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二章

目录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顺利回到家,终于安全了!紧绷的神经放松,心情也雀跃起来!路上积攒的欲望一下就爆发了!不管了!放纵下自己在说!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性感的样子,双手已经开始在全身抚摸,身体扭动,嘴里呻吟~~,不知什么时候,衬衫的纽扣解开,裸露出半边肩膀和手臂。能抚摸自己的肌肤都能让我感到满足!

然而,能满足不代表能发泄。三件套锁定到晚上,想脱也脱不下来。身体的动作让刺激大增,体内欲火升腾。我已经从满足变成了痛苦,痛苦地躺到地上,颤抖地拿出手机,使劲按了下去。

阴道的电击让我立刻蜷缩起身体,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吼!仿佛被煮熟的虾米般在地上颤抖着。电击是三秒,但我很久没起来,这是我今天做得罪错的一件事(之后我才知道并不是)。而这件事也让我明白,没有主人的允许,奴隶没有得意忘形的权利!

阴道仍传来灼痛,让我体内欲火消退,暂时忽略了身上的刺激,但受虐的欲望开始升腾。我勉强站起身,脱掉外套,穿上连体衣和芭蕾高跟。草草吃完双份糊糊后,乳房和阴蒂的麻痒又开始骚扰我,我开始思考今晚如何度过漫漫长夜,无非两个选择:

  1. 忍着!
  2. 高潮!

选1呢,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入睡,而且明天还有一天的折磨,想想都难过。

选2呢,我虽然不能脱下三件套,但能开启下体的刺激,而高潮的代价就是惩罚。

忍受还是高潮?这是个问题。究竟哪个更高贵,去忍受那狂暴命运的无情摧残?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把它扫个干净。难道莎士比亚也玩SM?怎么说的话这么符合我现在情况?!

我胡思乱想着,手已经放在手机上了,心里还是难以做出决定,问问大姐吧!

‘大姐,晚上睡觉能不能穿普通三件套啊,奴婢好难受,能不能来陪我啊?’

‘加班,随便,不能!’

大姐的回复别提多简单了,估计现在忙死,不能打扰大姐了。

可我怎么办啊,大姐不管我,我找谁去啊?对啊,我有俩姐姐呢,怎么把二姐忘了?不知道二姐的毕业论文怎么样了?她想我没有?她现在身上是不是也…..

哎,又几天没联系二姐了,好想她啊,怎么说也是恋人,我最思念的还是二姐,先给二姐发条信息。

‘姐姐,妹妹这么久没和你联系,没生气吧?妹妹这里先赔罪了,论文怎么样?’

二姐的信息很快来了。

‘这些天忙死了,为了尽快完成论文,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越早完成论文,我就能越快去找你,等我,我每天都在思念你’

看完这条信息,我感动得差点哭了,二姐太好了,人家是忙,而我好几天都没给二姐发信息,居然拖到今天!我忽然又想电击自己了!

我流着眼泪,给二姐回信息:

‘姐姐,是妹妹不对,以后我天天给你发短信,你什么时候能来啊?’

‘好,三个月吧。’

二姐的回复和大姐一样简短!不愧都是我姐姐!!

不过,二姐能早来,我很高兴,同时好愧疚,我应该天天和二姐联系!二姐的回复让我下了决心,今天就不许高潮当做惩罚吧!而且姐姐们都喜欢听我的故事,我要为姐姐们准备好故事,何况我还答应了大姐。中国有那么多故事,除了金瓶梅和肉蒲团,可讲的多了。还有中国菜,我要多学一些,做给姐姐们吃…..

和俩姐姐都联系了,还有一个四妹呢,也联系一下吧:

‘四妹,我的小发明家,最近有什么发明吗?’

四妹也很快回复:

‘呀,难得姐姐联系我,我还真有发明,已经成功了,等做出来给姐姐寄过去’

我就随口一问,还真有好东西啊,四妹出品,必属精品,我心里期待着。

‘那姐姐就等着喽’

我回完信息,开始上网找故事,找菜谱,有事做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睡觉前我终于能脱下三件套了。洗澡时,我用手触碰着自己被紧固环束缚的乳头,还有同样束缚的阴蒂,它们变得好敏感。

勃起了一天,现在乳头如同熟透的紫樱桃,在水光的映衬下让我忍不住想用嘴含住。阴蒂更是表面光滑,如同精心打磨的宝石,镶嵌在美丽的花蕊中,闪动着动人的光泽。

现在这三点别说碰了,就是水淋在上面都是一阵阵快感,揉?还是不揉?这是个问题…..

我发现今天和莎士比亚干上了,满脑子想着哈姆雷特的句子,手指不知觉地从轻触变成按压,又变成了揉捏,我挺起胸部,让水淋在上面,快感一阵阵传来。压抑了一天的欲望爆发了,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现在身体自由了,可以尽情揉捏了!我闭上眼睛,尽情地呻吟,尽情地扭动身体,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快感。终于,高潮降临了,我感觉自己飘飞起来,无拘无束地徜徉在快乐中!

