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七章

目录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吃完看看时间,快到我的紧缚时间了,我戴上口塞,一起来到8号房,这期间深喉训练也开启了,口塞居然也增加了震动,我嘴里本来就又麻又疼,这一震动更是雪上加霜!而且这次搅动的感觉更明显,使得吸允更困难,好在大姐教导的口交技巧我已经基本掌握,还能勉强应付。

我上床准备好,做出姿势,身子立刻被紧缚住,这次的疼痛比昨天增加的不多,看来昨天的感觉的确是因为升级太快的缘故,不过这次一开始,我就能感到脑袋左右晃动一下都能碰到鞋跟了。因为不讲故事,大姐和四妹等我开始后就出去了,出去时我还能听到四妹问大姐:“我们还受不受罚啊?”接下来的声音我就听不到了。

房间里就剩下二姐,二姐跪在我面前,用毛巾擦着我额头不存在的汗水,我知道二姐还在自责。而且我现在才想明白,我要是就这样待2小时,非无聊死不可,还不如给她们讲故事呢。而且我还要开导二姐,带着口塞可不行,忙呜呜地向二姐示意,二姐看我出声,忙传音给我:“怎么了?很疼吗?”

刚才就想着张嘴说话,都忘了传音了,“把我口塞解开。”我和二姐传音,二姐把我手机拿来,我用鼻子解锁,二姐解开我的口塞,我这才对二姐说:“倒不是太疼,但也帮我揉揉身上吧。”刚才二姐问我疼不疼,倒提醒了我,让二姐给我按摩,至少不用跪在地上了。

“好的”二姐很开心地给我按摩起来。我继续对二姐说:“在厨房的时候…..”

我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二姐疑惑地问:“真的,不是安慰我?”

“真的!”我肯定地说。

“不骗我?”二姐又问。

“怎么会!”我心里说,二姐啊,你现在不傻了,怎么又变倔了!!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耳机里的话充满了甜蜜。看来二姐释怀了。

“二姐,我向你保证,以后我永远不会怪你,你也向我保证好不好?”我真诚地说道。

“嗯,好,我保证,不过你这样会惯坏我的!”二姐的话语终于正常了!

“你不是也这样惯着我吗?”我说道,然后感觉不对,马上改口到:“什么叫惯着啊,这是爱。”

“对,是爱,是我们的爱!”二姐的话充满幸福。二姐停止按摩,开始吻我的全身,虽然我穿着连体衣不应该感觉到,虽然我被这样一动不动地绑着也不应该能看到。但我就是感觉到了二姐的嘴唇,火热的嘴唇接触到我的身体,每一次都能感觉到。

“二姐,你不介意她们喝我的液体吗?”我问二姐。

“只要我知道三妹爱我,其它的我都不介意。” 二姐回答。

“那以后每天给她们吃一次。剩下的都给你,好不好?”我问道。

“好,我没意见。”二姐还在吻着我呢。

“你去把她们叫来吧,我讲故事。”我说道。

“就知道你的心最软了!”二姐下床出门,我隐隐听到笑声。一会大姐和四妹进来了,全身赤裸,就穿着高跟鞋,戴着颈手铐,进来大姐就说:“三妹,我们自己罚自己呢,因为要教导四妹,所以只能这样了。你看还满意吗?”

“这样啊,那我要考验考验你们,二姐,给她们戴上乳头刺激。”我心里暗暗好笑,想先捉弄她们一下。

二姐给她们戴好,自己也戴上了,然后我说,跪着听我讲故事,完事我要检查地板上的液体。

“好好,我们都听三妹的。”大姐带头跪下,二姐和四妹在两边。

我心里这个乐啊,嘴里说道:“嗯,看你们认错诚恳的份上,明天再给你们喝一次!”

“不用了吧,其实也没什么….”四妹嘀咕道!

“哼!”我哼了一声。四妹赶紧改口:

“我是说其实味道可好了,一次怎么够,三次吧,好不好!”

我们都笑了,笑过我开始讲故事。这次驷马结束时,我的脚已经和脑袋平齐了。

结束后,我看了地上的液体,四妹的比大姐的少多了,看来四妹还真需要训练啊,大姐也看到了,顶了四妹一下,用头向地上示意,四妹很不好意思地说:“看来还是我最差啊!”

“没事,让大姐多训练训练你就好了!”我和四妹说完,又对大姐说:“这次我把项圈开着,你们想听就听吧,我们是一家人,没什么要隐瞒的!”我是真想开了,我和二姐的事有什么好隐瞒的,尤其有什么可对大姐隐瞒的?!我们还有什么羞人的事是大姐不知道的!!也不知道自己这两天是怎么想的?!

大姐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忙说:“我们自己关,这次一定…..”

“真的不用。”我阻止了大姐的话,扶住大姐紧缚在背后的手臂,真诚地说道:“从我第一天做奴隶开始,大姐就看着,以后我们还需要大姐看着,这两天是妹妹不懂事,我给大姐陪不是了。”

“可是,这样不好吧,毕竟你和二妹…..”大姐为难地说。

“我们都是大姐的妹妹,大姐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怎么敢隐瞒大姐!”这时二姐也过来传音说,她已经把手机打开了。

没等大姐说话,我就抢着说:“大姐就答应吧,我们都愿意这样。”

“那个…..”大姐还要说什么,我赶紧加码:“大姐要是不答应,就是看不起我们姐妹!”

“停!让我说!”这次大姐抢着说了。

“大姐您说,我们听着呢!”我和二姐赶紧说。

“我是想说,你摸够了没有啊???!!!!”大姐生气地说。

“啊!”我赶紧松开手,天地良心,真的不怪我啊!谁让大姐这时候被绑着,没有反抗能力呢?谁让这时候大姐还赤裸着,像个温顺的小羊羔呢?谁让大姐的皮肤那么好,又细又滑,还弹性十足呢?你说我能不摸摸吗?谁让大姐的胸部那么挺,摸上去和果冻似的,我能不区分一下其中的差异吗?谁让大姐的屁股那么翘,打一下都震手,我能不研究一下嘛!谁让大姐的下体还湿漉漉的,呃…..那里我还没顾得上呢,就让大姐叫停了!

“我能说实话吗?”我弱弱地问。

“你说!”大姐瞪着我。

“没够!”我小声回答。

“哦,那你继续,我就是随便问问。”大姐的幽默让我们都笑了。

“手感好吧!”四妹这时候悄声问我。

“呃…好!”这么一闹,我反而不好意思摸了。

“好啦,等你训练结束,让你摸个够!”大姐笑着对我说。然后又正色对我们大家说:“大家都是好姐妹,今天我规定,以后大家都不许和对方生气、记仇!”

“嗯。”我们三个一起点头。

“咦,大姐,我记得你有监控器的权利啊?”我忽然想起做狗的那次,大姐不就用监控看的吗?

