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十章

目录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哦,主人!拜托,求求你!请发发慈悲!我受不了了!!!”乔迪已经泪流满面,苦苦哀求着老头,希望就在眼前,但再次落入老头手里让女孩几乎崩溃!

老头从没发过慈悲,飞快地甩掉身上的一切,解开裤子,扑到乔迪身上,反扭住女孩的双臂!

“呃!!啊啊!!”一向顺从的乔迪这次疯狂地挣扎,不住扭动身体。但这种无力的挣扎反而更激发了老头的兽欲,动作更加粗暴,都来不及捆绑,就把自己的阴茎插进了乔迪的肛门!然后如同野兽一般,在树林里耸动着身体。

就连一边的罗斯科仿佛也感受到老头的兽欲,疯狂地吠叫着…

“嘭”一声枪声,犬吠声戛然而止!

“放开她,混蛋,否则打爆你的脑袋!”冰冷的声音让老头的动作僵住了,而她身下的乔迪却放松了身体,梅根来了!一切都结束了!

天边露出亮光,天空出现火红的朝霞,小岛迎来了新的一天,完全不同的一天!

“你完蛋了,罗克韦尔先生。我找到了无线电,而且发出了信息!”梅根单手持枪,海风吹起了她的金发,女孩在晨曦中英姿飒爽!她身边是乔迪和费丝,身上穿着老头的衣服,宽大的上衣足以遮住她们的下体。

“你这愚蠢的婊子,你不知道自己在对抗什么!”老头这时被捆在水泵上,显得穷途末路!但话语仍然狂傲和淫秽!

“他妈的闭嘴,否则我打烂你的膝盖!”梅根用枪指着老头喝道。

“但我得说,你的确骗过了我,让我以为你死了。你一定是最佳游泳运动员,那样跳下去还能生还!”老头没有一点恐惧的表情,反而色眯眯地看着梅根。

“我告诉过你我多喜欢操强壮的游泳运动员吗?她们有强大的肺活量和良好的肌肉张力。你可以整天轮奸游泳运动员,而她们永远不会昏过去!曾经被轮奸数天吗,梅根?他们说这会改变一生!”老头的贪婪目光毫不掩饰地看向梅根!

“哼!你自以为很聪明?混蛋!要不是枪声,我还没那么容易找到你!现在想尝尝子弹的滋味吗?!”梅根将枪指向了老头下体!

“哦,该死!你只是用枪指着我,就让我硬了!我向你发誓,当这一切结束,你会发现自己屁眼里的第一个东西就是我的大鸡巴。我会让你强烈地高潮,就像你朋友!”老头说着看向费丝。

“嗯?闭嘴,你这个肮脏的老混蛋!”费丝没想到自己会躺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大声呵斥!

“怎么了,费丝?我几乎操遍了你所有的洞!每当我想,你总会像个发情的荡妇那样高潮!害怕面对真相吗,费丝?在内心深处,你的阴户渴望被我这种真正的男人拥有!”老人的语气仿佛仍是费丝的主人!而费丝才是被捆绑的那个!

“闭嘴!闭嘴!胡说!你…你只是使用我!这令人讨厌!我讨厌其中每一分钟!你听见我说的吗?每一分钟!”费丝紧握双拳,歇斯底里地叫喊!

“你他妈闭嘴!!”梅根一枪托打在老头脸上,一股鲜血从老头嘴里飞溅而出!

“好了,费丝。把他忘了吧!他不能再对你做任何事了!”同时,乔迪抱住了费丝,轻声地安慰。

“嘿,我听到了什么…一架直升机。”不久后,费丝首先惊叫。

“在那边!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乔迪也看到了,一架直升机正向她们飞来。

“为自己祈祷吧,老混蛋!为你对我们做的,你那变态的余生都将在监狱里度过。”乔迪冷笑着看向了罗克韦尔。

‘真结束了吗?感觉像一场梦!但我是清醒的!风吹在我脸上,一切都是真实的!但…’梅根心里也很兴奋,但她注意到那个被捆绑的老头,从开始她就感觉哪里不对!

‘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某人的余生将腐烂在监狱里…’梅根看向了老人…

‘我忍不住觉得有些东西不太对…’梅根又看向了天上的直升机…

‘有什么东西很不对…’梅根的眉头皱了起来…

“下来!!!”梅根忽然举起了手里的AK,“哒哒哒!”一串子弹射向了天上的飞机!

“啊啊!!!你在做什么???”突然的枪声让边上的两女尖声惊叫。

“他们不是海岸警卫…”梅根的话还没说完,“哒哒哒…”直升机上也响起枪声,沙地上溅起一排沙尘!

‘该死!他们有机枪!我到底做了什么!?’梅根扑倒的同时,心里又惊又怒!还充满了疑惑!

机枪声不断,但都打在空地上,显然飞机上的人不想杀死三女!但这足以让女孩惊慌失措了!费丝和乔迪惊慌中分开跑向了两侧的树林。

“费丝,不!!!跟着我们,费丝!!!”梅根向费丝大喊,但费丝仿佛没听见一般,只顾埋头奔跑!

直升机的马达声消失了,数个人影出现在小屋前的空地上,数个全副武装的人影!

“有麻烦吗,兄弟?当我听到婊子发无线电,让我们来这里救援,我就告诉她,我们是海岸警卫队!我想她知道海岸警卫队的直升机是什么样子。”一个黑人大汉笑着对绑在水泵上的老头说道。

“是的,把那台无线电固定在一个频率上是个好主意。你永远不能大意。”一个红发壮汉说着割断了老头的绑绳。

“让兄弟们集合,埃迪。我和那个金发的精液拖把还有一大笔帐要算!她偷走了我的幸运AK,所以保持警惕,低下头。我想这些婊子活着!”老头揉着手腕,眼神阴狠而毒辣!

片刻后,费丝趴在树丛后,躲避着前面的人影!心里不住谴责自己:‘愚蠢的行动!必须找到梅根和乔迪。我一个人无法坚持太久。’可惜,毫无经验的女孩注定会失败!她很快就被一个光头黑人抓着头发拉了出来!

“嘿,布瑞恩!看我抓到了什么。野生熊猫!我希望她仍在发情季节!”光头黑人对另一个人说道。

“不不!!!放开我!”费丝的挣扎毫无效果,她的双臂很快就被扭到的背后!

