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Evan ♥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十一章 黑暗

村口,几辆特警警车急速驶来,原本在暗处放哨之人已经被打晕控制,警车直接冲向了村边那个小院,由于这小院周围没有什么遮挡物,只能包围了再强攻!

院内!唠叨男把两串长长的流苏似的耳坠挂在女孩的两只耳朵上,接着合上小环扣,取来那已经融化的金属溶液注 入预先留下的槽孔,没一会小环扣就会成为一个整体无法再次打开,耳环坠主要部分为特殊金属,坠子上镶嵌有各色水晶,在灯光照射下反射出各色的星光,接着他把束腰围在了女孩的腰上,调整好后束到最紧,接着在背后结合处锁死,从此她的腰围将会始终保持在20英寸的小蛮腰,而且束腰会使她要始终挺着胸撅着屁股,从侧面看得始终保持着S形身段,她以后想向前弯腰就很难了,当然她那已经吊在项圈上的双手早已经让她习惯了这个姿势,只是现在更加的严格了,接着大腿环两边外侧被链接在束腰下边的外侧的小D环上,长度绷的紧紧的!中间的那根8厘米的短链只链接好了半边,下边得把贞操带与阴道棒放入才好链接!

“陈先生!下边要不你亲自来?”唠叨男一手拿着那根阳具棒,一手拿着贞操带的附件与带子递给旁边正在欣赏的年轻男子!

“哦!哈哈!我挺乐意为她效劳的!她的第一次我没有得到,但这最后次由我亲自送上也不枉我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钱!”

“阳具棒底部金属部分设有卡口,刚好与贞操带预设口契合!对就这从一边划进去就可以卡住,接下来你只要把它塞进女孩的身体里就行了“唠叨男在一边不断的指挥着!

”把她束腰前边打开,我要看着她肚子被顶起来的样子!哈!“此时的年轻男子有点疯狂,带着虐恋般的快感笑容一手握着阳具棒,一手拿着贞操带的底部,向着女孩的阴道塞去,还好,女孩阴道早先被塞了很久,内部存有大量粘液起到了润滑作用,阳具头部很快就进入女孩的体内接着阻力也越来越大,年轻男子也逐渐使力,随着阳具棒不断的深入,女孩的身体开始出现抖动!

迷迷糊糊中,我只觉得我的腰被蟒蛇不断的缠绕着,越缠越紧,就在我以为我会被勒死时它却突然停止了,想要大声呼救可却吸不上气,接着发现那蟒蛇狰狞的头部向着我的下体而去,顶开我那已经湿润的阴道,一路向里钻去,“不要~疼~不要啊!”下体的疼痛逐渐让我清醒起来,发现一个年轻男人正在向我下体塞着着什么,下体的撕裂感也越来越强!

“吆!你醒了啊?”年轻男子发现我醒来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近了一步,邪笑着看着我的眼睛,伸手勾着我的下巴;“你现在的眼睛真好看!还记得我吗?小雅?”

感觉眼前有一点模糊,但眼前的人还是看清了;“陈明宇?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吃惊!迷惑,全表现在我的脸上!

“哈哈!因为你在这里啊所以我就来了!”

“你什么意思?”

“吆!我曾经可爱美丽的小雅!这也没过多久啊!怎么变傻了呢!”年轻男子笑着,手指划过我的脸庞,勾起一屡我的长发放在鼻尖轻轻的嗅着!

“你是说~!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有如一个晴天霹雳在我耳边炸响,从出国被陷害,被改造,被贩卖回国这一切本来就是设计好的,只是我怎么没想到是他害的我!

“是我!哈哈!”他笑的有点疯狂扭曲;“起先追求你,给你送花送包送车子,你却对我不屑一顾,让我更加坚定的想要追上你,后来我改变了策略,转到你们班里,让我这个陈家大少爷对你平时对你言听计从的,做牛做马的照顾你,你却感觉不到?听说你却喜欢上别班的一个男生,我就随便教训了下他,还记得那天傍晚,我当全班同学的面向你表白,希望能够挽回你!可你怎么做的,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说这辈子都不会喜欢我!转身却去找你那个小男人去了,哈哈!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有多痛吗?你知道吗你那一巴掌把我的脸搁哪?从小到大从没人打过我,只有你!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我曾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得到你!”