“那是你主人….爷爷临时给我的,后来就没了。”大姐解释。

“我让爷爷再给你就是了。”说着我就去了5号房。门口时我又把自己用后手缚绑上,我喜欢这样和爷爷说话。进去后,我还没说话呢,耳机中就传来爷爷的声音:

…怎么又绑着进来了?…

“孙女喜欢这样和爷爷说话。”说着我跪到地上。心里想,可惜我不能脱光了,要不我一定脱光了来诱惑爷爷,和大姐一样,想到这,我脸红了。

…又是什么事啊,老东西那里又吵着要喝酒呢…

“爷爷,为了孙女,您就别喝酒了,好不好嘛。”虽然我在撒娇,但我是真心的。

…好好,我答应你!…爷爷的话一听就是敷衍!

…爷爷要和我保证,爷爷发誓…我不依道。

…好好,爷爷保证,爷爷发誓如果以后再…

“等等,我替爷爷发誓,如果爷爷再喝酒,孙女不得好死!”我抢着说道。

…什么?!胡闹,你….你…!!…爷爷急了。

“求您了,爷爷,为了我,您就答应吧,孙女给您磕头了!!”说着我就开始使劲磕起头头来。

…好好,别磕了,爷爷答应,真答应了…爷爷赶快说。

“爷爷,以后喝茶吧,那个对身体好,还有,我让二姐也让她爷爷戒酒,陪着您!”我抬起头说。

…咦,对啊,好好,哈哈,老东西这次有罪受了,他酒瘾比我大,就这么办,你快去和凯茜说,我去叫老东西…爷爷忽然开心了。

“哦,那孙女走了,哎, 不对,还没说正事呢,爷爷,还在吗?”这么半天还没说正事呢。

…啊,什么事啊?…好在爷爷没走。

“我想让您把监控分给大姐。”我说道。

…这好办,我这就给…爷爷很痛快就答应了。

“那给了后您还能监控吗?”

…当然能了,这又不是唯一的…爷爷说。

“哦,那平时都有谁能监控这里啊?”我问道。

…庄园是我的,当然只有我,别人都要我同意才行…爷爷解释。

“哦,那刚才二姐爷爷那事也是您同意的喽。”我终于套出来了。

…你,你套我话!!…爷爷反应过来了。

“啊,孙女错了,孙女不是故意的,爷爷惩罚孙女吧!”我把屁股高高撅起来。

…哼!…我屁股上传来一下一下的疼痛。

我立刻发出痛呼,同时还呻吟道:“啊啊,爷爷打重些,再重些!!”

这时屁股上的疼痛消失了,片刻后爷爷才说话:

…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别和你大姐学,你这样我死的更快!!…爷爷这次说话充满了无奈。

“啊”这次我是真吃惊了,而且是真害怕了,我赶紧又磕头,连声说道:“孙女不敢了,孙女真不知道会这样,爷爷别怪我….”

…好了,好了,这不怪你,你大姐主人的事我不能和你说,以后还像以前那样就好了!…爷爷语气缓和了点。

我的八卦之心啊,爷爷你怎么能这么钩着我呢,我心里百爪挠心,可又不敢问。只能说:“我知道怎么做了,孙女告退。”其实我心里有个念头,但太可怕了,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记得让凯茜快点。走吧…爷爷说。

我解开手,回到8号房,问大姐,“爷爷给你了,可以吗?”

“我回去看吧”大姐晃了晃自己被锁住的手。

“我帮大姐解开。”其实没有大姐的手机,我是解不开的。我就是又想摸大姐了,天地良心,不光我,任何一个人看着大姐这赤裸的胴体,还被绑着,都会忍不住摸的,而且肯定不止是….摸,我还算好的呢!

大姐看出我的意图,赶快跑了,声音远远传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

嘻嘻,被发现了,我把门关上,把项圈设置成只有我和二姐通话的模式,二姐看到也赶快照做,然后我传音和二姐说了情况,这是为了她爷爷的健康,她当然同意了,我们又把通话模式改回来,二姐出去,估计以后我们都不会再改通话模式了(这里我又错了,错的厉害)。我戴上口塞,开始在床上练起了瑜伽,试试练瑜伽有帮助没有!

当我知道练瑜伽没用时,二姐回来了,也戴着颈手铐。我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二姐点点头。我知道成了,起来关上门,把二姐拉到床上。“帮我戴上口塞吧,我也要努力。”二姐对我说道。

我一边帮二姐戴着口塞,一边问:“刚才我答应大姐的时候没问你,你不会生气吧。”

二姐摇头,我又说道:“我就是觉得没什么可隐瞒大姐的,大姐从我做奴隶第一天就看着我。”二姐拉过我的手,和我一起做了个心心相映的手势,表明了自己的决定。二姐真好,我痴痴地看着二姐。

“都看那么久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帮我把手解开好不好?”耳机传声二姐的声音。

“多久都看不够,尤其是你这羞涩的样子!”我抚摸着二姐的脸颊。

“那…那…我胸口有点闷,把我的胸罩松松好吗?”二姐又用低低的声音传音。

你以为那个是普通乳罩呢?还松松!!!那是自动收紧的,什么时候都会束缚住乳房,怎么松啊!要我帮你脱了就明说嘛!不过我喜欢这样,嘻嘻!!

我把二姐的乳罩脱下来,然后抚摸着二姐的后背,二姐的皮肤传来一阵阵颤栗,我坏坏地问:“肚子那里是不是也很紧啊,要不要也松松?”

“嗯”耳机里的声音如同呻吟。我麻利地脱下二姐的束腰,可惜内裤要留着,而且也不能高潮,不能太刺激二姐。这时我又飞快地解开了二姐的口塞,同时传话道:“要喝的快来,过时不候啊!”我完全不要脸了!

“今天喝够了,明天再喝吧,我看着就行了!”大姐回复。

“哦哦.…我…我去不了….啊啊….下次吧…..”四妹的声音,应该是快高潮了!!

二姐解开口塞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时已经躺好,我也骑在二姐的身上,完事后,二姐又是一脸淫液,嘴里还含着一口淫液,把嘴伸向我,我也忙把脸凑过去,让二姐把淫液抹在我脸上,给二姐戴上口塞。然后扶着二姐躺好,盖好被子,完事才去洗手间自己擦洗了一下,回来后,我伏在二姐的身上,就这么看着二姐满是淫液的脸,二姐双手被吊在背后,还让自己身子压着,本就动不了,这下再让我一压,更是一动不能动了,只能微微左右动动脑袋,但二姐向右歪头,我也歪向右,二姐向左歪头,我也向左歪。二姐终于让我看毛了,扭捏地问:“你要干什么啊?”

我对二姐说:“今天晚上我们就这么看着,谁都不说话好不好,好不好啊!!”最后一句肯定是和大姐她们说的。

“你赖皮!!”大姐说。

“哦哦哦,啊啊啊啊”四妹可能正高潮呢,忽略她。

二姐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好啊,憋死她们!!!”

