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前传 第三章

目录

庄园奴隶前传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此期间,玛德琳也注意到,姬娜的阴道内已经分泌出很多乳白色的液体,这些液体一流到阴道口,就好像被什么吸收,神奇地消失了,一滴也不能流出来。‘这就是淫液吗?’玛德琳好奇地用手指沾了一下,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姬娜淫液的味道很重,很腥,还有一股骚味。一点都不好吃!

“哎呀,你怎么吃人家的淫液,好讨厌。”姬娜看到玛德琳在品尝自己的淫液,赶紧慌乱地说。

“姬娜阿姨的淫液很好吃呢!玛德琳很喜欢。” 玛德琳只能这么违心地说。

“哪有,我自己早就尝过多少次了,别安慰我!”姬娜沮丧地说。

“不是啊,阿姨的淫液….” 玛德琳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编瞎话了。

“好了,好了,别安慰我了,我们继续。”姬娜打断了玛德琳的话,转移了话题。

于是,屋子里又响起了呻吟声,有姬娜的,有玛德琳的….

“停下,休息会,把手枷拿来,给我戴上!”姬娜喘息地说道。

姬娜在背后铐住自己双手时,下体的束缚也消失了,阴蒂周围的包皮又覆盖了上去,不过,没有完全覆盖住阴蒂而已。

“有了包皮,手法要有变化,再试试”休息好后,教学继续开始。

一个下午,两个女人在屋里轮流地练习着,教导着。直到太阳偏西才结束。

 “今天就到这里吧,石头给你。”最后,姬娜把白石头贴在额头上,然后交给了姬娜。

“穿好衣服,你先走吧,我要休息下。”姬娜穿好衣服,去送玛德琳。

“姬娜阿姨再见。” 玛德琳从姬娜家出来,先回自己家把篮子拿上,去苗圃买了玫瑰花,然后才来到酒馆。下体的摩擦感和胸部的刺激让玛德琳的身体又产生了快感,已经能让玛德琳缓慢运行魔力了。

“时间还早,先吃晚饭吧。”埃尔伯还是那种冷淡的表情,指指厨房,让玛德琳进去。厨房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居然有一只鸡,还有一小杯麦酒!

“我能喝酒吗?” 玛德琳诧异地问。

“晚上天冷,喝点酒暖和。”埃尔伯的话好像意有所指。

“哦,那我不客气了。” 玛德琳又开始了风卷残云,而埃尔伯依旧躲了出去。

“客人还没来,你先刷盘子吧!琳达会教导你的!”晚饭又让玛德琳吃光了。之后和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学习刷盘子和杯子。琳达是酒馆的厨师,也是杂工,酒馆就她和老板两个人。不过餐具大多在早上刷好了,现在刷的是中午的餐具,很少一点,很快就刷完了。看着干干净净,闪闪发光的餐具,玛德琳感觉很自豪。而就在这时,玛德琳突然感觉到一阵腹痛,可能是吃的太多了,或者是吃的太好了不适应,玛德琳赶紧用手捂住了下腹,低声地问琳达,酒馆的后门在哪。这个年代的村镇还没有厕所,客人们都是从后面出去,到小树林里解决。

从后门出来,玛德琳赶紧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撩起裙子,脱掉裤子,蹲到地上。可是,不管玛德琳怎么用力,肛门就是打不开,肚子里的绞痛一点都得不到缓解,难受得眼泪都出来了!这时,玛德琳才理解了姬娜所说的痛苦!

‘这是主人给我的痛苦,我要忍受。’玛德琳在心中给自己催眠着,不知道蹲了多长时间,腹中的疼痛才逐渐缓解。玛德琳站起来,穿好衣服。这时,玛德琳又不禁暗暗好笑,好在主人给我穿了这个装备,我没带草纸,要是真拉出来,就麻烦了!

‘多亏了主人呢!’玛德琳心情又好了,还隔着内裤揉了揉自己的阴蒂,让体内的能量又缓慢地运行起来,才喜滋滋地回到了酒馆。

“你没事了?”琳达关切地问。

“没事了,谢谢琳达大婶。” 玛德琳礼貌地说。

酒馆开始上客人了,不过,这次,酒馆里多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在端酒送菜。

“嘿,埃尔伯,你早就该让玛德琳来当招待了,她可比你那张死人脸好看多了,哈哈哈!”

“是啊,这样一来,我都能多喝一杯,哈哈!!”

“玛德琳,再给这里来杯酒!”

客人们都很喜欢玛德琳,还调笑着埃尔伯,不过埃尔伯在柜台后面好像没听见,依旧面无表情。

“迪克大叔,别这么说老板,小心他多收你钱哦。”玛德琳听到人们的夸奖,也很高兴,不过她不喜欢人们说埃尔伯的坏话,虽然埃尔伯老板着脸,但他教导了自己识字,对自己有恩呢!

在送菜的间隙,玛德琳还抽空卖自己的玫瑰花,今天运气好,多买了好几只。姬娜阿姨也来了,这时已经和一个男人坐到一起,低声说笑着,看到玛德琳卖玫瑰,和平时一样买了一只,但没有多看玛德琳一眼。

9点左右,酒馆里的人明显少了,连姬娜阿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埃尔伯示意玛德琳可以走了。和埃尔伯告别后,玛德琳出了酒馆,回到自己家拿出油灯,加了灯油,点亮,向另一个小镇走去。今天她不光买了几只玫瑰,还收了好几次小费呢!钱一点都不比买花的钱少。

午夜才去见主人,现在还早,玛德琳想去再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多卖几只花。又走在那个雾气弥漫的路上,玛德琳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就在昨天晚上,自己的一切都从这里改变了!

走着,想着,玛德琳的肚子突然又疼了。“哎呀!”玛德琳现在双手都有东西,捂肚子都不行,只能弯着腰跑进了树林,好在这里四外无人,哪里都一样,玛德琳很快找到一颗大树,放下手里的东西,然后脱衣蹲下试试,依然不行。

‘足够淫液是吧!’玛德琳咬咬牙,就在树林里揉捏起自己的阴蒂,很快,寂静的树林里就传出了呻吟声。好在四外无人,要是有人经过,听见这诡异的呻吟,估计当时就吓死了!

玛德琳虽然学习了手法,但还是把握不好自己什么时候会高潮。结果,玛德琳很快就高潮了,接着马上又被灵魂的疼痛打断。等到玛德琳恢复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跪在了树前。

赶快起来试试,还是拉不出来!再来,这次玛德琳直接跪在了地上,一只手揉捏自己阴户的同时,另一只手也攀上了自己的乳房,同时揉捏了起来。

这次,玛德琳有意地控制了自己的频率,持续时间长了不少。但再次高潮后,依然不能排便。于是玛德琳又开始了第三次,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玛德琳对自己高潮前的感觉有了一定认识,可以有意地控制自己高潮的降临了,在经过更长时间后,玛德琳又一次高潮了!到那个临界点时,自己实在不舍得停下来。

好在这次高潮后,玛德琳终于能排便了,树林里又响起了诡异的稀里哗啦的声音。持续了好长时间。好舒服啊!玛德琳舒爽地从篮子里拿出草纸,玛德琳这次记得带草纸了。过了这么长时间,玛德琳也不敢去下个镇子了,直接从林子里向山顶走去。

一路上,玛德琳的肚子又疼了两次,结果,玛德琳篮子里的草纸用光了。快到山顶时,玛德琳心里忐忑起来,‘主人这次会怎么打我呢?’‘还有我的肚子,可不要在主人的地方疼啊!要不把主人的地方弄脏了,主人会生气的!’

尤其是后面那个问题,玛德琳很担心,她不怕主人责罚,但她不想把主人的地方弄脏了。怎么这时候闹肚子!玛德琳责怪着自己,但她可不知道这是因为今天吃了太多以前没吃过的食物的缘故。玛德琳就这样忐忑地来到山顶,凭着昨天的记忆,很快找到了洞口的地方。熄灭了油灯,玛德琳马上就发现了那个发着微光的洞口。

有了昨天的经历,玛德琳已经不害怕了,径直走了下去,来到楼梯底部,左看右看,也没看到那个骷髅盔甲的影子。原来第二天就不来接我了!玛德琳只看到了那个铁项圈就挂在墙上,下面还挂了一个铁质的镣铐。

看来要自己来,玛德琳快速脱了衣服,把项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项圈自动锁上了。可是,那个镣铐戴在哪里呢?镣铐很简单,就是两个铁圈中间一个铁链。玛德琳在自己的手腕上试试,没反应,又在自己的脚踝试试,这次锁上了。原来是脚镣!玛德琳赶快给自己戴好。这个脚镣间的链子很长,基本就是平时小步走的长度,因为下体的摩擦,现在玛德琳都是这么走的。

走在长长的甬道里,铁链拖拉在地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在空旷的甬道里显得格外刺耳。脚镣很重,没走几步,裸露的脚踝就被磨的生疼。不过经过了那么多疼痛,现在这点疼痛已经让玛德琳不放在心上了,倒是脚上传来的束缚感,让玛德琳感到熟悉,很安心。下体和乳头上的疼痛,在进入洞口的时候就消失了。这让玛德琳感到了失落。没有了这些刺激,体内的能量也停止了运行。

大厅里,女伯爵已经坐在宝座上,玛德琳拖脱着脚镣,赶快来到近前跪下,说道:

“主人,奴隶到了。”

“嗯,来得挺早的!”女伯爵慵懒地伸出手。

“哦”玛德琳赶快跪着前进了两步,把两块石头交给了女伯爵。

“嗯,不错,学习挺认真的。”女伯爵把石头贴在自己的额头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女伯爵这种不经意的笑容,却如春风吹进了玛德琳心里一般,看得玛德琳呆了。玛德琳还注意到女伯爵身边多了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一束玫瑰花,而不知道为什么,和现在女伯爵的笑容比起来,那束花就黯然失色了!

