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尖晶石之冠 第一章

尖晶石之冠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显然是选1的比较多。所以第一章就按照选项1,突入“潜入”线。要解释一下,我手里的文本是游戏拆包后的剧本,基本上只有场景描述和对话内容(h剧情包括一些行动描述),所以可以说本文是我基于原作游戏的场景和对话进行的二次创作。

涅墨西斯打开一个木桶,桶里是腥臭的死鱼和鱼下水,恶臭几乎能让人昏倒。但涅墨西斯硬着头皮跳进木桶。多亏了身上这件紧身衣,她的肌肤可以不用直接接触这些腥臭的东西。不久以后这个桶和周围的三十多个木桶会一起被人运往一个城堡,在那里就能找到涅墨西斯的组织一直寻找的那个古怪贵族,偷偷摸摸做的勾当——前提是那个几天前被救下,如今已死的女人所说的那个人就是组织要找的家伙。

很快,桶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是搬运工来了。几个男人用粗俗的语言交谈着,混杂着当地方言,涅墨西斯没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如果她听懂了,她一定会不顾暴露冲出木桶。

木桶被一个个抬上马车,马车摇摇晃晃地向着城堡驶去。

不知过了多久,桶里的涅墨西斯都快吐了,幸亏车子及时停下。

“都在这里了。”

“辛苦了,把货卸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隔着木桶,模糊的对话声传进涅墨西斯的耳中。她握紧怀里的短剑。此时是最危险的时候,万一有人要打开桶查看货物,涅墨西斯便会被发现,到那时她准备靠武力冲出去。

幸运的是,没人开桶验货,装着涅墨西斯的桶和其他木桶一齐被运到一个房间里。很快,脚步声和说话声走远了,涅墨西斯小心地打开木桶的盖子,尽量不发出声响,因为噪声可能引来守卫。不过她的小心是多余的,附近没有任何人。

涅墨西斯灵巧的从死鱼和鱼下水里跳出来,贴身的紧身衣没有透过一丁点污水,这是截止目前整个晚上最令涅墨西斯高兴的事了。

跳出木桶环顾四周,整个房间十分空旷,除了中间摆放的数十个木桶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房间的一端是一道铁闸门,刚才那些搬运工应该就是从那里把自己搬进来的;另一端有一个装在墙上的活板门,那扇活板门不知通向哪里。这引起了涅墨西斯的好奇。

这里有一个选择分支,如果选探查活板门会be,所以另一个选择从铁闸门离开

虽然对活板门后的东西很好奇,但那里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况且涅墨西斯还有更重要的事。她决定从铁闸门离开。

离开空无一人的房间,涅墨西斯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建筑物的内部。看来这里就是那个贵族的城堡了。涅墨西斯决心一定要在这里挖出点黑料来,不让那段惨痛(和死鱼共处一室)的经历白费。

涅墨西斯遁入阴影,开始探查周遭。可是几乎所有的房间无一例外全都空空如也,别说人了,什么都没有。

最后,她来到了一个装饰华美的大门前。这是最后一个房间了。让涅墨西斯惊喜的是,门是锁着的,这说明里面很可能有人或者其他东西。门锁在涅墨西斯眼中形同虚设。确认了门附近没人,她闪身钻进门里。房间内陈列着大量奇形怪状的机器。

涅墨西斯一路观察机器,走进一个小房间。这个小房间的布局非常紧凑:三面墙边靠着工作台,工作台上堆放着大量的纸张和书本,中间摆了一张单人沙发。

涅墨西斯随手抓起一张纸,上面画着草图,空白处写满各种算式和参数,看来是一张设计草稿。这些设计看起来非常巧妙,一时间她燃起好奇心,不知不觉间,涅墨西斯已经看了三四张草稿了。

涅墨西斯意识到外面那些奇形怪状的机器正是这些设计稿的样品。她对这些设计的作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单看设计稿并不能看出这些机器的用途,如果此地领主的兴趣就是设计生产一堆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无害的机器,那也没必要特意秘密进行,所以要么“秘密活动”还另有所指,要么这些机器有不可告人的用途。再加上外面那些空荡荡的房间,也让她心生疑虑。

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涅墨西斯只觉得天旋地转,尽管她试图通过咬口腔内壁产生疼痛保持清醒,但这只是徒劳,她很快晕倒在地。

“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不舒服?”刚刚恢复意识,眼还没睁开,耳边就传来陌生的声音,涅墨西斯立刻想要起身,手则向胸口放置短刀的位置摸去。很快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

“难道说你说不了话?那种药应该没有这种副作用吧。”

涅墨西斯睁开眼,眼前是一个娇小的女孩。

“我……我什么也不会说的。”涅墨西斯明白自己中了陷阱。她苏醒过来的瞬间就想咬碎口中的假牙,假牙里存有毒药,是被抓住时用来让自己少受折磨的。然而涅墨西斯立刻意识到那颗假牙被取掉了。

小女孩摇了摇头:“看来你并不明白我的目的啊。我压根不想知道你是谁,虽然上面的人似乎会在意这个,但既然你落到我手里了,我是不会把你让出去的。毕竟自从上个实验样本跑了以后,他们已经不给我提供活体实验样本了。所以,要努力活下去哦。”

“实验?”涅墨西斯重复了一遍。

“嗯哼。”女孩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涅墨西斯又一次从晕厥中醒来,人类的大脑有保护机制,当受到过强的刺激时,大脑会通过晕厥来失去意识以保护自己。但被人一次一次强行弄醒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不要了,求你,杀了我吧!”涅墨西斯也没想到这种软弱的话竟从自己口中说出。

