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尖晶石之冠 第0章

尖晶石之冠 第0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本来入手了一份挺老的黄油素材,拆包后剧本看了看,还挺有趣的,刚好有选择分支,干脆就玩个互动游戏吧。我会先放出一部分剧情(共通线,无h),在产生路线分支的地方放出选择,请读者朋友们选择,然后将多数的选择作为角色的行动续写后文。

原游戏为日文,但我入手的本身就是日译英的版本,因此在翻译时为了便于读者分辨,以个人的理解调换了语句顺序。另外,本文出场人物姓名一律音译。

涅墨西斯(Nemesis;希腊神话中复仇女神之名)在冰封的橡树林里踱步。这片橡树林不知多少年前被冰封,坚冰经年不化,即使是夏季,也是一片冰冷肃杀。附近村落的老人都说是山神发怒的结果,因此鲜有人至。自从涅墨西斯被调离本部,派遣到这个边陲小镇的支部做部长两年以来,这里俨然成了她的心理绿洲。在这片冰雪之境,所有尘世烦恼都烟消云散。

涅墨西斯小心地绕过凸出的树根,为了不碰断冰冻的残枝,同时也是为防止大衣被刮伤,她在树丛里来回腾挪,脚步轻巧地几乎没有发出声响。

不多时,她突破了“枝繁叶茂”的树林外围,进入中心区域。更里面有一处她特别中意的歇脚处,由一根的枯木和两块立起的扁平石头组成,构建了一个三角形的避风窝。涅墨西斯并不知道两块石头是如何立起来的,但如果是某人动手,那她一定会表示感谢。

细小的崩裂声进入涅墨西斯的耳中,有人从某处闯入了这个树林,而且还在横冲直撞。涅墨西斯并不讨厌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世外桃源,但相当反感别人破坏它。她立刻向声响发出地走去。接近声源处,嘈杂的脚步声、呼喊声、犬吠声、树枝被折断的声音以及各种各样金属摩擦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这群人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

涅墨西斯隐藏在一棵巨大的冻树的阴影中,冷眼扫视着这群不速之客,她的眼神比身旁那棵冰封的橡树还要冰冷。

这些闯入者身着锁子甲,有几个甚至穿着铸铁制成的板甲,看来是哪里来的士兵。原本涅墨西斯想要直接出手了结这群破坏了自己的世外桃源的家伙,但这些人如果是军士,那么他们来这里恐怕是执行任务,而且如果他们在这里失踪,很可能会惹上麻烦。

想到这里,涅墨西斯虽然反感他们破坏树林,但只能视而不见了。

但是不远处——距离这些全副武装的军士和猎犬只有几十米的地方,有其他声响。或许这些人寻找的人或物就在那边。涅墨西斯产生了一点兴趣。她遁入阴影,悄无声息地离开此地,前往另一个声源。

两年来频繁出入冻树林的涅墨西斯比初来乍到的军士更熟悉树林的地形,加之她出众的感官,她轻松在树林里先一步找到了另一位不速之客,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声源已经停止运动。

追上声源,涅墨西斯稍作警戒,但这并无必要。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趴在地上的枯枝断叶之间。她的全身沾满泥土,以及血迹,不少是被坚硬冰冷的树枝造成的,更多的看上去是更早受的伤,双脚更是血肉模糊,没有厚底靴子走在这样的地面可以算是某种酷刑了。亏得此人能一路钻进树林这么深的地方。

涅墨西斯一边轻声呼喊一边走近女人,可还没等她来到近旁,地上的女人突然翻身而起,左手一柄尖刀闪着令人胆寒的光刺向涅墨西斯,比刀子的寒光更令人战栗的是女人的眼神,那不像是困兽之斗时疯狂的眼神,而如杀手般冷静。涅墨西斯立即提高了警惕。刚才这把刀并没有在女人手里,刀子就好像是忽然出现的。涅墨西斯并不因突然出现的凶器慌乱,反应极快地俯身躲开,并用右手格挡防范女人的后手,同时从下方一记上勾拳狠狠锤在女人下巴上,只一拳便让女人失去了意识。

涅墨西斯不知女人为何要袭击自己,但或许她正想逃离那些军士,因此把自己当作他们的同伙了。不知为何,涅墨西斯判断应该把她带走。

身为女人,要从冻树林将一个成年女性搬回支部据点并非易事,但对涅墨西斯来说并不困难。她轻易地把女人搭在肩头,将将身形隐藏在冻树的阴影之内,如来时一般轻巧地离开了树林。

回到据点的涅墨西斯叫来医生为女人治疗。

“这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经过漫长的诊断和治疗,医生推门走出病房。

“我不知道,我只是见到她并把她带回来而已。似乎有一群士兵在找她。”涅墨西斯望着窗外枯槁的树木,“也许早就应该砍掉了。”

“不好意思,我没听清。”医生低头翻看手边的资料。

“没关系,我自言自语而已。那个女人怎么样?”

