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七章

目录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死亡鲨鱼岛,很小的一个海岛,遍布丘陵和树林,以致命的海浪和海流而得名,周围遍布暗礁,没有船只能够到达。这是个被遗忘的岛屿,位于俄勒冈海岸,太平洋冰冷的波涛中。太遥远,太危险,任何人都不会对那里感兴趣。任何人,只有一个例外…

那就是我们的师傅,玛德琳女伯爵,海盗中有句话,鱼能到达的地方海盗就能到达!于是师傅用这个岛埋藏了一批宝藏,纳粹掠夺的50吨黄金。当年师傅为了报复小胡子炸了庄园,就抢了这批宝藏,但师傅可没看上这批黄金,只是草草藏在岛上,之后不久师傅陷入长眠,这批黄金的下落也就成了迷。

而今天,师傅高兴,决定带我们去寻找这批宝藏。在海港租了一艘游艇,我们就匆忙出海了。来到海上,师傅变得兴奋异常,不停在船上大声呼喝!

师傅的情绪也感染了我们,茫茫大海让我们心情澎湃,同时随着师傅大呼小叫,只希望能遇到一场风暴,真切体验下当初在伦敦的感受!

好在老天爷没随着我们的性子胡来,不然这艘小游艇和我们都要葬身海底了!经过1天多风平浪静的航行,我们在晚上达到小岛附近。没办法!师傅说没星星不认路!!当我们小心翼翼地按照师傅指点的路径行驶时,居然意外地救起一个小姑娘!!!

当时我们都以为她已经死了,身体冰冷,一条腿完全变形,身上布满无数伤口。死亡鲨鱼岛可不是白叫的,如果不是她刚入水不久,这些血估计很快就会引来无数鲨鱼,把她吃个精光,连骨头都剩不下!

就算这样,我们还是用了无数治疗术,才把女孩的情况稳定下来!这里遍布暗礁,暗流汹涌,除了鱼,没人能在这里游泳,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身上的刮伤容易治疗,但断的腿就需要时间了,我们只能先把断腿固定好,带着她和我们一起行动。

上了岛,我们把她带到师傅藏宝的山洞。因为有外人在,师傅只探查了下当年设置的阵法,确认没人动过,就让我们升起篝火,等女孩醒来再说。因为溺水和失血,女孩到现在还没醒转。

没想到,宝藏没找到,先找到一位金发女郎,而且很漂亮,年龄应该才16,7岁,即使在昏迷中,也显得满脸英气。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只有牛仔短裤还算完整,而且一双中筒帆布鞋也穿在脚上,真算是奇迹!

现在这些都已经被我们脱了下来,小姑娘全身一丝不挂地躺在火堆旁!别误会,我们可没歪心思,岛上的夜晚很冷,湿衣服会加重女孩的失温症,正放在火边烤着呢。

趁女孩没醒,师傅探查了她的记忆,因为师傅探查记忆太快,我们跟不上,所以师傅只传来一些零星的片段,但就是这些片段,已经连成一个更加离奇的故事!

第一个片段,我们看到空地上停着一架直升机,两个人正在卸货。而远处的树林里,两个女孩正躲在树后观察。其中一个就是我们救下的金发女孩,而另一个,则是个黑发女孩,我们第一眼就震惊于这个女孩的相貌!因为这个女孩的脸比四妹还童颜!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双腮居然还带有婴儿肥!这种脸蛋简直天生就是用来卖萌的!

“天啊,梅根!我们在这里做什么?我甚至不知道这里是哪!”黑发女孩紧张地问道。

“嘘…闭嘴,费丝。告诉过你我想知道凯文会去哪?我知道他的一切,他的生活,他的飞行俱乐部,但不知为什么,只有这个任务他从来不带上我?”金发女孩躲在树后,说话时拉低了黑发女孩的身体。

同时我们也知道了黑发女孩叫费丝,从小就是梅根的跟屁虫,她们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而她们说的凯文就是梅根的男朋友,直升机驾驶员。

“对…对…你认为他同其他女孩生活在一个不知名的偏远海岛。你不认为这听起来很疯狂吗?我的意思是,我虽然不知该不该信任自己的男朋友,但我肯定不会偷偷躲在飞机上,只为看看他业余时间做什么。”费丝蹲在梅根身后,小声抱怨着,仿佛只有这样才有一丝安全感。

“他和那老头卸了货物,要去树林里那条小径。我们跟上去!”梅根专注地盯着运货的两人,说完拉住费丝的手。

“我真的有种不好的感觉!”费丝却完全没在意运货的人,只是不住打量着四外的树林,能看出她有些惊慌失措。

“前面有个小屋,我们躲在那些树后面。”两女很快跟踪到了目的地,她们面前是一幢木质小屋,周围被树林环绕,门前有一片很小的空地。

“我们已经监视一小时了,现在,梅根:岛上没‘其他女人’,只有一个老头,你男朋友只是给他送补给。”费丝仍紧紧跟在梅根身后,小声说道。

“嗯,你可能是对的!但凯文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这些?”梅根头也不回,紧紧盯着外面的情况。

“这次只有老头。凯文在哪?”片刻后,梅根发现了目标,但只有老头拉着货物。

“他们肯定卸完货了!我想我们该回去,告诉凯文我们到底在干什么!”费丝显得更加慌乱!

“哦,没错,你是对的!但我还是觉得这里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梅根立刻醒悟,悄悄和费丝退了回去。

画面一转,二女又回到小屋附近,但都显得有些沮丧,只是这次她们没有刻意躲藏。

“飞机飞走了,梅根?我们怎么办?”费丝跟在梅根身后问道,一脸的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费丝。让我想想…”梅根拉着费丝的手,满脸歉意地说。

“该死,梅根!我本打算今晚与丹尼约会的!”费丝一脸懊恼,但天生小迷糊性格的她,现在对自己的好朋友更加依赖,紧紧跟在梅根身后。

两女没有选择,岛上只有一户人家,于是两女只能向小屋走去,但刚到门口就被一只狂吠的大狗挡住了。费丝吓的赶紧躲到梅根身后,把好朋友当成人肉挡箭牌,但梅根好像早已习以为常,只是戒备着大狗,大声对屋里喊话:

“先生,下午好!我是梅根,这是我朋友,费丝。我们被飞机落下了,想知道你是否有电话或无线电,让我们可以打电话回家。”无法上前敲门,梅根只能提高嗓门,希望压过狗吠声。

