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xiaoqingqing ♥

岚 第二章

岚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也许是其中滋味过于让少女上瘾,也许是其中场景让少女的主人痴迷而未去打扰她,少女并未发觉主人的复归。

主人戏谑于自己对少女的注视,看来花大价钱把那一条水晶买回来是正确的选择。只有前脚掌能够用力的情况下,简单的站立都能成为一项富有教育意义的调教项目。最柔嫩的部位去承受密密麻麻的锋芒,甚至不需要看实景,单纯想象少女秉持优雅愈来愈难直至崩坏的过程就足以让任何男人想入非非。

很明显,借力和弓成虾子状等一系列偷懒或投机取巧的方式是被严令禁止的。自己专门对少女嘱咐过,足尖一旦放下,没有命令就不可拿起,足弓与足跟必须与足尖保持直线,整个足部的状态必须与正常站立并无二致。不只是足部,全身也都如此,挺胸收腹提臀,目光平视前方,像平常一样站着就行了。

少女心平气和地服从主人的命令,就像是结婚多年的妻子应丈夫要求而侍寝那样云淡风轻,说实话,这让主人不由得担心起自己的少女起来。少女从来不曾忤逆过,认主仪式以来一直想给她一个安全词,她却从来都是不置可否。用少女的话说,她信任主人会保护好自己,将自己不加保留地交出去才合乎礼仪。

少女的视线不可以高于主人,调教室中也只有主人自己的座位。拥有良好家教的少女自然不会僭越地要求增设桌椅,总是安静地正坐在地上。主人发号施令的时候,少女对主人回以最高标准的土下座并接受命令,再复归正坐姿势。

纤细的足背不再贴地,脚尖渐渐点地,先缓缓地由正坐转为跪坐,然后足弓和足跟触地,身躯站起,不假思索地做出动作,足尖踏上那黑色的狰狞仿佛只是上台阶一般容易。双足除了足尖的部分轻飘飘地上下荡漾了数回,就与寻常站立时毫无差别,表情都甚至未曾变过。没关系,这个玩具的妙处需要时间来展示。

“在我回来以前不许下来。”

主人是繁忙的,刚刚给了自己的少女一份大礼并让她立刻使用,就因为繁忙而离开。履行身为族长的实务,刻板枯燥但不容差池,涌入脑海的情报处于谷值的时候,一不留神就产生对禁室中美妙的遐想而疯狂,荷尔蒙让大脑燃烧着,加快处理事情的效率,尽快归家,不愿唐突了佳人。

客观事物总不遂愿司空见惯,从红日当头到夕阳西下都抽不开身,然后是繁琐的酒会、晚餐会和夜宵时间,无尽的扯皮、谩骂和利益划分都不不能切中要害,反正截止时间还有三天呢,根本不用管谈判了三年还是五年,不到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分钟,有建设性的议案想要拿出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身为这个世界当权者的一员,却只能对这虚与委蛇的形式看破不说破,用来自东方大国的词汇就是帝王之术吧。这群狗屁元老、议员、代表、主教、骑士团、魔法师等一干杂碎都该他妈的斩首,自己身为贵族如是认为。据说平民之间流传着一张很火的表格,用来描述上流社会不同权力者彼此间的态度。

一直到明月高升才从庶务中脱身,得以实现自己的小确幸,还好晚上没喝太多,这样再会自己的少女时能够保持清醒。自己的死党每次都邀请自己参加他们的夜生活,自己总因对那些庸脂俗粉不屑一顾而拒绝,由于是同一所幼儿园到大学和同一条战壕里爬出来的好兄弟,所以拒绝他们也不会伤了感情,反倒是生人请自己去倒是真的难搞,好在这种事情好久没发生了,上流社会的严格限制性是有必要的,不能让什么人都挤进来伤大家的和气。

