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前传 第一章

目录

庄园奴隶前传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们从酒窖的地上坐起身子,互相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手中那焕然一新的戒指感觉如此真实,但这一切是真的吗?而就在这时,我们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是真的,我可爱的姑娘们。”

“鬼啊!!”我们同时喊了一声,起身就想往外跑!我们是真的吓坏了,吓得我们双腿发软,根本无法移动!不对,不是发软,而是我们的腿好像被锁住了,就像被连体衣的固定功能那样被固定住了。

努力了半天,我们双腿依然是一动不动,这下跑不掉了。我和二姐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中看到了恐惧,不过我还是伸出手,握住了二姐的手。仿佛对方的手能给自己勇气。我们稍微安定了一下自己恐惧的心神,然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是谁?”现在我们都没注意到,在我们的另一只手中,依然紧紧攥着那个戒指。

“不用害怕,我没有恶意,不过是你们完成了测试,我才出来和你们说话的。”

脑海中再次传来那个女声,声音婉转温柔,仿佛还有着安抚心神的作用,让我们的恐惧的感觉消失了不少。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玛德琳伯爵,很荣幸见到你们。”我们心中传来温文尔雅的声音,却又显得高贵威严。

“什么?你就是那位传奇女伯爵….可是,你不是…”我不了解英国历史,还没觉得怎么样,可是二姐却立刻惊讶得话都说不利落了。

“是的,我已经死了几百年了,现在和你们说话的…嗯…算是我的灵魂吧。”脑中的声音以一种平稳的声音说道,不过话语中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严,还有…魅惑。

“那你…你….你怎么还能…?”二姐依然没从吃惊中恢复过来,口吃地问。

“我怎么还能和你们说话?呵呵,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呢。想要听我的故事,请带上架子上那个小东西吧,这样控制你们的思想太累了!”脑海中那个威严而魅惑的女声说道。

小东西?架子上没什么了啊?我们拿走戒指后,架子上只有两个小突起,就像是突起的钉子上面积满了灰尘。我们疑惑地转过身,来到架子前面,完全没注意到我们的腿已经行动自如了。

这时架子上仿佛吹过一阵清风,吹走了灰尘,露出了那两个小突起,原来是两个红宝石般的小圆球,也就绿豆大小。我们疑惑地一人拿起一个,手感也和宝石一样,硬硬的。

“放在自己的耳朵上,这样我们就能互相心灵交流了。”女伯爵的声音再次在我们的脑海中响起。

“这…”我们对看了一眼,又把那个红宝石放了回去,开玩笑,这么诡异的事情,这么诡异的东西,谁敢放在自己身上啊!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啊!!

“嗯,还挺戒备的,没关系,先把戒指戴上吧。”随着我们脑海中的声音,我和二姐拿出手中的戒指,温柔地戴在了对方的无名指上。不过,我们的脸上可是一点温柔的表情都没有,完全是惊骇!于因为刚才的动作不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完全是身不由己,被控制地做出那些动作。这说明对方能完全控制我们的身体,我们却无法反抗,那么刚才阻止我们逃跑,应该也是被控制了。

“这次能戴上那个小东西了吧!我真的没有恶意。”脑海中女伯爵的话再次响起。

这次,我们只能无奈地拿起那个小小的宝石,放在自己的耳垂上。宝石一接近皮肤,就自动黏贴在我们的皮肤上,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用手摸摸,结合得很结实,就像长在那里一样。没办法,就是我们不这样做,对方也会控制我们这么做,刚才带戒指的动作就是为了让我们明白这些。

“这就是一个心灵传音的小东西,我叫它魂器,现在我们可以轻松地说话了。”女伯爵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我心里。

“她到底是谁?女巫?”我在心里疑惑地想到。

“我的确算是个女巫,因为我一生都在研习黑魔法。”女伯爵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心里。

“啊”我惊呼了一声,慌张地说道:“你…你能听到我的心声?”

“这就是心灵交流!你现在不用说话,在心里想就成了。”女伯爵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

“那…那…你怎么又是伯爵了?”我在心里颤抖地问道。

“因为我生前对皇室的巨大贡献,才被封为伯爵啊!”女伯爵的话温和而慈祥,还不失威严,让我不自主地产生了崇拜之情。

“你真是那个传奇女伯爵?玛德琳·安塞斯塔?”二姐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我脑海中,二姐的语调就像一个追星族的小女孩,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二姐?我能听到你的声音?”我没看到二姐的嘴动,而二姐的声音也不是从耳机中传来的。