“我刚刚就要说,她身上有各种各样的伤,刀伤、钝器造成的打击伤、灼伤,还有很多……而且刚刚验血时还发现她的体内有多种药物,包括各种复合毒素……”医生看着手里的化验单喋喋不休。

没等他说完,涅墨西斯便打断道:“简而言之她还能活吗?”

“活不久了。不过还是来得及说几句话的。她现在醒着,你可以跟她聊聊。”医生耸了耸肩,说完,他推门又走进病房。

涅墨西斯收回目光,隔着病房的门上的玻璃窗,看到女人正同样隔着玻璃盯着自己。

好吧好吧。涅墨西斯推开房门,示意医生出去。医生有些不满地放下器械,站起身抱着肩,看来她是不想出去了。涅墨西斯也不能直接明言轰人走,只能确认房门已经关好,开口道:“你会能听懂我的话吗?”

得到了确认的回答后,涅墨西斯问道:“感觉如何?”

“我能问这里是哪里吗。以及你们是什么人。”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但涅墨西斯点头并回答:“这里是,你可以当成某个秘密机构,详情很复杂我不便多说,总之我们并不是危险分子。如果你在顾忌那些找你的士兵,尽管放心,你在这里很安全,没有人会找到你。”

“我,我有一个妹妹,能告诉所有的事。如果是我妹妹……对,应该让她来告诉你……我的妹妹。”

“你在说什么?”涅墨西斯转头向医生投去疑惑的目光,医生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那好吧,能先不管你的妹妹怎么样,请告诉我,你是谁?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谁对你注射了药物?那些追你的人是谁?和伤害你的是同一群人吗?”

“不要这样逼迫她,别看她似乎醒着,因为她体内的一些药物,她现在的意识也不见得完全清醒。”医生制止了涅墨西斯连珠炮的发问。

涅墨西斯瞪了一眼医生,“明明是你说可以现在问她的。”

“是的,但你应该学学怎么和别人对话。否则你永远只能是别人手里的剑而非拿剑的人。”医生毫无惧色地怼回去。

就在二人斗嘴的时候,病床上的女人的眼神开始恍惚:“我,嗯,我的妹妹说,她想跟你们谈谈。”

听了这话,涅墨西斯和医生立即噤声环顾四周,但周遭一切如初。“你的妹妹?她在哪?”

“是的,我的妹妹……我,我就在你们面前。还是说对眼前之人视而不见就是你们的礼节?”

“是你?”涅墨西斯惊呼道。

“怎么?你该不会见过她吧?”医生还有些迷茫。

“我之前说过吧,她曾经用刀想要袭击我。当时她的眼神和现在一模一样。”

“承蒙你们关照我的姐姐了。不过你们也明白了吧,她有些不正常,或者说,是我不太正常。我和她,是共用一副身体的两个思想。不过她似乎没有意识到,她一直觉得我是真实存在的,是她的妹妹。”

“那么,你,我是指妹妹,你能解答我的问题吗?”

“当然,看在你救了我妹妹的份上,我就姑且忘记那记上勾拳了。我可以回答你,但你是不是先应该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以及你们为什么这么好奇。”

“我应该说了……”

“不方便,我知道,但你们也检查过我的身体了,那位穿白大褂的女士有没有告诉你我可能只有两三天的活头了?我觉得把秘密告诉一个将死之人,与把写着秘密的字条扔进火炉没什么区别。看得出来你们对我姐姐身上发生过的事很有兴趣,不是吗?”

涅墨西斯和医生对视了一眼,医生的眼神似乎在说:你是老大,你来决定。

“我……长话短说吧,简而言之这里是一个情报机关的分支机构,是本部的触角,你或许听说过,那个盘踞地下的巨大组织,总之我们就是那个组织的,业务员中的业务员。我们最近在怀疑这附近某个领主正在进行一些不可告人的活动,因此希望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显然你和那群士兵的突然出现很可能证实这个推论。以上。现在该你回答了。”

“我,我也无法靠三言两语说清,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确实有一些人在进行某些秘密活动,但我不能确定是否正是你们所说的那个人。百闻不如一见,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找到他们。”

互动部分

请在评论区选择选1或2(如果认为评论区留言不方便,也可发送邮件至本人邮箱:[email protected]

选择1:相信女人的办法,前往领主秘密活动场所。

选择2:认为女人所说的情况和自己寻找的目标不是一个,尝试通过查明追兵获取线索。

两个选择都会产生h剧情,请只管选你认为合理的选项,投票截止到2022年1月3日。另一边少数的一方的选择会在以后放在if线里。

尖晶石之冠 第一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3 thoughts on “尖晶石之冠 第0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