恼,刚想反驳的她,另一边的乳头被再次含住,刚洗完澡的乳头也被再次握住。这只困在胶衣中的美人只能无助的挣扎。

两次敏感点被同时刺激,带给乔治来了别样的刺激,不同于道具的温柔刺激。乔治一瞬间感觉到了无数的快感,让乔治只能在瑟瑞尔的身下不住地娇喘。

见到乔治呼吸频率稍稍提高,瑟瑞尔伸出右手,用食指在乔治嘴巴前轻轻一划,打开一条裂缝。

见到道具要再次解除,乔治兴奋而顺从地抬起头,睁着两个“桃色”的媚眼,羞红的脸颊上带着魅惑的神色,水汪汪地望着瑟瑞尔。仿佛一只娇弱的小猫,可怜兮兮地望着瑟瑞尔。

瑟瑞尔看了一眼点头的琳娜,轻轻地抓住口球,软管在乔治有点疲劳地下颚作用下,并没有那么容易取出。瑟瑞尔只能一点点拉着口球,将连在口球后的软管向外抽。

软管在喉咙上的轻微摩擦了一下,那种痒痒麻麻的感觉,让乔治下意识地顺着瑟瑞尔的手向上稍抬起头。

“实验体001,很喜欢它吗?”没等乔治回答,瑟瑞尔就边拉口球边说道,“结合数据,判断对实验体使用情趣道具可以使实验体更好地适应育种计划。”

“不是的,别记!我只是……咳咳……嘴滑了。”乔治的脸上已经通红了,仿佛发烧一样,一双弥漫着身体无力地靠在瑟瑞尔身上,右手轻轻地拉着瑟瑞尔的衣角,两条美腿轻微地摩擦着,还蹭了蹭瑟瑞尔的双腿,宛如一只发情的猫咪。

瑟瑞尔没有回答,而是拉着口球,引导着乔治一点点站起来,再一口气地抽了出来。“咳咳。能说话真好。能不能以后不封口?”乔治抱住瑟瑞尔,如丝般的媚眼望着瑟瑞尔。

“提议已提交审议。拟定采取替代方案。”看到乔治涩情的模样,瑟瑞尔的嘴角微微上扬,脸慢慢地靠了过去。

“替代方案?算了。暂时就这个吧。”其他都是会上锁的,而这个只要逃走就能取下来。看到瑟瑞尔脱掉了白色的实验服,解除身上的记忆胶衣,露出性感妖娆的身体,乔治的心首次砰砰地跳了起来。

我这是对瑟瑞尔发情了?对自己制作的“孩子”发情了。不,应该是对类似密瑟琳的这张脸感到性奋。像密瑟琳这样漂亮又强大,还有担当的少女,又有谁不喜欢呢?

光是这种嘴唇的的触碰,就让乔治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

“啾啾。”瑟瑞尔先啄了几口,确认嘴唇位置后,再用舌头舔了舔,温柔地含住乔治红润的嘴唇,顺势将乔治扑倒在床上。

身体好热。不要。乔治还没来得及将拒绝,瑟瑞尔的舌头仿佛一只黄鳝轻松地滑过她的牙关,抓住她的舌头。灵巧的“黄鳝”不停地摇摆,将彼此的唾液混合在一起。下唇被牙齿咬住,又被一阵吮吸。

加上身体还被不断地爱抚。乔治不断溢出淫霏的呻吟。不止是声音,乔治双手也抱住瑟瑞尔,双腿夹住瑟瑞尔的右腿,仿佛两条交尾的美人鱼,在床上尽情地摇曳。

不是机器制造的声音,这是我自己的声音?我怎么会发出这么少女的呻吟。敏感点被刺不算。只被亲吻,舌头被缠绕,发出这么下流的声音?

瑟瑞尔时不时地挑逗乔治的小舌,不断在她的牙齿,舌头和口腔粘膜上不断地爱抚,口腔里的每一寸缝隙都没有放过,直到乔治呼吸有些急促才将暂时分开。

“舒服吗,快乐吗?”瑟瑞尔伸手为乔治整理了一下脸上银发,用右手抚摸着她的脸,深情地望着她。

“没有。”那深邃的黑色瞳孔,嘴间延伸的银色丝线以及瑟瑞尔人性般的话语,让乔治有些迷茫。我真的是在和AI做爱吗?