我却听的目瞪口呆,从没想过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疯狂,狭隘,只希望现在老天一个雷可以劈死他,迎着他那有点瘆人的笑脸,我现在不得不服软,”明宇,求求你放过我吧!世上女孩那么多,何必非要找上我呢!”

“晚了!哈哈!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了,我想对你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不能阻止我!你还是乖乖的闭嘴吧!“说完他拿起桌边的口套上那根稍小的阳具棒,使劲的塞进了我的嘴中,顿时,只觉得我的小口被塞满,接着喉咙被粗暴撑开,持续向下一直插到项圈上部的位置,喉咙有如被撕裂般,我不得不仰起头配合着他,还有几厘米项圈却阻止了阳具棒的深入,可他不管不顾的双手一按,顿时我觉得我的颈部一紧,阳具的顶部顺着喉咙,硬是挤进本来就被项圈勒着的脖子,一时只觉得有如被吊住脖子,产生了强烈的窒息眩晕感,随着阳具棒完全插入,感觉到棒体与喉咙气管部位好像有缝隙打开,终于让我可以一点点的呼吸!不至于被闷死!但颈部项圈勒着脖子却一点没有没有改变,我不得不试着再次抬起背后已经是极限吊着的双手,双手向上不敢用项圈吃上一点力!

“哈哈!看你这么难受的表情,我怎么就那么的开心!你知道吗?它将一直塞在你的嘴巴里直到你死去!阴道里也是!当然我不会轻易的让你死去!”陈明宇塞完我嘴部,转身准备接着塞我阴道那根阳具棒!

此时我只想死了算了!活着太痛苦,但我现在连自杀都做不到,小腹及腰部本来就被束腰勒着挤压着,此时却硬是塞入一根阳具棒,只觉得小肚子要爆掉一样,随着棒体的深入,肚内一些器官也被向上顶去,在束腰小肚开口处,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阳具棒顶点的轮廓,阳具棒的顶端也已经突破子宫口进入子宫内,现在是顶着子宫一路向上!体内从未有过的贯穿感强烈的刺激着我,被两个男人按着的我只能轻微的挣扎着,想要痛苦的大喊也被喉咙里堵着什么声也发不出!在我觉得我要崩溃前他终于停下了,“好了哦!施涝得先生,下面该你了!”

“好的,陈先生!虽然我不赞成你这样对待她,她以后只能通过口塞棒底部的小孔灌食了,阴道棒也留有排液管道,你定期也可以通过这管道向她体内注入一些消炎杀藻药液!,两根阳具棒遥控控制器你可收好了!”唠叨男拿出两个小遥控器递给了陈明宇,接着转身去取那已经融化的金属液体!

此时的女孩已经不再挣扎,有点模糊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屋顶,体内的疼痛好像已经消失了似的,唠叨男看了一眼女孩,先是把女孩大腿环之间的链子链接上,前边本来已经弄好半边,现在这半边最简单现在他准备把口枷和贞操带也连上,链接贞操带前还要梳理下女孩阴部,把阴蒂上的小铃铛从贞操带中间预留孔拉出来,阴蒂将来也会一直卡在贞操带的这小孔上,当然阴唇的小铃铛也会从插入的阳具两边拉出来,看着女孩那已经不再抖动的身体,口中唠叨而出;”why!Don’t blame me~Girl~”

”砰”突然一声炸响,接着外边枪声四起,期间也夹杂着不断的爆炸声!接着门被推开,陈明宇和施涝得的手下同时进入房间,用各自的语言说着;”我们被警察包围了!”唠叨男此时脸色一下变的雪白,哆嗦着手中的器具,一个没抓稳,最后点那融化的金属液体撒在了地上!

陈明宇和施涝得对视了一眼,彼此看出了各自的害怕,也都顾不得桌上的女孩!各自掏出手枪,”施涝得先生,我们现在只有合作冲出去了!”