“什么?你们俩在凯文的飞机上?罗斯科!退下!”不知是因为女孩的喊话还是因为狗吠,老人很快开门出来,他看到两女也很诧异,但马上叫回了自己的狗。

“哦,他不知道,先生。我们是偷…好吧,我们是偷渡来的。”虽然跟踪自己男朋友很尴尬,但梅根只能实话实说。

“哦,我明白了。一对爱管闲事的女孩想知道自己男朋友去哪了,嗯哼?”老人摸着大狗的脑袋,戏虐地问道。

“好吧…差不多…就是…这样!”被道破实情,梅根更加尴尬!好在大狗被叫住后,费丝也不那么害怕了,这时仗着胆子给自己好朋友解围:“对不起,先生。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是因为我没告诉你。在罗斯科决定把你们这些骨瘦如柴的女孩当狗粮之前,进来吧。”老人说话虽然不好听,但终归让两女进屋了。

屋里没有任何装饰,只有最简单的家具!梅根警惕地打量着房间,而费丝却不断打量那个面相凶恶的老人。

“这个岛上没电话。只有一些太阳能电池板,为照明电池充电。我有个旧无线电,但它坏了一年了。”老人关上门后对二女解释。

“哦,不,先生,但凯文会很快回来的,对吗?”费丝带着惊讶和希意向老人问道。

“当然,也许…六周后!”老人带着讽刺的语气说道。

“六周!!??”二女一起惊呼!

“是的,六周。所以你们应祈祷我修好那台无线电,以便让你们那抱歉的屁股尽快回大陆去。”老人狠狠地说。

“哦,梅根?我们该怎么办?”费丝明显又惊慌失措了。

“冷静,费丝。我相信东道主会帮我们回家的。”梅根也有些慌乱,但现在也只能先安慰自己的好朋友。

画面再变,三人围坐于一张桌子吃晚饭,屋里只有头顶一盏昏暗的灯泡,勉强照亮了桌子周围,晚餐除了罐头,每人还有一块牛排,是老人的手艺。饿了一天的两女吃得津津有味。

“那么你在这住很长时间了吗?嗯…先生?”梅根吃饭时尽量保持着优雅,不时和老人聊天。

“罗克韦尔。叫我罗克韦尔先生。”老人头也不抬,专心对付着牛排。

“牛排很好吃,罗克韦尔先生。谢谢你收留我们。”两女这时才知道老人的名字,费丝赶紧对老人道谢。

“没办法。这里叫不到出租车,对吗?你们让我别无选择。”老人不耐烦地回答。

“那么,凯文是你亲戚吗?”虽然老人的态度很不友好,但自己吃着人家的食物,梅根只能主动寻找话题聊天。

“听着,女孩。吃你的牛排,然后去睡觉。无论你有什么问题,去问你男朋友,好吗?”老人可能是心疼自己的牛排,态度更加恶劣了。

“对不起,先生。我只想进行礼貌的谈话。”梅根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但马上忍住了。

“我很高兴能静静吃完晚餐,明白吗?”老人仿佛厌烦和这两个叽叽喳喳的女孩说话了。

“是的,罗克韦尔先生。对不起,罗克韦尔先生。”费丝赶紧替自己好朋友答应。

“明天我就开始修理那该死的无线电,希望你们能在一、两天内回家。这期间你可以吃我的食物,喝我的水,使用我的厕所,睡我的房子。但不能去我房间,明白吗?”虽然老人不愿意多说话,但不得不说明这里的规矩。

“是的,先生。我们明白!再次感谢您的慷慨,罗克韦尔先生!”费丝马上答应。

木屋很小,晚饭后两女只能在门厅打地铺,即使这样,老人也没有多余的被褥给她们,女孩只能和衣而卧。老人独自上到阁楼的卧室。黑暗中,梅根很快睡着了,而费丝却因为一天的刺激经历,只是迷迷糊糊的,怎么也无法入睡!

“梅根,你听到吗?我想我听到了撞击声。”咣当一声让费丝彻底清醒了!木质地板完全没有隔音作用,黑暗中的声音是那么清晰。

“嗯~快睡~”梅根今天累死了,这时只想睡觉。

“那里!你听到吗?听起来好像有人很痛苦?也许老人犯心脏病了!你觉得我们该去看看吗?”费丝完全没有睡意,她隐约听到一些怪异的声音,像是呻吟,又像是喘息…

“嗯~~嗯~~”梅根在睡梦中仿佛是同意,又仿佛是梦呓。

“罗克韦尔先生,你还好吗?”梅根恍惚中听到了费丝的声音,仿佛是在梦中。

“我进来了,罗克韦尔先生!希望你没事!”梅根又隐约听到了费丝的声音,还有敲门声!

“啊!”一声短促的惊呼惊醒了梅根,这才发现身边的好朋友真的不见了。

‘难道刚才不是梦?’梅根摇摇昏沉的脑袋,爬起来去找费丝。

“难道她真去了老人的房间?笨女孩!老人警告我们不要去那的!”梅根嘀咕着,也走上了楼梯。

“嘿,费丝,你在吗?”梅根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前面只有屋门下隐隐露出灯光。为她指明方向。

   ‘发生了什么?听起来像在打斗。’卧室内传来的各种声音让梅根紧张,早已睡意全无。

“哦上帝!费丝!!!”梅根在门口看到惊人的一幕,忍不住惊呼出声。

梅根看到一个双手反绑,戴着口塞,赤裸的金发女孩,她的乳头上还挂着两个醒目的金色圆环!脖子带着狗用项圈,一根牵引绳挂在项圈上。现在牵引绳挂在低矮的房梁上,让她只能跪在一边,嘴里发出无助的呜呜声。

同时梅根更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倒在地上,双手已经被胶带绑在背后,嘴上也贴着胶带。而那个老头正在背后压着费丝的身体,费劲地用胶带捆绑费丝的双腿,费丝拼命挣扎的同时,向她投来快跑的目光。

“另一个爱管闲事的婊子!别人忙的时候,你就不能离远点吗?”老头恶狠狠的话语惊醒了梅根,她转身就跑。

“回来,婊子!”跑进树林时,身后传来老人的喊叫,同时还有狗吠声。

‘哦上帝!!他追来了!必须离开这里!快跑!去寻求帮助!’梅根激发出自己所有潜力,拼命地奔跑!

‘大海!哦,该死,我忘了是在岛上。没地方能寻求帮助。’梅根不跑了,借助月光,她发现自己站在悬崖边上!脚下是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声音震耳。

‘哦上帝,都是我的错,才让我们困在这里!不能让那个老头抓住!我还要去救费丝!该怎么办?’梅根心里着急,但一时毫无办法。而且她也没回头路可走,因为老人与狗已经来到她身后。

“你没地方可去,婊子!你可以心甘情愿地回到房子,或者死在外面。”老头在梅根身后得意地说道,完全不着急上来抓住梅根。

“不!不!!”听到老头的话,梅根更加心慌意乱。

“你可以选择跟我回去,或者我让罗斯科从你屁股上撕下块肉来做夜宵。自己选择!”老头逼迫着梅根,满脸都是得意和淫秽!不过他没等多久就失去耐心,放开了手上的狗链。狂吠的大狗立刻向女孩冲来。

“混蛋,我不会让你得逞!我会回来报仇!”梅根已经走投无路,咬牙纵身跃入黑暗的大海!