“我们三个现在心里想什么,对方都能听到,是不是很方便?”女伯爵适时解释道。

的确很方便,不过这样不是没隐私了吗?我心里想到。

“没关系,等你们能控制魂器的时候,就能控制自己的思想是否让对方听到了,只是因为我现在是灵魂状态,只能用这种方式交流,才不会损害我的灵力。”女伯爵又解释道。

“那她是怎么个传奇法?”我现在连乱想都不敢,这句是问二姐的,我来英国虽然快3年了,但对英国历史知道的很少。所知还是中学历史课上学到的那些。

“她是我们英国女孩心中共同的偶像!传说她活了100多岁,去世时的容貌还和18岁时一样。她更是美艳无双,在她的一生中,为她决斗而死的青年贵族,据说超过了100 个;甚至在她60岁那年,两位浪漫的青年诗人因为得不到她的垂青,而举剑自杀。”

“这些可不能怪我,我已经极力阻止他们了!”女伯爵的话语中充满了无奈。

“难道这些都是真的?”我惊讶地问。

“嗯…差不多吧,不过我记得好像没这么多人!这也太夸张了!”女伯爵郁闷地回答。

“不是,我是问你…哦不,伯爵大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位神秘的…呃…灵魂了。

“你们可以叫我玛德琳,或者叫我师傅。”女伯爵温柔地说道。

“师傅?!”我们同时惊呼了一声。

“是啊,你们通过了终极测试,奖励就是学习我的黑魔法。” 玛德琳解释道。

“黑魔法,那不是很邪恶?!”二姐在心里惊叫道。

“胡说!”玛德琳的话语严厉起来,“邪恶的不是魔法,而是人,黑魔法并不邪恶,那是一种开发自己喜好的魔法,而我修习的这种,不过是偏重于女人的欲望和欲求罢了。”

“还有你们心里的那个疑问也是真的,这种魔法能让人青春永驻,虽然不能长生,但延年益寿还是可以的。那么现在你们想不想和我学习黑魔法呢?” 玛德琳的话语虽然平和,但其中的诱惑太大了!青春永驻!!!延年益寿!!!这不是神仙吗!!

“我愿意。”我和二姐在心里一起说道。

“那先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吧。” 玛德琳的话语中充满了欣慰。

“我叫雪莉/凯茜”我们一起说道。

“你..伯…哦不,师傅,你是怎么会魔法的?”我在心中问道。这也太玄幻了,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呢,听我慢慢说吧。” 玛德琳开始讲故事了。

“我出生在匈牙利的喀尔巴阡山地区,你们知道那里吗?” 玛德琳问道。

“不知道。”我们一起回答。

“那么,伊丽莎白·巴托利呢?” 玛德琳又问道

“血腥玛丽?/血腥女伯爵?”我们一起惊叫道。

这个我都知道。那可是在整个欧洲都鼎鼎大名的,据说她为了保持青春,用少女的鲜血沐浴,一共杀害了650名少女。

“那么,我就从这位吸血鬼的原型说起吧。”师傅开始了她的故事。

这位伊丽莎白出生在巴托里家族,是一个非常庞大且强大的家族,家族拥有众多财产,他们的财富甚至比当时匈牙利的国王还要多。

而伊丽莎白从小就是个非常聪明、漂亮的女人,她不但在年轻时就精通拉丁文、德文、和希腊文,更对草药学,科学还有天文学有兴趣,而且她还是当时匈牙利的第一美女。

她在十五岁时订婚,后来就搬到位于匈牙利的恰赫季斯堡,结婚后成为了巴托利伯爵夫人。拥有了恰赫季斯堡以及周遭的十七个乡镇。婚后她丈夫因为身为将军和战争的关系而时常不在家,不久后,她丈夫更是战死沙场。所以巴托里伯爵夫人就成了城堡和周遭乡镇的实际掌控者。

而在她18岁的时候,有个年轻男子来到古堡,当时这位男士穿着华丽的外套,只身一人,说是外出打猎经过这里,觉得口渴想来借杯水喝。巴托利伯爵夫人把这位英俊高雅的男士让进了城堡,他就这样在城堡住了1天。据说这位年轻绅士始终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但之后有人说那是恶魔撒旦的儿子。因为在那之后,这位伯爵夫人迷恋上了黑魔法,而不久之后,周边的镇子上也不断传出少女失踪的事件。

而这些少女的失踪全是这位伯爵夫人所为,不过并不是用她们的血液洗澡,而且为了研究黑魔法,并且进行各种虐待,以满足她自己的欲望。她的黑魔法从何而来没人知道,据猜测是来自那位神秘的男子。

那时候这位伯爵夫人权势滔天,所以对自己的这些行为一点都不掩饰。最后,这件事终于惊动了教廷,教廷攻进了城堡,把她的帮凶,三名女巫和那些男性爪牙全部处以火刑。而这位伯爵夫人因为身份显赫而免于一死,被囚禁于自己城堡的高塔内,石匠封死了所有能透光的地方,让这地方如同一个巨大的坟墓,只有一个很小的孔洞用来送饭。最后,这位伯爵夫人面朝下死去了。这种死法在当时很邪异,据说灵魂会变为地狱的恶鬼。那时候的人死后都要把身体面朝天,以便自己的灵魂能升入天堂。