”对!合作冲出去!我可不想死在这里!陈先生!她怎么办?“唠叨男指了指桌上的女孩!

”带着她!说不定关键时刻可以拿她做人质!”

“好!”

接着院内院外的枪声跟价剧烈,DX市的特警没想到院内居然有这么多人,而且人人有枪,居然连AK和M4都有几把一时他们也被压制的无法突进,一番激烈交火还是让两辆车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扬长而去!

村口,杨磊与他的队员急速赶来,先前与市局沟通终究晚了一步,市局命令特警立即行动,加上杨磊对这边道路不熟,所以现在才赶到,听着村里激烈的枪声以及爆炸声,他现在有点心急如焚,在这样的乡间小路开到了60码了,一不小心就会翻车!”王队!有情况!“王磊一个急刹车停住!看着向他报告的这个同事!

“刚看到好像有两辆车向村后开去了,看到警车去追好像抛锚了堵住了路!”王磊立即拿出手机,搜索起附近的道路图,还好,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绕过现在堵住的地方,立即掉头,跟着导航的提示向着村后追去!

村后公路旁一个小山包上,赤鹰他们正埋伏在路的两旁听着村里传出的激烈交火声,他们现在也不能完全确定那两帮人是否能够逃出来,反正他们已经决定了再等+分钟后没动静他们会撤离,“蜈蚣,你埋的那东西可以不要计算出错哦!”

“放心吧!老大!”蜈蚣一边回答一边注视着村子方向,突然有灯光照射过来,接着不一会就听见汽车的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来了,是他们,这车我认识!”

两辆车开的飞快,眼看就要接近,突然前边一辆车来了个急刹车,后边的车也跟着急刹好险撞再了一起,原来在第一辆车前一个大石头拦住了去路,先前有一个小坡灯光根本就照射不到这个石头,气氛突然有点紧张,车内下来一个人小心的接近那个石头,周围看了一圈,发现边上正是一个小山坎,上边有好多类似的石头,这石头还不小,凭他一人根本就无法移动,不得不向车里人招呼,车内再次下来三个人,几个人围在石头的旁边,准备把石头移走,就在他们刚把石头抬起,一声巨响让这几人彻底的飞上了天,车内的人看着被炸飞出去的人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埋伏了,本就没有熄火的车想要疯狂的倒车,可惜赤鹰他们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第一时间就打爆了后车的车胎,见逃跑无望,仅存的几人纷纷跳车掏枪还击,可惜凡是敢用枪还击的人都被赤鹰他们点了名,最终也就只剩下陈明宇和施涝得趴在地上不断的发着抖,喊着不要开枪我投降什么的!前后也就几+秒弄的他们几乎全灭,赤鹰他们端着枪围了上来,“是你们~”借着车灯光,施涝得终于看清了袭击他们的人!

“砰!”赤鹰根本就不废话,一枪爆了施涝得的脑袋!陈明宇刚还想问施涝得他们是什么人时,现在却被吓的抱着头拼命的大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爸是陈辉,我有很多很多钱,我给你们钱,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陈辉?陈氏集团的陈辉?你是他儿子?前几天刚有新闻报道你吸毒被抓,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我看看,吆!还真是!没想到弄到条大鱼!你的命确实可以换很多钱!”赤鹰的眼中闪着莫名的光泽,但不是即将能够换到很多钱的喜悦,而是那种触动心底仇恨的凶厉!

“老大!只找到一箱子现金,大楷有100W,那女孩在车后备箱里,现在还活着,要不现在就杀了吧!”麻雀检查完了车里,现在正向赤鹰报告!

“先去把车开过来,再把钱和那女人弄我们车里,我这里还有点私人事要处理!”

“知道了!老大!”麻雀转身向远方树林里跑去!