进入海水的瞬间,她感觉到腿上传来剧痛,剧痛让她的意识立刻模糊了,在完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梅根仿佛听到老人的话语传来:“这些海流…没法游泳。金发妞…愚蠢!”后面的事,应该就是我们救她上船了。

“师傅,我去救那个女孩!”看完梅根的记忆,我立刻站起来,就要往外走。那个女孩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想马上去捏捏她的脸蛋!

“等等,给我坐下!”师傅马上制止了我的莽撞。

“怎么?杀了几个杂碎,就感觉天下无敌了?!你觉得自己能打过那个老头?!”师傅严肃地问我。

“我…应该…能行吧?!”我老老实实地坐下,期期艾艾地回答。我真没感觉那个老头有什么可怕,他可是个白人!不是说皮肤,因为太阳和海风,老头的皮肤早已成为古铜色,我说的是他的头发和眉毛,雪白雪白的!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打老年人呢!

只是,我们这次是来寻宝的,什么武器也没带,我感觉那个老人手里肯定有枪!还有那只狗是个麻烦…

“你还欠缺和人动手的经验,这么去死定了!”师傅数落着我“这个岛有我布置的阵法,咱们先去启动,留个后手。而且我对这个老头很感兴趣!!”师傅说着,和我们出了山洞,只留下微型摄像头监视一切。

原来师傅那时在岛上布置了迷踪阵,不过因为缺乏魔晶供能,无法启动罢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补充这些魔晶,而魔晶我们每天都有产出,数量足够!

岛上没有大型动物,但鸟类很多,不时传来猫头鹰的鸣叫,让树林里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气氛。

不过这些已经吓不住我们了,二姐很快用魔法收服了几只猫头鹰,为我们做警戒!经过一天的时间,森林的迷踪阵就布置好了,随时能开启。

因为事发突然,我们之后又回到游艇,布置了一个小型阵法,用来隐藏游艇踪迹,以防被老头发现!游艇的阵法虽小,但因为要从头布置,依然花费了一天时间。

在这期间,我们观察到梅根醒了,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山洞的,腿又是谁给治疗的。但她顽强地走出山洞,在树林里寻找小溪解渴,寻找野果充饥!并找了一根木棍,不停地在石头上打磨,看样子是要去找那个老头,把费丝救出来。

梅根的表现越来越让师傅感兴趣,即使我们也对梅根产生了浓厚兴趣,她明显有着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要在这个小岛活下来,我们自问做不到,但梅根却轻松做到了!

于是师傅决定继续观察梅根,只在每天晚上她睡觉时,我们才会悄悄为她治疗腿伤。同时我们也去探查了那座丛林小屋。有海鸟的帮助,我们很快找到小屋。不过那只大狗真是个大麻烦!

这是一只巨大的混血狼犬,而且公的,这样一来,淫液就失去作用了。而且它对魔法的抵抗力很强,因为犬对主人的忠诚,把它诱骗过来很难。最多只能做到让它对我们视而不见。

就在第4天晚上,山洞又来了一个访客,一个赤裸的金发女孩。娟秀天真的脸庞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忧伤,曲线玲珑的身体比我当初强多了!而且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凸显出青春活力。

她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红色长筒高跟鞋和脖颈上的黑色项圈,让女孩在清纯中还透露出性感和妩媚。最显眼的是她乳头上有一对巨大的乳环。粗大的金属乳环居然有女孩乳房的一半大小,可见重量不轻,但女孩那对坚挺的豪乳却没有因此下坠,即使乳头都没有丝毫变形。而且这对淫具不但没让女孩显得淫荡,还让女孩更显得娇柔可人,我见犹怜!

虽然是夏天,但海岛的夜晚依然很冷,她看起来又冷又饿,双臂环抱,身体颤抖,瑟缩着走进山洞。

“哇,这对乳环一定要保留下来!和她真是绝配!”我羡慕地说道,猫头鹰早已告诉我们女孩的行踪,这时我们正在暗中监视,同时对她评头论足。

“是啊,她的乳房天生就这么完美,我吃了两年糊糊也不一定能赶上她!”二姐也羡慕不已。

“喂喂!你们怎么只注意胸部?没看出别的门道吗?”师傅不满地打断我们。

“别的?她的屁股很翘,腿也很直…但都没有胸部优秀啊?”二姐不解地问,再次仔细观察女孩。

“嗯~我也觉得她的胸部最美,尤其是配上那对乳环,简直是神来之笔!没想到巨大的乳环能有如此效果!”我出神地说,恨不得马上给自己也配一对。

“我不是说胸部!当然,她的胸部的确很完美,那对乳环也…”师傅明显被我们带歪了!说道一半才反应过来,赶紧恢复到正题:“你们看,她身上的晒痕很均匀,胸部和胯部都没有白色,这说明什么?”

“哦,从肤色上看,她经常在室外,而且是赤裸的,才可能晒得这么均匀。”二姐赶紧回答。

“还有呢?”师傅继续追问。

“还有?”我疑惑地问。从一个赤裸的女孩身上还能看到什么?我知道师傅问的肯定不是这几天探查到的事情。

“难道…因为这个岛没人,适合裸体日光浴?!”我迟疑地说道,主要是想逗师傅开心。

“别闹!”师傅打了我脑袋一下,无奈地解释道:“你们看,能晒成这种肤色,她一定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不过,你们看她的身体还很丰满,完全没有一点营养不良的样子,说明至少吃的不错!”

“哦~这么说她的体型也很匀称,按说性奴的大部分时间应该在屋里被捆绑,但看她的样子,应该有不少时间锻炼身体!”我们终于明白师傅让我们看什么了!顺着师傅的思路,二姐也发现了疑点。别看女孩一副瑟缩的样子,但能看得出来,她的身体素质比另外两女都好!

“没错,她能在这么冷的天赤裸地外出活动,说明免疫力也很强!奇怪,如果她长期受到虐待,应该一直处于应激状态,免疫力早该受损了?”我也发现了一点,至少我还有些专业知识。

“而且她是怎么出来的?逃跑?不会是那个老头放了她吧?”二姐接口说道。

“嗯,全岛就一个洞穴,女孩能直接找来,至少说明她对这个岛很熟悉,如果她被囚禁,怎么可能对地形这么熟悉?”注意力离开乳房,我们的确发现不少疑点。

“哼!至少那个老头知道这是个岛,女孩不可能跑掉!”师傅不屑地说。

我们正讨论呢,那个女孩已经走进山洞,毫不犹豫地躺到地上,身体蜷缩起来,准备睡觉了。只是她没注意到,洞穴里飘散着淡淡的烟味,而梅根正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手里的木棍已经很像只长矛了!