在伯爵夫人死后,愤怒的村民摧毁了那个城堡。但事情没有结束,从那之后,城堡四周就鬼雾弥漫,古堡废墟会传出一阵阵如海潮般幽怨的恸哭,仿佛是千鬼夜哭,万魂哀鸣,连10里之外的居民都能听见,这件事连教廷都无能为力。最后,教皇无奈,只能将这块地方列为禁地,禁止凡人出入。

“在这位女伯爵死后100年左右,我出生在喀尔巴阡山地区,也就是这位女伯爵城堡的所在地。我父母很早就死了,无依无靠的我只能靠买玫瑰为生。我当时最大也是最持续的主顾,就是镇子上的那些妓女,她们也是我最熟悉的人。因此我从小就接触到了很多那些方面的教育。在我13岁那年,发生了改变我一生的事情。”师傅的话透着回忆和无限感慨。

“后面的事,我干脆让你们融入我的记忆,这样你们能更真切的体会到一切。”随着师傅的话,我仿佛来到了中世纪的欧洲,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而我仿佛变为了一个小姑娘,身体刚刚开始发育。可能是由于营养不良吧,身体显得很瘦弱单薄,身上穿着那种束腰的鲸骨裙,很破旧,但很干净。我能感受到小女孩的一切,甚至能知道小女孩的想法,仿佛我就是那个小女孩一样,只是无法影响小女孩的行动。

这是一个中世纪的欧洲小镇,小姑娘就是玛德琳。这时她手里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一些玫瑰花。天已经黑了,很冷,玛德琳身上单薄的裙子无法完全挡住寒气,让她只能哆嗦着快速跑进了酒馆。玛德琳的主要客人都在这里,无论穷人还是富人,亦或是那些妓女。到了晚上都只能聚集在这里,此时的欧洲实在没别的夜生活了。

“玫瑰花,有人需要玫瑰花吗?” 小姑娘的声音还很青涩,但清脆悦耳,很惹人喜爱。

“哦,可爱的小玛德琳,吃饭了吗?”

“玛德琳妹妹,给我来一支。”

“玛德琳,陪大叔喝一杯,大叔就买一只怎么样?”

“姬娜阿姨,谢谢!”玛德琳没敢理会其他人的调侃,赶紧把花交给了姬娜阿姨。从小姑娘的思想中,我知道这个姬娜阿姨是个妓女,也是妓女中对小姑娘最好的一个。她每天都会买花,而且还几次有人欺负小姑娘,都让姬娜阿姨救了。

然而,整个酒馆里就卖出了一只花,哪够玛德琳吃饭啊?望着冷冷清清的街道,玛德琳咬咬牙,向镇子外面走去,趁着时间还早,她要去另一个镇子碰碰运气,要不,晚饭都没着落!

到达另一个镇子要穿过一片树林,有一条能走马车的路连接。如果在白天,这条路经常有人走,但现在却是空无一人。望着漆黑树林中的道路,再看看刚从家里拿出来的油灯,玛德琳心里一阵害怕,可是腹中的饥饿提醒她必须前进!

林子中漂浮着淡淡的雾气,一点声音都没有,路边树林里不时传出夜枭的啼叫,凄厉而恐怖!玛德琳战战兢兢地走着,身上越来越冷,雾气也越来越重。渐渐的,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树林了?玛德琳心中越来越焦急,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

这时雾气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四周能看到的全是树,玛德琳知道自己不知不觉间走进了树林,如果在这里迷路了…玛德琳不敢再想下来,只能再次加快脚步。

四周寂静一片,我只能听到玛德琳急促的呼吸声,油灯微弱的光亮只能照出四外若隐若现的树干,其余地方都是一片漆黑。玛德琳心里越来越害怕,不禁奔跑了起来。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她被脚下的树根绊倒了,油灯滚了出去,玫瑰花也撒了一地。膝盖上的疼痛让玛德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她没哭,艰辛的生活早已让她明白,哭泣不过是白白浪费力气!

玛德琳默默捡起玫瑰花,又向前捡起油灯。好在油灯没灭,就在她再次举起油灯的时候,她看到了建筑物的一角!这是?疼痛和疲劳让玛德琳没有多想,径直走向了建筑物,这是一个小屋,非常破败,玛德琳走上木头台阶,腐朽的木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屋子好像很久没人来了,遍布蛛网,和屋外一样,充满了阴冷和雾气。屋子不大,除了垃圾外,唯一能吸引她的是一扇门,一扇关着的门。玛德琳怀着希意的心情,走过去打开门,眼前一个向下的阶梯,看来是个地下室。里面会不会有喝的?吃的?有火?玛德琳现在口干舌燥,饥肠辘辘,不知不觉就走下了阶梯。