这要从两天前说起。

涅墨西斯先被注射了一种可疑的液体,“别害怕,这种药能让你舒服起来。”然后被放置在一架长得像妇产科医院用的产妇椅一样的机器上,头上被戴上一个缠满电线和金属片的头盔,双手被锁链固定在脑后,双腿打开,同样由枷锁固定,阴道和肛门毫无遮掩,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女孩从机器的一段引来几根导线,又从某处取来一根狰狞可怖的金属假阳具,这根假阳具几乎有小孩子的手臂那么粗那么长,将导线和假阳具连接。不顾涅墨西斯疯狂摇头,女孩残忍地将假阳具捅进涅墨西斯的下体——完全没有润滑,纯粹靠蛮力塞了进去。涅墨西斯痛得仰起了头。假阳具非常长,其做工精细的龟头轻而易举突破那层薄薄的膜,捅开子宫口,顶到了子宫内壁上。涅墨西斯原本平坦的肚皮被顶出一个凸起。女孩还坏心眼地转动了一下假阳具。然而令涅墨西斯害怕的是,自己竟然在被撕裂的痛苦中感受到快感。这就是那种药物的作用吗?

“嗯?你难道是个处女?”但女孩并没有多少体谅,不等涅墨西斯适应下体的巨物,女孩按下手中的按钮,假阳具开始疯狂震动,同时伴随着放电。几秒前下体才被粗大的假阳具强行突入,震动和电流让涅墨西斯的大脑一时间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剧烈的刺痛感伴随着同样强烈的快感,几乎让她的大脑裂开。她用力晃动身体,好像想躲避这种刺激,但枷锁让她的努力成为徒劳。

“去了!去了!啊啊啊……”涅墨西斯眼角流下眼泪,不知是因为高潮的余韵还是失去处女的痛苦。

“哦!看我这记性,这里还有一个洞忘了填满。”女孩的话没有传进涅墨西斯的耳中,但是另一根假阳具却并不因此迟疑,直接捅进她的菊花。“咕……啊啊啊啊!呜啊咳咳!痛……不……痛了……”涅墨西斯口中的字眼已经含糊不清,几乎连不成完整的句子,但这也换不来女孩丝毫怜悯。但很快,阴道的金属阳具再一次工作起来,涅墨西斯又一次失神在高潮之中。不知过了多久,涅墨西斯从昏迷中醒来,却看见女孩又拿着一根看起来不妙的金属棒站在自己面前。

女孩的残忍行径似乎永无止境:“瞧瞧这个,女人下边有三张嘴,我差点忘了。”说着,她拿着那根细长而略微弯曲的金属棒,开始揉搓涅墨西斯尿道周围的肌肉。涅墨西斯意识到了:“不行,真的不行,太粗了,会死的……啊啊啊!不要啊啊……拔出去拔出去求求了……快拔出去!”金属棒慢慢没入涅墨西斯的身体,她只觉得尿道处传来如同被钝刀子切割一般的痛楚,紧接着是撕裂般的疼痛。早在阴道那根巨物插入的时候涅墨西斯的小便就已经失禁,这次插入更是让膀胱内为数不多的尿液,再次不受控制地从尿道和金属棒之间逼仄的缝隙中渗出。

我先去休息会,在我回来之前请好好享受哦。

留下残忍的话语,女孩再次按下启动按钮,把涅墨西斯扔在快感和痛苦的深渊里,退出了房间。

涅墨西斯不断地被假阳具送上高潮,直到晕厥,又被菊花和尿道处的电击强行唤醒。就这样整整过了两天。这两天内,女孩时不时会回来,为她注射一些营养液,以维持涅墨西斯的生命。

“你想死吗?不是求我放了你而是让我杀了你?”女孩停下假阳具的震动和电流,抚摸着涅墨西斯肚皮上被顶出的凸起,在她耳边低语。“我并不能理解你们对生命的感受。你还有用处,还不到你生命终结的时候,多亏了你,我能采集到不少数据。不过如果你能好好配合,那我也不是不能早点让你解脱。总之,这台机器的参数收集够多了,不过我还有十几台没有临床试验过的新仪器。请你多多指教哦。”涅墨西斯已经失去神采的眼底映出女孩愈发夸张的笑容。

译者注:这里其实还有另一段h剧情,但里面出现了另一个尚未登场的角色,因为还没有看完全部剧本,所以我不知道这段包括新角色的h剧情是不是对应这条线。

“涅墨西斯失去联系已经两天了,救援队还没传回信息吗?”

“没有,她的通讯器信号消失的位置是一个废弃的城堡,里面半个人都没有。”

“哎,都怪她不听劝非要亲自去。难道要反馈给本部吗?”

“最好不要,本部压根不关心支部人员的情况,要不派赫斯提亚(Hestia,希腊神话中的炉灶女神之名)去?”

互动部分

请在评论区选择选1或2(如果认为评论区留言不方便,也可发送邮件至本人邮箱:[email protected]

涅墨西斯处境岌岌可危,此时支部的临时领导人,要做出怎样的选择?(本次选择会影响涅墨西斯的结局)

选择1:向本部汇报,等待本部的指示。

选择2:派赫斯提亚去寻找。

<< 尖晶石之冠 第0章尖晶石之冠 共通线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5 thoughts on “尖晶石之冠 第一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