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xiaoqingqing ♥

岚 第四章

岚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时间流逝,少女惊异于这药物的效果,绯红的足尖处传来的刺痛转化为难耐酥痒。

伤口因为失血往往会变得柔软敏感,新长出嫩肉生命的脉动带来的麻痒快慰折磨着少女。足尖本就是敏感之处,麻痒本就带来了无可忍耐的快意,这还不算完,主人的手指在足尖的绯红上游走,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挑逗。身体最末梢的感触氤氲着,玉足承受不住的时候紧绷宛若新月。

少女无法接受身体的不矜持,总是赌气般地将脚背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打成一条直线。但已经到了这一步,少女发现这次前置的放置调教时间过长,自己的体力已然只能维持基本的仪态,这些细枝末节根本控制不住了,试图控制身体的动作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意识好像有些模糊,玉足已经不再有余力,宛若轻舟,在快感的汪洋中随波逐流。本应宛若鸡蛋的肌肤抹上了一层粉红,泪滴把眼罩浸透了,银牙几乎要把粉嫩下唇咬破,止不住的吞咽仍然不能阻止流溢出的微小喘息和呻吟。膝头交叠平放的双手先是握拳,后来干脆互相紧握起来抵抗无尽的快慰。

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乳尖顶弄着抹胸柔软的内里,小腹里的水球已经半天没有释放了,刚才的饮水唤醒了忍耐到几乎麻木的器官上本应传来的快感,双腿再怎么想要紧闭都因为身体的纤细而始终留着一道细缝。娇嫩的私花一副绽放的样子,烫得像涅槃的不死鸟,后庭贪恋着主人此前指尖纳入的记忆而痉挛,身下的地板湿哒哒。要不是纤细小腿压着的狰狞水晶带来足够的痛楚,冲抵了一些快感,少女早就会在一阵抽搐后倒地不起。

“嗯啊~……”脱口的喘息宛若大雨的第一滴,不知不觉间滂沱而至,美妙的声音就此在调教室中绵延不绝地回响着。少女的感官因为泛滥的快感而麻木,几乎要把一切都忘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像是只过了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好久,意识接近涣散,就算心智浸入迷醉又从中脱出,身体的动作也不是心智所能把持得住的。

酝酿许久,少女筹集起可怜的一丝丝精力,口中好不容易流露出理智控制下的声音,但是其他的动作是真的不能自已了,一切都让主人来定夺吧。

“主人,罚……”

自家少女耐力好是真的,主人这些天来亲自操刀调教的时候,总感到力不从心,有时甚至质疑自己作为男人的能力。不过后来想了想,人就算再能熬也是活的,而东西是死的,亲自下场以前拿点东西,熬上半天一天的,问题不就解决了?自豪于自己的英明,主人自恋地笑着。

少女的私花本就娇艳欲滴,泫然欲泣,在听到主人的笑声后,或许是不甘、或许是自责、或许是渴望,一丝清液随着主人的笑声在空气中翻腾酝酿,露滴落到地面的时候,蜜露还与花朵藕断丝连了好久。

“主人……”除去本能地依恋着主人而发出的声音,少女真的没有余力了。

主人移步到少女耳畔,轻轻吹一口气,少女顿时娇躯一颤,回以一声伴随着呻吟的呼吸。

“岚没有不乖哟,只是变成了主人期待的模样,主人怎么会罚呢?”在少女心中,主人没有比这句话更恶趣味的话了。少女多么希望被惩罚啊,只需要用绳子把快感根源的足尖、小腹和腿缝细密地捆起来,从外面施加折磨给快乐的地方,很快少女就可以凭借天赋恢复平衡,不再会有失仪的小动作。就算这是奢望,一顿鞭子也足以让少女在短时间内回过神来清醒一下,完成今夜的侍奉也堪堪足够了。

可就是没有惩罚这唯一的结果令少女无比窘迫。少女喜欢把自己比作一个容器,这个容器里面总是会跑出来一些东西,用各种材料把容器的外壁加固起来,并朝内施压,内外压力大致一样的情况下,就可以长期地保持优雅仪态。但现在主人偏偏试图放任容器表面的脆弱,任由内部流溢的东西往外跑,把容器从里面撑破。这次打败少女的,是少女自己的身体,仿佛意识到什么一样,少女的羞耻心已经难以言表。自己是一个放置着就会不断发情,只有被不断玩弄才能拥有常人外观的肉壶罢了,主人还不断挑逗取笑自己,自怨自艾的情感一瞬间占据了少女的心灵,少女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泣使得少女一定程度上发泄出来一部分身心的压力和不满,感官和理性一定程度上复归。眼前似乎明亮了一点,少女睁开泪眼,发觉主人不知何时已经把眼罩摘了下来。