正享受中,乳头和下体传来剧烈的疼痛,让我从天空跌落,呻吟一下变成嚎叫!就像从天堂一下进入了地狱,我捂着胸部和下体,摔倒在浴室地上,痛苦地蜷缩起身体,痉挛起来!这种痛苦比我回家时剧烈了数倍,因为电击时我正在高潮,高潮被强行终止和敏感位置的疼痛,让我仿佛坠入无尽的深渊。

蜷缩身体因为疼痛,痉挛来自高潮!我无法形容这种感受,疼痛中回味着快乐,痛苦中带着绝望…不光疼在乳头和阴蒂,同样疼在心里,痛彻心脾…..

电击同样只持续了3秒,但我脑子却久久才恢复清醒,不知是因为电击,还是因为高潮。水仍冲刷在身上,我却不想爬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就高潮了!忍耐了一天的折磨不是白受了,刚回家的电击不是白受了?明明已经明白奴隶没有得意忘形的权利,却又做出这种事情,活该受罚!

疼痛过去,我赶快洗好,满心懊悔地出了浴室,错已铸成,我怎么和大姐交代啊,没办法,今天大姐忙,明天认错吧。

但我不能这样放过自己!必须惩罚自己!让自己永远记住这个教训!!先穿上三件套和连体衣,戴上塞口球。然后锁上磁感手铐和脚镣,启动。这次我是趴着的,双腿并拢反折向头部,双臂分开锁到床位两侧。反复试验了几次,直到腰部微疼才停下。

因为明天还有任务,我不敢太折腾自己。设置好时间后放下控制器,用手机设置了阴道电击,2小时一次,共3次!每次2秒!戴上眼罩,用控制器把自己固定。回想着今天白天自己有什么纰漏,慢慢睡着了!

下体的疼痛让我惊醒,下示意地蜷缩身体,但身体无法动弹,我只能扬起脑袋,发出嚎叫,但嘴里只发出呜呜的呻吟。我已经无法考虑这些了,太疼了!电击强度我调到比回家那个还高一个等级。身体忍不住剧烈地挣扎,但身体仍保持着反弓样子,只有双臂和腿部出现摇动。

2秒很快过去,我身体反弓,停止摇动,头部放下,呜呜声停止。阴道仍传来灼痛,我这时才能思考,这是第一次惩罚,奴隶就该为错误付出代价。没有为下次惩罚担心,我很快再次入睡。

凌晨4点,我脑袋昂起,发出呜呜,身体摇晃,持续2秒,凌晨6点,我脑袋昂起,发出呜呜,身体摇晃,持续2秒。

再次被下体的疼痛惊醒时,我下意识地仰起头,疼痛却已经消失了!我这才意识到,这是尿道的叫醒,该起床了。离束缚接触还有几分钟,这时我忽然感觉到腰部剧痛,坏了,还是束缚过头了!我开始后悔,但毫无办法,一切只能等到束缚解开才行。

时间到,拉力消失,我的腿重重摔在床上。我摘掉眼罩,慢慢翻身,然后曲腿,还好,腿能动!慢慢下床,站稳,我稍微放了点心,解开身上的装备,去洗漱。出来后疼痛减轻了很多,应该是昨晚挣扎时扭到了!并不影响行动!

“奴隶完成,请指示!” 主人依然没有回应。但我已经没太大的失望了。

按昨天的程序穿好,出门走在大街上,心里已经没什么紧张,我甚至主动和熟人打招呼。身体的刺激依旧,不过我也能控制好步态,走路的速度也快了些。

令我奇怪的是,今天学校内外没什么人和我搭讪了!这让我心里有点小失落。直到坐在教室里我才想明白,并不是自己魅力有多大,而是昨天变化太大,让大家产生了眼前一亮的感觉。今天新鲜感过去,自然就不会那么热烈了。

今天是同样的煎熬,但我上课时能多专注于听讲了,晚上我提早回家,给大姐做了四菜一汤,然后跪在客厅(不敢在门口,怕被人看到),把自己双手铐在身后,用嘴叼着鞭子,等大姐来。

不久大姐来了,进来看见我跪着,忙问:“三妹啊,你这是演的哪出啊?”

“大姐,奴婢错了,奴婢昨天晚上高潮了,请大姐责罚!”说着,我仰起头,把鞭子递向大姐。

“哎呀,你要是高潮了,就一定受过惩罚了,快起来。”大姐把我扶起来。

“大姐,快吃饭吧,今天我特意做的菜呢。”我忙把大姐引到餐桌。

“呦,这是贿赂我啊,不过你这次没过关,训练时间要加长到一周!”大姐教训我的同时,已经开吃了。

“啊!?哦,是大姐。”我撅着嘴说道。站在大姐旁边,我手在背后铐着,没法吃。

“你也吃啊!”大姐看着我奇怪地说。

“奴婢犯错了,大姐不发话,自己不敢自己解开。”我可怜兮兮地说。

“哎呀,这时候别添乱,快解开,吃饭!”大姐边吃说。

“是”我赶紧自己解开手铐,跪下为大姐夹菜,大姐仍不会用筷子,吃的手忙脚乱的。夹完菜,我为大姐揉着大腿,把头靠在大姐怀里。菜我不在乎,但大姐的怀抱难得。

“大姐,我想试试那个!”我靠在大姐怀里,伸手指指天花板。

“哦?你啊!吃饭都不老实!”大姐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让我准备。

我现在穿着芭蕾高跟,又飞快在脚腕套上了一套特殊的皮革脚镣。然后用控制器向天花板一按。一根钢索缓缓降下,我把钢索末端的一个装置锁在脚镣的链子上,然后把控制器扔给大姐,说道:“大姐来控制吧!”