大姐:“二妹,不带你这样!!!”

四妹:“哦哦哦,啊啊啊啊!!!”

其实我们就是开个玩笑,之后我把二姐的手解开,让二姐慢慢地跳绳,我则开始跳舞。到11点前我们还真没说什么话,到点后我跳绳尿尿,灌肠大便,脱鞋洗澡就不多说了。睡觉时我还是把手放在二姐赤裸的胴体上,二姐依然无法入睡,我暗自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拿手机。

“等等,别关。”二姐过来趴在我身上,传声说道:“我刚才想了好久,记得我说过你惯着我吗?”

“记得,我会永远….”我还没说完,二姐就用手按住了我的口塞,示意我先别说。

“我知道!别的奴隶都是被惩罚强迫进行的,而我是被你宠着进行,我想这可能就是原因。”

“怎么….呃….”我刚要反驳,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这个训练甚至连大小便都是受惩罚控制的,这里一定有原因!而且我肯定这不是为了单纯折磨我们,虽然我们没少被折磨!!这从爷爷…呃..现在要加上们了!爷爷们对我们的态度就能知道,如果是单纯的折磨,爷爷们肯定不会给我们,都说老年人容易溺爱孩子,爷爷就是这样,原来是爷爷说什么我必须听,现在是我说什么爷爷必须听!!呃,想远了…所以二姐说的还真有道理!

“可是…”我还是心疼二姐,犹豫着。

“我知道你心疼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也好幸福,但为了这次训练,你就做些牺牲吧”

“什么叫牺牲啊!!”我传音没法笑,要不肯定笑出来了。

二姐知道我不能笑,调皮地弯了弯自己眼睛,配上那一脸干涸的淫液……我可没说不好看啊!!!大家作证!!!!

“怎么样,我聪明吧?”二姐传声道。

“好吧,算你有理。”我捏了捏二姐的脸蛋。

“今天晚上都别关,不管我怎么样都别关,好不好!”二姐问我。

“这….”我是真不忍心啊!

“反正明天没事,什么时候都能睡,而且我就算1、2晚不睡觉也没事啊,答应人家嘛!”二姐轻轻晃着我的身体。二姐这语言天赋真厉害,传音都能撒娇了!

“嗯,好吧。”我放下了手机。

“把人家的手绑上嘛?”二姐又腻声传音。

“嗯,好吧。”我把二姐的手吊在背后。

“把人家的惩罚调高点嘛。”二姐被绑上后又趴到我身边。

“嗯,好…不行,这个不行!”我差点答应了。

“就高一点点,求求你了”二姐继续求我。

“就一点啊!”我调手机。

“这么少啊,都没什么差别,在高点嘛….好不好….”

“好好,再多点,不能再多了啊!!!”这个疼痛已经算是比较明显的疼痛了,我肯定不会把强度调高到和我一样,慢慢来吧。

“三妹就是舍不得惩罚我,现在姐姐没法反抗,你要不要…..”二姐仰面躺下,和我传声道。

“我不舍得,我发过誓!”我断然拒绝,问道:“如果咱们换换,你舍得吗?”

“呃….”二姐没话了,不过没过久,二姐又传音道:“妹妹,那个乳头的捏紧感是什么样的?给我试试好不好?”

“不好!”我拒绝道。

“这也是为了我的训练啊,哎呀,我的训练装备还没拿呢!”二姐传音。

“都放柜子里了!”我一边回答,一边爬起来,趴在二姐身上,问答:“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聪明了,白天怎么没见你这么聪明啊!!”

“我…讨厌啦!!”二姐没话说了,只能撒娇耍赖。

“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我还真没想到,这种惩罚也是因人而异的,我们来试试,你告诉我疼痛的程度。”那种捏紧感很容易模拟出来,先试试也不错。于是我用手指分别捏住二姐的两个乳头,使劲一捏!

“啊!”二姐叫了一声,我忙问:“怎么样?”

“嗯,有点疼。”二姐回答。

“哦,那我再用力。”我又加了点劲,这次二姐有了准备,没有叫,也没等我问,就说道:“还能忍住。”

我在加劲,“还行。”

“用力”

“再用力”

“……”

我试了好几次,终于泄气了,我从二姐身上下来,坐在床上,想起来二姐喜欢受惩罚,刚才我捏的程度应该已经比我现在乳头上的程度重了,二姐还让用力呢!!我怎么把这茬忘了,这要是开始训练,二姐要受多大罪啊!!

二姐看我不说话,也赶紧坐起身,传声问道:“怎么了?”

“刚才那次应该已经比我受到的程度更重了,可你还说用力,我忘了你喜欢受惩罚,这下糟了!”

“这有什么糟的?”二姐不解的问。

“这个疼痛不是固定的,而是因人而异,开始时机器会测定你忍耐疼痛的程度,你受罚的程度肯定比我大!”我懊恼地说:“不要咱们别训练了吧!”

二姐用肩膀顶了我一下,说道:“傻瓜,你都说了是测试疼痛的程度,那就是说不管捏的多紧,我的疼痛程度都和你一样啊!”

我一拍脑门,自嘲地说道:“对啊,这次是我笨了!!”

二姐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柔声说道:“你不是笨,你是关心我。”

我就势搂住了二姐,感慨地用中文说道:“关心则乱,古人诚不欺我啊!”

“嗯?什么意思?”二姐问道。

我和二姐解释,二姐说道:“以后我们用中文说话吧。”

“那太乱了,等就剩咱们俩的时候说中文吧。”我应到。

“再试试紧固环吧”二姐说道。

我给二姐戴上紧固环,还是比我的程度大,不过我也不担心了,二姐说的对,最后的疼痛是一样的,这些疼痛,我现在基本都已经适应了,接着我又给二姐试了电击,都比我的大,二姐真厉害!

“把我下面也装上紧固环,再试试吧。”二姐又要求。

我依言装好,脱内裤的时候我给自己蹭了一脸二姐的淫液,才给二姐穿好内裤,把紧固环收紧。

“这些惩罚不要关掉好不好,求求你嘛!”二姐一边求我,一边来我脸上蹭淫液。

“嘿!你早打好这个主意了吧!!”我现在才明白过来:“你这招曲线救国用的真好,跟谁学的啊?”

“人家喜欢受罚,你又不是不知道,和你在一起后,就基本没怎么受罚,我知道是你心疼我,我也感到很幸福,但这不能改变我喜欢惩罚的事实啊。”二姐传声说了一大套。

哎,二姐说得对啊,是我忽略了二姐的喜好,我喜欢的,不一定是二姐喜欢的,看来这些时间以来,二姐一直是在迁就我!!

二姐看我不说话,忙说:“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

“不是,我不是这样想的!”我用手捂住二姐的口塞,说道:“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以后不会了!”