(这才是闭月羞花啊!我在一旁看到女伯爵的笑容,也不禁呆了,不愧是匈牙利的第一美人!)

看到玛德琳的表情,女伯爵露出满意的神色,随后又伸出了手。

“啊?什么?”这次玛德琳不知道女伯爵要什么了?

“花啊!难道非要等我走了才拿出来!”女伯爵用一种娇柔的声音说道。

“哦,奴隶这就去拿!” 玛德琳赶忙站起来,小跑着往出跑去,通道里又传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等玛德琳捧着花回到大厅,脚踝已经被磨得生疼!不过,玛德琳现在顾不上这些,跑着来到女伯爵的近前,跪下把花献给女伯爵。

“嗯,真漂亮,可惜再也闻不到花香了!”女伯爵陶醉地抚摸着那鲜红的花瓣。然后指指边上的花瓶。

“哦。”玛德琳赶快把新花换掉了花瓶中的旧花。

“谢谢你的花,我已经有100年没见到花了,真好看。要想什么奖励?”女伯爵甜蜜地说。

“啊,奴隶不要奖励…主人对奴隶已经很好了!” 玛德琳忙说。

“呵呵”女伯爵轻笑了一下,大厅里有仿佛被春风吹过。“我就光打你了,你怎么还说我对你好呢?”

“主人让我识字,还让我能吃到那么多好吃的。虽然主人打我,我也知道主人是对我好!” 玛德琳坚定地说。

“我那可不一定是好心,行了,总不能白收你的玫瑰,快说,想要什么?”女伯爵不耐烦地说道,不过脸上还是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那….主人能给我一瓶治伤的药吗?” 玛德琳小心地问。

“你要那个干什么?魔法就足够用了啊?效果还更好。”女伯爵不解地问。

“嗯…伤好的太快了,怕姬娜阿姨怀疑。” 玛德琳小声说道。

“嗯,对,我都没想到,给你!”女伯爵说完,随手挥出了一个小瓶,飘向了玛德琳,样子和姬娜的那个一样。

“谢谢主人”,玛德琳接过小瓶,放在边上的地上,她现在身上可没地方装。

“好了,接下来我又要打你了,你怕不怕?”女伯爵问道。

“不怕!”玛德琳摇摇头。

“那好,昨天你的冥想没练好,今天先练这个!”女伯爵说完,手上就出现了一根鞭子,啪地打上了玛德琳的脊背。

“啊!”玛德琳可没想到主人说打就打。不禁叫了一声,然后才赶紧闭目冥想。

这次的冥想容易多了,后背没挨几鞭子,玛德琳就进入了冥想状态,那种无念无想的状态,根本无法知道时间。等到玛德琳悠悠醒转,只感觉到全身舒泰,精力充沛,本来2天没睡觉的她,现在完全没有困倦的感觉。真厉害,比睡一天觉还舒服。玛德琳暗暗想到。

“嗯,第一次能有两个小时,比我当年都厉害!”女伯爵的话语惊醒了玛德琳的思绪。

“主人,奴隶刚才…?” 玛德琳连忙问道。

“刚才是你第一次冥想,时间长的超乎我想象。很好,现在起来,该挨打了!”女伯爵着重说了挨打两个字。

“是,主人,还打屁股吗?”玛德琳赶紧站起来,膝盖又好疼。

“既然你这么喜欢,就还打屁股吧!”女伯爵无所谓地说道:“哎,你去哪?”女伯爵刚说完,就看到玛德琳已经跑到了昨天那个木枷前。

“不是在这里打吗?” 玛德琳疑惑地问。

“今天不绑你了,过来!”女伯爵无奈地说道。

“哦”玛德琳又赶快跑了回来。

“双脚分开,弯腰,双手抓住脚踝!”女伯爵命令道。

“是。”玛德琳赶紧做出了这个姿势。

“记得我昨天教你的!”女伯爵说完,拍子已经落在了玛德琳的屁股上。

“啊~~”颤抖的痛呼声,带出了魅惑的语气,同时屁股也扭动起来。

“太做作,自然点!”女伯爵又是一拍子。

“啊~~”

等到玛德琳的屁股又红肿起来时,痛呼声中已经带出了若有若无的魅惑,而屁股的扭动,也仿佛是在无意识地躲闪,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应和到拍子上。同时,玛德琳心中也充满了那种异样的快感。

“现在,运行魔力。”女伯爵把手放在玛德琳的小腹。急声说道。

经过了那么多次运行,玛德琳已经驾轻就熟了,这次运转费时很短时间就结束了,屁股上的红肿已经有了明显的消散。

“嗯,不错,魔力增加了不少!”女伯爵满意地说。

“现在,换一种呻吟。”女伯爵又命令道。

“嗯~~”随着拍子的落下,玛德琳发出了闷哼,声音中带着少女的柔弱,无助,和无奈的顺从,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原始的欲望,占有的欲望!

“很好,再换一种”再次运行能量后,女伯爵又命令道。

“呃~~~”呻吟声中带着悲伤,绝望,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悯,产生呵护的欲望。

换了5-6种声调后,女伯爵终于满意地停手了。

(玛德琳的这些表现,让我都不由得暗暗吃惊,这些大姐都没教导过,原来简单的痛呼,也有这么大的学问啊!)。

“很好,这么快就入门了,该进行下一课了!”女伯爵说着,手中的拍子换成了一个很细的藤条。而这时,玛德琳的屁股已经可以用血肉模糊形容了。

“这个藤条别看小,打上去却更疼,你怕不怕?”女伯爵让玛德琳站起来,问道。

“我…怕!” 玛德琳小声地说道。

“很好,你很诚实。不过,女人最不需要的就是诚实!”女伯爵严肃地说道。

“女人最大的武器,除了容貌外,就是声音了。同一句话,用不同的语调说出来,就会有不同的含义。”

“比如说,最简单的不要两个字,就能引申出很多含义,现在,用刚才的语调说不要,向我求饶!”

女伯爵说着,把玛德琳带到另一个木枷面前,一样是头手枷,不过位于半人高的位置。女伯爵扬手把枷打开,玛德琳赶快自觉地把自己的头和双手放进了木枷,女伯爵挥手关闭了木枷。锁上后,玛德琳只能弯着腰待着,而且由于木枷很大,玛德琳完全看不到身后发生了什么。这种未知让玛德琳感到不安,双腿轻微地摆动着,连带着赤裸的身体也微微扭动,光洁柔滑的肌肤,配合上屁股上的红肿,给人一种凄艳的感觉。

同时,这种未知也让玛德琳的心里感到兴奋,期待着主人赶快打自己,伴随着这种兴奋,玛德琳能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和阴蒂变硬了,在阴冷的空气里,它们居然产生了轻微的刺痛,期待着被抚摸和揉捏。

“啪”第一下是打在玛德琳双腿上的。一条鲜红的印记立刻出现在腿上。

“啊,好疼!” 玛德琳立刻痛呼出声,真的好疼,没想到这么小的藤条能产生这么剧烈的疼痛,比拍子打上疼多了。但同时,心里产生的那种异样快感也更强烈,大腿传来的疼痛,加上身体的束缚,玛德琳的受虐心里完全爆发了。

“啊~~不要,主人,好疼~~”

“啊~~不要,奴隶受不了~~”

有了之前的练习,这次玛德琳熟练多了,颤抖的声音,把毫无反抗能力的少女的那种柔弱和无助表现得淋淋尽致,再加上清脆的童音,绝对能让人生出恻隐之心。

“不错,再掉点眼泪就更好了!”女伯爵教导道。

“呜呜,停下,让奴隶歇会吧…啊~~”

“奴隶要死了,啊~~~放过奴隶吧….呜呜呜!”