“嘿,醒醒!”梅根突然跳了出来,用长矛指着女孩,厉声问道:“你怎么来的?是老头让你来找我吗?”

“哦,上帝,你还活着!”借着洞口的月光,女孩认出了眼前的梅根,她满脸惊讶,不敢相信有人跳海后还能生还!

“我当然活着,快说,不然刺穿你的心脏!”梅根把矛尖指向了女孩的胸部。

“不,不,我是被赶出来的,你朋友还在他手里。”看到矛尖,女孩脸上的惊讶变为害怕的神色。

“你和老狗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放了你?”梅根警惕地逼进一步,喝问道。

“我…我是被他绑架到这个岛上的,已经…大概有一年多了,我也不清楚时间。”女孩用手支起身体,侧卧在地上,对梅根解释:“我是他的奴隶,他发泄的工具!你看看我的样子,我还能和他什么关系!!”透过山洞里的摄像头,我们看得更清楚,女孩这时已经满眼泪水!

“我们靠近点,今晚有点意思!”师傅带着我们悄悄靠近山洞。

也许因为同为美人,也许因为有着共同的敌人,反正两个女孩的关系很快就缓和了,梅根放下长矛,女孩也坐直了身体。

等我们靠近山洞时,梅根已经弄燃了篝火,正对女孩做自我介绍:“梅根·史密斯。”

“乔迪·特勒,很高兴认识你。没想到在岛上还能见到别人,除了那个老狗!”能烤火让女孩很高兴,忧郁的脸上有了一些笑意。

“你怎么能离开那个老狗?”梅根也坐在火边,对乔迪问道。

“他经常会把我赶出来几天,然后就会来找我,把我抓回去,更加强暴地…”乔迪说着说着又呜呜地哭了。

两个女孩说了一会,都忽然感到困倦,一起在火边昏昏地睡了过去。

“哇哦~捡到宝了!!”师傅施展完催眠术,进去兴奋地说道!

“什么?”我和二姐忙抱着捡来木枝进来,放在篝火边上,然后一起查看。

“自己看…”师傅指指金发女孩的下体。

“哇,极品名器!!”二姐先惊叫了起来。

“嗯,真的!”乔迪的阴户在名器中也名列前茅!怪不得师傅说捡到宝了!看来师傅这次要收不止一个徒弟呢!从师傅要观察梅根时,我就知道师傅看上了这个女孩。救她时没注意,当时光顾着救人了。不过就算她没有名器,以她的顽强性格,也足以让师傅青睐有加了!就算是我也很欣赏这个梅根。

“师傅,快看看她的记忆!”我忙催促师傅,能多一个师妹也让我们欣喜,而且这个乔迪一看就是奴隶的料,光看那对乳环就知道。

“已经看了,你们也看看。”师傅把信息共享给我们。

乔迪,17岁,生活在俄勒冈洲的一个海滨小镇。一年前的初夏,乔迪正在大街上遛自己可爱的小吉娃娃!那时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当然,也不能完全说无忧无虑,因为大量的情书和男孩的追求让她心烦!

“快点,闪电侠!十分钟后‘欢乐女孩’就要开始了。”乔迪对自己的小狗说道。这时的她,脸上一副青春浪漫,没有丝毫忧郁。吉娃娃仿佛不喜欢女孩牵拉自己的链子,对女孩汪汪叫着。

“什么?你不喜欢那个节目?等你学会操作遥控器,我会让你选择看什么的!在此之前,你只能学会喜欢音乐剧。”女孩娇笑着,正要回家,但厄运降临了!

一辆警车突然停在她身边,警察说她朋友伊丽莎白遇到车祸,而手机上只能找到乔迪的联系方式,所以让她立刻上车去医院。乔迪心急朋友,赶紧上了警车,结果被一个警察在脸上喷了些什么,就立刻昏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后,乔迪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双手绑在椅背后面,还被向下拉紧,椅背顶得双肩很难受,而自己的双腿被分开绑在椅子腿上。

“乔迪,你醒了?”还头晕目眩的乔迪听到有人说话,这才抬起头,眼前是两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只能知道他们一个是白人,一个是黑人!

“你们…你们为什么绑架我?我没钱!我家也没钱!!”乔迪恐惧的声音在颤抖,但她知道自己被绑架了!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他们为什么绑架自己?

“关于死亡鲨鱼岛,你知道什么?”那个黑人绑匪问道。

“什么死亡鲨鱼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一定有什么误会!你们要对我干什么?”乔迪颤抖地回答,除了恐惧,她还满心疑惑,一定是搞错了!

“闭嘴,是我们问问题!关于死亡鲨鱼岛,你知道什么?快说!”黑人绑匪又问了一遍,语气充满了不耐。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着,如果你放我走,我会忘记发生的一切。保证不会报警。”乔迪尽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央求着绑匪。

“动动你的空脑子!要是不说,我们就把你埋在树林里,让你永远消失!!”黑人绑匪狠狠地威胁。

“可我真的不知道!我发誓,这里一定有什么误会,你们一定把我和别人搞混了,放了我,我一定不报警!”乔迪还抱着一丝希望。可得到的却是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混蛋,我们知道你是谁!”黑人绑匪冷冷说道:“你是乔迪,你爷爷叫罗克韦尔,我们知道你从他那了解到一些关于鲨鱼岛的事,乖乖说出来,不然…”

“我爷爷?我一点都不了解他,他从不和我们住,我只在上周去看过他!”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乔迪更加害怕,她几乎绝望了!

“哼,看来要动点真格的了!”黑人绑匪一把撕开乔迪的上衣,用匕首挑开乔迪的胸罩。

“啊!!”绑匪的粗暴行为让乔迪惊叫了一声,明晃晃的匕首让她身体发抖!明显吓坏了!

“别别,好吧,我说!上周我和伊丽莎白去爷爷家,我爷爷轻薄了伊丽莎白,于是我们就匆匆离开了,但我知不知道什么死亡鲨鱼岛!!”乔迪赶紧说出在爷爷家遇到的尴尬事。

“哼,别避重就轻!”绑匪一手放在乔迪的乳房上揉捏,一手解开乔迪的裤子,伸到她的下体。

“脉搏加快,阴户出汗,你是在撒谎?还是渴望我们的鸡巴??”绑匪淫荡地问道。

“哼”白人绑匪只冷哼了一声,拿过来一个托盘。

“哦,他生气了,我劝你快点说吧,不然可就惨了!”黑人绑匪说话时,并没停下揉捏乔迪乳房的手。

赤裸的乳房被陌生人揉捏,自己却毫无反抗之力,惊吓和恐慌反而让乔迪的乳头勃起了。同时乔迪能感到,自己的下体湿润了!