“你真好!”二姐幸福地在我手上蹭着,像只小猫。

“睡觉吧,很晚了。”我把二姐拉上床,给二姐盖上被子,依然搂着二姐赤裸的胴体。

“我胸部痒痒,帮我挠挠。”没过片刻,二姐又传音。

“哦,哪里啊,这吗?”我用手在二姐胸部移动。

“往中间点,再上点,再中间点,对,就这!”二姐指挥我的手指。

“你不能直接说乳头啊!怎么小聪明都用这了!!”我埋怨着二姐。

“我以为你喜欢摸人家胸部嘛!”二姐撒娇地说道。

“呃…好吧,算你说对了,这样揉可以吗?”我开始揉捏起二姐被紧缚的乳头。

“使劲点,两个都要。”二姐害羞地指挥着。我只能又趴在二姐的身边,为二姐“抓痒痒”。很快,二姐开始扭动身体,呻吟出声了,我一边揉着,一边问:“二姐,你不能高潮的,这样好吗?”

“哦哦…在揉会,就就….停!”二姐传音都颤抖了。

“呀,还有一件事。”我没停手,和二姐说着。

“哦哦….还有什么事啊?”二姐一边呻吟一边问。

“还要忍受欲望啊,我和你说过的。”我把我目前受到的各种刺激说了一边。

“啊!”二姐听完一下坐起来了,也不呻吟,忙问:“怎么能这么厉害!”

我耸耸肩,说道:“要不我下面怎么能那么快就能满了呢!!”

“那你怎么对付的。难道还是那个……?”二姐疑惑地说,也难怪她不信,我到现在都觉得不现实呢!

“记得今天在厨房那次吗?那次我快感失控了,你的手一碰我,快感就立刻控制住了!”我说道。

“你不是因为讨我喜欢才这么说的?”二姐还是不信。

“是真的,虽然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深情地看着二姐,说道:“所以说我能创纪录的话,你才是第一功臣!!没有你,我做不到!”

二姐被我说的晕乎乎的,喃喃说道:“怪不得大姐那么说呢!”

“大姐说什么?”我奇怪地问。

“大姐说最后一级最难过,非常难过,当年她最后一级的时候,被折磨得迷迷糊糊的,最后都不知道怎么过的,让我多注意照顾你,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被快感折磨的!”二姐转述大姐的话,然后又说:“可我看你什么事都没有,还以为大姐夸大呢!”

“嗯,真不是夸大,我要不是有这本事,别说5级了,3级的时候就不成了!我是那时候有这本事的!”我沉思地说道。

“那我怎么办啊,你说得真可怕!”二姐传音里透着恐惧。

“放心,我有办法,你别担心,先过了睡觉这关再说。”我安慰着二姐:“夜了,快睡吧,别想那么多。”

我扶二姐睡下,这次我没把手放在二姐身上,反正晚上不关刺激,知道不知道二姐是否睡觉没什么区别。其实,我也没心思管这些,我现在好后悔,肠子都悔青了,我干什么要让二姐知道这些啊,怪不得大姐不告诉我呢!!二姐不知道要上,知道一样要上,还不如不让二姐知道呢。

而且二姐提前知道,产生了恐惧心理,以后恐怕能克服的困难也克服不了了,这样的话我不是害了二姐嘛!!!原来这个训练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的!而我,却自作聪明的把它破坏了!!!

我说我有办法,那是安慰二姐呢,我哪有什么办法啊!!现在只能想办法把我的错误弥补过来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二姐睡没睡我不知道,但我失眠了…..

晚上我又排了一次液体,我感觉二姐没睡,然后我才慢慢睡着了….

早上,尿道的电击让我醒来,我没有动,先去看二姐,二姐安详地躺着,好像睡着了!我强忍着尿道的疼痛,轻轻地下床,刚要轻轻走了几步试试,二姐就一咕噜爬起来了!

“不行?”我问道。

“应该是还不行,但我迷迷糊糊的,应该比昨天的情况好。”二姐回答道。

“那也算进步。”我赶紧鼓励。

然后是早晨的例行公事,尿完尿,紧接着就是阴道的电击,继续让二姐喝水,其实起床时我就感觉到阴道的胀满了,那时候我还奇怪为什么不先排淫液呢?看来赶到一起时,是先排尿,后排淫液。

不过,估计别的奴隶不会像我产生这么多,我是因为从来不停,阴道一直受到刺激,才会有这么多的!别的奴隶肯定不会这样,那个和我一样装备的奴隶就不知道了。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见见这个我当做对手的奴隶!

吃早饭的时候,我和大姐开玩笑:“不好意思,早上没忍住,给二姐喝了,不过一会就有了,给你们留着!”

大姐没理会我的话,只是奇怪地看着我,问道:“你没什么事吗?”

“什么没什么事?”我被问得莫名其妙。忽然想起二姐的话,问道:“你是说和二姐说的那些?”

“是啊?你没事?”大姐问。

“呃…没事,好像…没事!”我回答道。

“妖孽!!”大姐嘀咕了一声,就低头吃饭了。

二姐仍然是先给我做果汁,这次当然是苹果汁了,然后才自己吃饭。

吃饭时,我和大姐说:“大姐,我训练的时候有些问题,需要去外面实验一下,一会你和我去试试行吗?”

“还用去外…..啊,行,没问题!”大姐看到我的眼神,知道我有事,赶紧答应。

吃完饭,我让二姐和四妹把跳舞的东西准备好,我和大姐一会就回来!

稳住二姐后,我和大姐出来,向车库方向走了一段路,我把手机拿出来,把项圈通话的功能直接关了,大姐很奇怪,但还是照做了。然后我才说:“大姐,我把二姐害了!呜呜呜….”

我刚开始说话就哭了起来,大姐忙扶住我,连声问道:“别哭,别哭!怎么回事?”

我哭着把事情说了,最后说道:“大姐,帮我想个办法把!”

“哎,我不告诉你内容,就是因为怕出现这些事!你说的这种情况别说我了,组织里就从没出现过,我也没办法啊!”大姐无奈地说。

“那我怎么办啊,我对不起二姐!!”我哭的更伤心了。

“别哭,还不一定会有问题呢!你着什么急啊!”大姐安慰我。

“可是,我怕有问题啊!”我说道。

“别哭了,别让你二姐看出来,真有问题了你再和我联系,现在还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呢,怎么想办法啊!”大姐说这,帮我擦眼泪。

我一想也是,你不知道问题在哪,怎么想对策啊,赶忙也擦眼泪,说道:“大姐,帮我擦干净点,别让二姐看出来。”

“你们俩啊!我们回去吧。”大姐和我把手机打开,回到房子,一进门,大姐就和我说:“快去给我拿个苹果来,我边吃边看你们跳舞!”

“哦,好的。”我答应着,快步走到厨房,先找毛巾把脸擦干净,然后拿了苹果出来,心里这佩服大姐啊,这才叫临机应变呢,你用手擦眼泪哪能擦干净啊,这样不动声色的就遮掩过去了!!