“你怎么说,布瑞恩?把她带回去之前,我们先玩玩这婊子?”光头的脸上露出了淫笑,从身后拿出了绳子。

“都听你的,兄弟!”另一个人回答的同时,已经用匕首割开了费丝的衣服!宽大的T恤滑落在地上,女孩的身体又赤裸了!

“无常勾魂~~罗刹索命~~”熟悉的开场白,我和二姐终于赶到了!看到梅根抓住克罗威尔,我们也以为事情结束了!直到看到直升机,师傅立刻发现了不对,飞机上的人太多了!而且还配备了重武器!于是我们赶紧去开启魔法阵,所以直到现在才赶过来!

“什么人!”两人立刻放开了费丝,举枪戒备!

“哈哈哈…”四周传来诡异的笑声,然后是缥缈而森寒的声音:“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要你们命的人…”

“装神弄鬼!找死!”光头黑人首先开枪!向四面胡乱射击!

“哈哈哈…你们手里的玩具伤不到我!乖乖放下枪!让我收了你们的魂魄,带回地狱交差!”诡异的声音丝毫不受影响,在枪声中清晰地传入两人耳朵!

“咦?那个女孩呢?怎么不见了?”黑人打空了枪里的子弹,才发现费丝消失了!“布瑞恩,你看到什么吗?布…布瑞恩?布瑞恩?你在哪?”黑人突然发现同伴也不见踪影,这下他更惊慌了!

“放下你手里的玩具!乖乖受死吧!哈哈哈哈…”四周又响起诡异的笑声!

“不不!不要杀我!我投降!!”光头黑人惊慌地扔掉手里的枪,又扔掉了腰里的手枪!正要拔匕首时,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行了!现在向前走10步,然后活动身体!”

“是是…”光头依言走了10步,然后惊疑地问道:“活动…身体…是?”

“笨蛋!你打架前怎么活动的,现在就怎么活动!”这次的话不再诡异,好听的英国腔中带着兴奋和不耐!

没错,我早急不可耐了!和这个家伙废话多没意思!那边二姐已经和费丝待很久了!我先过去也摸两把再说!

‘可爱的小脸蛋啊!我终于能捏捏了!’我在心里美滋滋地叫道。

等我赶到时,二姐果然已经下手了,费丝的双手本来就被暴徒绑在身后,二姐自然不会给她解开,现在女孩被二姐逼着靠在一棵树上,已经退无可退了!而二姐的手正在费丝下体,玩弄着那枚阴环!因为今天的接球游戏,费丝的阴蒂受伤不轻,二姐在给她治疗呢!

“哦哦~”费丝哪能受得了二姐的手啊!早就脸颊绯红,呻吟连连了!

“姐姐,快让我摸摸!”我传音的同时,已经捏住了费丝的脸颊!哦!传说中的婴儿肥啊!手感真好!!我不住揉捏着费丝的小脸,心里无比满足!想了多少天,今天终于如愿了!

“你…你又是谁啊?”二姐应该已经对费丝解释过了,知道我们是来救她的,但看到突然冒出个女孩,上来就捏自己的脸,还是有些惊慌!

“叫我无常好了!嗯…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脸蛋手感超级好啊?!”我兴奋地揉捏着费丝的脸,满嘴胡话!

“可…可能不能…先把我解开?”费丝怯生生地问道。

“你真想解开?想好哦,解开后可不管…啊!”我调笑费丝的话还没说完,阴蒂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这可是升级的装备,电击强度不可同日而语,让我当即就捂着下体跪在了费丝面前。

“不行,师傅催了!费丝,快给我来个好运吻,我要去打架了!”我自然知道谁惩罚我,更知道为啥惩罚我!本来师傅是让我练手的,结果我跑这来调戏女孩,师傅能不生气嘛!

“不不…”费丝让我的样子吓坏了!怎么好好的就跪到地上了?我估计她一定把我当神经病了!

“哎呀,快点!”我来不及解释,伸手钩住了费丝的阴蒂环,轻轻下拉!

“啊!不要~”费丝娇呼一声,那里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费丝无法反抗,只能屈膝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哎呀,怎么不是嘴唇?!算了,来不及了!”我不敢耽误,赶紧起来回到战场,光头男没活动身体,正东张西望地寻找呢!我估计他是想找枪,可惜刚才那10步,他已经迷失在阵法里,再也看不到自己的枪了!

“喂!你自己不活动身体,可不怪我哦!”我这次也不隐藏了,直接走到光头面前!

“咦?你…我在飞机上没见过…不过…”光头见到我先是一愣,然后眼睛里立刻闪出色眯眯的目光!

“去死!”我一拳就给他打了个乌眼青。

“法克!”光头后退几步,终于露出戒备的神色,可惜,失去先机的他已经不可能翻盘了!我在他后退时就已经跟了上去,拳脚相加,直接把他打昏过去!可怜的光头现在满脸是血,真是连他妈都不认识了!不过我没打算就这么算了!昏迷算啥!我轻轻挥挥手,光头就醒了,然后…

最后我是被二姐叫停的,二姐现在老老实实的,身边费丝的手也解开了。估计也让师傅惩罚过!

“行了行了!这里我来,你去那边吧!”二姐说着把手脚都被打折,满脸鲜血的光头拖到一边治疗去了!

“行!那你小心点,另一个可不那么好对付,他比这个家伙沉着多了!别大意!”我嘱咐着二姐,两人中这个光头先开枪,最后还缴枪投降!明显是个银样镴枪头!而另一个就没他这么慌张!越是这样的人越不好对付!

“行啦,你快走吧!”二姐接好光头的关节,对我挥挥手。

“枪都给你,我拿把刀就行!”我说着拔出光头腰间的匕首,就要转身离开。但马上被二姐拉住,然后她飞快地把光头的手枪拿来塞到我手上,关切地叮嘱道:“你也小心些,我能用魔法,不碍事的。而你不能用魔法,千万别大意,记住师傅的话!”

这么感人的话我能怎么办呢,只能用一个长吻和二姐告别了!

再说老头那边,接过来人手里的武器后,对其中的一个问道:“布瑞恩和查利在哪?”