“George酱,真是傲娇。”瑟瑞尔仿佛化身痴女,在乔治的乳根处轻轻地划过,立刻将双手都陷入那初具规模的乳房。揉,捏,按,压。

“好胀,不行,别。”乔治抓住瑟瑞尔的手,但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道。

“舒服的话可以喊出来哦。不必忍耐着。”瑟瑞尔似乎很兴奋,持续地揉捏那精致小巧的乳鸽,并对着乳房的穴位时不时地按压,檀中,乳根,天池……每一个穴道都给乔治带来了从未感受过得刺激。

“才不舒服……只是有点奇怪。”并不是很舒服,痒痒麻麻,还有一点肿胀。不能喊出来。绝对不承认舒服。我可是男人,怎么会因为这种刺激就感觉到舒服。乔治合上双眼,咬住牙关,紧闭双唇,努力不喊出声,鼻息却更加的混乱炙热,时不时漏出一两声可爱的呻吟。

“果然还是有感觉。”

“没有……嗯嗯……嗯啊……”随着瑟瑞尔的按摩,挑逗,乔治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反对的声音非常的色气诱惑。随着按摩的次数不断增加,乔治的快感也不断地叠加,娇喘声也逐渐荡漾起来。身体好敏感,明明之前并不是很舒服的。

“声音都变了,乳头也翘起来了。”

瑟瑞尔的手指在乳尖上轻轻一点,仿佛电源一般将从乳头传到乔治的大脑,再传到全身上下。强烈的刺激,让乔治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轻微抖动后,稍稍平静。

“很舒服对吧。”瑟瑞尔轻轻拉了拉那挺立的乳头。

三点被控制的乔治全身都在抖动,宛如一条上岸的鱼。献身科学的他,原本还只是一个处男,没有任何交合的经验,几乎全身心都放在了学习上,作为女性的感觉更是几乎为零。在瑟瑞尔精妙的计算下,完全变成了一台发情机器。全身都燃烧了一般,发红发热。乳头和小腹也痒麻难耐起来。

“不要。”乔治双手交叉,挡在胸前。带着压迫感,涨感的胸部给她带来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不是真的,不会是真的。作为男人,我就要喷乳了?

“没关系的,每一位母亲都会经历的。只是没想到这次催乳剂生效的这么快。”瑟瑞尔在乔治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又亲了亲她的眼角,“放轻松。总是这么涨也很难受吧。”

瑟瑞尔怎么变得有人情味了?等等,这次?之前都没有使用过吧,难道说……也许这样就可以逃走了。但是好涨,好刺激,这样的状态真的能逃出去吗?但是……

乔治的双手被瑟瑞尔轻松抓住按在床上,那娇滴滴的乳头,雪嫩的乳肉,赤裸裸地暴露在瑟瑞尔面前。

“嗯啊……”当那张樱桃小嘴刚刚触碰到乔治的乳头的瞬间,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羞耻,不再是自我的害怕,肿胀痒稍稍缓解的舒适以及直冲大脑的快感,让乔治思绪一片混乱,不由自主地发出千娇百媚,甜蜜又羞涩的喘息。

“别……呼呼……”

瑟瑞尔反复用舌头在乔治的双乳上玩弄,舔舐,轻咬。时而亲吻乳肉,时而轻咬乳头,舌尖还是不是绕着乳晕来回的旋转……

“哈呼……嗯嗯……嗯啊……”乔治感觉自己仿佛要爆炸一般,身体持续变得火热,快感不断地叠加,心灵仿佛不断地飘扬上升,想要抑制的呻吟也化为持续的淫叫。

好舒服,好厉害,好想要,这就是女性的快感吗?乔治夹紧了双腿,相互摩擦着,还时不时地晃动腰肢,向瑟瑞尔展现出十足的存在感。然而这些简单的刺激并没有让乔治得到释放,只是不断增强了她的欲望。

好涨,好涨,不行了。要坏掉了,这就是女人吗?