楼梯已经腐朽了,玛德琳还没走两步,脚下的木板就咔吧一声断了,她立即摔了下去,一路翻滚地掉落到地下室的地板上。疼痛和惊吓,还有一路的疲劳和饥饿,让她一下就昏过去了。

(小姑娘是昏过去了,但仿佛附体的我可没有昏过去,四周黑漆漆的,那盏油灯也熄灭了。但很快,黑暗中出现了幽暗的亮光,很快,我就看清楚了,那是两个半透明的人形,正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走来!鬼?幽灵?我看到这种情景很害怕,但我现在根本没有身体,不但不能喊叫,就连手舞足蹈或者用手捂住眼睛都做不到,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两个幽灵来到小姑娘的近前。

这时我才看到,两个小姑娘都是女性,身体赤裸,我能看出来她们戴着项圈,项圈上连着铁链,铁链连在双手的手铐和双脚的脚镣上。双手和双脚间的铁链很长,基本不会影响活动,就像是很普通的手足连铐。

但最让我惊讶的是,她们双乳的乳头上被一个锋利的铁钩刺穿,有一个Y形的铁链连接到她们下体的阴蒂上,那里也有一个铁钩,刺穿了她们的阴蒂,我甚至能看到她们透明的乳房上还有着斑斑血迹!

两个幽灵女孩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我能看到她们的每一个动作,都会牵动身上的铁链和钩子,让身体轻微地颤抖。两个女孩走到近前,弯下腰架起小姑娘的手臂,当她们站直身子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她们从玛德琳的身体里架起一个透明的人形,和小姑娘一模一样,难道是玛德琳的灵魂?)

这时,我的思想又附着到小姑娘的灵魂里,被两个灵魂架着往黑暗中走,不久后,前面出现光亮,这里好像是一个大厅,但大厅很昏暗,只有几个巨大的蜡烛照亮了很小的范围,还有就是仿佛从窗户里透进来月光,照在了一个宝座上,宝座华美异常,而上面坐的女人更让我震惊。

那个女人仿佛很年轻,一身飘逸的红色长裙,露出肩部和胸前的大片雪白肌肤。黑色长发在空中飘舞,两颗宝石般的美眸蕴涵着摄人心魄的光芒。火红色长裙就像流动的烈焰一样,包裹着她白玉似的修长身躯,整个人宛如一团移动的火之精灵。

当她从宝座上站起来时,银白色的月光正好照在她身上,使她散发着迷人的光芒。让我不禁疑惑地想,这位美女是顺着月光下凡的天使,还是将要循着月光飘向天宫的圣女?这个女人比我见过的任何女子都美丽,而且全身散发出强烈的魅惑气息,就连大姐也远远不及。

玛德琳刚好就在这时醒了,也看到了那个如同火之精灵的美女,目光立刻呆滞了。而走进这个大厅后,那两个带镣铐的幽灵就放开了玛德琳,隐入了黑暗里。

“你是谁?怎么敢侵犯我的领地!?”红衣美女说话了,话语柔美诱人,但又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威严,让人从心里生出臣服感。这种感觉我在师傅身上也感受过,但没有现在强烈。

“啊!”玛德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鞠躬道:“民女不知这是夫人的领地,可这….”

“大胆,见了本伯爵夫人还不跪下!” 红衣美女大喝道。

威严的声音吓的玛德琳立刻跪下,但中却疑惑地问道:“伯爵夫人?”

“我就是伊丽莎白·巴托利伯爵夫人!”红衣美女威严地说。

“什么?!你是那个恶…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玛德琳听到这个名字后吓的浑身颤抖,连话说都明显地颤抖。到目前为止,伊丽莎白·巴托利这个名字,在当地人心中仍然与恶魔等同,晚上传出的鬼哭声就是证明!以至于现在还没有人敢提起这个名字。

“恶魔吗?的确是,死了?也没错!我现在是巫妖之身,不死不灭!哈哈哈!!!”伯爵人夫放肆地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嚣张和不可一世。

“要不是教廷那些混蛋把我囚禁在那个巨大的坟墓里,我也下不了决心把自己转变为巫妖,他们以为杀死了我所有的帮手,甚至连灵魂也消灭了!但我仍然掌控着整个喀尔巴阡山地区!”伯爵夫人的话语充满了恨意和恐惧。

“我现在是永生的!总有一天,我会让教廷那些混蛋付出代价!” 伯爵夫人狠狠地说,但我却从中听出了色厉内荏。

“而你,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存在,就只有成为我的奴隶,就算你死了,你的灵魂也一样会是我的奴隶!”最后,伯爵夫人指着玛德琳说道。