身体的反应让乔迪感觉到羞耻,而自己的处境让乔迪恐惧,女孩心里乱成一团。好在这时黑人绑匪停下了动作,只是紧紧抱住乔迪。更让乔迪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白人绑匪手里拿着一个钳子和一根针。朝自己走来。

“不不,你要干什么?”对未知的恐惧让乔迪大声叫喊起来。

“闭嘴,否则就说出你知道的!”背后的绑匪用粗壮的胳膊勒住女孩的脖子,让乔迪感觉呼吸都困难。而绑匪另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攥住了女孩的乳房,虽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乔迪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本能地开始挣扎。

“可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乔迪嘶哑地祈求,泪水已经溢出眼眶。她的挣扎毫无用处,身体被绑匪牢牢固定在椅子上,除了颤抖,也无法做出任何动作,甚至因为挣扎,绑匪勒住她脖子的力量还加大了,让乔迪感觉到窒息。

“紧紧固定住她,兄弟!我好久没这样做了。如果挣扎,我可能会切下她玫瑰般的乳头!”面前的绑匪对乔迪的挣扎无动于衷,只是盯着她的乳房,对黑人绑匪吩咐。

白人绑匪用钳子夹住乔迪的乳头,钳头中空,牢牢固定住乳头,冰冷的触感和疼痛让乔迪产生了巨大恐怖,她甚至忘记了挣扎,只剩下身体在剧烈颤抖!

“别让她颤抖,该死!你想让她乳房看起来像个该死的针插吗?如果不让她保持绝对静止,会搞砸一切的!”白人绑匪在乔迪的乳头上比划了半天,但颤抖让他无从下手!

其实乔迪也不想颤抖,她只想让绑匪快点完事,因为她感觉到窒息,箍住颈部的手臂越来越用力,乔迪感觉自己要昏过去了。她闭上眼睛,默默流着泪,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

“啊!!!”乔迪没想到,自己的命运会这么疼,乳头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还有今天的惊吓和恐慌,让缺氧的乔迪终于昏迷过去。

再次恢复意识,是因为乔迪感觉到一盆冷水泼到头上,脸上的冰冷让乔迪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只是一场噩梦吗?我在哪?脑子昏沉沉的,让乔迪有种还没睡醒的感觉。

“小婊子对疼痛的忍耐真低,不过当她昏过去时,更容易装上环了。”绑匪的话让乔迪一下清醒了。同时,被束缚的手足提醒着乔迪,这不是梦!或者这场噩梦还没有结束!

紧接着,乔迪感到两个乳头都传来钻心的疼痛,这让乔迪不禁痛呼出声,同时睁开了眼睛。

而眼前的景象更让乔迪震惊,自己的乳头被装上了一对足以做手镯的金色铁环,边上渗出的鲜血和剧烈的疼痛让乔迪明白,自己的乳头被穿刺了,被安装上乳环,乔迪在网上见过这东西,但从没想到自己也会拥有。

更可怕的是,现在乳环上还绑着绳子,牵拉着乳环,连接在天花板垂下的一根更粗的绳子上,而这根粗绳子延伸到自己的下体。

通过皮肤的触感,乔迪知道自己的腰上也被绑了绳子,背后还有一根绳子绕过自己的臀缝,从小腹的绳子穿过,就是面前这根连接到天花板的粗绳子。

现在,绳子正紧紧勒住自己的阴户,透过内裤摩擦着阴蒂。而自己的牛仔裤已经没了,一定是自己昏迷时被脱掉的。

‘哦,上帝!乳头好疼,感觉像在燃烧!我什么都不知道,但他们不相信!哦!拜托…让这一切消失!让这一切都是场噩梦!’ 疼痛让乔迪不自住地挣扎了一下,但立刻感觉到全身都传来疼痛!手足的麻痛,下体撕裂般的疼痛,但最疼的还是乳头,那是一种如焚烧般钻心的疼痛。

 “啊,你们干了什么?!”乔迪想叫喊,但却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这时她才感觉到,嘴被一个圆环状的东西卡住了,嘴边还有带子,把这个环紧紧固定在自己嘴里。这是口塞环,乔迪知道这种东西。

“乔迪,乔迪…对这口塞环我很抱歉,但我朋友喜欢婊子戴上这个!他坚持说,这样更容易操她们的嘴。”白人绑匪看到乔迪发出声音,立刻为她做出解释。

“醒了?现在你不需要这条内裤了!你在浪费我们时间…小妞,你要为自己造成的麻烦付出代价。”黑人绑匪用匕首割断乔迪的内裤,粗暴地扯了下来。

“呃!”内裤的拉扯和绳子的摩擦,对乔迪的下体产生了强烈刺激,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同时绳子也立刻深深陷进娇嫩的阴户,并死死压在阴蒂上,粗糙的质感让乔迪感到疼痛,但也感到一种从没体验过的感觉,一种异样的快感。

“喜欢这对乳环吗?这可是那家伙的拿手把戏!”黑人绑匪故意抓住连接乳环的绳子,一下一下抖动着。

“嗯嗯…不…不…”由于带着口环,乔迪话语不清,但摇头拒绝还是能办到的,虽然乔迪明白绑匪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但还是用哀求的眼光看向绑匪。同时,剧痛的乳头也传来一波波快感,混合着疼痛,让乔迪无法分辨自己该如何是好。

“如果你想说了,把舌头伸出来,同时,我建议你抬起屁股,如果你不想自己乳头被扯掉的话…”黑人绑匪在身边不怀好意地说。

‘抬起屁股?可我被绑着!!’就在乔迪迷惑的同时,一旁传来齿轮的声音。乔迪感觉到连接乳环的绳子和下体的绳子在升高。乳头传来拉扯的疼痛,下体也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不…不…”乔迪叫着,疼痛让她只能顺应绳子的力道,抬高自己的胸部和臀部。于是女孩的屁股抬离了椅子,但由于双手和双脚都被绑在椅子上,乔迪只能努力反弓腰部,身体后仰,尽量让自己的下体和胸部抬高,以缓解疼痛。

“趁现在快说,否则那个家伙会一直摇那个把手,直到把椅子拉离地面!”黑人绑匪凑近乔迪的脸,嘴里的臭气让乔迪想吐。同时乔迪也看到白人绑匪在摇动一个辘轳,上面的绳子连接着天花板上的一个滑轮,而那里连着自己身上的绳子。

绳子在不停地升高,乔迪感觉自己达到了极限,这时她的上身几乎平行于地面,绑在背后的双臂与身体形成直角,肩膀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乔迪感觉肩膀里一定脱臼了!