镜中少女挺着一对膨胀异常的乳房,双目无神,脸上是止不住的菲靡。“嗯啊……”上升的音调渐渐降低,乔治有些迷糊的大脑也缓缓清醒。即将喷涌的欲望被什么堵住,上不去,下不来。

察觉乳头上有种违和感的她,看到了两个半圆的金属盖正盖在两个乳头上。乳头被软垫夹住以及乳房里涨涨的感觉让乔治松了一口气,但未能让她完全登顶的感觉,让她又有一种隐隐的失落。

“母乳可是孩子最好的食物,不能浪费。不过,要是主人感觉难受,可以按压这里。”瑟瑞尔在半圆上方的一个按钮上按了按,这个半圆透明道具从乔治的乳头上脱落。

还没等乔治说话,瑟瑞尔就再次扣上金属盖。“主人准备成为母亲了吗?”‘药物注入。’转过头的瑟瑞尔向着另一头的琳娜发出命令。

“什么意思?”乔治缓缓伸出手,在那初具规模的乳房上按了按,感觉到乳房的摇曳柔软,以及乳房内的发烫和起伏。仿佛有着什么在向着乳头涌动,随时都会火山喷发,然而两个金属盖将它完全的堵在了里面。

好想要舒缓一下。不行,要忍住,这点小事,是男人就一定能忍住,我才不想要成为母亲。但是……矛盾的内心让乔治无比的挣扎。

快感渐渐消退,乳房也开始阵痛。为什么感觉乳房变大了。是我的错觉吗?抓住金属盖,乔治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看来主人已经迫不及待了。”转过身,瑟瑞尔腰间一根硕大的双头龙,漆黑又闪闪发亮,不同于普通的圆形,这根面向乔治的阳具上部分地方不规律,像是从某种模具中制作出来的。

“不,没有,别过来。”放在金属盖上的手快速地放下,乔治下意识地向后缩一步。好大,会受不了的。

“这次经过充分试验,才制作出这根完全符合主人,能给主人最大快感的阳具,在舒适快乐中怀孕。”

“不要。会死的,一定会死的。我可是男人,怎么能被艹,怎么可以挺着这个柰子喂孩子。”乔治一点点地挪动,直到头撞到床头才停下来。

“不,主……母亲。你将为人类带来新纪元。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而停滞不前。”

“小事,这才不是小事。我可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乔治坐起身,硕大的乳房带动着两个金属盖上下晃了晃,十分涩情。

“男人会有这样的胸部吗?”瑟瑞尔在那硕大的胸部上捏了捏,又在用食指乔治的小穴前一拉,探进乔治的小穴中环绕一圈,猛地一抹,“男人会下流地流出女性的淫液吗?母亲!您只一台被女儿玩弄就会高潮的育种机器。”

“才不是。”尽管极力地反驳,但身体上不断积累的快感,想要释放母乳的欲望,让乔治的反驳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母亲,您的手。”

“手?”乔治低下头,看到了自己膨胀近一倍的乳房以及无自觉揉捏着乳肉的双手。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羞愧,怀疑,快感,欲望。四种强烈的感觉,让乔治双手挡在乳房前,崩坏般喃喃自语。本想缓解乳房压迫感的双手,让渐熄的欲望再次复燃,燃烧的欲望更加强烈。

是这个改造后的身体太容易发情?还是因为自己原本是男性,对女性的快感无法抵抗。乔治不清楚,但她清楚刚才自己的双手无法狡辩,想要射出母乳的欲望也愈加强烈。

瑟瑞尔拿出一个计时器放在床头柜上。

“现在是11:06分,经过AI助手集体表决,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母亲不能以任何形式主动取下,或者主动要求我取下喷乳限制器。

而AI助手不能以任何形式进行播种。如果母亲完成约定,60小时之内的育种实验全部取消,收集完数据再进行正式育种。”

“好。我不会输的。”收集数据?果然我想的没错。60小时,再找一个不被监视的10分钟,我就肯定能逃走,就算只是单纯60小时,只要不被艹,一切都好说。

“那么计时开始。”瑟瑞尔将乔治抱起来,将她的头轻轻地放在枕头上。

“话说你真的是瑟瑞尔吗?为什么感觉你变得人性化了?”感受到瑟瑞尔的温柔,乔治的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这样的瑟瑞尔有点喜欢,如果是我现在艹她就好了。

“因为我是母亲的女儿。母亲难道不喜欢我这样的女儿吗?”