“不…不要!!不要啊!!!救…救命!!!” 玛德琳刚才还是跪着,现在已经被吓得趴在地上,体若筛糠了,嘴里结结巴巴地求饶。

(现在玛德琳的心里,已经被这位伯爵夫人的传说占满了,虽然大家不敢提起她的名字,但吸血女伯爵的传言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什么吸处女的血啊!用血沐浴啊!折磨女孩都有哪些花样啊…. 玛德琳从小就听到这些,现在自然吓得要死!好在玛德琳现在是灵魂状态,不会真会被吓死。)

“哼,给脸不要脸,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来人!”伯爵夫人厉声喝道。

“在!”这时,从黑暗中走出两个….盔甲!盔甲的缝隙中露出的是惨白的白骨。

(白骨精?!我倒是吓了一跳。)

“先打她100鞭子!”伯爵夫人用手一指玛德琳,玛德琳身上立刻就出现了一副枷锁,漆黑的木质头手枷,就是两块木头夹住脑袋,两只手同时锁在左右两侧。木枷自动拉起了玛德琳,吊在了半空,这时,玛德琳才注意到自己透明的身体,更是吓的大叫了起来:

“啊!!我的身体,怎么会?”

“你现在是灵魂状态,尝尝灵魂挨鞭子的滋味吧!”伯爵夫人的话变得十分温柔,然后,语调突然转为狰狞,喝到:“打!”

“啪”如同鞭子打在肉体的声音,盔甲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根长鞭,狠狠打在了玛德琳的灵魂上。而玛德琳还没从自己处于灵魂状态的惊诧中恢复过来,嘴里就立刻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我能感觉到那鞭子打在玛德琳的灵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如同我亲身挨鞭子一样,不同的是还能听到声音罢了。这种疼痛更纯粹,不仅疼在皮肉,而是一种直透骨髓的疼痛。每一下都远远超过我经受过的鞭打。)

“1…2…3…”骷髅盔甲一边打,一边发出机械般的数数声,如同骨骼摩擦。

玛德琳头和双手被锁住,吊在空中,要不是灵魂状态不用呼吸,这种姿势肯定窒息而亡了。不过痛入骨髓的疼痛还是让她浑身颤抖,双腿乱踢,剧烈地扭动着身子,试图躲开那可怕的鞭子。可是,由于双脚不能着地,完全无法使力,所以身子只能在空中扭动,却根本无法躲开鞭子!

虽然是灵魂,但鞭子打在后背,就立刻会出现一道浅浅的红印,就像是一道血印。而灵魂状态的玛德琳,后背每挨一鞭子,身子都会剧烈地抽搐一下,腿更是痉挛子蜷缩起来。

“啊…啊…求求你,放了我吧…啊…”玛德琳在空中声嘶力竭地哭喊、求饶。因为是灵魂状态,她无法流泪,只能在空中扭动着身体,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

“哈哈哈,哭吧,叫吧,向我求饶吧,多么美妙的叫喊,多么好看的挣扎,尽情表演吧,哈哈哈!”公爵夫人在玛德琳的叫喊声中发出了神经质的狂笑。

在打到50下时,玛德琳的后背已经嫣红一片了,而她身体的挣扎也变得虚弱了许多,抽搐都不那么剧烈了。双腿也不在收缩,只是随着每下鞭打,都会哆嗦一下。

“呃…别打了,我要死了!呃…我受不了了!呃…”玛德琳嘴里的哭喊也变得微弱,只能发出闷哼和低低的求饶。

(玛德琳的灵魂明显变得虚弱,虽然嘴里不住地求饶,但我没听到一句答应作奴隶的话。我在玛德琳的心里分明听到,宁可就这样被打死,也不要一辈子做她的奴隶,那可是生不如死啊!)

“哦,听听这些颤抖和呻吟,真是令人陶醉,不过,这个灵魂还真坚强,以前的人这时候不是屈服,就是昏过去了!”伯爵夫人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好像还带有一些震惊。

“73…74…75…”当鞭打到75下时,玛德琳连呻吟都已经弱不可闻了,身体只会在鞭打后抽搐一下,就什么动作都没有了。

(要死了吗?这个可怕的噩梦就要结束了?!玛德琳心中想到。)

“停!”伯爵夫人这时制止了骷髅盔甲的鞭打,来到玛德琳身前,因为玛德琳现在的身材还很矮小,尽管被吊在空中,但头仍和伯爵夫人持平。

“鞭子的感觉如何?别忘了你是灵魂状态,身体不会对鞭打麻木,每次都会和第一下同样刻骨铭心!愿意做我的奴隶吗?”伯爵夫人用手摩擦着玛德琳血肉模糊的后背,诱惑地说道。

“别打了,放过我吧,我受不了了!” 玛德琳没有回答,只是低声地说道。

(快点打死我吧,结束这痛苦吧!玛德琳心中呐喊着。)

“嗯,还这么倔强,那么我们继续玩,我亲自和你玩!”伯爵夫人的话语温柔,但透着一股寒气。

“没脑子的东西,给我!滚开!!”伯爵夫人抢过骷髅盔甲手中的鞭子,还恶狠狠地踹了它一脚,可惜,骷髅盔甲连踉跄一下都没有,只是机械地让开一步,嘴中机械地发出一声:“是”。

(虽然玛德琳不能回头,但我的眼睛可是全方位的,我看到了伯爵夫人脚上穿了一只透明的水晶鞋,那是怎样一只完美的脚啊!简直就是完美的艺术品!)