而且自己的腰也很疼,由于双脚绑在椅子腿上,乔迪只能依靠大腿和腰部的力量,才能让臀部抬高到绳子不会勒坏阴户的程度。

至于乳头,乔迪管不了了,因为双臂固定在椅背上,她的胸部已经无法再升高,双乳被拉扯得变形,乳头上传来的撕裂般剧痛让乔迪感觉阵阵眩晕。除了颤抖,乔迪只能依靠急促的喘息来缓解胸部的疼痛。

‘哦哦…绳子在摩擦我的阴唇!我的腿开始颤抖…我不知道自己能这样站多久!’高难度的姿势很快就让乔迪感觉到疲劳,但她知道自己只能坚持,绑匪不会因为看到她的颤抖或流泪,就放过自己!

“让我们再把她多抬高几英寸!只为了站着操她时身高合适!”绑匪恶魔般的话语让乔迪的心一下揪紧了。

乳头和下体的绳索再次传来拉力,乔迪不得不踮起脚尖,但这几乎于事无补,上下的疼痛同时加剧,让乔迪都不敢颤抖了,因为仅仅颤抖都会加重疼痛。

‘上帝,救救我,请结束这痛苦!或者…让我死了也行!’乔迪在心里痛苦地祈祷着。可惜,上帝没听到乔迪的祈祷,或者上帝完全错误地理解了乔迪的意思,因为随着清脆的“啪”的一声,乔迪感觉自己的乳房也传来剧痛,不是乳头,而是乳房!

“啊~”乔迪本能地躲闪,却带动了身上的绳索,乳头和下体的疼痛让乔迪马上维持住身体,不敢乱动了。

“皮带打在你美味乳房上的感觉如何?也许这能激励你说话。”白人绑匪愤怒地大吼,乔迪明白了,本来围在绑匪腰间的皮带,现在正抽打着自己无助变形的乳房!

‘不要动,一动痛苦更大!’乔迪暗暗告诫自己,任由皮带抽打自己的乳房,除了全身颤抖,嘴里“啊~啊~”的叫喊,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但即使这样,皮带抽在乳房上,也会带动牵拉乳环的绳索,乳房的颤抖,不但加重了乳头拉扯的疼痛,也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异样感觉。那是什么感觉?乔迪无暇仔细体会,因为更大的危机降临了。

“既然你不想说话,那让我们看看你的嘴能否有更好的用处。”身后传来绑匪可怕的话语,乔迪感觉自己的头发被抓住,强制自己向后扬起脑袋。黑人绑匪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裤子,露出下体早已勃起的狰狞阴茎。

‘不,他那东西的大小不可能放进我嘴里。’乔迪立刻明白了绑匪的用意,但看到那夸张的尺寸,怒张的血管,16岁女孩的心里恐惧到极点,甚至忘记了落在自己乳房上的皮带!

“不~不~”乔迪发出恐惧的声音,但被绳索限制住的身体无法挣扎,自己纤细的脖颈也无法对抗绑匪那双有力的黑手,甚至自己被口塞环撑开的嘴都无法闭合!

“呜呜!”短促的呜呜声被打断,黑人绑匪急不可耐地把阴茎直插致底,喉咙里的阴茎让乔迪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连呼吸都成为了奢望!

“哦,伙计…你得试试她那温暖、潮湿的嘴唇和火热的舌头。这婊子的嘴就是为了吸吮鸡巴而生的!可惜她就要死了,我会很遗憾的。”黑人绑匪在乔迪嘴里用力地抽插,不时发出舒爽的呻吟和淫秽的叫喊!

‘哦,是的,我要死了!’乔迪真的感觉要死了,喉咙里抽动的阴茎让她感觉阵阵恶心,产生了强烈的呕吐感,但胃部一阵阵抽动,却完全被抽动的阴茎堵住。想吐却吐不出来的感觉让乔迪难受万分。

“啪!”如同雪上加霜一般,皮带这时抽在了乔迪的阴户,正中那条吞下绳索的缝隙,本就撕裂般疼痛的阴户,这时又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双重疼痛让乔迪想叫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只能一阵无助的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无法出声的乔迪,只能在心里呐喊!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快感,是的,被鞭打的阴户居然传来快感!强烈的快感女孩的身体不住颤抖。

阴户被一下下鞭打,让乔迪产生一阵阵快感!强烈的快感,快感迅速缓和了身体的各种疼痛,甚至心头的恶心感,也顺应着喉咙里阴茎的抽插,让胃部产生节律性抽搐。就是这种抽搐,居然也让乔迪产生出异样的快感!

‘不,不要!不应该这样!’身体的快感让乔迪感觉到羞耻,而这种羞耻居然会加强快感!这些感觉让乔迪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好在身体被绑着,还被牵拉着无法移动分毫,这让乔迪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好在无法做出反应,因为乔迪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看看这婊子!她绑着被操的样子,就像色情电影中的明星!当我看到她给阴户剃毛时,就知道她是个荡妇。”终于,随着绑匪淫秽的话语,阴户的抽打停止了!这让乔迪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受快感煎熬了!

“阴户被鞭打得够了。我要亲自试试这个年轻的紧阴户。给我刀子!”随着绑匪的话语,乔迪感觉自己下体的牵扯放松了,那根勒紧自己阴户,摩擦自己阴蒂的绳子,终于消失了!但乔迪心里居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不舍吗?’乔迪不知道。

但她没时间多想!因为喉咙里不断抽插的阴茎,乔迪始终无法呼吸,现在已经有了明显的窒息感!乔迪感觉头脑越来越昏沉,越来越无法思考!

突然,乔迪感觉到阴户被侵入,一个巨大的物体,火热的物体,毫无阻碍地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乔迪知道,这是另一个绑匪的阴茎,在操自己的阴户!乔迪知道自己正被强暴,但却顾不上这些,她只想放松下自己的腰,因为长时间反弓而疲乏异常的腰!

可惜,就连这个小小的心愿,乔迪也无法如愿,她的腰部被绑匪的大手牢牢抓住,配合着阴茎的抽动,不停推动着。‘至少,比绳子强!’乔迪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哦天!她的阴户真湿!真是个天生的婊子!哈哈!!”白人绑匪在女孩下体用力抽插着,同时大声说着淫话。

‘哦上帝!另一个人的鸡巴也这么巨大。我几乎能感觉到它在敲我的肚子。’下体的快感让乔迪的思维更加紊乱,只能顺着绑匪的话去思考。

“哦,是啊,再尝尝这个黑鸡巴,婊子。从你骨瘦如柴的喉咙一路直下!”黑人绑匪也叫嚣着。

‘如果他不马上射,我就要在他巨大的鸡巴下窒息了!拜托,快射!’乔迪的注意力又被拉回到自己的喉咙,这里同样有一根巨大的阴茎抽插着。

“该死!她窒息时在用阴户夹紧我的鸡巴!如果没被绑住,还戴着口塞,我发誓她会喊着我的名字,用指甲抓我的背!”乔迪的注意力完全被绑匪支配了,同时她的思维也被绑匪支配了!双手在无意义地张合着!