不知道是不是疼的,玛德琳的眼泪说来就来,呜咽地哭泣着,依旧不住地求饶。同时,玛德琳的双腿不住地颤抖,还慌乱地摆动着。可是,由于身体被固定住,双腿的移动范围很小,无论如何也脱离不了藤条鞭打的范围。而且原来还稍微分开的双腿,现在完全并拢了,使得每次藤条都能同时打在双腿上。

身体的颤抖,凄惨的童音,加上雪白皮肤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痕,绝对能钩动人们心底那一丝最原始的兽欲。产生侵犯和占有的欲望。

疼痛产生的异样快感让玛德琳不由得开始运行体内能量,随着魔力的运行,玛德琳身上的伤痕开始愈合,尤其是屁股上的红肿,越来越淡了,不过腿上由于不断地出现新伤痕,所以不但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深,有些甚至已经渗出了血珠。

“奴隶,开始运行能量了吗?你屁股上的伤痕很淡了,让我再添加些吧!”女伯爵现在也仿佛很兴奋,手中的藤条向玛德琳的屁股上挥去了。玛德琳屁股上的红肿的确消散了很多,但还没有消失,藤条打在上面,大片的红肿立刻变为条状的血痕。

女伯爵打人的确有水平,玛德琳大腿上的每条伤痕都是水平的,间隔错落有致,就仿佛现代的条形码一样。而且当大腿上布满伤痕后,藤条的每次落点都在之前的伤痕上,让伤痕的颜色越来越深。往往第一次打上,皮肤就会出现一条红色的凸起,而随后再挨上2-3下,这条红肿部位就会渗出血珠了。

这样精细的落点,让每次打击所产生的疼痛都会成倍增加。玛德琳现在已经在真的哭泣了,虽然心里能产生快感,但大腿上的疼痛可是实实在在的。剧烈的疼痛让玛德琳已经说不出话了,每次藤条打在身上,只能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就是颤抖地嘤嘤哭泣。

“主人,奴隶…奴隶真的不行了,让奴隶歇…歇会。” 玛德琳哽咽地说道。

“真的好痛,好痛….” 玛德琳的声音有些虚弱了。

玛德琳这次可不是在演戏,身上持续的剧痛已经让她吃不消了,疼痛程度早已超出了忍耐的极限,甚至连体内的快感也消退了,魔力的运行也停了下来。所以现在玛德琳完全没有了恢复能力,双腿因为疼痛,已经颤抖得无法站立。而玛德琳却死死咬紧嘴唇,努力站直和并拢双腿,迎合着藤条的鞭打。而由于咬住嘴唇,所以玛德琳除了能从鼻子发出闷哼,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了。

“呼!真痛快。”女伯爵终于停手了。

“咦,体内魔力的运行停止了,疼痛超过极限了吗?”女伯爵把手放在玛德琳的腹部感应了一下,皱眉喃喃自语道。

“奴隶,注意我的手法,同时运行魔力。”女伯爵的手伸向了玛德琳的下体,拨弄着玛德琳的阴蒂,女伯爵的手可不是姬娜可比的,仿佛是章鱼的触手,不光能产生挤压和揉捏,还能产生吸力,在刺激的阴蒂的同时,还能兼顾到阴唇。

“哦哦…”玛德琳的下体还从未受到如此大的刺激,再加上身上的剧痛和身体的束缚,立刻产生了巨大的快感,嘴里也发出了呻吟。而在玛德琳运行魔力的同时,女伯爵也把手放在了玛德琳的腹部,一股巨大的能量从女伯爵的手中传来,加入了玛德琳的魔力,飞速地运转了起来。而玛德琳身上的伤痕,也快速地愈合,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雪白的皮肤上只剩下点点血珠,还能证明玛德琳刚才受到的酷刑。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玛德琳身上的伤痕消失后,女伯爵就收回了魔力,在玛德琳下体的手也收回了。身上不疼了,体力也恢复了。玛德琳甚至感觉到体内的魔力至少增加了一倍!只是,下体的快感也没有了!刚才玛德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这是在姬娜阿姨那里感受不到的。

“刚才,我有点得意忘形了!”女伯爵疲惫地说。

“啊,没有,奴隶还受得了!” 玛德琳赶紧说。虽然看不到女伯爵,但听到女伯爵疲惫的话语,玛德琳有试探地问道:“主人,您累了吗?”

“我没事,损耗了一些魔力罢了。”女伯爵摆摆手,把枷锁打开了。

“为奴隶治疗会损耗主人的魔力?都是奴隶不好。”获得自由的玛德琳赶紧扶住了女伯爵,把她扶到宝座坐下,然后赶紧跪下,给女伯爵赔罪道:“奴隶害主人损耗魔力,罪该万死,请主人责罚!”

“这不怪你,是我太享受了,没把握好程度。”女伯爵慢慢说道:“我天生就喜欢施虐,那些死在我手里的女孩,不都是为了研究魔法,也是我喜欢听她们痛苦的尖叫和哀求。可是,从我死了以后,因为怕教廷发现,也不敢再那么明目张胆地进行了,就是现在的奴隶,我也只能浅尝即止。”

“开始我以为你只是适合学习魔法,没想到你还是个受虐体质,第一次受刑就能产生快感,像你这种体质,我生平还从未遇到过。所以今天难得能享受一次,没把握好力度,让你受苦了!”

‘施虐?受虐?我是受虐体质?因为我挨打时能产生快感…’玛德琳今天第一次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的体质问题,才能在挨打时能产生那种异样的快感。

“可是,奴隶让主人失望了,奴隶刚才的快感消失了。” 玛德琳很自责地说。

“那是疼痛太强了,你的魔法又太弱,以后魔法强了,你就能忍受更强的刑罚了。”女伯爵解释道。

“奴隶一定会努力的,不过,主人,现在奴隶能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玛德琳关切的地问道。

“帮我?嗯…”女伯爵看着玛德琳沉思起来。

“奴隶说错话了吗?” 玛德琳被看的心里毛毛的,忐忑地问道。

“你的确能帮我,但这是以后的事,现在…除非…”女伯爵犹豫着。

“除非什么?主人,快说吧,只要能帮到您,奴隶什么都愿意!” 玛德琳急迫地说。

“失去处子之身也愿意?”女伯爵问道。

‘处子之身?’玛德琳疑惑了,她从小最熟悉的就是那些妓女,尤其是姬娜阿姨,所以对于贞洁神马的完全没有概念!

“处子之身是什么?主人,我有吗?如果我有,我愿意交给主人!” 玛德琳坚定说道。

“哎,姬娜怎么还没把这些教给你啊,也是,才一天而已!”女伯爵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总之,处子之身对女人很宝贵,你还愿意给我?”女伯爵严肃地问。

“愿意,即使是生命,我也愿意!” 玛德琳坚定地点点头。

“那好,起来,到这里来!”女伯爵向玛德琳招招手。

“哦”玛德琳赶紧站起来,走到女伯爵跟前。

“有点疼。”女伯爵把一根手指伸进了玛德琳的阴道里。

玛德琳心里一下紧张了起来,自己那里还没有东西进去呢,‘难道处子之身在那里面?还会疼?’玛德琳绷紧了身体。准备着随之而来的疼痛。

异物进入下体,让玛德琳又产生了强烈的快感,‘原来那里面和阴蒂一样敏感啊!还有那么深,主人的手指头全进去了呢!’第一次被进入阴道的玛德琳暗暗地想道,紧接着,下体果然传来了疼痛,不过不是很疼啊!但由于精神高度紧张,玛德琳还是“啊!”地低呼了一声,同时感觉自己下体有什么破开了!感觉到主人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动了动,玛德琳又产生了一阵快感。但就在这时,女伯爵的手指出来了,刚刚产生的快感一下消失了,而阴道里感觉一阵空虚。

这时,女伯爵的手指上缠绕着一团鲜血,鲜艳的鲜血像红宝石般在指尖滚动,‘这就是处子之身?怎么像血啊?’玛德琳感受着下体的隐隐疼痛,同时好奇地看着主人手指上的那团鲜血,暗暗想到。

这时,女伯爵一下把那团血纳入口中,然后就闭上眼睛不动了。玛德琳在一边看到女伯爵身上渐渐散发出微光,仿佛月光那样柔和,配上主人那绝美的面庞,让玛德琳不由得看痴了。‘主人好美啊!’玛德琳看着面前天使一样美丽的主人,身不由己地跪了下来,深深地膜拜了下去。

良久之后,女伯爵身上的微光才消失,睁开眼睛,看到膜拜在地的玛德琳,脸上有露出了那种春风般的笑容。在她的一声中,被人膜拜了不知道多少次。不过,自从死了以后,这还是第一次呢!其他人看到她,流露出的只有恐惧!