“好。”大姐对这个也很感兴趣,饭都不吃了,来到我身边,按下控制器。

钢索缓缓升起,我的腿部升起,然后是身体,最后脑袋离开了地面,身体开始摇晃,我忙用手扶住地面,但很快,我的手也离开了地面。

被倒吊的感觉很奇特,虽然不难受,但看东西的视角变了!

“好了,大姐,停下!”我感觉高度差不多了,赶紧叫停。大姐按下了停止。

“大姐,把我移到茶几上。”我教大姐如何操作,钢索缓缓向茶几移动。我虽然没试过,但也看过说明书。

“好了,大姐,你吃吧,奴婢就这样伺候大姐!”我正好位于茶几上,头朝下,就这样为大姐夹菜,由于视角的原因以及身体有些晃动,我居然很难夹到菜,也很难放到大姐碗里。

“有意思!”大姐一边吃,一边看控制器里的说明书,一边还用勺子往我嘴里喂糊糊。我今晚的糊糊居然是这样吃的。

“嗯,很简单嘛!”大姐看完说明书,把注意力移到我身上,用手指捅我一下,我就会微微摇晃。

“大姐,我觉得一个星期有点长,我今天适应多了,改成3天吧,4天也行。”我和大姐商量,吃着糊糊,为大姐夹菜。

“可以!反正适应了也没意思了!”大姐很痛快就同意了。

本来我把自己吊起来,是想让大姐打我的!可是明明我把鞭子都准备好了,大姐却一下也没打!吃完饭,大姐说因为我的训练,就不多待了,而且上班也累,要回家早休息,说完就要走。

“啊?那先把我放下来啊!”我知道大姐累,不敢留大姐,可我还吊着呢。

“到时候就下来了!这次真走了啊!”大姐的话从门口传来,然后是门响。

我就这么被倒吊着,微微晃悠,也不知道大姐设定到什么时候?控制器就在沙发上,离茶几很近,我摇晃着身体,慢慢荡过去,可手差一点拿不到!茶几让大姐收拾了,我什么工具也拿不到,只能在空中晃悠着。

大姐不会设定到睡觉吧?好无聊啊!现在有人打我就好了,要不把我手绑上也行啊!难道奴隶还要忍受这种无聊吗?咦,忍受?我忽然想起身上有刺激三件套啊!刚才被吊的新鲜感让我完全忘了身上的刺激,现在才想到。

双腿虽然被吊着,但弯曲一下还是可以的,身体也可以扭动,虽然增加刺激会让我很难受,但总比无聊强啊!我开始扭动身体,弯曲双腿,可没过一会,我就只剩下扭动身体了,弯曲双腿好累啊!需要带动全身的重量,没一会我就没劲了。

身上的刺激让我难受,在加上被吊,让我体会到被虐的快感,我就这样难受并满足着,直到头碰到茶几。时间到了?我赶紧用手扶住,稳住身体。才一小时,不过瘾啊!

我没继续尝试,因为我还在任务中呢,昨晚的惩罚我可没忘,印象太深刻了!奴隶没有得意忘形的权利!刚才的享受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估计是大姐故意的!

之后几天我在身上的刺激下忍住了高潮,同时还能专心听课。这种训练对我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此后,我也开始给自己制定一些计划。

三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从学校回家。天气转冷,我终于能穿连体衣外出了。当我“高雅自然”地走到家门口时,谁能知道我身上的配件又增加了呢?第一次任务结束后,我一直没摘下紧固环,之后大姐又给我加上了笼子,因为有了笼子,我又穿回了普通三件套。笼子的刺激从小到大增加,最初的刺激只比刺激内衣强些,但仍让我连走路都困难,又要时刻小心不露出破绽了。好在有了经验,我适应得很快。

之后刺激逐渐增加,我也逐步适应,即使这样,每天晚上脱下内裤时,都会有大量淫液流出。开始大姐规定我每周只能高潮4次,只有在周末才能尽情高潮。之后变成了2次。而这个月升级的要求是,除了周末,我不能高潮。

这回大姐没设定惩罚措施,但我给自己加上了惩罚,严格要求自己嘛。自从上次高潮被惩罚中断后,我发现自己对这种惩罚有种异样的感情,嗯…爱恨交加?不全是,我的确恐惧那种感觉,但心中依旧对其期待,肯定还是受虐体质作怪。

不过,我敢肯定,我喜欢被控制不能高潮的感觉,这让我每天都处于兴奋中!虽然不能每天高潮,只能被快感煎熬,但我每天都能体会到被控制的满足,以及受虐的快感。

今天,是刺激再次增加的第一天,而这个程度的刺激也是极限了,大姐说再强就不能保证不会高潮,这方面组织有严格规定,为了奴隶不会暴露。

被折磨了一天,我强忍着体内的快感,开门进屋,放下书和手机,刚要脱鞋,双手就一下举了起来!