乔迪感觉到阴户还残留着被绳子摩擦的疼痛,现在又出现了胀痛,那根巨大阴茎撑满自己阴户的同时,抽插也带来了强烈的快感!

‘天啊!以前的男朋友可没让我体会到这些!’乔迪的思维越来越迷糊,不仅是因为窒息,还因为快感,强烈的快感!

‘不要…’乔迪在心里挣扎着,但这种挣扎显得是那么无力,那么的犹豫不觉!突然,乔迪感到自己喉咙里出现一股灼热的液体,仿佛岩浆流过!同时乔迪还能感觉到喉咙里的阴茎一阵阵抽搐,仿佛更硬了,如同铁棍一样撑直了她的颈部!

“咳!咳!”不等乔迪细细感受,阴茎猛地抽出,喉咙终于自由了,乔迪咳嗽的同时,赶紧大口喘息,胸腔发出风箱一般的声音。

“呼~呼~嗯~嗯~”不顾黑人绑匪射在自己脸上的精液,不顾黑人胯下的腥臭,乔迪只顾得上大口喘息,她从没意识到空气是如此宝贵!不过,喘息的时候,乔迪也无法忍住自己的呻吟了。

嘴是解放了,可下体还被抽插着,那里正传来强烈的快感,重新补充氧气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让乔迪完全无法抑制自己的声音,这时,她居然希望那根黑鸡巴再次插进自己的喉咙,好能堵住这令人羞辱的呻吟声。

“他妈的!很久没射得这么爽了。真遗憾我们不能留下她。”

“不用隐藏脸了。天亮前让我们狠狠操她,明天消除证据。再过一会,我会把鸡巴塞进她年轻、性感的屁眼!”

‘不…他们的意思是要杀了我吗?’绑匪的对话让乔迪心里又充满了恐惧!但被捆绑成这样,她还能做什么?何况还有一根粗大的鸡巴,正在抽插着可怜女孩的下体!虽然不再窒息,但乔迪仍无法思考,因为恐惧、羞辱都混合于快感,冲击着乔迪的头脑。

“嘿,婊子!想看看是谁在操你的阴户吗?让我帮帮你。”身后的黑人居然在这时托起了乔迪的头,让她能看到自己下体的情况。

首先映入乔迪眼帘的就是自己巨大的乳环,仍被绳子吊着,拉扯着自己的乳房,然后就是…

“你的愚蠢,带给你我一堆麻烦。”正在自己下体耸动的绑匪,也已经摘掉了面罩,而他的面庞,却像匕首一样扎进了乔迪的心!

‘哦,我的上帝!是爷爷!!’乔迪在心里呐喊着,怎么是他?!自己的亲爷爷绑架了自己,还正在强奸自己?!

“是的,他是个变态的混蛋,不是吗?他操自己的血脉,就像操街边的妓女。”身后的绑匪适时在乔迪耳边说道。

“不!啊~”巨大的打击让乔迪都不知道自己产生了什么心情,但这种无名的心情同样融进了快感,就在听到黑人绑匪话语的同时,乔迪高潮了!身体立刻出现剧烈地抽搐,头部后仰到了极限,嘴里发出连续的呻吟。

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席卷了乔迪的身体,让她无法继续思考,但耳边还能隐约听到绑匪的声音:“嘿,罗克韦尔,我有没有告诉你,你他妈是个变态的畜生,不是吗?哈哈哈!”

不知是因为下体的抽插,还是因为绑匪的话语,乔迪感觉自己的高潮又拔高了!强烈的愉悦感让乔迪除了大声呻吟外,完全无法做出别的反应,哦,也不是完全,她的臀部在不自主地扭动,回应着自己爷爷的抽插!

当自己爷爷在乔迪阴道里射精后,一股股灼热的精液让孙女的高潮再次拔高,乔迪的身体剧烈地痉挛,但嘴里已经发不出呻吟了!现在乔迪思维中只有一个想法,没想到自己一生中最强烈的高潮,居然来自亲生爷爷!

“你不该来的,乔迪。我告诉过你不接待访客,你应该听我的,你他妈在想什么!”等乔迪的高潮刚刚过去,就听到爷爷愤怒的话语!可乔迪这时已经全身无力,还在不时地抽搐,无法质问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脑海里的画面到这里截然而止,我们不满地向师傅投去询问的目光,放到关键时突然插播广告是几个意思啊?!

“那边!这边先停停!”师傅不及细说,带着我们迅速离开山洞,向小屋赶去。同时解开了催眠术。

“哦!”我和二姐赶紧跟上师傅,就在今天白天,老头和费丝从屋里出来了,所以我们有机会进去安装摄像头,刚才师傅肯定是察觉到什么,才会匆匆赶过去,可惜我和二姐的精神力还达不到这么远的距离,无法在山洞接收信号。

“哇,这个乔迪果然厉害,居然能达到叠浪高潮!”我在路上还忍不住感叹。

“是啊,那个费丝也很厉害!和你一样呢!”二姐也参加了讨论。

“什么啊!”被二姐调笑,我不禁回想起下午的一幕,那是在树林里…

“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有什么问题吗?你们不懂得努力工作。饿了?叫披萨。太冷了?把温度调高!你们只不过是一代被宠坏的小猪!”

“你们十几岁的孩子整天就会把自己的大肥屁股放在沙发上,看平板电视。你这懒虫不知道以被操屁眼为生是什么感觉。嗯,你会学会的!”

随着不断责备的话语,还有怪异的“啪啪”声,树林里出现了两个人影,克罗威尔赤裸着上身,只有背带裤的两根吊带挂在肩膀上。手里拿个一根竹枝,不时抽打在旁边女孩的身上。

那个女孩就是可爱的黑发女孩,费丝!现在费丝全身赤裸,只带着口塞,颈部套着黑色项圈,牵引绳就掌握在老头克罗威尔手上。

可怜的费丝背着一大捆树枝!因为夏季将要过去,老头要为即将到来的冷空气做准备!今天他们就是出来收集木柴的!