旁边的车后备箱,女孩身体侧躺在车厢内,随着后备箱打开,车外正好对着赤狐他们,所以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吩咐完麻雀,赤狐转身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你叫陈明宇吧!来!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爸!就说我要1个亿~”“蜈蚣~你过来,你小子不是最近喜欢上玩直播了吗?开个房间准备直播吧!我们现在可是绑架了一个特别有钱人,这将是个大新闻”

陈明宇哆嗦着从兜里找出了手机,连忙找到他父亲的号码拨了过去;”爸!救命啊!我被人绑架了~是真被绑架了,真的!没骗你!保镖?保镖现在都死完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你儿子头上正被枪指着呢,他们要一个亿!~爸~快点救救你的儿子吧~”正说着他的手机被赤鹰夺走”是一个亿美金!我是谁?我当然是绑匪了!不相信我?哦!很快就会让你相信的,直播知道吧,从找个手机进XX房间!现在已经开始了,我很期待你看我的直播哦!”说完也不挂电话,稍等了一会,明显听到手机的那一边传出的惊呼声,”相信你现在已经看到了你儿子!现在立即转账1000W到XXX账号里!1分钟后我要看到钱!”接着挂断了电话!

1分钟后~”砰”一声枪响,陈明宇的大腿上中了一枪,捂着大腿惨叫着他非常后悔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现在连他的父亲也恨上了,为什么没打钱?只听他身边拿枪的这个男人背对着镜头继续的说道!”哎呀,我们继续!再给你父亲1分钟,叫他看着打钱!我满意了自然不会再对你做什么!

一分钟后~“砰”又一声枪响,陈明宇的另只大腿上再次中了一枪!”哎呀!陈明宇啊!你的命只纸2000W啊!好吧!我们最后再来次吧~”

一分钟后~砰!砰“这次是两声枪响,陈明宇的两只胳膊上各中一枪,现在的他已经无力的惨嚎了,他的手机再次的响起,赤鹰拿起电话接听了起来,听了几句后让他的情绪又点失控,“为什么对一个孩子下手?哈哈!陈辉!我就是在报复你!老天爷让你儿子落我手上我怎么都觉得是天意呢,我在国外那么的拼命就是等着将来有机会报复你!自从回国后我一直在打听你的一切!我是谁!我只是一个你永远也记不起的小人物,十年前你新公司在WZ市城中村强拆埋了一家六口人记得不?事后浇上汽油又放了一把火!有一人没烧死被救,事后你不也是花了大把的金钱去寻找过!我想你现在应该有印象了吧!还有你这个儿子也不是好东西,吸毒怎么这么快就被放出来?而且跑过来贩毒买女人!陈辉!等着吧!我会去找你的!”砰“又一声枪响,打在陈明宇的裤裆之间!“各位观众!我们的直播结束了!当然估计再不结束也会被强制关闭的!想知道他的结果吗?我相信警方会报道的!88~”

“老大车开来了!”麻雀看着地上扭动的人毫无波澜!“估计再有一会警察会到的!我们该撤了!”

“麻雀,利索点,老规矩,我要他活着!蜈蚣拍的视频直接发网上,我和你们嫂子带着那女孩先上车去了“赤鹰转身向女孩走去!

女孩被抗在赤鹰肩膀上,全程看着陈明宇被麻雀抡起的砍刀砍着,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只觉得一阵轻松!随着再次被放入了车后背箱里,不久后车子发动离开了这个血腥之地!

第十二章 黎明

车子开出去了一会,车内的气氛有点沉闷!没有刚赚了

才华 一大笔钱的兴奋,几人都在想他们的老大有着怎样的过

去,为什么和陈氏集团的陈辉有仇,当然也会想着各自能

积分 65 够分到多少钱,坐在副驾上的赤鹰突然出声;“向左开!老

金币 婆!”

QQ交谈目发消息

“可那是条死路啊!前边我们不是探过路嘛!”迷狐有点不解!

“我知道!听我的!”

在佣兵这个圈子,老大讲的话一定会被执行的很彻底,迷狐也就不再询问,转了个弯把车开进了这条小道,持续走了好几百米后终于到了尽头,再向前走就是只能徒步进山的小路了,但这小路可不是出边境的小路,一时其他三人也不知道赤鹰想要干嘛!下车后,赤鹰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几口!看着天上明亮的月亮和星星,对着身旁同样吸着烟的麻雀说道:“麻雀,我希望你放过这个女孩!”