“他们去追踪黑发妞了!除非她是泰山的女儿,否则现在应该已被操疯了!”黑人壮汉淫笑着回答道。

“那么不等他们了,我们去捕猎金发妞!”老头当先向梅根逃跑的方向走去。

“该死,罗克韦尔!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你这有这么多乐趣?”身边的同伴说笑着,也一起走进了树林。

“费丝…你这个蠢女孩!我们必须找到费丝。她独自一人对付不了这些人!”树林里,梅根躲在树后,懊恼地自言自语!

“哦上帝,梅根,我看到他们来了,怎么办?”乔迪也躲在树后,低声询问梅根。

 “该死!我们先走!”梅根脸上闪过一丝绝望,但立刻被坚毅代替,拉着乔迪向森林深处跑去。

‘师傅,你们那边怎么样?我这边是开始呢?还是再观察一下梅根!’我观察着两女的情况,传声问师傅,我不敢传声给二姐,怕打扰她打架!

‘嗯…再观察一下,给她们施加点压力,但别到绝境!看她怎么办?’师傅的话让我只能放松了拳头,继续潜伏观察。

老头刚进树林时阵法还没开启,等他们进来没多久,我们才开启了阵发!现在二女已经发现了异常!

“梅根,这里我不认识,我们…我们好像迷路了!”乔迪慌张地观察着四周,期期艾艾地对梅根说道。

“迷路?”梅根皱着眉观察四周,片刻后才拉着乔迪的手安慰道:“没关系,你跟着我,注意观察四周!”然后她抬头看看太阳,嘴里喃喃说道:“怎么可能?太阳的方向没错啊?”

老头那边更快发现了异常,毕竟他对树林太熟悉了!失踪了两人后,他们很谨慎地没再分开搜索,现在还有3人在一起。

我不断调整阵法,让男人不紧不慢地跟在二女身后,但就是没法碰面,被办法,因为双方都有枪,一开枪我就不敢保证女孩的安全了!

在不断放水的情况下,我终于搞明白梅根和乔迪要干什么了,她们前进的方向居然是那架直升机!虽然后面不时出现老头的踪迹让两女狼狈非常,但梅根一直保持着镇定,还用这份镇定安慰和感染着乔迪,不然,那个金发女孩早崩溃了!

最关键的是,我能感觉到梅根不是装的!她心里有种不服输的高傲!就是这种高傲支持着她去抗争,抗争恐惧,抗争绝望!

“我们快到了,乔迪,坚持一下!”梅根一直拉着乔迪的手,眼睛警惕地扫视着后面的树林!

‘哦!这个女孩真不错,居然在这种情况,还能抓到敌人唯一的弱点!’脑海中出现师傅的话语。

‘那边完事了?’我忙传音问道。

‘嗯,你现在去把看守飞机的人收拾了!注意别留下痕迹!’师傅说着出现在我身边。

“好嘞!”我兴奋地答应一声就跑了!终于有架可打了!

看守直升机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梅根的男朋友,看守着一架破旧的UH-1修伊直升机!这架飞机和老头一样,都是越战时的老古董!没想到还能飞!更没想到还有人敢坐!!

“无常勾魂…”我想都没想,直接就冲了出去!嘴里刚喊到一半,就看到对方端起枪,向我瞄准过来!

我一向遵从直觉,刚才不知是因为太兴奋,还是直觉让我速战速决,反正我义无反顾地发起了冲锋!但现在看到对方端起枪,尤其是卓越的视力看到对方的手指已经放在扳机上,粗糙的指节开始微微用力,我心里一下紧张了!

即使不靠直觉,我也知道没退路了!现在转身只会当靶子!精神力瞬间弥散到最大范围,速度再次增加!我紧紧盯着那个端着散弹枪的人,还有150米!

“什么人!…站住!…”没在乎对方说什么,我只盯紧了对方的手!我能清晰地看到散弹枪扳机上的手指已经微微发白!胸口仿佛被无数小针一起穿刺一般!

我立时后仰,如同电影里的铁板桥,整个身体几乎贴到地面,双脚在沙地上犁出两道沟壑,但仍快速地前进!

“嘭!”一声枪声,我没有丝毫放松,单手支地,身体侧转,就势向一边急跃!跃起时又感觉肩头一疼,接着就听到“哒”的一声手枪声。

没有耽搁,我身体跃起,同时身体在空中急速转折!“嘭!”我起跳的地方扬起大片沙尘!同时耳边异风呼啸,一颗手枪子弹擦着耳边飞过,我能看到一根乌黑的发丝飘离了身体,甚至还能听到头发被灼热子弹烧焦时发出的“滋滋”声!

心头一片空明,无喜无悲!还有80米!我双脚用力蹬地,向侧前方飞扑而去!地上再次扬起沙尘,微侧的肩头被一颗子弹擦过!我甚至能感觉到子弹穿过空气产生的环形涟漪!

‘快!快!快!’体内魔力运行加快,双腿充满了力量,再次躲闪过一次射击后,我和两人的距离已经接近到14米!这时我身体后仰,身体向前滑行的同时,一只脚狠狠踢向地面,大片沙子如幕布般扑向两人!

同时我的双手也在地上抓起两把沙子,同时腰部用力,借着一踢之力,身体旋转,双手的沙子分别向两人打去!

直升机的金属外壳上响起沙子撞击的“沙沙”声,随后就是骨折声,惨叫声,重物撞击的声音!久久不绝…

“凯文是吧?蠢货!你脑子被螺旋桨打成糊糊了吗?女朋友上飞机都不知道!”我重重在凯文肚子上踢了一脚!

“至于你?你打断我一根头发!就用一跳腿赔罪吧!”我用力踏在此人膝盖上,来复枪男人是个老头,满面横肉!但骨头很硬!两只手腕都断了还恶狠狠地盯着我!这次膝盖断了也目露凶光!

“哦,不对!那是凯文打的!不过,我看上了你的帽子,就赔给我当利息好了!”我捡起老头的帽子,戴到自己头上。

“哼!臭婊子!”老头将满嘴的鲜血狠狠吐在地上!

“哦,不不!我是无常,无常勾魂,罗刹索命!没听说?没关系,我保证,今天以后,你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我露出妩媚的微笑,眼神飘动,也盯住老头的眼睛!