“大姐,吃完和我们一起跳啊!”我和大姐说了一声,就开始跳热舞了,1小时后,我赶快戴上口塞,又和大姐学华尔兹,这次还没1小时呢,下体满了,这次我自觉地去厨房搬椅子,开始大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看我把两个椅子对着放一起才知道,嬉笑着过来,这次四妹拿来一个大杯子,就是给园丁装水的那种,说道:“用这个接吧,还能放冰箱冷藏呢!”

这话说的我面红耳赤,她们一边接,一边研究怎么喝,最后决定让二姐加饮料里,好在时间不长,我就解放了,要不真让她们羞死了。完事她们还不让我下来,轮流来舔我,弄得我又是一阵害羞。最后还是二姐帮我擦干净了。

完事大姐让我们去把裙子穿上,然后轮流和我们跳,一边跳,还一边解说,而且是男方和女方分别演示、解释,最后大姐高兴了,还跳了一段踢踏舞,引来一片掌声。大姐跳完,坐下来休息,我们一个递毛巾、一个端饮料、一个送苹果,全在大姐身边伺候着,大姐喝了一口饮料,把其它人支到厨房去,调到和我单独传音说道:“我那时候被折磨的都没人样了,哪像你啊,还能学跳舞!你真是….”

“妖孽!我知道!”我接口道:“大姐,和我说说那个人吧!”

大姐知道我说的是谁,但无奈地说道:“我也不认识啊,奴隶交流是从你这开始的,我只知道她的柔韧性也很好,练过体操。”

“哦!”柔韧性很好,我知道了,我要多练练柔韧性,不能比她差!我暗暗想到,心里又想起二姐的事,大姐没办法,不知道主人有没有?!

“呀,对了,大姐,爷爷让我今天找他,我差点忘了,我要赶快去。”我忙和大姐说。

“哦,去吧。”大姐没怀疑。

我快步来到5号房,用手机把自己绑成后手缚,然后才进门,这成了我见爷爷的标准姿势了。

“爷爷!爷爷!!”我跪在地上喊着,好长时间,爷爷才回答。

…在呢,你怎么主动来找我了?…

要是平时,我肯定先说点别的,但这次我心急,直接说道:“爷爷,孙女闯祸了,爷爷帮帮我吧!”

…什么事,慢慢说…爷爷也被我说的莫名其妙。我就在庄园没出去,能闯什么祸啊!

我把和大姐说的话又和爷爷说了。

…这样啊…爷爷也沉吟了起来。…正好,老东西也在这里,我让他来…

一会,我耳机中传来二姐爷爷的话。

…雪莉啊,我正发愁怎么和你们说呢,没想到你已经想到了…

“是我错了,主人..哦不..爷爷…哎呀,我怎么称呼您啊?!”我还真不知道怎称呼他。

…叫爷爷吧,毕竟主人只能有一个奴隶,不能两个人都叫我主人,爷爷就没规定了…

“哦,爷爷,我知道错了,您帮帮二姐吧,都是我的错,我愿意受任何惩罚。”我忙说。

…哎,说什么惩罚啊,你照顾凯茜,我都知道,我还要感谢你呢,只不过,我上次和凯茜那么说,也不是完全吓她,我只是感觉不对劲,可我也没想到会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哦,对了,你扔手机那招用得真狠啊!!!…

“啊,您都知道啊!是我错了,奴隶任凭爷爷责罚。”我把头低到地上。

…哎,说什么责罚啊,老鬼的孙女我怎么敢责罚啊…二姐爷爷忙说。

…哼,算你识相!…我爷爷的声音。

爷爷护着我呢,我心里可美了,可我不能放肆啊,赶紧说:“孙女年轻不懂事,谢谢爷爷宽宏大量,不和小女子计较…..”

…够了够了,这些迷汤你还是给老鬼灌吧…二姐爷爷打断了我。

“可我害了二姐,爷爷们帮我想想办法啊,呜呜呜呜”我又哭了起来。

…也不一定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这种情况还没有先例,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这是我爷爷的声音。

“可是万一有事呢?”我还是不放心。

…真有问题,大不了强制终止…这是二姐爷爷的声音。

“还能强制终止?”我问道。

…能,可是凯茜就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了…我爷爷的声音。

“以前有终止的吗?”我问道。

…没有!…俩爷爷一起说。

“啊,我不能让二姐做这样的第一啊!”

…我是说万一,不会那么严重的,你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担心,一切有我们呢…凯茜爷爷的声音。

“可是….”我还要说什么。

…你不要有心里负担,这不是你的错,如果我们真认为你错了,早就阻止你了…还是凯茜爷爷的声音:

…这事没有先例,只能静观其变,你继续帮凯茜吧,看看最终会发生什么…

“哦,我知道了。”我回答道。

…对了,这事不要告诉凯茜…凯茜爷爷说。

…你只要知道,我们不会让凯茜有任何危险的!…爷爷的声音。

“嗯,谢谢爷爷们。”我回答道。

…说来,我还要谢谢你呢,让我有了个好孙女…二姐爷爷说。

“哦,对了,我一定会送上贺礼的。”我说道。

…好说,好说!你去吧…

…等等,以后不是紧急情况,都在晚上找我们,白天我们忙!…

“嗯,孙女知道了,以后我每天晚上来陪爷爷聊天好不好?”

…好好…

我在5号房洗了脸,然后出门回到厨房,大家已经准备吃饭了,我笑笑对大家说:“我又快了,你们要不要?不要我给二姐了啊。”

“要要,这下冷饮,热饮都有了。”四妹的话让我们都笑了,二姐还真在用冰箱里我的液体做饮料,等做完了,我阴道电击开始了,椅子都摆好了,我熟练地跪上去锁好,二姐立刻又用新液体做了饮料,品尝后大家都说好喝,我只喝出了饮料味!

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乳头和阴蒂同时出现了信号,吓了我一跳,好在我一直是下面两个洞同时动的,只是慌乱了一下,没受到惩罚,我赶快用手机给大姐写字:“怎么还有两处同时的?”