“我好了,起来吧!”女伯爵笑着说。

“主人,你真美…”玛德琳站起来痴痴地说道,她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呢。

“为了答谢你,今天让你高潮一次吧!”女伯爵对玛德琳的话很满意。

“哦,这是奴隶该做的,不用谢….”听到主人的话,玛德琳终于清醒了,连忙说道。

“来吧!”女伯爵把玛德琳拉到近前,先在玛德琳的额头一抹。之后手已经伸到了玛德琳的下体,开始揉捏阴蒂了。

“哦哦…”玛德琳的呼吸急促了,嘴里立刻发出了呻吟,下体传来的巨大快感让玛德琳手足无措,但在主人面前,身子只能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

“别那么紧张,你可以揉揉自己的胸部,也可以扭动身体。”女伯爵感觉到玛德琳的僵硬,说道。

“哦,是。”得到允许,玛德琳顺应着下体传来的快感,身体开始扭动,双手也攀上了自己的双峰,感觉到自己那早已勃起的乳头,玛德琳立刻揉捏起来,不知不觉间,玛德琳的双手模拟起主人的手势,主人快,她就快,主人用力,她也用力。上下一起的快感迅速让玛德琳的神智有些迷糊了。

“这根东西,是按照男人下体的那个东西做的,你试试什么滋味!”女伯爵看到火候差不多了,另一只手好像闪现了一个柱状物,没等玛德琳看清呢,就塞进了玛德琳的阴道。

‘男人的下体?是什么样的?’玛德琳还真没见过男人的下面是什么样呢!不过,下体第一次被东西插入,立刻让玛德琳感到了疼痛。而同时,下体也传来了饱涨感,玛德琳又是第一次感觉到下体有一种充实的感觉,同时,疼痛还伴随着快感,冲击着玛德琳的神经。

就在玛德琳感受着这种新奇感觉的同时,女伯爵又慢慢把那个东西抽了出来,这让玛德琳感觉到下体一阵空虚,而这种空虚感让玛德琳感觉很难受。

“哦哦…不要,不要…”玛德琳胡乱地呻吟着,好希望主人把那个东西再插回去。好在,主人很快又把那东西塞进了玛德琳的阴道,充实感让玛德琳满足地大声呻吟了一声,可是就在这时,主人又把那东西抽了出来,这次很快,还没等玛德琳反应,主人再次把它塞了回来。就在这一抽一插之间,玛德琳体会到了巨大的快感。

随后,女伯爵的动作加快了,快速的抽插产生了不亚于阴蒂的快感。玛德琳的身体不由得随着下体的抽插,上下耸动了起来。嘴里也不由得随着抽插的频率,发出了一连串“啊啊啊”的呻吟。

很快,玛德琳体内的快感爆发了。这次,那种极度的舒爽,极度的愉悦没有被打断,玛德琳感觉自己真的飞了起来,所有痛苦和悲伤仿佛都远离了自己,周围完全是喜悦和幸福。而自己就在这种幸福中飞翔着,自由飞翔着。

等玛德琳从这种愉悦中恢复过来,下体已经没有异物感了,而主人的手里也空空如也。“呼…呼…”玛德琳粗重地喘息着,下体还残留着轻微的疼痛,并且轻微地抽搐着。而伴随着这种抽搐,玛德琳感到了空虚感,一种希望把那个东西再塞进去的感觉油然而生。

“主人,谢谢你!” 玛德琳衷心地说道,因为主人让她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还想要?”女伯爵询问的同时,在玛德琳额头抹了一下。

“是的。”玛德琳老老实实地说。

“努力修炼吧,以后会有塞进那里的魂器哦。”女伯爵诱惑地说道,同时用手比了个蛇的手势。

“嗯,我会的!” 玛德琳高兴地说。

“好了,今天早点回去把,有些东西你要带走。”女伯爵说完拍了拍手。

“咔咔咔”那个骷髅盔甲从暗处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个箱子。放在了女伯爵的身前,以后转身又走入了黑暗中。

“这些药是给你的,早上喝红色的瓶子,晚上喝蓝色的瓶子。”女伯爵打开箱子说道。

“是,主人。” 玛德琳没问是什么药,主人让喝就喝呗。

“白色袋子是给姬娜的,黑色袋子是给埃尔伯的,你带给他们。”女伯爵说着,把两块石头也放进了箱子。

“是,主人。” 玛德琳回答道。把那个治疗的瓶子也放进了箱子,然后盖好盖子,箱子真漂亮,玛德琳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箱子呢。

“走吧,明天再来。”女伯爵挥挥手。

“可是,主人,我身上没伤了,不会让姬娜阿姨怀疑吗?” 玛德琳刚端起箱子,忽然想这个问题。

“嗯,也对,弯腰。”女伯爵手中又出现了那根藤条。

“是”玛德琳赶快弯下腰,双手紧紧抓住脚腕,紧紧咬住嘴唇,准备接下来的疼痛。

“你不是又想挨打了吧?”女伯爵看着玛德琳,疑惑地说。

“不是…嗯…也是!” 玛德琳刚想否认,可心中又升起了那种异样的快感,只得承认。

“偏不让你如愿!”女伯爵脸上露出调皮的神色,看的玛德琳又是一呆。而就在这时,女伯爵突然闪电般出手,一下就在玛德琳的腿上大了几十下,藤条上都产生了残影!

“啊!”玛德琳刚痛呼了一声,女伯爵都已经停手了。而这时,玛德琳才感觉到双腿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可是主人都打完了,自己也不好再叫了,只能强自忍住。

“主人,奴隶走了。” 玛德琳端起地上的箱子,蹒跚地拖住脚镣走了,甬道里又传来单调的哗啦哗啦声。

这次从洞口出来。天还黑着,玛德琳只好一手跨着篮子,提着油灯;一手把箱子抗在肩膀上,蹒跚地下山,双腿好疼,疼的都难以走路了,好在这时候乳头和阴蒂上传来了疼痛,在加上衣服的摩擦,能让玛德琳产生一些快感,可以缓慢运行魔力了。

‘刚才那种感觉就是高潮吗?好舒服啊!好想再来一次!’玛德琳边走边想,‘可惜,主人刚才又把自己的高潮禁制了,以后怎么才能让主人再给自己一次高潮呢?’一路胡思乱想着,玛德琳回到了镇子,偷偷溜进自己的家,玛德琳迫不及待地撩起裙子,就隔着内裤揉捏起自己的阴蒂来,刚才路上双手都有东西,实在腾不出空。

玛德琳的房子很破,可一点都不隔音,玛德琳只能找了块布咬在自己嘴里,不让自己发出呻吟。要不让邻居听见就糟了。体内魔力的运行加快了,腿上的疼痛也有了少许缓解。至少走路时不至于那么明显了。

喝了药,拿出那两个袋子,凭感觉和听声音,玛德琳就知道那是钱袋,多少钱不知道,玛德琳就知道自己从没拿过这么重的钱袋。戴好东西,玛德琳出门向酒馆走去…

十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玛德琳的魔力有了长足进步;而全身也被打了遍,包括手心,脚底,乳房,下体,手臂,也见识了各种刑具,长鞭,短鞭,散鞭,藤条,戒尺…

玛德琳也从姬娜阿姨那里知道了什么是失去处子之身,还学会了各种手法,甚至比姬娜会的还多,毕竟,主人那里也学到不少,她欠缺的只有经验而已。而更让玛德琳高兴的是,她已经开始读书了!当第一次从埃尔伯大叔手里接过一本兽皮书的时候,玛德琳激动得流下了泪水。从此,这本书就成了玛德琳最心爱的宝贝,即使这本仅仅是介绍贵族道德和礼节的书。没办法,那时候的书都和贵族与宗教有关。

而这十几天中,玛德琳也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力量、耐力和灵活性都有明显的增加,而且在黑暗中的视力也明显好了。甚至,玛德琳感觉自己的胸部也大了一些!

玛德琳的收入也增加了,除了卖花的钱,还多出了小费。有钱后,玛德琳第一件事就是去裁缝那里,给自己用最粗糙的材料,做了一条内裤。这会大大增加对阴蒂的摩擦,从而增加体内魔力的运行。

还有一点,就是玛德琳不用睡觉了!每天的冥想足以代替最好的睡眠。而剩余的时间,玛德琳全用在读书上。不光读书,还练习写字,用最细的沙子当兽皮,在树林里选了一个合适的树枝当鹅毛笔,按照书上的文字书写。

而这天晚上,主人对玛德琳的刑罚又变了,例行的冥想过后,女伯爵把玛德琳固定在一张铁床上,双手被铁链绑住,向头顶伸出,颈部和腰部都有钢铐铐牢,而双腿则向天伸直,被一个木枷锁死,木枷上还有很细的铁链,把玛德琳的十根脚趾也牢牢绑住,露出洁白的脚底板!