“啪”伯爵夫人的一鞭子打在了玛德琳的腿上,这里还没挨过鞭子呢,大腿上突然传来的疼痛让虚弱的玛德琳又发出了一声嘶吼,大腿反射性地蜷缩了起来。

“啪”又一下,这下是等玛德琳放下腿后,打在玛德琳的双脚上。

“啊!!”玛德琳的声音早已嘶哑,但这下还是让她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喊,双脚在空中乱踢着,希望能躲开那可怕的鞭子,可是,现在她的灵魂已经很虚弱了,双脚又怎么能老在空中踢呢,等她疲劳地停下双脚时,“啪”鞭子又准确地打在了她的双脚上!

“啊!!不要啊!饶了我吧,不要打那里!” 玛德琳嘶哑的声音叫喊着。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没享受够这种空中舞蹈呢!为我舞蹈吧!”伯爵夫人娇笑着说道。

“76…77…78…”那个骷髅盔甲还在一边机械地数着数。

(我能感觉到伯爵夫人亲自鞭打的力度,没有那个骷髅盔甲的力度大,但她鞭打的位置都是人身上最敏感的位置,引起的疼痛更强烈!而且由于鞭子落点和频率的变化,让人更难以忍受!)

当骷髅盔甲数到90的时候,玛德琳的双腿已经无力地垂在那里了,每次鞭打也只能让双腿稍微收缩一下,或者说痉挛一下更合适,嘴里的呼喊也再次变为无力的呻吟。

“哎呀,舞蹈结束了!真遗憾!那就换个玩法吧!”伯爵夫人再次娇笑地说。然后她来到玛德琳的侧面,一鞭子打在玛德琳的腋窝处。

“呃~~~~” 玛德琳的叫声仍然无力,只不过声调拉长了,同时身子又开始扭动,双手也开始挣扎,想护住自己的脆弱的腋窝。但双手被牢牢锁在头手枷里,肯本无法护住自己。而身子无助的扭动,也无法让自己的腋窝偏离鞭子的轨迹!

玛德琳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种挣扎无用,除了挨鞭子时身子会收紧,抽搐外,已经不再挣扎了!但嘴的呻吟依然拉长,可见疼痛丝毫都没有缓解。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不能死去?!玛德琳的内心在哭泣!)

“哇哦,这么快就放弃挣扎了?你让我很不尽兴呢!”伯爵夫人不满地说。然后又走到了玛德琳的面前,继续说道:“你的呻吟已变得无趣,那就不要出声了!”说完一挥手,一个黑乎乎的圆球就飞到了玛德琳的嘴里,还有个带子自动围在了脑后。

(口塞球,原来从中世纪就有了!我惊讶地想,同时我也深深地明白,这个天使一样美丽的女人,却有蛇蝎一样的心肠!)

“啪”这次鞭子落在了玛德琳的腹部,大腿,胳膊和双脚,落点完全没有规律。

“呜呜!呜~~~~呜呜!”玛德琳的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但从声调的长短看,她依然遭受着剧烈的痛苦,身子也在不住地抽搐着,只不过已经完全无力蜷缩和扭动了!

(而且因为我能感觉到玛德琳的内心,我能感觉到她的内心已经出现了松动,不在那么坚持,她要屈服了!同时我也对比了一下自己,我心里问自己,自己会屈服吗?我不知道!)

“99…100”骷髅盔甲的声音数到了100。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人家正玩得尽兴呢!”伯爵夫人不悦地说。然后她来到了玛德琳面前,抚摸着玛德琳的脸,微笑地说道:“你的灵魂很强,100下鞭打足以让普通人的灵魂昏迷多次了,而你能坚持到现在,看来,我有了一个很耐玩的玩具呢!”

“那么,你还是不屈服吗?”伯爵夫人笑着问。

玛德琳呜呜地点点头,又摇摇头,她现在嘴里不能说话,但点头和摇头都很难回答那位伯爵夫人的问话。

(我知道,玛德琳的内心并没有完全屈服,血腥女伯爵的传说让她的恐惧压倒了身上的疼痛。而且我也猜到,伯爵夫人这么问话,还把她的嘴堵上,恐怕就是唯恐玛德琳说出屈服的话!她完全就是一个施虐狂,她在享受受害者的挣扎和呻吟。)

“你现在的灵魂很虚弱,对疼痛的感觉会减少很多!这样就不好玩了!”伯爵夫人一手把玩着玛德琳的身体,一手向身后一招,喊道:“出来!”