大姐也写到:“正常,以后还有3处一起的呢,注意频率可能会不一样。”

5级还真是难啊,不知道大姐那时候迷迷糊糊的是怎么对付的?估计惩罚没少受!我胡思乱想地吃完饭,大姐又讲解了1小时的日常动作。然后大姐要教导四妹,我和二姐只能回房间。

回来后我先指了指二姐下面询问情况,二姐说:“我能控制它们分开,但控制不好,老是出错。”

“那就不错了!”我说着又帮二姐换上了假阴茎。二姐下面也有好多淫液,不过这次我只是清理干净,没往脸上弄。

“干什么换来换去的?”二姐一边帮我换,一边迷惑地问。

“你困不困?”我用手机设置好了程序,问二姐。

“我不困,能坚持。”二姐忙说。

“我不是问你能不能坚持,我是要训练你睡觉!你要是不困,我和大姐要安眠药去!”我把二姐推到床上。

“哦,这样啊,那我睡觉。”二姐上床后把手背到背后,看着我。

“好好,你什么都学我!”我拿出颈手铐给二姐戴上,然后和二姐传声说:“晚饭时我叫你,这段时间我下面就自己解决了。”

“不要!”二姐抗议道。

“乖,抓紧时间训练吧!”我把脸和二姐的脸贴了一下。

“那好吧。”二姐躺下了。我帮二姐把被子盖好,转身出门了。

出来后我摘下口塞,来到大姐的房间,本来以为又能看见两个赤裸的美人,结果大失所望,大姐穿着三件套,一手手机,一手马鞭地站在床边;四妹倒是赤裸着躺在床上,双手被向脚的方向拴在两个床柱上,而双腿被反折向上,分别拴在头侧的两个床柱上,嘴里戴着口塞,眼睛蒙着眼罩,下体插着两个大振动棒,乳头和阴蒂上也戴着装备。

大姐看我进来,对我摇摇头,又开始调教四妹,大姐一边调控着手机,一边不时用马鞭打四妹一下,接着又抚摸着四妹赤裸的皮肤,我一看就知道了大姐的意图,这些大姐都教过我,于是我也加入进去,大姐有了我的帮助,开始注重关照四妹的下体,而我主要照顾四妹的上面,到关键处,我就会侧开身,让大姐打四妹乳房一下,然后我马上就开始抚摸揉捏,可惜四妹的乳头这时候带着笼子,没法下手。四妹身子的手感也很好,可总感觉不如大姐,甚至包括二姐的身子,都不如大姐,大姐那么多年连体衣和糊糊真不白用啊!我心里感叹着。

四妹被我们俩逗弄得娇喘连连,嘴里的呻吟也是时高时低,身子剧烈地扭动着。这种被蒙住双眼的感觉我知道,全身都会变得更敏感,而且那种不知道下一次刺激会落在哪里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分外刺激,可惜这东西一个人时没法玩,我是因为和二姐住一起,才会经常玩的,四妹一个人住,自己设定的程序自己都知道,蒙眼的意义就没有了。

四妹一直没有传音,我指指四妹的嘴和项圈,疑惑地看向大姐,大姐用口型说:“关了。”

在我感觉时机差不多的时候,看向大姐,大姐点点头,用手机加大了振动棒和各个装置的强度,我则加大了揉捏的力度,四妹的身子一下就僵硬了,嘴里的呜呜声一下变得高亢,大姐调好手机,鞭子的频率也频繁起来,四妹好像进入了叠浪式的高潮,身子一波波的痉挛,经过5-6波才停下来,只剩下剧烈的喘息和偶尔的痉挛。

大姐放下手机和鞭子,对我说:“我这点本事你真是学全了。”

“还不是大姐教导的好!”我赶快送上马屁。

“大姐怎么没看监视啊?”我打趣地问道。

“老看那种毛片伤身体!”大姐白了我一眼。接着问道:“有什么事吗?”

“哦,我找她。”说着我把四妹的眼罩摘下来,四妹看见我时,呜呜呜呜地叫了起来。大姐把四妹的口塞打开,四妹一能说话,就急不可耐地说:“原来是三姐来了,我说刚才身上怎么多了那么多刺激呢,三姐手法真好,比大姐的还好呢!”

“就你嘴甜!我捏了四妹乳房一把,说道,我要那些歌曲,传到我手机上。”我说着就把她手机放在四妹的鼻子前,让她就这么操作,解开她太麻烦了,然后还要绑上,就这样弄吧。四妹一边操作,我一边和大姐说:“大姐,刚才四妹说你技术不好,还不如我呢,你看着办吧!”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说大姐的比你好!”四妹赶快解释。

“哼!”我把手放在四妹的大腿内侧轻轻瘙痒,我记得四妹说喜欢这样。

“哦哦,三姐我说错了,你和大姐的一样好,你们都好,就我不好,行了吧!!”四妹赶紧改口。

这时大姐也过来了,和我一起盯着四妹,四妹被绑着也跑不掉,被我们盯毛了,诺诺地说:“你们….要…干什么?不就是一…..一句话嘛?不…不至于吧!”

“哼!”我们一起哼了一声。

“啊”四妹把眼睛紧闭起来,嘴里喊道:“我投降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把脸在四妹的脸上贴了一下,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口无遮拦的话!”

大姐在四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小迷糊的性格!”

“哦,你们是吓唬我的啊?!”四妹把眼睛张开了。

“怎么会呢,一会就把你吃了!快给我传!”我又把手机放在四妹的鼻子前。“哦”四妹用鼻子操作完,我看了一眼后,和大姐说:“我走了,你吃她吧!”说完我就出门了。

我好像看到大姐拿着口塞靠近四妹,嘴里淫笑地说:“嘿嘿,小妞,不能动了吧,乖乖把这个戴上!!”

四妹惊恐地挣扎着被捆绑的手脚,大声叫道:“不要,不要,放开我,救命啊!!!!”

呃….这又是作者YY,其实我都出门了,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出门后,我想了想,来到9号房,这里地方大,我打开手机放音乐,开始跳舞!这种舞没太多规矩,基本动作知道了,怎么安排就全凭自愿,我就选怎么能蹦,怎么能跳怎么来,主要是为了训练阴道对小球的控制。

我一直跳到阴道电击开始,才停下来,真倒霉,只有9号房没有洗手间,我怎么还就偏偏选了这间啊,现在只能捂住肚子跑到7号房,就是我受痒刑的那间房子,跑进洗手间开始排液体,收拾完出来后我真是感慨自己的体力,要是以前,这么跳舞我估计没5分钟就不行了,现在看看时间,1个多小时,还不带怎么喘的!我回去拿了手机,把口塞戴上,心里想着干点什么呢?

二姐睡觉呢,不能去打扰,去找大姐她们?她们也训练呢,怎么好像反而就我一个没事干呢?嗯,去摘点苹果吧。我找了一条普通点裙子穿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不能脱鞋,没法穿裤子!

从厨房拿了一个塑料袋,出门后我开启了脚镣和大腿铐,小步向苹果树那边走,由于不能迈大步,我自然用出了大姐教导的走路姿势,这种姿势能表现得很淑女。平时以我的性格是不可能这么走路的,而现在因为脚镣和大腿铐的限制,我不得不这么走,再配合上大姐教导的头颈、上身和手臂的姿势,立刻就有了一种楚楚动人的感觉。

我慢慢体会着这种姿势,的确能给人美感,可惜很多动作都和我的习惯不同,要不是腿被限制着,实在很难保持。好在现在没事,我就一边慢慢走,一边习惯着各种动作。看到苹果树时,我才忽然想到自己没带梯子,这不是白来了嘛,爬树?!!我赶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倒不是不能爬,小时后当野丫头也没少爬树,可是我穿着高跟鞋呢!现在要是脱了,晚上怎么洗澡!而且只有10分钟,也不够啊!