“记住,我叫无常!”我的眼神忽然转为冰冷,一脚揣向另一个膝盖!这个动作我练了无数次!完全不需要眼睛定位!

“啊!啊!”两声惨叫!一声是我踢断他的膝关节,一声是因为两个膝关节折断,无力支持身体而撞击在沙地上!“啊!啊!”又是两声惨叫,这是我拗断了他的脚踝!

“来,再叫一声听听,我喜欢听人叫我婊子!”我用高跟鞋踩住他的脑袋,让他能侧过头,露出那双阴毒的眼睛!我肯定这是老头当年的袍泽!因为我在他眼中看到了视死如归的冷漠!相比之下,边上的凯文虽然四肢能动,但已经瘫软在地,眼中满是恐惧!虽然枪支就在地上,但我完全不担心他会去捡枪!

“不说话?哼哼!”我踩折了他的双手,又是两声惨叫,但声音已经有气无力,看来是到极限了!但他的眼神仍没有屈服!

“很好!至少你的嘴已经服软了!不过你心里还在骂我,对吗?”我盯着老头的眼睛问道,但他的眼睛没有丝毫变化!

“知道吗?我还能折磨你的灵魂!无常勾魂——我是来自地狱的恶鬼!”我笑得更加妩媚!妖异的妩媚!

10分钟后,老人的灵魂归位,显得更加虚弱,更加苍老,眼里已经满是恐惧!

“你很不错,我喜欢你!”我跪在老人的头边,温柔地捧住老人的脸,轻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轻声在他耳边说道:“刚才我很尽兴,希望还有下次!”我感到老人的身体微微颤抖,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

不拍死?开玩笑!!我最擅长对付不拍死的!我好像明白师傅为什么要留下基督教了!如果人们连地狱都不知道,我折磨灵魂时还要解释什么是地狱,太煞风景了!

“凯文,别装死!过来把这堆老肉扛上,跟我走!”我回头厉声对梅根的男朋友喊道,说实话,梅根的眼光不咋地!沙地上卷起旋风,武器自动飞到我手上,凯文惊恐地看着这一切,老老实实扛起了地上的烂肉!

“医护兵!过来修理下这堆破烂!”我学着二战电影里的做派叫二姐,她就留在小屋的空地上,正翘着二郎腿看守倆俘虏呢!

“拜托!别每次都打得这么严重好不好,治疗很费劲的!”二姐幽怨地说道。

“不是啊,这不是留下一个完整的吗?”我赶紧指向凯文说道“呶,梅根的男朋友,嗯…前男友…”

“什么?”凯文的表现完全不在状态!他还没从恐惧中恢复呢!

“没你的事,别捣乱!”我挥手一记灵魂攻击震昏了他!随后看向费丝,小丫头还是身体赤裸,但双手又被反绑了,嘴里还多了个口塞,正好奇地看着我们的行动!

“呦~!怎么…”我刚想过去,阴蒂就传来了电击,我又“啊”地一声跪在沙地上,双手捂住下体,痛苦地看向树林方向。

‘哦,抱歉,就是想叫你赶紧过来,两个小丫头快出树林了!’师傅的传音随后响在我脑海里。

‘师傅,你能直接传音的!’我苦笑着站起来,向费丝做了个飞吻,然后风一般跑向树林!是的!就是风一样,因为我用了魔法加持,师傅只说打架不能用魔法,可没说赶路不能用!

‘你拖住其他人,我去收拾两个小姑娘!’我刚进树林,就接到师傅的传音!

‘让我也看看啊!’我赶紧回答师傅的传音,同时跑向老头方向,没了女孩拖累,我也不用顾忌,自然阵法全开,让他们慢慢转圈去吧!我先看戏!

脑海中很快出现画面,我看到师傅和二姐弄晕了所有人,拖进屋里,然后凯文和布瑞恩又走了出来!看到这里我一阵不好意思,其他两个让我揍得太惨,就算有二姐治疗,也很难快速恢复正常。反观二姐对付的布瑞恩就好多了,至少脸上没什么伤!还能凑合附体!

两人过去架起费丝,不由分说,给费丝的阴蒂环挂上牵引绳,直接往直升机方向走去!

“呜呜~呜呜~”费丝嘴里惊叫着,身体不住挣扎,但下体被拉扯的疼痛,强迫她不得不跟上二人!惊慌中她完全没注意到,凯文走路的样子有些扭捏!

“呜呜?!”费丝完全蒙了,明明有神秘人救了自己,她也看到绑匪被打得多惨,怎么突然绑匪就自由了?难道自己又要落入虎口吗?

“下贱的婊子!老实点!”布瑞恩不耐烦地喝骂道,还不时拉扯手里的牵引绳!

“呜呜…呜呜呜…”费丝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哪怕通过牵引绳,二姐的手法也不是她能承受的!

画面又转到树林边,梅根和乔迪隐藏在树后,梅根双眼紧盯着直升机,嘴里喃喃说道:“奇怪,为什么没人看守直升机?”

“怎么办?我们不会有太长时间!”乔迪如惊弓之鸟般紧张地回头观望,搜寻着老头的蛛丝马迹!

“不对劲?还有…费丝…”梅根犹豫着,但很快就下定决心!

“乔迪,等我到直升机后,你再赶过来,如果…我出了什么问题,别管我,自己跑!别犹豫!听明白了吗?!”梅根严肃地对乔迪说。

“不!不行!”乔迪慌张地摇头,紧紧抓着梅根的手。

“听着!这架飞机是我们的唯一希望!也是那些家伙离开这里的唯一工具!现在,听我说!我们必须赌一赌,因为只有一次机会!”梅根说着把一把上膛的手枪交给乔迪!

“我知道你能行!是吗?”梅根坚定的双眼看着乔迪问道。

“嗯!可,费丝…”梅根的眼神感染了乔迪,她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老头随时可能从后面出现!

“如果我们能离开,一定回来救她,反正,只要我们离开,他们就离不开这座岛!”梅根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不忍。能偷到这一线生机已是侥幸,她真没能力去救费丝了!

“好!祝你好运!”看到梅根的眼神,乔迪紧紧抱住梅根,在她嘴唇亲了一下,然后专注地看向后面,不过她微微颤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心中的紧张!