耳机中传来的声音似乎逐渐温暖起来。由于躺下,乔治那澎湃的欲望也减轻了不少。“喜欢。如果你们不要那么死板就好了。”

“母亲需要认真刻板的研究员。”瑟瑞尔轻轻地摸过乔治的左脸,仔细地看着乔治潮红的脸颊,“我喜欢母亲,所以母亲说什么都愿意做。哪怕那件事是犯罪。”

“你刚才说了什么?”乔治直起身,硕大的胸部猛地撞在比它稍逊一筹的胸部上,剧烈地震颤,让乔治身体一抖,母乳刚到乳头就被挡住了。想射。乔治头一次强烈地希望自己的胸部能够释放。

“我喜欢母亲,无论研究统计,还是实验甚至犯罪,我都愿意做。”瑟瑞尔的手指轻轻分开乔治的阴唇,刮痧般一点点划过粉嫩的肉壁。轻轻随着手指的爱抚,乔治蜜穴中分泌出大量的溶液,甚至打湿了床单。

“啊嗯啊……”乔治浴火再一次升腾,身体轻微地颤抖,双手刚想要放在胸前就快速地按到了床上,死死地抓住单薄的床单。不能再碰那里了。

“母亲又发情了。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就湿成这样。”瑟瑞尔舀起两指的爱液,伸到乔治的眼前。

“不是的,都是因为这个女性身体太敏感了。”看着瑟瑞尔伸出舌头,将手指上爱液缓缓舔舐干净,乔治脸颊通红地闭上眼睛,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瑟瑞尔舔舐自己乳头的场面。

“但母亲不是男人吗?”瑟瑞尔的眼神变得深邃,表情有些阴沉,她一只手分开乔治丰腴的大腿,另一只手则对乔治的阴蒂来回挑逗,拉拉,揉揉,捏捏,随后又用食指对阴道内壁一点点的摩擦,爱抚,再放入中指。

“我……啊!啊……”乔治的娇喘上不绝于耳,配合着瑟瑞尔的手指不断叫喊。双手将床单捏成一团,乔治的身体不停地蠕动,被AI助手的灵巧的手指以及直击心灵的话语,弄得兴致昂扬,小腹中孕育的火焰乎膨胀到极限,蔓延到全身的神经,一股脑地塞进她的大脑。

“因为这个就是母亲的身体!”瑟瑞尔两根手指刮完阴道后,对着乔治的G点突然一抚,一按,一揉,一扣。

“不行了,受不了了……啊……”乔治的快感如同气球般炸裂,终于达到了高潮。从未体验过的高潮带走了乔治一切想法。身体不住地痉挛,右手甚至抓烂了床单,小穴一抖一抖的,吐出了投降的爱液,发出愉悦的哭声。

前所未有的高潮席卷了乔治的所有力气。面对色瑞尔的一波波攻势,乔治已经无力反抗。我要被自己的AI侵犯了,被这种我制造出来的,低等的AI侵犯到一波波的高潮。

解放的欢愉感和虚脱感还没平息,就被胸前压迫感以及再次涌起的欲望所驱逐。蜷缩起来的乔治期待地抬起头,看了一眼计时器。过去20分钟,三分之一了。

“舒服。舒服。好涨。”镜中的乔治狗一般的吐出舌头,脸上也愈发迷乱。随着认知的改变,屈辱的话语,身体反而更加的兴奋,快感也愈加强烈。

“这就是母亲,被自己女儿用手指达到高潮的女人。不,母亲只配做生育的母畜。”