没办法,我只能关了镣铐,在树下找些低的树枝,跳着把树枝拉下来摘。好在练了跳舞,蹦跳时还能控制住阴道里的小球,这时候我哪还有淑女的样子,活像只猴子。等我把塑料袋装满时,地上已经落满了苹果树的叶子,我晃晃脑袋,头上又飘下几片落叶。回去的路上,我又变成了淑女,慢慢走回房子。

回到厨房时也快吃晚饭了,我洗了几个苹果,用两个盘子装上,先给大姐她们送了过去,她们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了,我一进门,大姐就奇怪地问我:“你去哪了?”

“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我奇怪地问。

“你这一脸土,还有这个。想不知道都难!”四妹蹦过来说,还从我头上摘下了一片叶子!

“啊”我叫了一声,赶紧到梳妆镜前查看,可不是一脸土嘛,都是树上掉的!我赶紧摘掉口塞,进洗手间洗脸,随口回答到:“我去摘苹果,忘带梯子了!”

洗好脸,我也不戴口塞了,一会就吃饭了。出来后,她们俩正吃苹果呢,我也拿了一个吃着,问道:“你们晚上还吃涮羊肉吗?”

“不吃了,也不能天天吃啊,明天再吃。”大姐说道。

“那你一会拿出点肉来化着,我做个菜!”我一边说,一边端着盘子出去。

来到8号房外,我轻轻打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进去,二姐仰面朝天地躺着,被子只盖了半个身子。我慢慢把盘子放下,又慢慢走到床边,二姐没动静,轻轻晃晃二姐,二姐没动,又使劲推推,二姐嗯了一声,想翻身,感觉到手臂被绑着,这才清醒,看到我在旁边,呜呜呜地叫了起来,我赶快帮她摘了口塞,二姐的嘴刚一自由,立刻就吻上了我,我也立刻抱住二姐,把二姐压到了床上,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庆贺着,之后我解开了二姐的束缚,起来扔给二姐一个苹果,问道:“怎么睡着的?”

“我也不知道,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二姐一边吃苹果一边说。

哎,我心里暗叹了一声,我也是这样睡觉的,如果二姐不知道这么多,估计适应得更快!

“快起来洗洗脸,该吃饭了。”我也吃着苹果说着。

我们来到厨房时,大姐已经把肉化好了。我切了点葱,做了一个葱爆羊肉。现在这点材料正好做这个,也只能做这个!我把菜放进盘子,还没端上桌呢,阴道的电击就来了,我忙把盘子放下,去摆椅子,三女立刻知道了怎么回事,都端着自己的糊糊来等着,我只能苦笑着跪倒椅子上….

之后吃饭讲故事没什么好说的,完事后我照旧和二姐回到8号房,给二姐戴上口塞,该去和爷爷聊天了。在5号房外锁上自己的时候,忽然想到我每天和爷爷聊天,二姐的爷爷又该嫉妒了,看在他人不错的份上,帮帮他吧。

“爷爷,爷爷”我跪在地上甜甜地叫着。

…乖孙女,爷爷在呢…爷爷笑呵呵地回应。

“爷爷,二姐的爷爷来了吗?”我先问道。

…问那老东西干什么?他不在!…爷爷回答。

“二姐想爷爷了,想和爷爷说话。”我虽然不知道二姐想不想,但能爷爷说话她一定高兴。

…哦,那我叫他…爷爷回答。

“爷爷,你很忙吗?”我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爷爷回答到。

“啊,我们又犯什么错了吗?”我现在一听这个就发憷。

…当然不是错了,应该说是你们两个开创了一个新的奴隶模式,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和美国那些家伙讨论这事呢…

“哦,我们这么厉害?那结果呢?”我还真不知道我和二姐还能开创点什么!!

…那么快哪能有什么结果啊,美国那些家伙还想要你和凯茜的视频!说要研究!!…爷爷气愤地说。

“啊,那可不行,爷爷别给他们!”我急忙道,那里有多少羞人的事啊,怎么能给别人看呢!谁都看了我不成女忧演员了吗!!!

…那是,我只给了文字材料,细节我都没给,他们也想看我孙女,美得他们!!!…爷爷不忿地说。

“就是,我只让爷爷看!”我气鼓鼓地说道。

…啊,哦,雪莉啊,老东西来了…

“这么快,我去和二姐说一声”我说着跑了出去。回到8号房,我在二姐的耳边说:“我说你想爷爷了,想和爷爷说话,现在你爷爷来了,你去3号房说吧。”

二姐飞快地摘下口塞,说道:“啊,太好了,我就去。”然后二姐又给自己带上了颈手铐,跑了出去。

我回到5号房,和爷爷说道:“爷爷,你可别太辛苦了,要保重身体啊!”

我和爷爷聊了一会,忽然,我想起那些钱来,于是问爷爷:“爷爷,我想把爷爷给我的钱寄一些给家里,可以吗?”

…钱是你的,怎么用你自己决定,问我干什么…爷爷回答。

“哦,那我还想借几件裙子带回去,可以吗?”我有问。

…什么借,拿走,以后别用这种小事烦我!…爷爷这话真大气啊!!

“爷爷这么疼我,会把我…”我刚想撒娇,忽然想起爷爷说的关于诱惑的话,赶紧停住。改口道:“谢谢爷爷。”

…对了,有时间你去XXXX服装店,做个十几套,放些到庄园来,这些裙子都是那里做的…

“十几套?!哦,知道了,爷爷”我吃惊的回答到,爷爷说话也太大气了!!!

……

我和爷爷又聊了好久,等回到8号房时,二姐还没回来。这也在我意料之中,他们一聊天就没完!!我戴上口塞,继续训练,心中叫着二姐,快回来啊,我下面又快满了!!!

最后,我还是没等到二姐,自己去洗手间解决了!

等到二姐回来,我第一句话就是:“怎么这么久啊?这次你又没喝到!”