梅根没再说什么,直接向直升机冲了过去!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孤注一掷!老头就死死咬在身后,她们没别的机会!梅根再自信,也不相信以一柄AK,能打过几个有丰富丛林战经验的老兵!

乔迪在梅根刚到直升机时就冲了出去,马达在轰鸣!螺旋桨开始旋转!一年中,她从没感觉到离开的希望是如此之近!梅根已经坐在驾驶位,熟练地开启了各种仪表,只要自己登上飞机,就能永远飞走!永远地离开这个地狱!!

“哒哒哒!”一串枪声打断了乔迪的思绪!她绝望地看见了三个人,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赤裸的女人,是费丝!

“放开她!”枪响的第一时间,梅根就跳下了飞机,AK已经指向了绑匪!

“不!婊子!我劝你放下枪!”凯文狞笑着,将手枪对准了费丝的太阳穴!

“凯文,你干什么!你这混蛋!”梅根愤怒地把枪口对准了凯文!

“哼!臭婊子,你敢开枪吗?”凯文狞笑着打开了手枪的保险!

“不止,还有下面!”布瑞恩居然将手里M16的枪管捅进了费丝的阴道!

“呜呜!”费丝惊恐地叫着,身体哆嗦!但眼睛却一直看向梅根,那眼神分明在说:“快走!别管我!”

“呜呜呜!”枪管的运动让费丝忍不住呻吟,但那绝不是享受!师傅最知道该如何给女人刺激,不管是快感还是痛苦!

“放开她,你这畜生!”乔迪居然也举起手中的枪,大声咆哮,但她生涩的动作和颤抖的双手出卖了她以前完全没摸过枪!

“哦!金发婊子!我劝你收起那个玩具!你不想伤到自己的朋友,或是打到自己的脚面,对吗?哈哈!!”两个男人开始对望了一眼,然后发出嚣张的笑声。

“金发妞,给你1分钟,把罗克韦尔的幸运AK扔到地上,不然…”布瑞恩手上用力一顶,费丝立刻发出一声痛呼!同时赤裸双足的脚跟抬离了地面,而且再也放不下来了!“我保证,1分钟后我会开枪!打烂她的内脏!”

场中的众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只剩下女人低沉的“呜呜~呜呜~”声,那是费丝痛苦的呻吟,她双脚的脚尖正慢慢陷进沙地!

“时间到!婊子,决定了吗?5,4,3,2…”布瑞恩无情而冰冷的话语开始读秒。

“停!”看着费丝痛苦的表情,梅根终于坚持不住了,满脸绝望地仍掉了手里的AK-47,全身仿佛脱力一般!

“梅根!”乔迪惊叫道!

“对不起,乔迪,我不能,我不能看着…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失败了!”梅根痛苦地跪在沙地上,双手捂住面庞!

“明智的选择!”布瑞恩拔出费丝阴道里的枪管,上面带出晶莹的粘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我赶紧对师傅传音:‘我马上开打!别电我!’说完就往树林深处跑去!

等我收拾完两个落单的绑匪,师傅来了,同来的还有梅根,手里端着那把AK!看到我立刻抬起枪口!

“哦!美女,你抓到了我!”我赶紧举起双手,同时脚下用力,把下面的红发老者的掌骨捻得错位!“啊!!!”惨叫声响彻树林!

‘师傅,这么快就收徒了?!考验过了?’我举着手询问师傅。

‘嗯!真是个好徒弟!比你强多了!’师傅的话明显是故意气我!

‘那要恭喜师傅了!’我酸酸地回答,同时高跟鞋狠狠跺下,红发大叔的手掌立刻多了一个血窟窿!

‘喂喂,别打坏了!居然吃师妹的醋,你好意思吗!’师傅赶紧止我的暴行!

“梅根·史密斯,你好,我…我是无常!”让师傅一说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赶紧与梅根自我介绍,不过因为地上还躺着个红发大叔,我没说出真名!

“你好,无常…”梅根收枪与我握手,但眼睛却看向了地上的…嗯,一滩烂肉!四肢被打断的大叔的确很像烂肉!

“你一个人干的?那…师傅…”梅根惊讶地看着我的杰作问道,看来她还不适应自己身份的转变。

“你看,他的眼神依然桀骜!这种人不怕死,他们漠视他人的生命,也漠视自己的生命!”我拉过梅根的手,指着红发大叔的眼睛说道。

“这种上过战场,杀人无数的人,身上都应该带着一种杀气!可惜,他身上没有,那些人身上也没有!岁月已经摧毁了他的意志,他现在只不过是个可怜的老头罢了!”我说完就麻利地接好了老人的关节,期间不断响起一声声惨叫!

“走,我们去收拾罗克韦尔!该是算总账的时候了!”我留下红发大叔,引着梅根向树林深处走去,同时师傅也关闭了阵法,最后一战就要开始,没必要遮遮掩掩了!

“哼!那你要排队了!我也有一大笔帐要算!”梅根握紧了手里的AK,紧走几步,超过我当先走去!

‘师傅,你说的对!她比我强!’我赞赏地看着梅根,快步跟上!

阵法关闭并没让克罗威尔三人放松警惕,他们呈战术队形,小心翼翼地在树林里搜索前进,完全不发出一点声音!

“无常勾魂,罗刹索命,恶贯满盈,死期将至!”四面八方的诡异声音让三人立刻背靠背摆出警戒状态,但半晌什么都没发现,只有头顶大群的海鸟被惊起,扑啦啦地飞向远方!

“该死,今天见鬼了!”一个黑人壮汉恶狠狠地抱怨。

“少废话,小心戒备!”罗克韦尔狼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说道。

“呜呜~”茂密的树林里反常地出现风声,声音从小到大,很快变成鬼哭狼嚎一般的巨响!然而,诡异的是,三人的头发和衣服却纹丝不动!

三人同样发现了这个诡异的事实,但风的确不假,因为树叶被吹的哗哗直响,很快树冠也开始摇摆,发出如海潮一般的声音!

“老混蛋,还记得我吗?”梅根现身的同时,风声陡然静止!只有从树梢飘落的几片落叶,还证实着刚才的诡异!

“啪!”一声枪声让罗克韦尔的动作僵住了,他的脚下升起一小朵土雾。

风声自然是我释放的魔法,不过是为了掩饰我们分散开的动静,三个老家伙的确太警觉了,不分散注意力还真不行!