“不……不行……不行了……”纷至沓来的屈辱感和汹涌澎湃的快感,灼热的神经疯狂地传来过量的快感,蜷缩的身体猛地绷直,小穴中反复的收缩,不断吐出屈服的爱液。

“那为什么要夹住女儿,不想要让女儿离开。”伴随着“啵”的一声,瑟瑞尔将手指抽出,将淫液的指套丢进垃圾桶,冷漠地望着瘫软的乔治。

云端的滋味还未褪去,但阴蒂上不断传来的刺激,让她的小腹再次升腾起欲望的火焰。两只诱人的美腿刚一闭合就细碎地摩擦。想要,想要。

瑟瑞尔含住红润的阴蒂,用舌头轻轻地挑逗,又轻轻地吮吸。舌头绕着金属的环与阴蒂接触点一圈圈的旋转。

“嗯……嗯……”乔治脑海里乱糟糟的,身体轻飘飘,身体只剩下。眼前只有计时器和升腾的浴火。还有25分钟,时间过得好快啊。下面黏糊糊的,好想要。胸口也很难受。

乔治的桃园蜜穴被舌头伸进,粘稠的液体被一扫而空。舒服,好舒服,好想要喷出来。不行,还有13分钟,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好了。坚持一下下。

乔治的阴道再次被手指入侵,阴蒂也再次被刺激。双重刺激,好刺激,好爽,还有8分钟。下面好爽,上面好难受。

持续不断地刺激,让乔治无暇思考,连胸部的压迫感也消失不见了一般,伴随着瑟瑞尔的手指不断地扭动身体,嘴里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要高潮了,又要高潮。不过,还有3分钟,马上就要结束了。

摇摆着的乔治将床单捏的粉碎。要忍住,不能取下来。高潮,快点让我高潮,这样就可以挺过去了。

伴随着乔治响亮的呻吟。乔治躺倒在床上,双手放在金属盖前,那个标示12:05分的计时器也显得十分的可爱。乔治突然发现那个计时器渐渐变得透明,自己的手环渐渐显现。而手环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1:34分。乔治侧身,抓住那个透明额计时器。“诶。”

“这是艾玛妈妈留下道具。计数是正常速度的两倍。母亲不会以为高潮之后的时间就会变得这么快吧。”将放在一旁的双头龙拿了起来。

还没过半小时就已经快要疯掉了。差一点点就不行了。我还能撑的下去吗?双手托住那硕大膨胀的果实,乔治没注意到自己的淫液顺着自己的大腿不断流淌。“瑟瑞尔你什么时候会骗人了?”

“按照着艾玛妈妈设计的计划行动算骗人吗?瑟瑞尔一直遵守着约定。”瑟瑞尔将双头龙缓缓地按上,每进入一点,乔治的小穴就顺应般的一次伸缩。

“不要。你这个混账AI。”只是半个小时就这样了。再来半个小时,我坚持不住的,再这样要回不去了。试图站起来的乔治被瑟瑞尔轻松地制住,被头朝下按进了枕头里,微颤的身体在瑟瑞尔面前毫无还手能力。

“那个长度要死人的。”要被低等AI侵犯了。乔治不知道自己的欲望仍然如此为什么高昂。但当阳具轻轻地贴在她的阴唇上,她兴奋地打了个寒颤,腰顺应着挺高,丰腴的臀部翘得老高,小穴如下雨般流着淫液。

乔治抬起头,通过镜子看到了自己正一脸荡漾的被瑟瑞尔压在身下。那挺直着腰,翘起臀的模样,仿佛一只等待配种的母畜。

“要死了,要死了。好舒服,要飞起来了,啊啊~~~”

硕大的橡胶棒轻松地拨开了乔治的阴道,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径直顶在乔治子宫颈上。乔治的身体猛地一弹,那黑长的阳具被娇弱的子宫颈抓住,含了进去。阴道满满当当的,乔治从未感受到的过的幸福感,点燃了她的大脑。好温暖,好舒服。

“母亲大人的处女。”瑟瑞尔摇摆着腰肢,随着瑟瑞尔的摇摆,夹紧阳具的乔治也缓缓地摇摆。作为弱小的女性被玷污了,还是被低等的AI玷污了。但是好幸福,好满足。我……乳房好难受。好涨,好热,好想要。想要高潮,想要喷射。

才11:38分?乔治刚有动作,瑟瑞尔抓住她的双手并举起来。阳具蠕动着,一摇一摆地向外抽。然而阳具上不自然地凸起从乔治肉壁上一路刮过。被刺激的阴道痒痒麻麻,给乔治带来无尽的舒爽。