“关好门,进来!”低沉的中年男子声音。我循声看去,一个戴黑头套的人举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我,对方的头套只露出嘴眼,身上穿得严严实实,手上还戴着黑手套,脚上穿着运动鞋,从眼角看是白人,年龄应该不小,能看到皱纹。

抢劫!!我心里一下慌了,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遇到抢劫,别说英国,就是在中国也没遇到过。恐慌让我脑子里一团乱,什么主意也没有。劫匪是怎么进来的?我家房门只能项圈才能打开!难道是从窗户?这里可是顶层18楼,难道是蜘蛛侠?!

心里砰砰跳着,我关上门,举着手被押进客厅,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了,沙发前跪着一个赤裸的女人,是二姐!二姐被手足连铐锁住,嘴里堵着塞口球。看到我进来,二姐对我呜呜叫着,眼睛里已是泪水模糊。

“二姐!”我惊叫了一声。

“闭嘴!”劫匪在背后顶了我一下。我才警醒有把手枪就在我背后。只能按捺下满腹疑问。不过我也能猜到,二姐提早过来,想给我个惊喜,结果不小心被劫匪尾随进屋,二姐同样有我家门的权限,或者说这里本来就是我们三姐妹的家,所以随时能进来。而且我看劫匪的穿着,应该是司机之流,假装帮二姐拿行礼,结果在门口露出獠牙!我很想上去解开二姐,可这时劫匪已经转到我身前,在沙发上舒服地坐下,枪口就没离开我。

“你想要什么,快放开我二姐。”我大声说道,但自己都能听出话语中的颤抖。

“当然是钱了,不过现在还要加上两个美女,不是吗?”劫匪说着,摸了二姐脸蛋一把。二姐被绑着,无法闪避,只能呜呜叫着扭开脸。

“我会给钱,你…..”我赶忙说。

“不着急!我现在要先找点乐子!”劫匪以一种坏人通用的语言说。

“脱光衣服,让我看看你里面穿着什么!你姐姐下面可藏着两个大家伙呢!你下面不会也有吧!”劫匪嘴里的话越发肆无忌惮了。

我惊得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衣服,嘴里喊道:“休想,有种杀了我!”我慌乱地后退,无意间看到有一个橱柜打开了,一定是劫匪逼迫二姐打开的,橱柜只有项圈才能打开,而只有二姐才有项圈。可恶,那个手足连铐一定是柜子里的,而劫匪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秘密!灭口!我脑子里闪过这种念头,天啊,现在好像是我要被灭口吧,别乱想了,先顾眼前吧!

对了,钱!主人给我的10万欧元的卡就在那个柜子里!我当时就觉得柜子最保险,所以就选择放柜子里。而这个柜子离沙发最近,我自然放这里了,二姐一定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才开的这个柜子。

那是主人的钱,那可是主人的钱!!那他妈可是主人的钱!!!我心里忽然升起了愤怒,这时劫匪的声音转为严厉:

“快点,不然我开枪了!”劫匪站起身,踏前了一步,把手枪指向了我的头,同时二姐大声呜呜叫起来,头不住地向我摇着,就是身体一动也动不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发誓,我真的想到了历史上的英雄们,想到了那些革命先烈,想到了那些可歌可泣的事迹。

我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点,人们说事物达到极致后会向反方向转化,我现在可能就是这种情况,我看着指向我的枪口,心里反而不怕了。我不再后退,双手不再捂住衣服,声音也不再颤抖。

 “混蛋,有种开枪啊,打准点!”我指了指自己眉心。我好像说过我从小就是个假小子的类型,当然中国的国骂知道很多,可惜,那些无法翻译成英文,就是翻译了估计英国人也不懂!要不我真想大骂一场。

劫匪好像没想到我反应的变化会这么大。吃了一惊,不过马上镇静下来,冷笑说道:“小丫头很勇敢啊,韩国人?日本人?”

“姑奶奶是中国人!我哪点像那些杂碎!!!”我大怒地踏前一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我只感觉心中怒火中烧,按二姐的话说,我要狂化了!

劫匪这下更是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嘴里脱口说道:“别过来!我会开枪的!”

“开啊,打我啊!”我感觉自己充满了勇气,我打赌这时候董存瑞、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的英灵一定俯在我的身上,这时我不是一个人,我不是一个人!我又向前跨了一大步,想过去夺下劫匪的枪。

劫匪吓得一下坐到沙发上,我明显看到劫匪的手在抖!“站住!”劫匪打开了保险。

“哼,你以为还能吓到我吗?!我就是死,也要让你付出代价!”我这时离劫匪只有两步之遥,只要一跃就能扑到劫匪身上,我没想过接下来会怎样,我现在只想狠狠打这家伙一拳。

劫匪全身都在颤抖,突然,他把枪指向了二姐的头,“退后,不然我打爆她的头!”

这个突变一下吓住了我,什么狂化啊,附身啊全没了。愤怒无影无踪,恐惧又重新回到我身上,我慌忙后退,嘴里慌忙喊道:“二姐!不!!不要!!!”

“哦,看来你们感情很好啊!原来你们是同性恋!”劫匪这下得意了。

“不不!别冲动!我后退…”我后退几步,把两手放在头上,好让劫匪安心。

“哼,性如烈火的小野马!我今天就要驯服你,快脱衣服!!不然…..”劫匪晃动了一下手枪。

“好好,我脱….”我现在好后悔,刚才怎么没早点扑过去!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毫无办法了。更为关键的是,遇到劫匪后,由于恐惧,我身上的刺激啊、快感啊、欲火啊全不翼而飞了,愤怒时更顾不上这些。而现在我是担心二姐,这些感觉又一下全回来凑热闹了!