‘主人要打我的脚心吗?那的确好痛,不过,我又不会躲,干嘛把我绑得这么结实啊?’玛德琳暗暗想到。

“奴隶,今天玩点新鲜的!”女伯爵说完,随手变出两支羽毛,轻轻向玛德琳的双脚脚心飘去。羽毛就像被无形的手操控着,灵活地在玛德琳的脚心摆动起来。

“哈哈哈”玛德琳立刻大笑起来,羽毛让双脚的脚心传来剧烈瘙痒。从小就怕痒的玛德琳下意识地就想让双脚躲开。可惜,别说双脚了,连脚趾都动不了!不仅如此,双腿,身体,双臂都没法动,只有头还能左右摇摆一下。本来身体的紧缚已经让玛德琳心里生出那种异样的快感,但现在双脚的瘙痒一下就让这种快感消失了!

“呵呵呵,主人,奴隶…哈哈哈…最怕痒…求求主人,还是打我吧…哈哈哈…”玛德琳使劲摇晃着唯一能动的脑袋,大笑的同时,恳求着主人。

“哎呀,看你这么开心,我怎么好打断你呢?”女伯爵开心地说。

“不要啊…哈哈哈…奴隶好痒…哈哈…奴隶受不了了!!” 玛德琳还在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可是,我小奴隶的笑声好可爱啊,我还没听够呢!”女伯爵脸上露出了那种倾国倾城的微笑。

“呵呵呵,主人,你一笑真美…哈哈哈…”玛德琳不摇头了,呆呆地看着女伯爵的脸。

“就你嘴甜,不让你看了!”女伯爵露出一种娇羞的表情,转身走开。

‘主人好美啊,不知道我长大了,能不能有主人的一半美呢,哦不,就算有十分之一,我也满足了!’玛德琳一边笑着,一边还在胡思乱想。

‘脚好痒,好想挠挠,就是能动动脚也好啊!’无法舒缓之下,脚上的瘙痒越来越剧烈。而这种瘙痒仿佛还传遍了全身,让玛德琳全身都痒了起来,玛德琳努力地扭动着身体,想尽一切办法,希望能舒缓这种难忍的瘙痒。可是,不管怎么试,都是除了头以外,全身一动都不能动。

‘我是主人的奴隶,全身都被束缚着,每天都被折磨,而我却毫无反抗之力。’玛德琳在心里想着这些,希望能激发体内那种异样的快感。虽然身上没有伤痕需要治疗,但至少,这种快感能分散瘙痒的痛苦,就像能分散疼痛一样。可是,不管玛德琳怎么想,那种快感就是不能产生。

‘完了,修炼不了魔力了!不过…要是以后能一直这样…也不错。’玛德琳心里懊恼的同时,还有欣慰。

“怎么样,还没笑够吗?”过了大约半小时,女伯爵出现在玛德琳身边,停下了羽毛,伸手按在了玛德琳的小腹上。

“哎呀,没运转魔力,我终于找到一种你不喜欢的惩罚了!”女伯爵惊喜地说道。

“呜呜呜”玛德琳终于哭了出来,同时大口地喘着气,刚才笑得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这时她才发现,原来能哭也是一种幸福!

“刚才还那么高兴,怎么一下就哭了,快别哭,让你高兴高兴。”女伯爵说着,两只羽毛飘向了玛德琳的腋窝。

“啊,不要!哈哈哈”看到羽毛飘向了自己的腋窝,玛德琳本能地挣扎起来。但双手被紧紧束缚着,除了带动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外,根本无法遮挡自己的腋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羽毛飘到了自己的腋窝,紧接着,自己最怕的瘙痒就传来了!

“小奴隶,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很喜欢啊?”女伯爵笑咪咪地说。

“哈哈哈…是的,奴隶…哈哈…喜欢…”玛德琳大笑地说道,眼泪就一直没停下过!

“还撒谎,今天要好好惩罚你!”女伯爵佯怒道。

“真的!奴隶…哈哈…说的是真的!!” 玛德琳在笑声中急声说道。

“哼,那你说说,都不能产生快感,你又喜欢它什么?!”女伯爵一副我看透你的样子。

“这种惩罚…哈哈…不会受伤…哈哈…不会让主人…耗费魔力!” 玛德琳虽然笑着,可表情很真挚。

“什么?!”女伯爵的表情僵住了,她回忆起那天的情景。

原来那天,女伯爵又玩嗨了!用鞭子把玛德琳打得遍体鳞伤,女伯爵自然要用魔力为玛德琳治疗,而玛德琳自从知道主人为自己治疗要耗费魔力后,说什么也不让主人再为自己治疗。虚弱的她不惜跪在地上使劲磕头,恳请主人不要为他治疗,以至于头都磕破了。感动得女伯爵强行把玛德琳锁住,用手挑逗玛德琳的下体。玛德琳怎么可能抵挡得了主人的挑逗?马上就产生了快感,而最终把身上的伤都治好了。

治疗之后,女伯爵虽然疲惫,但还是得意洋洋地把玛德琳放开,坐回了宝座。玛德琳虽然身上不疼了,可心里却疼了起来。看着女伯爵疲劳的样子,玛德琳好恨自己,为什么自己的处女血只有一次啊!不过,处女血有用,其他的血是不是也有用呢?想到这里,玛德琳狠狠咬了自己手腕一口,然后跪倒主人脚边,把鲜血淋淋的手腕举到主人面前,想让主人喝下去!

女伯爵被玛德琳的举动震惊了!玛德琳的鲜血滴在自己火红的长裙上,如同火焰中的红宝石一般,更显璀璨夺目。而那洁白手臂上的鲜血,更让人产生一种触目惊心的美感。在女伯爵呆滞了几秒钟后,没有再用魔法为玛德琳治疗,而是猛地从自己最喜欢的长裙上撕下了一条布条,仔细地帮玛德琳包扎起来。

然后,女伯爵告诉了玛德琳真想,原来,女伯爵从来没有喝过血,也从没用鲜血沐浴过,那种血腥的味道,谁能忍着去喝,还用来洗澡啊!女伯爵从小就表现出惊人的美丽和聪慧,从而遭到大多数家人的嫉妒,没人对她有好脸色。结果15岁就把她嫁了出去,这完全是一场政治婚姻,没有感情可言。而婚后丈夫由于出征,长期不在家,之后更是战死沙场,这些打击都加剧了女伯爵那变态的喜好。

开始,农民都争着把女儿送进城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受到教育。之后相继出现少女死亡以及各种谣言,才吓住了周围的人们。而这时,女伯爵已经难以自拔,开始让仆人四处抢夺诱拐少女,在研习黑魔法之后,则更加变本加厉!不光是为了喜好,也是为了研究,毕竟,那时候可没人指导她。

直到死后,女伯爵的行径才大大收敛,不光是怕教廷发现,也是感到后悔和自责。像姬娜那种奴隶,基本一个月才会来一次,伤后还给予药物。也就是遇到玛德琳,知道玛德琳能修习魔法,有了自愈能力后,才会天天让玛德琳来。

在主人讲述期间,玛德琳已经伏在主人的腿上,哭得一塌糊涂了!小姑娘才13岁,又没受过教育,哪知道什么是正义邪恶啊!她只知道谁对她好,谁就是好人,主人让她读书,还让她吃饱,玛德琳早把主人当恩人了。至于那些刑罚,反正不到一天就能好,和读书比起来不值一提。

那天,主奴两人就这样待了好久,天亮后,玛德琳身上就手腕一处伤,还包扎着。伤口很快好了,那跟红布条又成了玛德琳的宝贝,用它束住自己的长发。

“呵呵呵…”玛德琳看到主人突然陷入了沉思,也不敢说话打扰,不过笑声实在忍不住,只能尽力忍住,让声音低些。

良久之后,女伯爵忽然挥手收起了羽毛。嘴里嘟囔道:“真讨厌,弄的人家都没心情了!”

“啊,主人,是奴隶说错了什么吗?要不,主人把奴隶嘴堵上,继续吧!” 玛德琳说着,张开了自己鲜艳的红唇。

“嘴真好看,以后一定是个美人胚子!起来吧!”女伯爵抚摸了一下玛德琳的红唇,然后挥手打开了枷锁。

“我好看?!!”玛德琳迷惑地站起来。

(玛德琳的美艳不用说了,后世的我自然知道,不过现在玛德琳才13岁,而且长期营养不良,才吃了10多天饱饭,所以看不出来。)

“埃尔伯说你能读书了,想不想去书房啊?”女伯爵诱惑地说。

“我能去看书了吗?” 玛德琳惊喜地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来吧。”女伯爵拉住玛德琳项圈上的铁链,牵着玛德琳想甬道走去。

“是”玛德琳老老实实地被主人牵着走,不过脸上笑得双眼都成缝了,不过没敢笑出声。今晚玛德琳可没少笑。只不过这次是真心的。

“自己看吧,时间到了,项圈会产生疼痛,来大厅找我!”女伯爵吩咐完,就转身离开了。

书房完全没有大厅那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巨大古朴的书架,华丽的书桌,还有一张盖着兽皮的舒服椅子。书桌上还有兽皮纸和插着鹅毛笔的墨水瓶,显得整间屋子高贵典雅。再看看自己,赤裸的身体,铁项圈上还垂下一条漆黑的铁链,双脚还戴着脚镣,再加上胸部和下体那古怪的装备,玛德琳暗暗感到了自惭形秽。

不过,玛德琳很快就被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吸引了,赶快抽出一本,里面的字不认识,换了一本,还不认识!!