随着她的话语,一个透明的灵魂从黑暗中飘了出来。

“呜呜呜”玛德琳被这个灵魂吓的呜呜地惊叫了起来,因为这个灵魂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全了!两只胳膊都没有了,胸前的乳房也消失了,甚至能看到里面一根根的肋骨!!还连带着丝丝红色的血肉。她身上没有任何镣铐,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一副死人的面孔。

(好可怕,如果我屈服了,这就是我的下场吗?玛德琳的内心更恐惧了!)

“这个女孩死掉之前已经疯掉了,所以灵魂也没有了意识,我留下她的唯一原因,就是给你们这些奴隶补充魂力,好让我能多玩一会!”伯爵夫人说着,伸出手变为爪状,立刻从那个残破灵魂体内飘出丝丝缕缕的白色雾气,聚集在伯爵夫人的手中,很快,伯爵夫人手中就聚集了一个不小的乳白色小球,发出淡淡的微光。然后她把手放在嘴边,轻启朱唇,做出了个吹的动作。那个小球又变成了雾气,融入了玛德琳的身体。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玛德琳的力量恢复了,身上那些鞭痕全部消失了!甚至我感觉玛德琳透明的魂魄也凝实了一点!我还能感觉到玛德琳身上传来极度舒爽的感觉,如同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好了,不用谢我!因为接下来我会让你更痛苦!”那些雾气飘完,伯爵夫人更加温柔地说道。但玛德琳的表情立刻从舒爽变为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让我死,她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上帝啊,救救我吧!!玛德琳心中刚升起一点侥幸,立刻被这话语破碎了!)

“嗯,这些是什么?怎么这么小?”伯爵夫人的手抚摸上玛德琳的乳房和乳头,玩味地说道,玛德琳才13岁,乳房刚刚发育,现在当然小了。

(伯爵夫人在玛德琳乳房上的手法非常巧妙,甚至比大姐的还奇妙,但我只能感觉到手的触摸,却完全感觉不到快感!难道是因为太小?)

“真可惜,这样打起来会少很多乐趣呢!”伯爵夫人后退了几步。

“呜呜呜!”玛德琳惊恐地叫着,使劲摇着头,身体已经剧烈扭动起来。

“啪!”鞭子正好落在玛德琳的胸部。“呜~~~~” 玛德琳痛苦地长声嚎叫,但在口塞的压制下,只能发出低沉的呻吟。同时,玛德琳的身体也蜷缩起来,双腿甚至收缩到了胸部,以挡住女人这个敏感位置。

“哎呀,这样可不好,把腿放下!”伯爵夫人说着有一挥手,地面立刻又伸出两条铁链,缠绕向玛德琳的脚踝,然后把她的双脚拉向了地面。这样玛德琳就只能直挺挺地被吊在空中了。

“呜呜呜”玛德琳的惊叫中已经带上哭音了,脸上的惊恐更加明显。

“啪!啪!啪!啪!”连续几鞭子都在打了玛德琳的胸部,甚至还有几鞭直接打在了玛德琳刚刚发育的乳头上。

“呃呃呃!!!”就算有口塞的压制,玛德琳的叫声也能听出撕心裂肺的感觉,身体也变得僵直,而因为身体上下都被束缚住,玛德琳只能徒劳地扭动腰部。虽然玛德琳明明知道这样无法躲开鞭打,但还是忍不住扭动,希望以此来缓解那仿佛身体撕裂般的疼痛。

“真是享受啊!”伯爵夫人打了21鞭,终于停手,一脸满足的表情说。这不是我在一边数的,而是那个骷髅盔甲还在那里机械地数数,这次是从1开始数的。

(太疼了,我受不了了,不管以后怎么,只要能不再打我,要我怎样都行,为什么?为什么我想死都死不了?!!玛德琳心中开始哭泣,她崩溃了!)

“那么,这次屈服了吗?愿意做我的奴隶了吗?”伯爵夫人这次没耍花样,走过来笑嘻嘻地问。

“呜呜呜”玛德琳这次点头了,她已经屈服了,补充了魂力之后,对疼痛的感觉更加敏感,尤其是那么敏感的位置被鞭打,玛德琳终于屈服了。

“同意了?好像很不情愿啊!”伯爵夫人轻蔑地说道。

“分开!”伯爵夫人陡然大喝一声,随着这句话,锁住玛德琳双脚的铁链立刻向两边分开,牵引着玛德琳的两条腿也大大地向两侧分开!让女孩子的私处暴露无遗!