积攒了一天的快感可不是闹着玩的,顿时让我全身发软,使不出力气!就是再想拼命都不可能了!何况二姐在劫匪手上,我只能乖乖听命。

双手颤抖地解开上衣纽扣,对二姐的担心,即将在陌生人面前赤裸的慌恐,以及马上要暴露身体秘密的羞辱,很久没有这么复杂的情绪了,而且有和快感融合的趋势,我极力压制,但仍忍不住被刺激得全身颤栗。

“慢慢来,我希望好好欣赏一下。”劫匪这时放松下来,话音也不颤抖了。但我听得好邪恶!

我乖乖按照劫匪的话,慢慢脱掉全身衣服,甚至8 cm高跟鞋也脱了。其实我是要分心压制体内的快感,所以想快也快不了。当劫匪看到连体衣时,吹了个口哨,淫邪地说:“你们果然穿的都一样,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二姐也是穿连体衣来的,咦,二姐把连体衣和三件套脱哪里了?我把衣服都扔在地板上,二姐可能仍在别的房间了吧。我想着,脱下了连体衣,然后是束腰。

脱乳罩时,我低着头,肯本不敢看劫匪,但我能感觉到劫匪的目光就盯在我乳房上!那是赤裸裸的淫邪目光,让我胸前一阵刺痛。我顾不得被视奸的感觉,只庆幸今天没锁上三件套,不然,还不知道劫匪会对二姐做什么!

最后脱内裤时,积攒了一天的淫水全流了出来,平时我只在卫生间脱!本来第一次在陌生男人面前脱光就已经让我羞辱得无地自容了,现在看到自己的淫水流了一地,终于让我崩溃,流出了屈辱的泪水。

“哇哦,果然藏着大家伙呢,不过你比你姐姐更淫荡,能流这么多水….哈哈哈!”劫匪淫笑起来。我本来就被自己的淫水弄得羞愧难当,再被劫匪揭露,更让我倍感屈辱。雪上加霜的是,体内快感同时剧烈翻涌,弄的我六神无主,全身酸软,一下就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真希望有地缝这东西,能让我钻进去,或者干脆死了算了!

“站起来!”劫匪来到我面前,扔下一件东西,“自己戴上,你应该知道如何戴!”

铁器撞击的声音让我看过去,是颈手铐!一定也是从柜子拿的,戴上这个我就完全没有反抗之力了!想到即将到来的强奸,我忽然又有了力气!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我抬起头刚要抗议,就看见劫匪用手枪在二姐头上晃着。我看见二姐充满泪水的眼里满是悲哀。二姐没有出声,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别乱动,敢耍花样试试!”劫匪注意到二姐的动作,用枪顶了二姐脑袋一下。

我的力气又一下消失了,慌忙说:“别伤害她,我戴,有什么冲我来。”我想起了对二姐的承诺,我要生生世世保护她,照顾她….我顾不上自己的感受,心里只剩下对二姐安危的担心,捡起颈手铐,给自己戴上,锁好。我没有拉动链子,就让手臂松松地铐在背后。

劫匪转到我身后检查,先摸了摸我的手铐,皮手套摸在我手腕上,一阵异样的感觉传来,让我体内本就汹涌澎湃的快感更加巨浪滔天。然后劫匪又拉动链子,这下触动了机关,我的双手一下被高高吊起。劫匪好像被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后退一步,然后又上来检查,确定没问题后,劫匪收起枪,淫笑着来到我身前,嘴里说道:“小丫头还很狡猾啊!咦?”

我双手在背后突然被吊起时,胸部也被迫挺出,这下本来挡在胸前的头发也向两边分开,露出两个高高耸立的乳房,完全曝露在劫匪视野中,当劫匪转到我身前时,马上就注意到了我乳头上的笼子!

“这是什么?”劫匪用手指摸了摸笼子,发现很硬,按不变形。

这么淫荡的东西被陌生人发现,我羞辱得都感觉自己灵魂出窍了。虽然我脱光了,但乳头和阴蒂的刺激可没停下,这时我感觉自己要忍不住了,随时可能高潮,可是我怎么能在劫匪面前…..我强行忍住,紧咬嘴唇,根本无法说话。

“回答我!”劫匪以为我拒不回答呢,揪起我的乳头,大声喝道。

乳头上突然传来剧烈刺激,我再也忍不住了,积攒1天的快感爆发了,我“哦哦”地呻吟起来,头向后仰,感觉到身下有热流一股股喷出来,身子也开始剧烈地颤抖。可是由于两个乳头都被劫匪揪住,我居然连倒下的权利都没有,而且双手被高吊在背后,我也没法保护下自己娇弱的乳头,只能就这样在劫匪的手上挺立着胸膛,屈辱地高潮着…

很快,惩罚电击启动了,这是我给自己设定的惩罚,乳头和阴蒂的剧烈疼痛强行打断了高潮,我的呻吟立刻变成了嗷嗷的哀嚎。但即便高潮已经停下,下体淫液的喷溅却没有停止,仍然能感觉到一股一股的热流喷洒而出。

可惜由于劫匪带着皮手套,电击对他没有影响。我仍然被这么捏着乳头,挺着胸膛,全身颤抖,下体喷出液体。现在我好想死,我被劫匪抢劫呢,居然就在劫匪面前高潮了;高潮也就算了,还是被劫匪捏着乳头高潮的;被劫匪捏着乳头高潮也就算了,高潮还被自己的惩罚打断了;惩罚也就算了,为什么高潮停下了,下体的潮吹却停不下来!!!!