‘怎么会这样啊!’玛德琳心里焦急,手里不停地换着书。(玛德琳还不知道世界上的语言有好多种。)终于,在书架的一角,玛德琳终于找到了一本自己认识的书!这是一本讲述欧洲历史的书,里面好多字不认识啊!不过玛德琳还是赶快坐到椅子上,艰难地阅读起来,而不认识的字,玛德琳没舍得用纸笔,都牢牢记在了心里。她的记忆力十分出色,要不也不能在短短10几天就能自己看书了!

沉浸在书中的玛德琳很快就忘记了一切,努力汲取着书中的知识,直到脖子传来疼痛,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大厅。

“这个给你,该让姬娜教你些新东西了。”女伯爵递给玛德琳一个长方形盒子,以及两块石头。

回到小镇,玛德琳先向埃尔伯请教了那些生词,然后又请教了那些不认识的文字是什么,这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很多种文字,自己不过刚学习了一种而已。知道了这些,玛德琳学习得更加努力了。

而下午找到姬娜阿姨时,两个人一起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是一个黑色的柱状物体。

“姬娜阿姨,这东西怎么像个蘑菇啊?就是柄太粗了,真难看!” 玛德琳奇怪地问道。

那个黑色的物体还真像蘑菇,顶端有一个光滑的菌帽,不过长歪了,偏在一侧,而蘑菇柄几乎和伞帽一样粗,甚至更粗一些,上面布满了扭曲的凸起纹路,像蚯蚓一样,而根部还有两个椭圆形的东西,像两个鸡蛋那样附着于蘑菇柄的根部,玛德琳从小就去树林里采蘑菇,以便改善下伙食,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蘑菇。

“这就是男人的那个东西,叫阴茎,顶端的菌帽叫龟头,下面2两个叫睾丸….”姬娜开始解说。

玛德琳又长知识了,原来需要这东西插进女人的阴道,然后射出一种叫做精液的东西,女人才能生孩子,而这种行为叫做性交,就是姬娜阿姨每天晚上会做的事情。这东西还可以插进女人的肛门和嘴里,甚至可以用乳房!!

 “那位说你已经不是处女了?”姬娜小心地问道。

“嗯,是的!” 玛德琳想起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主人,心里充满了自豪。

“真可惜,那是你的第一次呢?”姬娜遗憾地说!

“不可惜啊!我体验到高潮了呢!” 玛德琳不敢说魔法的事,但高潮不用隐瞒姬娜。

“对了,姬娜阿姨,你的第一次是什么样的?” 玛德琳好奇地问。

听到玛德琳的询问,姬娜脸上露出了痛苦的回忆神色,然后述说了自己的经历。

姬娜小时候家里还是很富足的,从姬娜能够有机会识字就知道了。后来,教会为了抢夺她家的地产和财产,冲到了她的家里,杀害了她的父母,并在那时候强奸了只有14岁的她。最后抢劫完后,还放火烧了她们的房子!可怜那时候姬娜还小,连教会给她们家安了什么罪名也不知道!后来,姬娜就流浪到这个小镇,被一位退休的老妓女收留,开始了妓女的生涯!!

那时候,姬娜什么都不会,很少有人光顾。直到半年后成为那位的奴隶,学习了技巧,才慢慢有所改善,后来成为镇子里最受欢迎的妓女,其它妓女也都听她的话。

因为这时候的欧洲太落后了,天黑后人们实在没什么娱乐,除了去酒馆,就是找妓女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女伯爵杀害了太多女孩的缘故,镇子的女人很少,好多男人都是光棍,所以妓女的生意很好。姬娜心里一直恨着教会,可惜她势单力孤,不可能找教会报仇,只能把仇恨深深埋在心里。因为玛德琳也是奴隶的身份,她才告诉她的,也算发泄一下吧。

“其实,我不恨那位,要不是她,我没准已经饿死了!就是那些刑罚太可怕了。”姬娜流着泪对玛德琳说道。

“对不起,姬娜阿姨,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玛德琳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竟然引出这么多事。不过姬娜阿姨好可怜,同时,玛德琳对教会更厌恶了!

“好了,不说我了,试试这个吧。”姬娜晃晃手中的那根巨大的“蘑菇”!

随后,这根假阴茎就插进了玛德琳的下体,因为玛德琳身上的装备,下体总是保持着湿润,只不过因为那个奇怪的内裤,流不出来罢了。而因为姬娜下体穿着同样的内裤,也知道这点,所以根本用不着前戏,直接就把那个东西插进了玛德琳的阴道。

“啊,疼!”虽然是第二次了,但那个东西的龟头才进去,玛德琳就感到了疼痛。这次不在主人的面前,玛德琳可一点都不紧张,有点疼痛都叫了起来。

“忍住点,有几次就适应了,我还记得我的第一次,下体被插入时,那种如同把身体撕裂般的疼痛,那时候我的下体还是干的啊!” 玛德琳的呼痛又让姬娜陷入了痛苦的回忆。

“啊,姬娜阿姨,对不起又让你想起往事了,我不痛了。” 玛德琳没想到自己的呼痛也能引起姬娜的回忆,赶紧安慰。

“哦,没事,我走神了,咱们继续,我会慢点的。”姬娜也感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调整了情绪。

那根假阳具慢慢进入了玛德琳的体内,疼痛的同时,玛德琳又感觉到了那种饱涨感,‘这种感觉好舒服啊!’玛德琳暗暗想到。等到那根东西全插进玛德琳的下体,姬娜把手放开了,对玛德琳说道:“你先适应一下,等疼痛消失了在进行下一步,你还小,所以这根还算小的呢!你看看我的!”说着,姬娜从柜子里拿出一根同样的假阴茎,比玛德琳的大了一倍还不止!!

“哇,阿姨好厉害啊!” 玛德琳由衷地敬佩道。

“这东西被那位施加了魔法,会随着你的成长和适应,自己变大的!”姬娜低声对玛德琳说。

“哦”玛德琳点点头,心说:‘主人的东西,那样不是带魔法的!’

 “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和真东西的手感一样,而我们用的其他东西,都是木头或铁的。”姬娜解释道。

(难道那时候就有医用硅胶了?我不禁好奇起来,我从玛德琳那里感觉到那东西的材质有点像硅胶的,但又有些不同,我没和男人性交过,也不知道真东西是什么感觉!)

“姬娜阿姨,我下面不疼了。”不一会,玛德琳感觉到自己好像适应了那个东西,疼痛感消失了。而伴随着饱涨感,下体也传来了快感,这让玛德琳体内魔力的运行加快了一些。同时,玛德琳想到了主人抽插时带给自己的那种强烈快感,忍不住就想自己动手移动下体里的那根东西。只不过因为姬娜在,玛德琳很不好意思,只能出声提醒姬娜。

可是,姬娜却没有动那根东西,只是继续对姬娜说道:“那位让我教导你阴道收缩的技巧,你听好了….”姬娜随后解说了如何能让自己的阴道收缩。

“嗯,我试试!” 玛德琳听完后,开始努力收缩自己的阴道,可是试了半天,阴道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姬娜阿姨,我怎么不行啊?” 玛德琳郁闷地说。

“哪有那么容易,我当初可是练了好多天呢,不知道挨了多少打!”姬娜说话的时候,显出了一脸后怕的神色。

“哦,还要挨打啊?!” 玛德琳惊奇地问,同时心里想到:‘姬娜阿姨会不会打我呢?那又会是什么感觉?’

“我才不会打你呢,你慢慢练习。”姬娜说完,又解说起各种技巧。

“嗯”玛德琳答应着,按照姬娜的指导继续练习,不过心里好像有点失望,‘姬娜阿姨怎么能不打我呢?’