睁开眼的一瞬间,主人的唇沿着少女的泪痕吻着,从脸颊到眼珠,少女身心一阵酥软,不由自主地伸手拥抱着主人宽广的肩膀。纤手所及之处是一片稳定和坚实,是能让少女富有安全感的主人没错了。蓦然回过神来,少女只是主人的一件物品罢了,伸手触摸甚至拥抱主人真的是失礼的动作。本能地想要伸回手继续恳求惩罚,但主人坚实的大手按住了少女的手,告诉少女保持这个动作。少女的心都要熔化了,一瞬间,仿佛忘记了自己身上的感觉,脑海中只剩下主人……

“还是这样,稍微对你好一点就尾大不掉。”主人的嘲弄叫醒了迷失的少女。少女沉溺在主人的温柔乡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却仿佛是永恒,就算被打断也早已心满意足。但不知如何,少女却并没有本能地以土下座姿势请罚,而只是抬头看着主人,就这样一直看着,大眼睛瞪得溜圆。

少女的意识从梦幻回归现实,乳尖、小腹、私花、后庭、玉足的快感并没有就此消除,反而愈演愈烈。更夸张的是,意识进入至臻,一瞬间丢失这些感觉再失而复得,不但快感的堆积并没有发生变化,而且那刹那间的冲击更让少女疯狂,少女身体的发情在主人的温柔乡中,渐渐破茧成蝶。

主人知道,倘若自己少女真的失控,便是自己未能体察少女身体的失职,以少女的性格,一定会悄悄在自己不注意的时间和地点优雅地自尽吧。

现在正是干预的最佳时机。主人面对着少女蹲下,左手掐着仿佛一碰就断的颈部,右手大拇指按着小腹里的水球,中指深入私花,两手并用地将少女的躯干抬起来一段距离,让少女由正坐姿势变为半跪坐姿势。

颈部的压力让少女喘不过气来,空气的稀薄和被支配的安定真的是再舒适不过了。小腹的按压看似折磨,实际上给予了一个外力,反而让少女失禁的概率一小段时间内无限接近于零,就是这酸酸的感觉着实难散发着难以忍受的快意。私花里的手指真的就单纯是福利了,少女的腰都差点彻底软了,都说阴道是通往女性心灵的窗户,主人把少女的此处填满,让少女发自内心地不进行任何身心的反抗,宛若进入虚无之境界,任由主人揉捏成喜欢的形状。

主人眼疾手快,腾出右手,将带有阀门的细长管道通入少女的小腹。自家少女很乖,私花濡湿得像朝露打湿过一样,就算恋恋不舍,也没有像发情一般贪婪地吮吸和拉扯主人的手指,这种欲迎还拒的名器不枉主人的调教和打磨。只有克制到极点才有极致的快感这一准则,少女一直贯彻着,没有索取,没有高潮,这些都只能随主人的心意。小腹里的管子酥酥麻麻的,但总算不用担心失禁弄脏主人的地板了,这让少女十分安心。

进行完这一步,主人又从天花板上拽下来悬吊着的、类似雨伞柄状的黑色弯钩,并将其放入少女的后庭。这东西足以承担好几个人的分量,主人调节着钩子的高度,让钩子停留在少女后庭差不多的高度,然后绷紧钩子与天花板之间所连的金属链,这样少女就能够多一个板凳,省出一些力气用在更重要的地方。

少女的躯干被主人拉高了一个身位,私花秘出的清液拉出一条银线,主人用手指拉断它,甚至能感到少女身体的悸动。这条银线是不能完全拉断的,因为上面的源头一直往下漏。总算是失控前控制住局面了,接下来怎么玩还要仔细思考,主人想着。

熬了半天了,少女感到现在的姿势真的非常省力。胫骨无需承担全身的重量再将其压在锋利的水晶刺丛上,还有一个可供借力的地方。暂无失禁的风险,单纯的媚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身体的躁动也暂时压制住了,只用专心控制感官承接主人下一步的恩赐即可。

<< 岚 回忆篇一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岚 第四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