劫匪好像也被我的表现吓了一跳,没想到捏乳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后来看清我的表现,知道我高潮了,立刻就安心地色眯眯地观赏。等我安静下来,才淫邪地问道:“淫贱的婊子,这样都能高潮,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这是….”我完全崩溃了,只剩下剧烈的喘息。好在这时劫匪已经松手,让我暂时脱离了刚才尴尬的境地。但剧痛的乳头和阴蒂仍受到刺激,疼痛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快感,被打断高潮那种复杂的情感又萦绕在心头,这时我怎么说得出口啊!

这时劫匪又把手枪拔了出来,对准我的脑袋,“别吞吞吐吐的!”好像劫匪意识到我不怕死,又把枪对准了二姐,说:“放明白点!”

“别别,把枪收起来,我说!”我赶忙收拾心情,制止劫匪。

“这….这是我自己装的一个装置,能…能刺激我的…我的性欲….”我说这些话时,感觉自己都无法呼吸,有了缺氧的感觉。

“真有趣!”劫匪吹了声口哨,又来到我身前,上上下下地打量我,被陌生人这样观赏我赤裸的胴体,尤其是被绑缚住的胴体,让我羞辱得无以复加。刚才的高潮被打断,体内快感并没有完全发泄,而这种羞辱又加剧了快感的聚集,刚刚才被打断高潮,现在好像又忍不住了!

很快,劫匪又发现了我阴蒂上的笼子,于是把手枪插在腰带上,用手去拨弄我阴蒂上的笼子,这种刺激比乳头更强烈,立刻就让我呻吟出声,我用力夹紧双腿,想阻止劫匪的手。同时喘息地求他:“别…别弄那…那里,我…我….受不了!”能说出这么屈辱的话,说明我已经屈服了!

“别?你喜欢这样,不是吗?看看你下面流了多少,骗谁呢?!”劫匪淫贱地说。

“不….不是….我….我….”我无话可说了。

劫匪把沾着我淫水的手指举到我面前,说道:“自己看看,这么多淫液还说不喜欢!现在,舔了它。”说着,另一只手又放在了枪上。

“好好!”我连忙答应,伸出舌尖,把劫匪手套上的液体舔干净。

“嗯,干得好,现在,跪下!把地板上的淫液舔干净!!”劫匪回到沙发坐下,淫笑的看着我,他现在完全拿捏住了我的弱点,就是我二姐。这次他都没拔枪,只是用手指比了个手枪的样子,指了指二姐。

“是….是…”劫匪的手势让我不敢反抗,只能屈辱地答应,跪了下去。由于手绑在背后,无法支持身体,我只能高高撅起屁股,一点一点地舔着地板上我的淫液。

地板我收拾的很干净,而且自己的淫液我也没少吃,但这么屈辱,还是在陌生人面前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眼泪止不住地滴了下来,往往刚舔完了淫液,又被眼泪弄湿了。

我还从没这么屈辱过,刚到庄园时是害怕,被大姐关在地下的那次是恐惧,而这次完全是的屈辱。我慢慢用膝盖移动身体,不停舔着地上自己留下的一大滩淫液。但就这时候,体内快感已经聚集到了顶点,我脑子里早就一片空白,根本无法做出有效控制。结果就是,第二次高潮出现了,就在我屈辱地跪在地上,舔着自己淫液的时候….

我就这样跪在地上,高撅着屁股呻吟着,面前的淫液还没舔完,身后又洒出了淫液。和第一次相同,乳头阴蒂的惩罚如期而至,毫无悬念地又打断了我的高潮!上次的疼痛还没缓解,再次被电击使得疼痛加倍。由于双手吊在背后,无法蜷缩身体,只能就跪着反弓身体。用身体的紧绷对抗疼痛。我已经无法嚎叫,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咯咯声,如同被勒住了喉咙。身体开始痉挛,如高潮般痉挛。淫液仍继续喷洒,如上次一般。

直到惩罚结束,我才放松了身体,两次惩罚和高潮消耗了大量体力,使我实在没法再支持下去,身子和脸完全贴在地上,但臀部由于腿的支撑,仍高高撅着。淫液仍不断流出,都粘在腿上,热乎乎的。

乳房和脸上已经沾满了液体,不知道是自己的淫液?口水?还是泪水?我就这样把脸贴在地上,呜呜地哭着,发泄着内心的屈辱….

“上帝啊!这样都能高潮一次?!”劫匪淫荡揶揄的声音响起:“别哭了!快点干,你知道后果!”劫匪的声音转为严厉。

我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看向劫匪,同时也看到了二姐,二姐也是满眼泪水,呜呜叫着想爬过来,但由于手足连铐,她根本无法移动分毫。劫匪抓住二姐的头发,狰狞地对我说:“想想你姐姐!你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对吧?”