“放下手里的枪,或者,我打烂你们胯下那把!”梅根冷笑着说道!

“放屁!婊子…”克罗威尔想再次移动枪口,但话还没说话,就被一串枪声打断了!

“哒哒哒!”三声枪声,男人的裤裆多了三个洞!这可是师傅的本事,我还做不到打穿裤子而不伤人!不过这三枪效果卓越,对面的枪立刻扔了一地!

“暴力和女人是你唯二听得懂的语言,是吗?”梅根把枪收走后得意地说道:“那你们选一样吧!”说着把手指向我的方向。

“女人?!”黑人壮汉看到我现身后惊讶地脱口而出!我听了这个气啊!你这是和梅根在后台对过词吗?!

黑人壮汉接着向身边老头问道:“我说罗克韦尔,你这岛上到低有多少女人啊?!”在枪口下还能如此说笑,看来这黑鬼也是个不怕死的!

“闭嘴!魑魅魍魉也敢猖狂!乖乖和我下地狱吧!!”我怒喝的同时踏前一步,但立刻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师傅,我好像打不过,怎么办?’我只能郁闷地传音给师傅。

‘呦!现在知道了?!’师傅的传音中带着揶揄。

‘不是!我是说一次打三个,我不能保证不死人!’我赶紧解释。这三人给我的压力,快赶上一个战偶了!不过这三个老家伙可没战偶结实!

‘哦,这样啊!不行,这些人我留着有用,给你减一个吧!’师傅的话音刚落,罗克韦尔就软倒在地上!

“喂,伙计,你怎么了?!”变起肘腋,黑人壮汉也有点慌张。居然不管眼前的敌人,蹲下身去查看老头的情况!

“还是先担心自己吧!艾迪?好像…你喜欢用嘴?怎么样?抓住我,我的嘴就是你的!”我终于敢走过去了!不能放开手脚的感觉真郁闷!

“居然知道我艾迪?!嘿嘿,小妞!你有张漂亮的脸蛋,我的确很想试试你的嘴!”黑人壮汉站直身体,露出凝神戒备的神色!

“嘻嘻,嘴挺甜的!本来想为乔迪打碎你满嘴的牙!看在嘴甜的份上,给你留一半好了!”眼前这个黑人壮汉就是当初绑架乔迪的那个黑人绑匪,看来他和罗克韦尔的关系最好!

“哼!抓紧时间说话吧!一会你的嘴会忙不过来的!”黑人壮汉举起了拳头,眼中露出狠毒的光芒!

“好啊!希望你的拳头和你的下体一样硬!”我看了一眼黑人的下体,也摆好架势!这时我们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你马上就知道了!”今天的诡异情况,一边还有只AK指着自己,让艾迪心里焦躁,忍不住率先出手!

“来得好!”我同样一拳击出,笔直地迎向黑人的拳头!巨大的黑色拳头足足是我的四倍!裸露的胳膊肌肉虬结,充满爆发性的力量,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垂暮老人的胳膊!

“嘭!”随着一声闷响,我的身体向后倒飞而去!他的体重是我的3倍有余!都赶上战偶了!

“不错!再来!”从树上滑下来后,我嘎巴嘎巴地捏着拳头,挑衅地看着艾迪,刚才一拳,对方一定更不好受!我拳头小,那么他拳头上受到的压强更大!

“好,再来!”艾迪同样打出一拳,仍是刚才那只手臂!

“嘭!嘭!”毫无花哨的三拳,我也毫无悬念地被三次贴在树上!体重轻打架真吃亏啊!不过我感觉,黑大叔的指骨裂了!

“哗啦~”随着树叶声响,当后背撞在树干的一刻,我忽然感觉到强烈的危险,不是压力,是危险!

想也没想,我腹部用力,双腿瞬间抬高到头顶,顺着树干的反震力,当身体脱离树干时,双脚立即反蹬,让身形扭转。

在空中转体的同时,我看到艾迪这次如影随形地跟上了我,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把匕首,寒光一闪,在树身一划而过!

“这招不错!”我落地的瞬间赞了一句,没想到五大三粗的汉子,居然还有如此心机!

“死吧!”图穷匕见之后,艾迪也不再装莽夫了!他刚才和我对了三拳,就是想让我放松警惕,好让另一只手的匕首发出致命一击!

不过他现在一定很郁闷!因为我落地后并没站起来,而是将身体伏在地面上,头顶离地面还不到1米,让他这2米的壮汉如何攻击?

“呼!”艾迪一脚向地面踢来!毕竟老了,身体的柔韧性限制了他的攻击方式!

“呼!呼!”我终于发现了艾迪的弱点,身体贴着地面翻滚腾挪,几下之后,就趁艾迪重心不稳,双腿盘住了他的膝弯,全身较劲,终于将这个壮汉摔倒在地上!正当我起身要废掉艾迪的膝关节时,忽然感觉脑后传来一阵危险!

‘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我露出一丝冷笑!是那个满脸横肉的黑发男人!他是三人中最矮小的,但给我的感觉却像毒蛇一样,是最危险的一个!能隐忍到现在才出手,估计是狙击手一类的角色吧?

“等你很久了!”我身体扭转,猛然回手抓住了握着匕首的手腕,带动匕首刺向身下的艾迪!横肉男立刻用力回收匕首,同时一脚踹向我的胸部!

“啊!”树林里传出一声惨叫!

我手脚都纠缠在敌人身上,这一脚自然躲不过去!不过这正是我需要的!手脚的力量用尽,正需要新生力量加入!惨叫声来自身下的艾迪,借着这一脚之力,他的膝关节终于错位了!而同时,借着一脚之力,我也带动了横肉男的身体,双脚分别踢向他的下体和肩部!

“啊!”又是一声惨叫!横肉男挡住了我踢向他下体的一脚!但由于手腕被我带动,肩部无法躲闪,关节被我踢脱位了!其实我这一脚的力量不大,能让他肩关节脱位还是借助了他自己的力量,他这只手臂一送一收之间,肩关节的韧带已经被拉开,才被我轻易得手!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在梅根过来之前,我已经卸掉了两人的四肢关节,正一拳一拳打着艾迪的脸呢!