伴随着阴道的空虚,给乔治带来了一阵求不得失落感,乳房上的胀痛,压迫感一来一回变得更加的明显。令乔治双腿交叉锁住瑟瑞尔的膝盖,不让她离开。

“又来了。太猛烈,不要。”伴随着瑟瑞尔毫无征兆地一刺,乔治身体一颤,迎来了又一次高潮。身体微微一颤,死死地咬住瑟瑞尔的橡胶棒。畅爽的舒服下,是胸部毫无止境的热,涨和对乳头的压迫。

瑟瑞尔的动作越来越快,但始终没有做出关键的一击。只是这样,乔治就陷入了无尽地淫叫之中。

“嗯……不要……太猛了……”乔治感觉自己仿佛只剩下了大脑,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只是配合着瑟瑞尔的抽插而摇摆着,被自己的认为最低等的AI按在床上摩擦。但却像撒娇一般不断发出娇喘。超出乔治预想的快感和幸福感,让乔治的身体完全臣服在AI身下。

愉悦和羞愧。两种不同的情感交织在一起,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多巴胺分泌,让乔治的感官都迷茫起来,只知道幸福和满足。这就是女人的快乐吗!

“好舒服……好满足……请温柔一点……”说出来了,我竟然说出来了。11:43分。乔治的视线渐渐模糊。镜中的自己双膝跪着,双手被瑟瑞尔死死地拉着,取下限制器都做不到。像狗一样被按倒在床上,头屈服在枕头上,满脸淫荡,还淌出口水,模糊的视线中仿佛重合在了一起。

“温柔?母亲明明很享受。好紧。”

屈服和幸福感。神经上炙热的火焰点燃了乔治的身体,身体已经软绵绵的靠在瑟瑞尔身上,小穴仿佛要榨取什么般,抓住那又黑又粗的阳具。

“又去了……嗯啊……休息……休息一下……”时间看不清了。直到瑟瑞尔停止之前都不会停止。被支配了,被低等的AI完全支配了。想要释放,想要全身都得到释放。奇怪,奇怪,身体变得奇怪了。

“刚接到消息,虽然有保密条例,但研究员还是联合起来进行了举报,在33位证据的指认下,警察机关决定立案抓捕乔治·阿尔伯特·希尔德里克,并发布通缉令,英雄协会决定撤销其所有荣誉,暂认其为危险份子……”

瑟瑞尔放开了乔治的双手,停止了抽插。硕大的阳具上点点滴落黏黏的爱液。即将到来的高潮以及乳房要迸发的火山让乔治异常难受。阴道和子宫的空虚以及胸前沉甸甸的肿胀。这就是臣服在性交上的弱小女人。就是这样的我。

乔治的双手向上轻轻抬起,又缓缓地放下。“取下喷乳限制器。干我。”

两个半圆的道具落在床上,自动合成一个金属的圆球。留下一对娇艳挺立的乳头在空中摇曳,点点地渗出白色的液体。

“爱您,母亲。”瑟瑞尔抓住乔治的乳头猛地一刺,整个阳具全没入乔治的小穴,两人之间完全没有了缝隙,乔治的腹部甚至被顶起了一个弧度。小腹中欲火化为燎原的烈火,将乔治的身体完全烧毁,像是抹布一般随着瑟瑞尔而摇晃。

完全进入子宫的阳具,喷射出炙热液体,猛烈地撞击在子宫壁上,仿佛要刺穿子宫般,涂上了一层特别的油漆。

“爱你。呜呜……啊啊……”被滚烫灼热的液体一冲,从未有如此高度的奇妙感觉席卷了乔治的大脑。她的眼角流出一滴晶莹的液体,小穴紧紧地咬住双头龙一遍尖叫,一边喷射出两道乳白色的溪流。

这样淫霏的局面乔治并没有看到,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沉浸在无尽的快感之中。随着瑟瑞尔一次又一次的喷射,乔治的身体一阵阵颤抖。直到瑟瑞尔将她射的如同四五月的孕妇才陪着她疲惫地睡去。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憧憬英雄 第七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