一下午的时间,玛德琳一直在练习,姬娜甚至还让玛德琳把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感受那种收缩。天快黑的时候,玛德琳好像有点感觉了,不过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有了似有似无的感觉。

“哎呀,时间有点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明天再来。”姬娜打断了玛德琳的练习。把那个假阴茎拿出来。同时,一股空虚感在玛德琳心里升起,‘要是有东西一直塞在里面多好啊。’玛德琳不禁想到。姬娜把那个假阳具洗干净后还给了玛德琳,然后又准备了一盆热水。然后拿出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咦,姬娜阿姨,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玛德琳正处于对什么都好奇的年龄,所以没有多想,就对姬娜问道。

“呃…没什么,你快走吧,我要准备…”姬娜支支吾吾地把玛德琳推出了屋子。

‘姬娜阿姨有点怪’玛德琳迷惑地回到自己家里,把东西收好,然后买花,去酒馆打工!晚上,玛德琳还是早早去了主人那里。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多些时间看书。

在接下来的几天,女伯爵在玛德琳身上使用了各种痒刑,把玛德琳全身都挠了个遍。最后,女伯爵不再绑缚玛德琳了,只让她躺在铁床上,蒙上眼睛,然后随机去搔痒。

“不许躲,只要让我满意,就让你去看书!”这是女伯爵的命令。

为了能看书,玛德琳只能使劲忍住,让身体不动,可是,没有了拘束,身体总是下意识地进行躲避动作。由于看不到羽毛的落点,玛德琳都不知道该把身体的哪个部位绷紧,以便不进行躲闪!结果过了好长时间,自己都没完成主人的指令。急得玛德琳呜呜地哭了起来。

“嗯,怎么好好的又哭了?”女伯爵停下羽毛,奇怪地问道。

“呜呜呜…奴隶好没用,完不成主人的命令!” 玛德琳伤心地说。

“是吗?为了这个?不是想去看书?”女伯爵调笑地问道。

“我…也想去看书…”玛德琳真的是因为完不成主人的指令才哭的,不过她也想去看书,只能这么回答。

“好了好了,去看书吧!”女伯爵收回了羽毛,摘下了眼罩。

“可是,奴隶没完成主人的命令,不需要惩罚吗?” 玛德琳诺诺地问道。

“是想挨打了吧!”女伯爵笑道。

“不是,奴隶就是感觉自己让主人失望了。” 玛德琳忙说道,同时心里也生出了一种渴望,‘好久没让主人打了,好怀念啊!’

“啪”玛德琳心里正想着呢,女伯爵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根鞭子,抽打了玛德琳的身上。

“啊!是奴隶没用,主人重重惩罚奴隶吧!” 玛德琳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心里突然产生了兴奋,把双手握住举到了头顶,然后用自己的后背,屁股,乳房,去迎合着主人的鞭打。不过玛德琳感觉到主人的鞭子比以前又轻了,‘主人的鞭子又轻了,主人越来越心疼我了!’玛德琳暗暗想到。

“谢谢主人。”女伯爵停手后,玛德琳对着女伯爵说道,她觉得主人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哼,我今天没劲而已!行了,自己去吧!”女伯爵说完,转身回宝座去了。

“是,主人。” 玛德琳转身走向了书房,因为有了魔力,主人把她的魔法印记印在了门上,这样她就能随意进出了!这里的书玛德琳看得越来越轻松!不认识的字也越来越少,所以看书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第一本书玛德琳都快看完了!

离开的时候,玛德琳感受着身上的疼痛,心里却感到甜蜜。好几天身上没伤,都让自己感觉不自在了!而今天身上的疼痛,让玛德琳又找到了那种被奴役都感觉,‘这样,能让我感觉主人一直就在我身边!’玛德琳暗暗想着,体内的快感增加了,魔力的运行也加快了。

下午,玛德琳来到姬娜的住所,刚脱下衣服,姬娜就惊呼了一声,奇怪地说道:“那位又打你了?可是,你身上的伤痕怎么这么淡啊,好像都快好了一样?昨天明明没有伤痕的啊?”

“啊,这….这….” 玛德琳一下语塞了,她的魔力日渐提高,对伤势的治疗也在加强,到现在伤口基本好的差不多了,而且长时间的相处,玛德琳和姬娜越来越亲密,不再提防姬娜了,再加上好几天没伤势,玛德琳自己大意,才被姬娜发现了秘密。

“姬娜阿姨,你听我说。可是,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玛德琳嘱咐道。

“没问题,你说吧!”姬娜看玛德琳说的郑重,也严肃地说道。于是,玛德琳把自己学习魔法的事情和姬娜说了。

“什么?你…你…”姬娜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姬娜阿姨,你别激动,我知道…那位以前做了很多坏事,但我肯定不会那样的!我保证。” 玛德琳忙说道。

“我相信你,我就是太惊讶了!哎!阿姨真羡慕你有天赋,能学习魔法啊,我要是能学,就有机会报仇了!”姬娜遗憾地说。

“阿姨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玛德琳郑重地和姬娜说道。

“谢谢你!”姬娜感动地抱住了玛德琳。

良久,姬娜才放开了玛德琳,说道:“好了,我们继续学习吧。”说着拿出了那个假阳具。而就在姬娜要放入玛德琳阴道的时候,忽然停住了手,又赶快拿出玛德琳的内裤。

“你来月经了?”姬娜指着内裤上的血迹说道。

“呀,真的啊!” 玛德琳看到内裤上的血迹,才知道自己来了月经,然后奇怪地问姬娜:“阿姨是怎么知道的?”

“女人来月经后,那里的气味不一样。”姬娜解释完,为难地看着手中的假阴茎。

“没事的,我们继续练习。” 玛德琳看出姬娜的为难,赶紧说道。然后忽然想到主人的话,又遗憾地说道:“就是不能去见…那位了!”

“你不能去,我就该去了!”姬娜的话语里有着一丝恐惧。

“对了,姬娜阿姨,那块石头是不是能传话啊?” 玛德琳忽然想到向主人求情。

“是的,只要你心中想,就能印在石头里,让那位知道。”姬娜解释道。

“那给我和那位说几句话。” 玛德琳要过了白色石头,贴在额头上,心里想到:“对不起主人,奴隶来月经了,不能去找您。姬娜阿姨不喜欢挨打,求求主人,把姬娜阿姨的打转移给奴隶吧,奴隶愿意加倍承受。”

交还白石头后,两个人又开始了练习,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玛德琳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可以收缩了,不过控制起来艰难无比。但这个好的开头还是受到了姬娜的夸奖:“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学会了,我那时候可用了好几天呢!”

天快黑的时候,玛德琳从姬娜家出来,忽然想起今天没法给主人送花,但可以让姬娜带去啊,于是赶快去园丁哪里买了花,匆匆回到姬娜家,敲敲问,说道:“姬娜阿姨,是我,玛德琳。”

等了一会,姬娜才一脸痛苦地打开了房门,然后说了句:“把门锁上。”就弯着腰,捂着肚子跑了进去。

玛德琳锁上门,才闻到屋子里很臭,进去一看,姬娜正坐在便桶上,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

“啊,姬娜阿姨怎么突然闹肚子了?” 玛德琳关切地问。

“我不是闹肚子。我在灌肠!”姬娜这时从便桶起来,来到一盆水前,里面有一截奇怪的管子,姬娜把管子插进了自己的肛门,然后挤压管子上的一个奇怪的皮囊。

“灌肠?那是什么?”玛德琳奇怪地问。

“这个…”姬娜有点为难,不过既然都让玛德琳看到了,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介绍道:“就是把水挤把自己的肛门里,然后再排出来,这样就能把自己的肠子洗干净了。”

“为什么要洗啊?” 玛德琳还是不明白。

“那是因为….男人有时会把阴茎插进我们的肛门,所以要洗干净!我们每天都要做的。”姬娜这时已经灌完了,又弯着腰跑到了便桶,稀里哗啦地拉了起来。

“灌肠是什么感觉啊?” 玛德琳好奇地问道。

“你哪那么多问题啊,要不你自己试试。”姬娜正憋着肚子呢,不耐烦地说道。

“好啊,好啊!” 玛德琳兴奋地说道。这么新奇的东西,玛德琳真的好想试试。

“今天算了,明天吧,对了,你怎么又回来了。”姬娜终于站起来了,轻松地问道。

“那位喜欢花,我想让阿姨帮我带去。” 玛德琳说着把篮子递给姬娜。

“你和那位的关系还真好!你不怕她打你吗?”姬娜奇怪地接过篮子,问道。

“其实,挨打能让我产生快感!” 玛德琳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

“什么?你还真古怪!”姬娜惊讶地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玛德琳。

“姬娜阿姨,我走了。” 玛德琳让姬娜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赶快走了。

晚上,玛德琳从酒馆回来,只能回到自己家里。路上,玛德琳看向雾气弥漫的山顶,心里感觉好失落,大半个月天天去主人那里,玛德琳已经养成了习惯,这下不去还真不适应。不过,因为不用去山顶了,玛德琳有了更多时间读书,埃尔伯那里的书,玛德琳已经读了好几本!对于贵族和宗教也有了初步了解。现在埃尔伯不仅教导玛德琳认字,还讲解和示范了好多贵族的礼节和规矩。

冥想完,玛德琳开始读书。一晚上玛德琳家的灯光就没熄灭过,而玛德琳也坐在桌子前没动地方,一边读书,一边用沙盘练字。在此同时,玛德琳还把那根假阴茎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锻炼着阴道肌肉的收缩,不过由此产生的快感,玛德琳已经能完全转化成魔力,完全不会影响读书的专注。由于今天不去主人那,玛德琳还发现,原来身上装备到了每天0点会重置,本来那种疼痛会愈来愈疼!但过了0点就会回到起点。而且大便也不行了,需要再产生足够的淫液才行,现在这对玛德琳不算问题,她几个小时就能产生足够的淫液!