(不要,她要干什么,这样好羞耻!我都已经屈服了!她还要怎样?玛德琳心中慌乱地想。)

“小姑娘,这里还没让人碰过呢吧!”伯爵夫人的手移到了玛德琳的下体,开始抚摸起来。

(这次我能肯定这位血腥女伯爵的技巧比大姐还厉害了!我能感觉到玛德琳下体传来触感,但却完全感觉不到那里传来快感,甚至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不应该啊?就是再小,那里也不会只有触觉啊?而且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女伯爵的手只在玛德琳的阴蒂和阴唇上抚弄,并没有伸进玛德琳的阴道内。)

(不要摸那里,好害羞啊!玛德琳心中羞涩地叫着。)

“咦?难道这是名器?”伯爵夫人忽然停下手,蹲下身子,仔细研究起玛德琳的私处。

(名器,这是什么?我心里疑惑。可惜我没法问。)很快,她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她突然站起身,后退了几步,大声说道:“尝尝最痛苦的鞭打吧!”

鞭子像毒蛇一样,向玛德琳的下体抽去,“呃~~~~” 玛德琳立刻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沉闷叫声。但是,现在玛德琳的身体被完全展开,就连扭动一下都很难做到,只能稍微摇晃着脑袋,双手一张一合地缓解疼痛。可惜,这种仿佛把身体劈开的疼痛,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缓解的!

(我做奴隶,我做奴隶,别打了,我要被劈开了!玛德琳心中呐喊着。)

但是,玛德琳却无法用嘴表达出自己的意思,除了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喊外,玛德琳就只能用祈求的眼神看向伯爵夫人,希望她能早点停下鞭打。

“29…”在骷髅盔甲数到29的时候,伯爵夫人住手了。这次她只打了8下。

“怎么样,这回愿意了吗?”伯爵夫人问道。

“呜呜呜呜”玛德琳使劲地点头。

(只要不打我,干什么都愿意!玛德琳心中说道。)

伯爵夫人一挥手,玛德琳被放了下来,同时头手枷消失了,不过脚上的铁链还没有消失,玛德琳被放下来后,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不住地向伯爵夫人磕头。

“闭嘴!站起来!”伯爵夫人威严地喝道。

玛德琳马上不敢出声了,老老实实地站起来。获得自由的双手挡住了自己的下体,那里还在传来剧烈的疼痛。

“现在告诉我,你愿意做我的奴隶吗?”伯爵夫人说着一挥手,玛德琳嘴里的口塞消失了。

“我愿意,我愿意。” 玛德琳赶忙说。

“呵呵,那我们就举行契约仪式了,要后悔趁现在哦。”伯爵夫人调侃地说道。

“不后悔,不后悔。” 玛德琳又赶紧说,她现在心里完全被鞭打的疼痛占满了。

伯爵夫人双手高举,嘴里说出了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然后双手向下一按,地上立刻浮现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六芒星阵,星阵闪烁着血色的光芒,还有一些玄奥的符号。阵中心渐渐出现了一个圆环,圆环呈银白色,散发着金属光芒。当圆环完全成型时,六芒星阵消失了。地上只剩下了那个银白色的圆环。

“把它带到头上。”伯爵夫人的不容置疑。

“是,伯爵夫人” 玛德琳小声说道。然后走过去,把那个圆环戴到了头上。

“以后叫我主人,称呼自己为奴隶!!”伯爵夫人立刻纠正玛德琳的话。

“是,主人。”这时玛德琳已经把那个圆环带到头上,正好卡在额头。“啊!”就在玛德琳刚戴上圆环的时候,突然惨叫了一声,就立刻昏倒在了地上。

(紧箍咒!!难道唐僧来过这里?!我心里惊讶万分!)

女伯爵这时又招来了那个残缺的灵魂,吸取了部分魂力,转移到了玛德琳的身上,这时那个灵魂更加破烂不堪,而玛德琳却立刻醒转过来。

“这个魂器会永远锁在你的灵魂上,如果你背叛我,它会立刻让你魂飞魄散!”这时伯爵夫人严厉地说:“刚才只是稍微实验了一下,你明白吗?”

“啊,是的,我…奴隶明白。” 玛德琳立刻说道。刚才那种疼痛甚至已经超过了下体受到鞭打的疼痛。让玛德琳感到深深的恐惧。

“现在你的一切都属于我!不论你是生是死。”伯爵夫人继续说道:“你必须服从我的所有命令,即使让你去死,你也必须毫不犹豫地去死!否则,你会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嘿嘿….”伯爵夫人阴测测地说。

“是,奴隶不敢,奴隶一定听话。”刚才那种疼痛,已经让玛德琳对这位女伯爵的恐惧超过了死亡。

“现在回到你的肉体,去我的城堡!”伯爵夫人命令道。

“可是,那里已经…”玛德琳诺诺地说道。

“摧毁了?哼,那是我让人做的,目的是为了迷惑教廷!地上的部分摧毁了,可地下的部分还在,你会看到的!到了那里会有人接你,快去!”伯爵夫人说完一挥手,玛德琳立刻感到了一阵眩晕,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十四章庄园奴隶前传 第二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One thought on “庄园奴隶前传 第一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