“别,放开二姐,我舔….我舔….”我敢忙说,身体仿佛有了力气,我使劲忍住泪水,忍住疼痛,忍住了屈辱,同时也忍住了快感,卖力地舔着。我现在好恨自己,怎么流这么多啊,这还不算沾在腿上的…..等我费劲地舔完自己的淫液,直起身子,对着劫匪说:“我完成了,你还要怎么样?!”我没有奢望劫匪就这样放过我们!

“爬过来,把我鞋上的也舔干净!”劫匪厉声说道。

我用膝盖爬行过去,我感觉不到膝盖的疼痛,心里只有屈辱。等我来到二姐身边,劫匪把腿放到了茶几上,我看见皮鞋上也沾满了我的淫液,这一定是我第一次高潮潮吹时喷上去的。由于就在二姐的身边,我用身子蹭了蹭二姐,表示安慰,然后开始舔劫匪皮鞋上的淫液….

强烈的屈辱感袭来,给我一种屈辱没有上限的错觉。当我把头凑近劫匪的脚时,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淡,但很熟悉,是大姐的香味!!!而且这种把腿放在茶几上的动作,也很像大姐?!难道,又是大姐在演戏??!!

没错,味道是大姐的没错,虽然已经极力遮掩,但我对大姐的味道实在太熟悉了,一丝丝泄露就暴露了“劫匪”的身份!天啊,她用枪顶二姐脑袋,不是就大姐的习惯动作吗?!二姐来我家,和大姐合伙想给我个惊喜,我马上反应过来。

但是….大姐的声音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不是大姐?我正狐疑间,劫匪一拍沙发,怒声到:“磨蹭什么,快点!”

我赶紧收拾心思,舔着鞋上的淫液。好在刚才低头,长发挡住了我的侧脸,劫匪看不到我脸上不断变换的表情。同时,劫匪的另一只脚伸到了我下体,开始拨弄我的阴户,我无法躲闪,只能徒劳地扭动身体。

“不许躲,继续舔!不需要我动手吧!”劫匪恶狠狠地说。

我只能停下身体扭动,继续舔劫匪的皮鞋!但下体的刺激却如恶魔一样,挑逗着我的情欲。我眼睛被茶几挡住,看不到下面的情况,但熟悉的感觉让我能肯定这是大姐,要不谁还能用皮鞋把我挑逗成这样!

心情放松了,屈辱感消失了,高潮居然毫无征兆的降临了!突然的高潮让我仰起头,大声呻吟,接踵而来的惩罚又让声音变成哀嚎。我居然连续被没收了三次高潮!三次叠加的惩罚,疼得我直翻白眼,身体抽搐,直让我想躺在地上翻滚。

但是,惩罚过去的太快,我还没做出过多的动作,惩罚已经停了。我不能做出进一步动作,只能尴尬地保持着姿势,嘴里不停叫着。

“闭嘴!”劫匪怒道:“该死的婊子!舔鞋也能让你高潮!还不继续舔!”

劫匪的话解决了我的尴尬,我赶紧低下头继续舔。刚才仰头是不用伪装表情,现在低下头,头发又遮住了侧脸,让劫匪…或者说大姐看不到我脸上已经没有了恐惧和屈辱,而是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是的,幸福!虽然被惩罚的位置仍痛彻心脾,但我心里充满了甜蜜,大姐和二姐真是煞费苦心,才让我有了刚才难得的体验!可惜这么快就让我识破了,要不…不知道大姐用什么强奸我呢?

“行了,换另一只!”当我把鞋舔干净后,‘劫匪’换了个位置,把另一只脚放在茶几上,领命我。

不就一只鞋上有吗?怎么…呃!这只鞋上的淫液更多,整个鞋上都沾满了!肯定是刚才挑逗我下体时,被淫液喷到的!想到这,我心里好笑,但被惩罚的疼痛让我实在笑不出来,满脸都被疼痛占满了!

“该死!你下面是水龙头吗?能喷这么多!!”‘劫匪’狠狠地说,还带着三分无奈。

“是,是”我慌忙答应,艰难地跪爬过去,装出惊慌的表情。好!我就陪你们演戏!倒要看看你们弄出个什么样的剧本!!

这只鞋的淫液更多,舔干净也就需要更长时间。‘劫匪’仿佛很不耐烦,把脚又伸向我的下体,用我刚舔干净的鞋继续挑逗我的下体。我一直都无法抵抗大姐的挑逗,即使只是一只鞋!再加上疼痛缓解,刺激增加,所以没多久,我已经开始呻吟了,嘴里娇喘地求道:“不…不要…弄哪里,我…我受不了了….我…我要高潮了….”

我是真想让‘劫匪’停下,我不想被惩罚了!!三次被惩罚打断的高潮,不管是被高潮消耗了还是被惩罚驱散,我体内的快感减少了很多,欲火也基本消失了,所以我这次坚持的时间长了不少。但现在被‘劫匪’挑逗下体,让我又忍不住了。

“哼,臭婊子,再让你高潮太便宜你了!”‘劫匪’的脚适时停下。我心里松了口气,继续舔。身上只剩下配件的刺激,加上疼痛的干扰,好忍受多了。不久,快感就消散了不少。

但这时,恶魔般的皮鞋又开始动了!快感再次聚集,等我有了高潮的感觉,鞋就会适时停下,等我缓解后,皮鞋又开始挑逗…结果,舔皮鞋的时间一点都不比地板少。期间我倒没求‘劫匪’饶恕我,只是默默忍受着,或者说,享受着。有头发遮着脸,也不怕‘劫匪’发现异常。

毕竟被大姐调教了那么久!大姐最擅长的就是把我弄得不上不下的,而我也最喜欢在大姐的魔爪下婉转娇啼。虽然以前没用皮鞋弄过,但我肯定‘他’就是大姐。这些技术我很熟悉,都是大姐教的!