归来,一切切都让少女的主人把疯狂重燃。少女站了半日,姿态与自己离开时的分别肉眼看不出,一如既往地完美地执行着命令。许久没有饮水了,不再出汗,下身还是濡湿的。真是苦了她,本就高挑纤细,坐拥175cm的身高的同时体重还在50kg徘徊。少女知道自己喜欢苗条的类型,于是过午不食,半天没有饮食又被高强度调教,很可能体力不支,就算是摔下来、昏过去或者在做别的事情都是可以预料和原谅的,但恰恰这些选项都因事实被排除了,这让自己对她更加喜爱。

从背后毫无预告地靠近,一手抚上月白的酥胸,另一手的食指穿过及膝如瀑的黑色直发,撩拨着后庭的深邃,少女微微颔首向主人示意自己知道了主人的归来。胸部对于少女而言特别敏感,乃至调教时都一般不去掉那碍事的抹胸,不然少女只会无法控制高潮,不断陷入无意识混沌状态下的颤抖。这还要回忆到几年前,主人赐给少女精致的抹胸作为一丝不挂原则的例外,少女也因为获赐这项权利而履行了艰难的义务。精致的抹胸反而相比不穿更加性感,但既然穿上了,就绝对禁止高潮。

少女的气息已经迷乱了,仅有的力气全都用来维持站姿不乱,皮肤一片粉红十分可爱,偶有溢出的教喘。下身再次开始缓缓流泻的模式,想必不能高潮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主人生怕少女脱水,抚弄了一阵就停下,拿起雪顶的山泉插入吸管,把吸管渡入少女口中,少女缓缓地让这份凉爽滋润着整副躯体。

人能够互相吸引都是有共性的,主人和他的少女都是不爱说话又富有洞见的智者,习惯省略显而易见的真理演化到对具体事项把握的逻辑,而用最简单直白的信息传达观点。

少女脚踏的地方变了呢,不乖该罚。这与主人之前的期待并不矛盾,主人能够原谅少女承受不住,并不是少女承受不住的理由,这种原谅是因为主人爱少女而给予的,少女也爱主人,自然也希望把自己的爱给主人,所以不能承受不住,只有承受主人一切这种方式才能把自己的爱给予对方。少女知道,自己未能力求完美而请罚,是能够成为主人的东西这一最高权利得以实现的义务,不履行义务虽然不会导致权利立刻消失,但这不是一个有良好修养人的应为。

少女优雅地屈膝,纤长的胫骨支撑在糕足前掌站立的位置,足背笔直,胫骨、足踝和足尖三点一线,臀部压在足踝之上,躯干、头颈和手臂的姿势不变,及膝的马尾划过足尖垂地。小腿前部与糕足前掌不同,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肤包裹胫骨,几乎不存在肌肉和脂肪。当下少女保持正坐,无疑承受了真正意义上的刺骨之痛,小腿纤细,受力的接触面只有两个拇指见方的面积。更多的痛楚伴随快感产生,少女尽力收拢紊乱的呼吸,双臂不再自行收拢在背后,而是交叠膝上,玉首深埋,做出土下座姿势请罚乃是基本的规矩。

“岚没有站稳、没有第一时间向主人致意,请主人责罚。”这声音宛若新织的丝绸。

“这些都不重要。不过是脚踏的地方有一点忽略不计的差池,就说自己没站稳,这种语气太像卷面扣两分说自己没考好的学霸了,我并不喜欢你的说辞。”能在一根满是尖刺的水晶矮墙上正坐和土下座已然证明了少女接受调教所培养的扎实基本功,这不是凡尔赛吗?

少女羞赧,自己的小心思被主人复述出来的快感可着实不好忍耐,蜜露更是不受控般流出。主人对自家少女的性格再也清楚不过了,被说出心声就本能地想要臣从,还真的是可爱呢。

“执行不力、大不敬、骄傲自大,罚你这三宗罪。”主人下令。

“岚谢谢主人责罚。”少女变土下座为坐姿,双臂依然交叠膝上,语气波澜不惊的同时氤氲着对快感的追求和对刺激的向往。

夜,还很长。

<< 岚 抒情篇岚 第三章 >>
1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