这里全是树林,最不缺的就是木柴,两人很快就收集了一大堆!而现在这些木柴都压在费丝的背上。当然,这不是她自愿的,因为老头捆木柴时,把可怜的费丝和木柴捆在了一起。

费丝的双手被捆在木柴两边,而她的额头还有一根绳子,把女孩的头也固定在那捆木柴上。

不下于女孩体重的木柴完全压在她的背上,而女孩只能靠绑在木柴上的双手和头部,来维持身体平衡,艰难地在林间行走!

“哇,这种绑法太巧妙了!”这时我们已经安装完摄像头,正在一边偷看呢,看到老头居然能把这么大一捆木柴绑在费丝身上,也不禁赞叹。

“我去听听这女孩的想法!”师傅说完就消失了,只要师傅不愿意,没人能看到师傅,所以探查这种事完全没有难度。

‘天啊!早饭除了精液什么都没有,他还希望我像骡子一样工作!如果这样,我肯定抗不住一周!’费丝在心里抱怨,但一点不敢违抗老头,腰部被沉重的木柴压得生疼,粗糙的树枝可能已经磨破了自己的皮肤,但这些都比不上老头手里的竹枝可怕,费丝清晰地记得竹枝打在身上的滋味!

“啪!”正想着,竹枝就落在女孩的屁股上,让洁白的臀瓣添加上一条血印。

“怎么了,甜屁股?你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你对工作过敏吗?”老头像赶牲口那样驱赶着女孩。

“呜呜~”费丝无奈地加快了脚步。同时在心里抱怨:‘上帝啊,我太饿了!甚至都无法清醒地思考。难道我要被永远困在这!’

“我倾倒进你喉咙里的精液没有足够的蛋白质吗?该死,你只是想偷懒!”老头仍不满意费丝的速度,“啪!”费丝的屁股又挨了一下。

“呜呜~~”费丝更大声地呜呜叫着,顾不上在心里抱怨,再次加快脚步,林间道路并不好走,费丝脚下踉跄!

 “呜~~”一声怪异的惊呼,费丝向后摔倒在地上,谁都没想到,最先扛不住的,居然是费丝脚上那双高跟鞋,一个鞋跟断了!木柴首先落到地上,而和木柴绑在一起的费丝,也只能仰面倒在木柴上。

“看!只是一点苦工,她们就会找任何借口躺下休息。”老头在一边讽刺,话语中有掩饰不住的暴怒!

‘哦,妈的!他的眼神…当我搞砸时,就会从他眼中看到这种眼神!他才不会认为这只是个事故?哦,该死!’费丝心里恐惧,想赶紧站起来,但头和双手都绑在木柴上,而那捆木柴和她体重相当!

“回到你的岗位,婊子!起来,否则我会不停打你的乳房。”老头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可怜的费丝,抓紧了手里的竹枝。

‘拜托,上帝,不要再打了!我必须站起来,他疯了!加油,费丝,你能行…’女孩用出吃奶的力气,头部使劲上扬,腹部用力收缩,甚至双腿都在空中不停踢动!可惜,她的确不知道该如何站起来,现在的样子滑稽中还带着可爱!

‘啊…太重了!我甚至无法翻身!我现在知道翻肚皮乌龟是什么感觉了!加油,女孩,继续努力!哦!’费丝努力半天却毫无效果,正想放松身体喘口气,乳房突然传来剧痛!

“呜呜~”费丝知道是老头的责打,赶紧再次用力,想翻正身体。

“我告诉过你,罗斯科,懒惰的妓女除了爱发牢骚什么都不会,她们努力工作的想法就是,从商场的停车场走去做自己的指甲。”老头边打边骂。

 ‘天啊,疼死我了!位置正好在他每晚都会咬的乳头!啊!!’费丝心里抱怨着,嘴里也发出大声的呜呜叫声。

“她们费尽心机,只为吸引高校足球运动员的注意!哦,这个国家要灭亡了,都怪你这们种被溺爱的荡妇!”老头嘴里不停咒骂,越打越用力,频率也越来越快!

 ‘不要啊!我怎么又产生了这种感觉?!为什么心里这么兴奋,下面又湿了,不要让老头看到!!’没打几下,费丝的心情就变了;她不再用力起身,而是不断挣扎,看似躲闪责打,其实是心里越来越兴奋,因为呻吟声中已经不光是痛苦,还夹杂上了情欲!

‘天啊!别光打胸部!也打打下面啊!笨老头!!’费丝想把下体凑到竹枝下,但她真的就像翻身的乌龟,双腿只会乱动,却没有任何效果。

单纯的费丝完全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这几天罗克韦尔已经很熟悉了。看到费丝的样子,老头下面又勃起了!于是老头放下竹枝,坏坏地对费丝说:

“够了吗,甜屁股?我现在认为,工作中稍微休息会也不是坏主意。准备好给你主人一些来之不易的休息和娱乐吗?”说完就粗暴地扒下女孩的口塞,搬起女孩的大腿,让女孩腹部弯曲,露出下体。

“主…主人…如果你能放下我的脚,我会继续工作…拜托…”费丝说话的同时,心里暗暗想到:‘他在开玩笑吗?一小时前收集木柴时,他刚操了我的屁眼。死老头从哪来的精力?天啊,如果我再次高潮,哪还有力气搬木柴!’

“你都开始对主人下命令了,是吗?傲慢的奴隶!既然开始了,你就要完成它!把你屁股分开,以便我能好好惩罚你。”老头自然不可能停下,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在提枪上马时停下!尤其是当身下骑的还是个极品时!

“哦,上帝,主人!拜托!!!我为所说的道歉!呃呃呃!!!!”虽然只有几天,费丝也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肛门内的精液还没有干涸,让老头阴茎的进入顺利无比,而那种异样的快感让费丝更加兴奋!

“我不接受道歉!在我的岛上只有惩罚和赎罪。婊子,现在你必须付出代价!”老头抽插得更加急促。同时又抓住竹枝,不停打在费丝的乳房上。

“哦,我的上帝!!!主人…拜托…呃呃呃,哦上帝,好疼!啊啊!!!对不起,主人…对不…!!!”费丝的呻吟越来越响,已经来不及说话了,快感不断冲击着她的头脑,让费丝无法思考。

“继续说荤话,婊子!你越是尖叫,我的鸡巴就越硬!接招吧,你这个讨厌的婊子。”老头状若疯癫,疯狂地耸动下体。

“啊啊啊!!!”费丝已经无法说话了,她的呻吟连成一片,意识也开始迷糊!!

还真是和我很像啊!这么快就喜欢上主人了!不过,就是感觉那个老头有点不够格!配不上这么好的女孩!思索间我们在树林里飞速穿行,黑暗无法阻碍我们分毫,很快就来到接收范围,小屋的情况进入我们的脑海。

<<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六章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八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One thought on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七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