等鞋舔完了,我身下的地板又出现一滩液体,好在‘劫匪’没让我再舔。

“都….干完了,什么时候放了我们?”我带着三分冷漠,七分害怕地问道。

“不急,这只是开胃菜,这房子真大,我就住这了,慢慢享受你们这两个小美人!”‘劫匪’舒服地从茶几上拿起饮料喝了。

听到住下,我心里一喜。“不,不行,你不能这样!”我矜持全无,惊恐地叫着,心里说,不就是演戏嘛,我也会!

“住口!这没你说话的权利,去,再给我拿杯饮料!”大姐,哦不,劫匪把杯子放在茶几上。

“啊?我手被绑着,怎么拿啊?”我连忙分辨。心说:剧本是这么写的吗?你这是即兴表演吧?

“我不管,快去,不然….”说着‘劫匪’撩起衣服,又露出别在腰间的手枪。

“呃….好的,我去。”我只能答应,用嘴咬住杯子,艰难地站起来,向厨房走去,杯缘上残留了大姐的味道,更明显,果然嘴里的味道更难掩盖,而我对大姐嘴里的味道更熟悉!

我叼着杯子快到厨房时,忽然看到放在门口的手机,手机现在是对我最重要的东西,我都是随身携带的。但‘劫匪’的突然出现,我无法拿手机,所以一直留在这里。

感谢这个大房子,客厅完全看不到这里。我回头看了一眼,‘劫匪’没跟来。我转身下腰,用吊在背后的手拿到了手机。也感谢从小练的瑜伽,这个动作一气完成,完全没有难度。

终于有机会打开镣铐了,手铐是大姐绑的,但大姐假冒劫匪,不可能用手机锁定,也就是说现在手铐没有权限问题,只要有权限的都能打开。进厨房放下杯子,我又犯难了,厨房可没镜子,我看不到手机啊!

不过这可难不住我,没手可以用脚啊!好在刚才高跟鞋脱了,现在光着脚呢!我下腰把手机放到橱柜的台面,然后抬起脚,放在台面上,弯腰低头操作手机!再次感谢瑜伽,虽然脖子被勒得上不来气,但手铐打开了!

双手终于解放了,可我心里反而有些失落!金属项圈扔在脖子上,我没打开,连接手铐的锁链已经垂下,现在被我拿在手里,以免发出声音。摸着手铐,我心里天人交战,锁上继续被‘劫匪’调教?还是出去反将一军?

最后是三次惩罚帮我下了决定,现在疼痛还没完全消失呢,算了吧,等任务完了再说。我怀着遗憾的心情去弄饮料,饮料在冰箱里,是我做的,我了开冰箱门,倒好饮料,然后把手铐又收上去,在背后用两只手抓住,用嘴咬住杯子,仿佛自己还被铐住的样子。我叼着饮料回到客厅,挺着胸,隐藏着身后的双手,然后跪下,把杯子放在茶几上。

“饮料来了!”我没好气地说。好像刚才费了多大劲似的。劫匪过来伸手拿饮料,嘴里还得意地说道:“现在上床去,该让我乐乐了!!!”

就在劫匪探身的时候,我闪电般出手,一下就拿到了劫匪别在腰间的手枪,刚才劫匪因为显摆,把夹克的拉锁打开,枪就露在外面。

我把手枪指向劫匪,吓得劫匪一下坐到了沙发上,饮料也打翻在身上,这时二姐看到我抢到手枪,开始挣扎,嘴里呜呜地叫着!劫匪坐在沙发上,指着我惊慌地“你…你…你…”说不出话来。我现在得意地拿着手枪,完全忘记了身上的刺激和疼痛,嚣张地对劫匪说:“就你这胆子还敢打劫?!!”也该我逗逗‘他’了。

“你….”‘劫匪’仍惊惧地说不完整话。

“你什么你!你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凑近了一些,恶狠狠地说。

“我…”‘劫匪’刚出声就被我打断了。

“我什么我!我错了?我不敢了?干坏事会有报应的,不是吗?”我又凑近了,用枪顶在劫匪’的脑门,打开了保险,刚下劫匪’做过这个动作,我也学会了。

“不….” ‘劫匪’的话又被我打断

“不什么不!知道了我们的秘密,还想活吗?”我露出自认为最狰狞的样子,想看看大姐的表情。

‘劫匪’被我打断了三次,居然不说话了,露出赌气的眼神!

<< 庄园奴隶 第二部 第一章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三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3 thoughts on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二章”

  1. 阳光 关爱 无私 激情,真羡慕主角的幸福生活,回到家被信赖的人,温柔的严格管理着。作者你是最棒的没有之一。

  2. 谢谢每集都给我回复,谢谢你的鼓励,也希望更多人能回复我的文章,或者提些意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