“说过打掉你半嘴牙,我说到做到!以后你就用半边嘴吃饭吧!!”几拳打完,我在大汉的背心上擦了擦手上沾着的血!然后看向了横肉男!

“你没事吧?”梅根满脸的惊讶和不敢相信!

“我?…”我顺着梅根的眼光看向自己胸部,那里有一个清晰的大脚印!被我胸部的曲线扭曲成怪异的形状!

“我没事!那边那个!交给你了!”我指着地上的罗克韦尔说道。

“啊!我?我…我不会…”梅根为难地说。

“好办,我教你!”我大大咧咧地走到横肉男身边,抓起他的一只手臂,咔嚓一声复位了肘关节,然后教导梅根:“你看,这样…”。

很久之后,我和梅根用绳子套住三个将死之人的脖子,拉出了树林!等到日头偏西,我们才大致治疗好9名男人。同时师傅也给他们下了服从禁制,这应该是最严厉的禁制了!从此这9名男人必须对师傅言听计从,别说背叛,就算稍稍质疑师傅的决定,都会受到灵魂惩罚!

同时也不出我所料,见到师傅的绝世容颜,所有男人都没怎么反抗!居然没受什么惩罚就乖乖就范了!最后我们从罗克韦尔嘴里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越战时,这些人都属于特种兵毒牙小队,在一次战斗中,他们的长官罗迪少校战死,罗克韦尔从少校的遗物中找到一张地图,一张藏宝图!可惜地图被子弹打烂了,他们只知道这是关于纳粹的一批黄金,也就是师傅藏在这里的那批!

他们退役后也当过佣兵,可惜运气不济,损兵折将不说,还没赚到多少钱!随着雄心逐渐被磨灭,才想到去寻找这批黄金!

“失败者!强盗不像强盗,士兵不像士兵,活着也是丢人!”师傅仿佛又找到当年收服海盗的感觉,不停教训着面前的男人:“你们的血性都消磨…”

“绑着难受不难受啊?要不要我帮你揉揉?”我们5个女孩则坐在门廊里,吃着老头的罐头,看着师傅教训新手下!二姐还不住挑逗费丝,费丝现在又穿上一件宽大的T恤,但双手还是绑在背后,一看就知道是穿完衣服后又让二姐给绑上的!这时正靠在二姐怀里,让二姐喂饭呢!不过二姐的手也不老实,不停拨弄着费丝的阴蒂环!

乔迪则靠在梅根的怀里,穿着一件老头破旧的宽大上衣,上衣的扣子都没了,女孩现在酥胸半露,金色的乳环若隐若现,但乔迪就是有一种气质,即使是这种情况,也不会让人感觉到淫荡,反而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美!

“乔迪,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再喂你吃点东西?”刚被二姐把费丝抢了过去,我又凑到乔迪身边。

“我不饿!”乔迪摇摇头,一脸幽怨,眼神复杂地看向外面。

“在看你爷爷吗?”不用看我也知道,这是乔迪的心结,这对亲人以后都会进入组织,这个心结必须解开!

“让我帮你好吗?”我的手摸上了乔迪的胸部,轻轻玩弄着乳环。

“嗯~你?怎么帮我!”乔迪并没躲开我的手,那种轻微的酥麻感让乔迪感觉很舒服!而这种被别人玩弄的感觉,更是乔迪无法拒绝的!

“我是地狱来的无常嘛!如果你相信我,就回想自己经历的一切,然后给我一滴眼泪!”我说这些话时用上了精神魔法,引导着乔迪的思绪。我的手也是为了分散乔迪的注意力,让她没法集中精神,以便我能顺利引导…

“嗯~不,不要…放过我…”乔迪仿佛半梦半醒一般,眼睛微闭,睫毛颤抖,双眉时而紧促,时而舒展,嘴里喃喃的话语如泣如诉,时而痛苦,时而诱惑!最终,乔迪的眼角流出一滴晶莹的泪水!

“好了!剩下的交给我,很抱歉让你想起伤心事!”我用一只手扶起乔迪,另一手上漂浮着那滴眼泪,这时眼泪已经微微发出金色,不断有金色符文从我手中冒出,融入眼泪中!

师傅已经结束了训话,见过我扶着乔迪过来,也知道我的意思,赞许地对我点点头!爷孙俩这个不稳定因素,还是尽快解决的好!

“地狱业火,因果纠缠,罪恶不灭,业火不息!”我对着罗克韦尔说完,就把手里那已变为金色的眼泪打向了他的身体。

“啊!”老头刚刚恢复的身体还不能用力,当金色眼泪消失在他体内的一刻,立刻发出惨叫,双手抱头摔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伙计!你…”其他人都出现紧张神色,纷纷上前查看。

“不用紧张,他死不了!”我冷冷地解释道:“他以后每天子午两个时辰会发作4个小时,直到罪业烧尽!”

别看我刚才耍得花哨,但用的不过是灵魂禁制罢了,只不过这个禁制不是起源于我,而是起源于乔迪,只要乔迪心存怨念,老头的痛苦就不会消失,不过我设定的强度不大,对老人灵魂的损伤很小,基本睡一觉就能恢复。这个禁制的厉害之处就是允许长期折磨灵魂,当初师祖的地宫里就有灵魂下了这种禁制,只不过我改变了一些设定,这也是第一次使用!

“不,他…他这是怎么了?”乔迪更是惊慌,甚至有些恐惧!

“那滴眼泪里融合了你的感情,从此只要你的怨念不止,他的灵魂就要被业火灼烧,哪怕死亡也不会熄灭!”我这话不止解释给乔迪,也是说给克罗威尔听的。

“不…不,这太可怕了!我…我不要!”乔迪听了我的话后更惊惧了,双手捂住嘴巴,连连摇头!

“怎么样,复仇的感觉如何?是快意?还是痛苦?”我拉住乔迪的手,指着地上翻滚的罗克韦尔说道:“以后只要你对他心生怨恨,不管多远,他都会如此模样!哪怕只有一丝怨恨,他的痛苦也不会停止!”

“可…他…不!我不想这样,求求你,别烧他了,放过他吧!”乔迪已经满面泪痕,突然跪在我面前,抓着我的衣服大声恳求道。

“你也这样求过他吧,肯定求过很多次,他听从过你的祈求吗?他对你有过一丝怜悯吗?”我抓住乔迪的双手,也跪下说道:

“现在我没能力饶他,能饶恕他的只有你!”

