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xiaoqingqing ♥

岚 回忆篇一

岚 回忆篇一 – 黑沼泽俱乐部

今天主人要早起工作,主人辛勤工作的劳动成果有相当一部分用在了少女身上。作为主人的所有物,理应为主人分忧。

少女经过调教的身体,习惯性地凭借生物钟,于主人起床的两个小时以前苏醒。

把手从与天花板以绳子相连的一副皮革手套中取出,是起床的第一件事。这个道具,主人引进自一些冒险家和山地特种部队,其本来作用是训练手部,使得人在任何状态下都能作出攀爬姿势。卓有成效之后,人即使攀爬在陡峭山壁上也能入眠,而无跌落之危险。

这个道具本来是训练无意识状态下保持某种动作,但被引进是为了训练无意识状态下杜绝某种动作。少女身体尚且调教青涩的时候,曾被发现做出夹着手睡觉的失礼行径。那一次,主人令少女跪着,双手紧握冰锥的同时,腿间注入炙热的温泉水。待冰锥融化、泉水失温后,再命少女将双手放进炙热的温泉水,将冰锥放进身体,反复持续了一个白天。手与腿间冰火两重天的记忆,让少女本能地抗拒身体这两个部位的接触。

少女活动一下双手,首先拿出口腔中满置的咬物。不知主人从哪个医生那里听说,口腔填充可以避免少女在拥有轻盈身体的同时避免脸颊凹陷的饥饿面孔,还可以训练口腔的技巧。于是少女每夜口中都会置入这填充物,身体苗条的同时脸颊不曾凹陷,在主人腿间吮吸的技巧稳定进步也受到认可。

从颈部到脚背,解开层层叠叠束缚躯体的皮带。身体的安定乃是少女优雅的基石,无论感觉如何强烈都能举重若轻,是主人喜欢的气质。即使是睡眠状态,少女的脚背也是笔直的,与纤细胫骨成直线。足部曲线尤其可爱的称赞时刻被少女记在心间,因此如此勤勉。

每次下床的前几次呼吸都有不真实感,特别是整个脚面触地所带来的感觉。先除去塑型衣的下半部分,从束腰到连裤袜,置入腿间的药物已经吸收。最后是抹胸,抹胸去掉的一瞬间,少女几乎失控般鸭子坐在地上。单纯空气接触一瞬间的感觉变化就足以让少女释放,但是不可以,就算是解封状态,没有主人命令的失控也是不忠。抬头挺胸,打直腰杆和腿,起床这一关总算是熬过了。

少女迅速将一众设备扔进脏衣筐,宅邸专门从事此项工作的人,会在自己离开房间进入调教室后前来维护和更换。主人对少女的独占欲极强,因此少女绝对不可以被宅邸的下人看到自己毫无保留的样子,这是为对方着想。好在这些年间足够谨慎,自己并没有因此牵连他人。

要在主人起床前完成晨洗、梳妆、打扮、等候的流程,时间要抓紧了。主人有正经事情要做。少女将炼金术调制的少女体液注入腿间的孔洞,这些液体除了是人造的,其成分和少女自己分泌的并无二致,在清洁时可以避免体内失调。注入、满盈、释放的过程对体力是一个巨大的要求,体内不可以保留一丁点儿污秽,以免败了主人的兴致。主人有时会让少女长时间忍耐体内满盈并不予释放的奇妙感觉,体力一点点流失、身体一点点柔软、毫无防备和抵抗任主人把玩的感觉很能够摧毁少女的羞耻心。

妆容和发型都采用了简单大方的风格,接下来是穿衣了。抹胸再次回归安定了少女的心神,为的是最关键一步。拿过一条素色的缎带,两端各有葡萄大小的七枚宝珠,象征着七曜。少女柔和地将缎带一头的七枚宝珠放进腿间后面的缝隙里,在附近荡漾和环绕,腰部束得纤细同时,层层掩盖腿间。缎带长度的分配早已熟练,编织成套裙、把另一端七枚宝珠放进腿间前面的缝隙里。