二姐手还绑着呢,听我这么说,赶快过来蹭我,说道:“人家忘了时间嘛,妹妹别怪我了。”

我帮二姐解开口塞,传音道:“我又没怪你,我是怕你这次说完了,下次就没的说了。”

“下次?”二姐不解。

“呀,忘了和你说了,以后咱们每天这时候和爷爷聊会,陪陪老人家嘛。”我忙解释。

“好好,我这就和爷爷说。”二姐说着就拿出手机发信息。

“对了。”我又和二姐耳语起来,把我劝爷爷戒酒,我怎么发誓的事说了。听得二姐连连点头。

“二姐,我想给家里寄钱,帮我想些瞎话吧”说着我把口塞给二姐戴上。

“寄钱还….哦,我想想!”二姐忽然想到我手机上那一堆0,也沉思起来。

我们想了好久,最后只能想到彩票这一理由。好在我已经有了绿卡,能买彩票了。之后我又从行礼中找了一些日常的衣服准备好,总不能让父母看到我穿连体衣带口塞的样子吧!!最后就是布景的问题了,让父母看到这么豪华的住房,我怎么解释!!好在二姐是学摄影的,很快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布景这问题对二姐不是事!!完事我和二姐用电脑演示了一下,感觉没问题了才作罢。

我第一次上闹钟,设在晚上3点,要不是训练期间没法设定其他功能,我宁可设置项圈的电击叫醒,之后的事情不需多说了,因为晚上还有事,我们就早早睡了,结果,我还是没被闹钟吵醒,而是被阴道的电击叫醒了。看着二姐熟睡的脸,呃….这次脸上没淫液,干干净净的。真好看,我都不忍心叫醒二姐了,可是阴道的电击时刻在用疼痛提醒我,我刚要伸手,“铃铃铃”的闹铃声把二姐吵醒了。

我看二姐醒了,赶快指指自己的下体,比了个喝水的动作,二姐本来都坐起来了,又立刻摘了口塞躺好,喝了我的液体。完事我才有时间把闹铃关了,这个迟到的闹铃啊!!

然后我摘下口塞,去洗手间把自己整理好,穿上日常衣服,而二姐把头发弄乱,穿上睡衣,这是我们商量好的,二姐是我室友。

然后我做到布置好的位置上,后面对着门,还有很多书,墙上还有招贴画,布置得和宿舍一样,打开电脑的视频,我坐得很近,为了掩藏高跟鞋,先出现在视频上的是爸爸。

“爸,妈呢,还有弟弟,快叫来,我有好消息!”我惊喜地说道。

等家人都过来后,我把中彩票的谎话说了一边,最后说要给他们汇100万欧元,这话一出当然是一片哗然了,不过最后他们还是信了,毕竟他们实在想不出我还有什么可能,能一下有这么多钱,就算抢银行也不一定能抢这么多吧!

总算把他们哄弄过去后,我又和爸说需要茶叶和茶具,还有琴和一些其它东西,说是同学的父亲很喜欢,我要送给他,估计我爸的头还晕乎乎的呢,很容易就答应了,还用笔记了下来,我把庄园的地址给他,说这是我同学家的地址。

这时,妈妈有开始唠叨让我注意身体啊,饮食啊什么,忽然妈妈想起了现在英国时夜里,赶快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宿舍呢。

“那不影响你室友休息啊?”妈妈担心地问。

“我们都激动得没睡觉,不信我叫她来。”我说完,回头叫道:“凯~~~茜~~~见见我的家人。”

二姐这才从床上过来,蹲在我身边,用字正腔圆的北京话说:“伯母好,伯父好,弟弟好。你们吃了吗?!”呃….最后一句是我特异弄出来恶搞的。

果然人家都笑了,妈妈说:“呦,这闺女的北京话说得真地道。”

“敢情,这都是雪莉的功劳!”二姐这话我都没想到。

二姐又和家人聊了几句,就退场了。之后是妈妈的唠叨,我只能说凯茜很照顾我,你们放心之类的话。最后妈妈竟然说到找男朋友的事上,还说就算找个英国人他们也能接受!我心说,我是找了个英国人,不过是个女的,你们能接受不??!!!哎,这事怎么和家里说啊!!我只能应付几句,然后结束了视频。关了电脑,我和二姐都耶地叫了起来,击了一下掌!总算糊弄过去了!

撤去布景后,我和二姐说:“睡觉的问题解决了,你还是换上悠悠球适应吧。”

“嗯,好的,我一定行!”二姐按我的话去做,我心里担忧,我就是担心快感的问题啊!

之后一夜无话,早晨也按部就班地完成。我这时已经感觉阴道和肛门快达标了,只有深喉还差点。晚上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嘴、阴道和肛门同时进行的情况,让我还被惩罚弄醒了。好在就这一次,以后就没事了。

但我没有让下体达标,我舍不得,达标后训练就停了,那些刺激就没了,这几天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一旦结束了我反而无所适从!因此我维持着现状,等嘴里也达标了再说,今天才是第五天,还有1天呢。

吃饭时大姐说快到分手了,下午要集中训练四妹,让我们也去,而我们的课程都安排在上午。结果吃完饭是大姐教导舞蹈和作息,然后大姐教导四妹技巧,我趁这时去跳了一小时的热舞。中午吃完饭,我们把4妹绑到了外面的树上,蒙上眼睛,开启了各种刺激,让四妹自己高潮着,然后我们三个回到房子,在门口,大姐用手机把通话动能关了,我们一看,肯定有事,也纷纷关掉,大姐看着四妹叹息道:“昨天四妹和我说了她的经历,原来四妹也是个苦命人啊。”

原来四妹从小就是单亲家庭,母亲早逝,父亲酗酒,经常打骂四妹,结果四妹才养成了孤僻的性格,上学后没什么朋友,自己开始研究各种器械,成为奴隶后,四妹也是因为这个,高潮指数才上不去的,不过她的主人也是个机械迷,组织中的很多器械都是他研发和生产的,她主人把四妹当成接班人培养了。

“四妹说能来我们的城市,那时候我们就能照顾她了。”我说道。

“难啊,她主人给她准备了一个很大的研究室,想搬过来可不容易!”大姐遗憾地说。

“哦,这样啊。”我也为难了。

“不知道爷爷能不能帮忙。”二姐说道。

“对啊,我也去求爷爷。”我忙说。

“如果四妹能来,就让她和我住吧!”大姐感慨地说。

我们把四妹绑在外面,就是为了聊这些,说完了话自然把四妹带回房间,之后我们三个轮流上阵,让四妹高潮了无数次,弄得四妹最后蒙着眼睛都能分辨出是谁在挑弄她了。晚上我们吃了涮羊肉,也算是送行吧,大姐和四妹明天中午就走了!要不是我7点要开始紧缚训练,我们今晚肯定不醉不归!!

没办法,我只能按时紧缚,讲故事。之后我和二姐分别和爷爷聊天去了。

“爷爷,我明天能完成了!!”我一进门就开始说道。

…哦?好啊,好好,哈哈哈…爷爷开心地笑了。

“爷爷,这算是破纪录了吧。”我问道。

…当然了,这下看那个美国的家伙还有什么话说!我孙女才是最棒的!!…爷爷自豪地说。

“是爷爷眼光好!”我赶快拍马屁。

…嗯嗯,没错,是我眼光好,哈哈哈!…

爷爷今天晚上笑了好多次,我心里也很开心。能让爷爷开心,我就很满足了,是笑着回到8号房的。

接下来没有什么可说的,今天我们睡得很早,毕竟二姐这些天没睡好,我搂着二姐入睡了。

<<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六章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八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3 thoughts on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七章”

  1. 作者辛苦了我们支持你加油!一更新第一时间就看过了,印象中留过言,可能记错了还以为发了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