天还没亮的时候。玛德琳听到有人敲门,吓得她赶紧把假阴茎从体内拿出来,藏到了枕头下面,然后才去开门,进来的姬娜。姬娜一进门就抱住了玛德琳,激动地说道:“谢谢你,玛德琳。”

“啊!为什么谢我啊?” 玛德琳疑惑地问。

“因为你替我求情,那位没打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姬娜激动地悄声说道。

“真的?太好了!”能为姬娜阿姨做点事,玛德琳也很高兴。

“可是,你自己却要挨双倍的打,我真过意不去!”姬娜都快流泪了。

“我没事,一是我喜欢,二是我有魔力,很快就能治愈了。” 玛德琳忙安慰姬娜。

“对了,那位带给你的。”姬娜说着把篮子递了过来,里面有一打兽皮纸,还有鹅毛笔。给埃尔伯的石头也在。

“我走了,你把这些东西带给埃尔伯。” 姬娜说完就转身出门了。

早上来到酒馆,玛德琳才知道,主人让埃尔伯开始教导自己写字了,而且今天,埃尔伯开始教导自己另一种语言,叫做英语!自己原来学习和一直说的语言叫德语。当玛德琳在兽皮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后,埃尔伯惊讶万分,因为玛德琳写的字绝不像第一次写字的人能写出来的,于是玛德琳只好说出自己用沙盘练字的事情,这却让埃尔伯难得地称赞了几句,这可是玛德琳从没遇到的。这次学习,玛德琳不光要认字,还要学习如何说,如何写,而且如何写的漂亮,而练字用兽皮纸太贵了,沙盘可不需要花钱。

从酒馆出来时,玛德琳灵机一动,从酒馆的鸡笼捡了一根鸡毛,玛德琳要用这个训练自己忍耐瘙痒的能力。姬娜开始教导玛德琳口交了。不过灌肠姬娜不让玛德琳尝试,因为那位不让。

7天后,月经终于结束了,期间,玛德琳学会了如何使用舌头和嘴里的吸力,对付乳头、阴蒂和对方的舌头!而那个假阴茎,姬娜做了个绳内裤,固定在了玛德琳的下体。除了排泄的时候,基本就不拿出来。下体的饱涨感和绳子对阴蒂的刺激,让体力魔力的运行速度大大增加。还有就是冥想,已经达到了4小时,增加了一倍。

而最让玛德琳高兴的是,她读了好几本书!不是主人那里的书,而是埃尔伯大叔给她的书。不过,最让玛德琳困惑的也在这里,因为那些书基本都是贵族启蒙教育用的,按现在的话说,思想道德教育占了主导。书上说女人应该自我约束,自律自控。书上说妓女是下贱,淫荡的!姬娜阿姨下贱吗?淫荡吗?那我和姬娜阿姨学习,不是也下贱淫荡吗?

“书里说的对吗?” 玛德琳曾经这么问过埃尔伯大叔。

“哼哼”大叔只是冷哼了几声。

玛德琳也问过姬娜阿姨,“放屁”姬娜如是说。

所以,玛德琳决定今晚去问问主人。

终于等到晚上,玛德琳来到山顶地宫,“哎呀,我的小奴隶终于来了,养成计划耽误了一周!快让我检查一下!”女伯爵很开心。

“主人,奴隶也想念主人。” 玛德琳说着,把玫瑰花换好。

考察结束后,女伯爵露出满意的神色:“魔力和精神力都有了很大进步,该进行下一步了。”

“主人,奴隶有个问题…”玛德琳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嗯…”女伯爵没有回答,只对玛德琳说道:“好好学吧,当你高贵而坚定,安静而有力量,即使在无人知道的角落,依然会发出花开一样的声音!”

“是,奴隶遵命。” 玛德琳回答道,玛德琳觉得主人的话好高深,自己一点也不明白,不过主人让自己好好学,自己好好学就是了。

“好了,该是取乐时间了!”女伯爵说着,手中出现了两只羽毛。

“是,奴隶准备好了。” 玛德琳说着,直接躺到了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双腿也分开抬起,露出了脚心,‘让主人惊喜一下,看看我这些天的训练成果。’玛德琳心里美滋滋地想。不过,这样分开双腿,露出私处,让玛德琳心里又想到了书里的话。自己这样淫荡吗?

羽毛的瘙痒已经不能让玛德琳躲闪了,甚至连笑声也不会发出,这些天对自己的训练可不是白费的!不过,玛德琳偷眼看看主人,面上却一点喜色都没有!

‘主人为什么不高兴,难道主人不喜欢这样?那主人喜欢我什么样呢?’玛德琳心里一团乱,主人没高兴,让她心里很失落。同时,她也感觉到羽毛的移动越来越快,瘙痒越来越难熬。走神的她不小心,动了一下脚心。

‘咦,主人露出了一丝喜色?!’大部分心思都在主人身上的玛德琳马上发现了。‘难道主人喜欢看到我躲闪?不对,是主人喜欢看我忍受不住的样子!’

而这时,羽毛正好飘到了脚心,“咯咯咯”玛德琳马上就笑出声来,然后脚立刻躲闪了一下,又马上凑到羽毛的下面,做出一副想躲又不敢的样子。身体也扭动颤抖起来,显得瘙痒难耐,痛苦异常。同时,玛德琳还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主人,仿佛在祈求主人的饶恕。

果然,玛德琳看到主人从百无聊赖变得兴致勃勃,而且瘙痒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这次,玛德琳是真的忍不住了!那根鸡毛可不能让自己这么痒!

“哈哈,主人,奴隶受不了了,哈哈…饶了奴隶吧!” 玛德琳真心求饶了。

“哼,你接着装啊!”女伯爵冷冷地说。

“啊!哈哈…主人…哈哈…怎么知道的啊?” 玛德琳一边笑,一边郁闷地问。

“我还不知道你!再说你装的太假了,说来就来,是人都能看的出来!”女伯爵得意地说道,指挥羽毛移动的更剧烈了。

“哈哈…主人,奴隶错了…哈哈…奴隶再也不敢了!” 玛德琳嘴里认错,不过,就像女伯爵了解她一样,这些天下来,她也了解了女伯爵,她知道,主人没有真生气。

“笨蛋,我罚你,是为了让你装的像点!”女伯爵恨铁不成钢地道。

“是是…哈哈…奴隶…哈哈…知道了。主人,把奴隶绑上吧…哈哈…奴隶真坚持不住了!” 玛德琳笑得眼泪都下来了,不过她不会求主人停下,因为她看到了主人脸上享受的表情。

“不绑,自己忍着!”女伯爵的话里竟有点赌气。

“是,奴隶…哈哈…一定….一定…哈哈…忍住!” 玛德琳的全身都在躲闪着羽毛,不过躲闪一下后,就马上又迎向了羽毛。这次不是装的,真是太痒了。现在玛德琳连说话都顾不上了。全部心神都在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便尽量不让羽毛落空。

“呼呼”当女伯爵终于停下羽毛时,玛德琳已经完全瘫软在地上,呼呼喘气。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没有一次完全避开羽毛。最后,完全靠着自己对主人忠诚的意志,下意识地对抗着本能,不去躲闪,反而去迎合羽毛。

“谢…谢谢主人!”休息片刻后,玛德琳虚弱地跪下对着主人说道。

“行去,去看书吧!”女伯爵随意地挥挥手。

“是,主人。” 就在玛德琳艰难地往外走时,隐约听到主人的低声嘀咕:“小丫头,居然知道讨好我了!”

‘主人怎么不叫自己奴隶了?’玛德琳修习魔法后,听力也大大提高,所以才能听到主人的话。‘主人好像对自己很满意!’玛德琳心里美美的。

回家的时候,主人告诉她,等到她能用那只鹅毛笔写出自己的名字之后,就可以开始下一步了。不过不是用手,而是用精神力!所以,玛德琳每天又多了一项任务,向着桌上的鹅毛笔发呆!

<< 庄园奴隶前传 第二章庄园奴隶前传 第四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One thought on “庄园奴隶前传 第三章”

  1. 感觉这个系列越来越偏向dom/sub了诶,要是咱也能在现实里体会到这样的感情就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