如此观之,少女身上已经有了稳重大方的裙装,深呼吸几次以稳定核心力量的使用,确保前后各七枚宝珠完整地置入体内。缎带两端的宝珠顺序完全是错乱的,每日少女使用不同的缎带,因此单纯的肌肉记忆不可靠,真正的掌控身体成为必须。不同颜色的宝珠性能也有差异,如金色宝珠沉重,红色宝珠炙热,蓝色宝珠清冷,错乱的顺序总是带给少女惊喜。少女被制约着,紧致的身体挤压珠串,珠串又带动缎带挤压紧致的身体,外力向内,内力向外,共同将少女雕琢得亭亭玉立。

少女掌握这道具花了整整七年,七年对于少女人生而言已经是相当大的占比。刚开始连一颗珠子都难放进,慢慢增加数量,能够在一处缝隙置入整串。双串同时置入的瓶颈许久才跨越,然后是相连珠串的缎带,起初只有手帕长度,渐渐到围巾长度,直到能够化为少女的衣裙。这还不算什么,此时少女使用这道具仿佛被紧缚了一般,除了快意什么都丝毫不剩,除了被主人亵玩的价值分文不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练习,从能够扶墙挪动起步,至大成的一日,少女着此盛装与主人跳了一整场的舞。努力的效果肉眼可见,不知何时开始,放入珠串的感觉如同呼吸一般,再也不曾让少女激动失控,与之共存的感觉如同血肉交融一般,失去就让少女不再完整。珠子的感觉并没有变过,只不过七年前是投入冰块的熔岩,稍稍接触就能让少女高潮失禁,七年后是投入熔岩的冰块,小打小闹但作等闲。同样的感触在过去足以令少女癫狂,今日这只是一小抹涟漪,其中不同在于少女作为容器的容积大了、耐受力强了。感觉没有变,但能够尽情享受之余保持优雅、不迷失,何乐而不为?

少女因身体的变化而喜悦,因为这是主人喜欢的样子。主人总是施加将要玩坏但差临门一脚的力打磨少女,为的就是让少女更优雅坚韧,不为一般事物所动摇,以便在未来让少女成长至臻,成为能够完全容纳主人的容器。少女每时每刻的努力都期待着这终局时刻的到来。

指甲漆成夜空,披上量体裁剪的洁白风衣。少女裸足柔若无骨,走成一条直线,每一步堪堪走出少女脚长的距离,缓缓地出了房间门。房间内的少女是不允许穿鞋子的,跪姿和坐姿以及各种繁琐的姿势穿鞋子不方便,再有就是主人的喜好。

选鞋子的时候少女犯难了,因为鞋子都性感妖娆,无论哪一双都会激发主人欲望,误了主人的正事。不过少女转念一想,主人在房间内也看不到自己的鞋子是什么样子,于是淡然了,优雅地转身跪坐下来,从鞋架上取出鞋面裸色、但鞋底和鞋跟鲜红的鞋子。

主人在足控上近乎偏执,规定了少女足尖与足跟的落差以12cm为下限。少女所选的鞋子落差是足够的,不过根本就没有落差不够的就是了。曾经少女偷偷买了一双小皮鞋而怡然自乐的时候,被主人发现,主人疯狂地扔掉了少女的小皮鞋,让少女以芭蕾姿势单脚站立了一整天,另一只脚的脚尖直指天空,并不断使用少女。想起这其中美妙的少女舔了舔唇。

少女早已适应了这种落差的鞋子,行走与裸足相比并不存在额外的压力。鞋跟与地板交错的声音悦耳,每次迈步都进一步牵动着体内的秘密,都进一步要求少女隐藏体内的秘密而承受、储存更多的感觉。外表上看少女尽显妍丽,一条笔直的、由水滴构成的路线充分地证明了少女走得多么美妙。

到达主人的房间门了,少女预留的时间相当宽裕,主人还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少女微笑着屈膝跪下,将鞋子整齐地摆放在主人的鞋柜上、主人今日预定穿着的鞋子边,小动作让少女内心甜甜的。少女对着主人的房门行土下座之礼,事后跪坐着悄无声息地打开房间门,膝行进门关门一气呵成。少女起身缓缓迈步走向主人的方向,主人还在安静地睡着,睡相一点都和外表不像。

主人从来不懒床,无需叫起服务,时间表也一丝不苟。因为秋毫不差的作风,一切都安排得妥当,所以也不会有别人来临时打扰。也只有少女能够如此接近主人的睡颜吧。

少女在主人床脚处驻足停留,屈膝坐下,等待主人苏醒后为主人服务。

<< 岚 第三章岚 第四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