“你不是一直怨恨他绑架你吗?你不是一直厌恶他对你做的那些事吗?你不是一直不喜欢他捆绑你吗?你不是一直不接受自己的奴隶身份吗?!”我话语严厉地责问乔迪。

“那么,这些不正是你希望的吗?!如果不是!那你需要的是什么?!”我突然抓着乔迪的双手,把她拉到罗克韦尔的身边,大声说道:“再次回想自己的经历,才能想明白自己的愿望!”

“我…我,我不想这样,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救爷爷,爷爷,你…呜呜…”乔迪终于扒在罗克韦尔身上,失声痛哭!

“你们不用过去!这不但能让乔迪认清自己,也是罗克韦尔的救赎!让他们自己想清楚吧!”就在我施法时,几女已经站起来观望了,这时看到乔迪的样子,梅根和费丝都想过去劝慰乔迪,却让师傅拦住。

“可是,乔迪她…”费丝担心地看向乔迪。

“你们帮不了她,只能看她自己能不能想明白了!”师傅也看向我们,感慨地说道:“她和你不一样,你一直没有怨恨,对吗?你得到的是满足,梅根没法给你的满足,对吗?”

“啊!”费丝和梅根同时惊呼了一声,又同时看向对方。

“梅根,对不起,我…这不是你的错,你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是我,是我…”费丝扑到梅根的怀里,把脑袋放在梅根肩膀上,急声说道,如果她的手没绑着,一定会紧紧搂住梅根的!

“别说了,我知道,是我一直都没能完全了解你!当我看到你在木柴上,和挂着铁球时高潮的样子,我就知道以前都没能满足你!”梅根抱着费丝,把脸贴在她的头发上,轻声说道。

“不,梅根,你的温柔不是错,是我的…太变态了!”费丝的声音更低了。

不管两女没羞没臊的对话,乔迪那边已经出现了变化,罗克韦尔的痛苦居然提前结束了!等到痛苦缓解,老头虚弱地看向了师傅“主人…”

“别叫我主人,你这丢人的玩意!屋子里藏了那么多丸药,是嫌死的不够快吗?!什么时候变回当年叱咤风云的罗克韦尔,什么时候叫我主人!”师傅嫌弃地走开了!

“爷爷…你怎么样?”乔迪仍跪在老头身边,哽咽的话语拉回了老头的目光,只是现在的目光完全没有了桀骜和狂野!只剩下暮气沉沉!

“不许叫我爷爷!说过多少次…”罗克韦尔的话语虚弱,也没有了盛气凌人的霸气!

“是…是的,主人,对不起…”虽然话语虚弱,但乔迪还是反射性地答应着,一如以前。

“不,也不要叫我主人,我是罪人!我有罪!如果你愿意,就叫我混蛋吧,我就是一个混蛋!”罗克韦尔闭上眼睛,面色仿佛更加痛苦!

哎,什么时候老头能说出“对不起…”,也许这段孽缘才能真正化解吧!我看着这对爷孙,暗暗叹息!

‘罗克韦尔一直认为自己不配做你的爷爷,他这种自卑反而激发出残虐心理!也许,什么时候他能接受你叫他爷爷,心结才能真正解开吧!!’我传音给乔迪,这些人的关系太复杂了!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处理完杂事后,天已经黑了。我们一行向着山洞进发,那是师傅埋藏黄金的地方。开启地宫后,一排排金砖码放得整整齐齐,在灯光的映照下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辉!所有人的呼吸都粗重了!包括身家巨富的我!

组织的快速发展,已经让银行感觉到压力山大!不是支持不了,而是那样一来,资金链就可能断裂!银行的大部分资源都有固定投资,很难挪用出太多资金。那么寻找新资源就成为当务之急!可惜,这部分黄金师傅要给克罗威尔建立武装力量,我无法动用!

“这50吨是二战前期纳粹从各国银行掠夺的!上面的印记都不一样!”我很专业地分析着:“师傅知道二战后期的黄金在哪吗?那些用于复兴第三帝国的?”我转头问师傅。

德国在二战时光黄金就掠夺了三四百吨,后期更是从犹太人的尸体上掠夺了大量黄金,包括犹太人的金牙!这些黄金到现在仍有很大一部分下落不明,师父这批就在其中!而且其中还有大量艺术品和文物!比如黄金列车和叶卡捷琳娜宫的琥珀厅!想到这些我心里就越来越火热!

“克罗威尔,你以后就给我找金子吧!”我兴奋地说道!

“指着他们,还不如另想办法!”师傅给我泼凉水:“他们想要恢复元气,没几年是不可能的!你等的了吗?”

“可我们该怎么恢复?”克罗威尔现在死气沉沉的,看不出一点雄心壮志!

“笨蛋!忘记你的家乡了?那里有茂密的丛林,彪悍的人民,还有数不清的美女!”师傅诱惑地说道,她说的不是美国,而是越南,那里才是罗克韦尔真正的家乡!

“对!先把金三角给我抢了!”我兴奋地接口说道!

“美女随便,不过,记得我可是巡查使哦!”二姐凑到罗克韦尔的耳边小声说道!她的意思是找女人没问题,但如果女人对他有怨恨的话…我想罗克韦尔已经尝到厉害了!

“笨蛋,我当初不到一周就让主人收心了,罗刹她也没用两个月!就你是个废物!一年多还没搞定自己孙女!真是不了解女人!以后进组织了可要好好学学!”我也低声耳语,听得罗克韦尔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

他对师傅顺从,可没必要对我这样!而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样子总比死气沉沉强多了!师傅要的是能杀人的尖刀,而不是一群将死的老头!

后面卡文了,暂时没有后续,等有新思路再写吧,时间不定

<<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九章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十一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5 thoughts on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十章”

  1. 可以考虑回中国或去小日本了,中国的神秘或日本的变态都是可以有的剧情

    1. 什么时候更新啊我感觉应该会回中国,雪莉可以看看父母,而且中国的sm文化也不差的

  2. 作者是否可以考虑创作一些番外篇?比如杰西卡的婚前婚后,朱蒂与主人的实验室日常(组织规定更改前后的日常变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