他没有说为什么,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麻雀!等待着他给一个答复!麻雀也看着他这位老大,沉默了一下,但也就很快给出了答复;“行!”

狠吸了几口烟,用脚掐灭了烟头,赤鹰拍了拍麻雀的肩膀;“算我欠廋猴的!兄弟!”

赤狐说完转身打开了后背箱,把里面的女孩抱起,向着旁边的崖壁走去,原来在崖壁下面有个天然洞穴!洞口也不算大,里面却不小,借着月光看到里面有着天然的石条形成的石床,上边铺着干草,下边旁边还有一堆堆燃烧过的灰烬,洞的旁边还有堆砌整齐的干柴及引火的绒枝松针等这应该是附近猎人们经常光顾休息的地方,此时女孩依然赤裸着身体,赤鹰抱着也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他把她放在石床上,期间的动作也不断的牵动着女孩身上的锁链及体内的阳具,让女孩一阵阵的难受,可也无法表达出来!她不知道接下来这帮人会如何对她即使知道那又如何?

”蜈蚣!过来下,把火点着,老婆把车厢边的那盒椰奶拿来,麻雀把后背箱的毯子拿来!”随着他的吩咐,几人快速的执行他的命令!绒枝松针很容易着,没一会洞里就燃起了火光,驱散了有点昏暗的山洞,借着火光,赤鹰终于可以肯定女孩嘴上的塞具中间的小孔可以让女孩喝点东西!赤鹰把吸管一边插在女孩口塞棒里,一边插椰奶盒子里,然后用力的挤压盒子,让椰奶快速的流进女孩的口塞里也就不过1分钟,一大盒子椰奶全被他灌进了女孩的肚子 里!接着看着女孩仰躺着难受,把她扶成侧躺着盖上那张毯子!

“丫头,我们得逃命去了,现在没有工具也解不开你!也许你会恨我们!反正也无所谓了!我们本来就是坏人!希望你好运吧!再见!”说完,路过柴堆时,看了看还是找了好几根粗大的柴木放在火堆上,然后几人快速的上车,发动倒车转向接着消失在密林小路的尽头!

女孩一时有点茫然,这几人就这么走了?终于得救了?可是这里荒山野岭的,把她留在这里算什么?要扔把她扔在有人的地方也好啊!也许她不知道,村后那条路会一直沿着边境线行走,后边更是人烟稀少,再说他们可能随时的有可能穿越边境线,不可能带着她这个累赘!

在赤鹰他们转入小路不久,王磊他们也正好从这个路口经过,要是没经过这一茬也许他们会迎头碰上,可能又会是场遭遇战,那时谁也不敢保证谁的安全,所以他们就这样错开了,也就失去找到小雅的一次机会!

车越往前开,王磊越紧张,他现在随时注意着前方的情况,按说他们应该可以截住那帮人,可车一路开过来什么都没发现,渐渐的接近赤鹰他们交战的地方,远远的王磊便看到倒在公路两旁的人影,他立即停车查看了下四周,随着几人四周查看完毕确认安全后他们才进入了战场,以王磊的经验可以看出这帮人是遭受了埋伏,被一边倒的屠杀,几乎都是炸死的或一枪毙命的!

“王队,这还有个活的,不过可能比死了还惨的家伙!”正在查看线索的王磊听到队员的喊叫立即过来查看,办案多年的他看到都忍不住的一惊,实在是太惨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失去了四肢的人棍在无意识的扭动着,当他看到血肉模糊的下体时才意识到这人更是连小弟都失去了,四肢根部被细绳扎着,要不他流血也早流死了,下体与断肢截面好像也被人撒了止血药,明显不想让这人死去,当然活的对他们办案也有好处,现在当务之急是叫救护车!王磊立即拿起了手机拨打了120并告诉了位置!

打完电话,王磊在周围寻找着,希望能够发现小雅的线索,在一辆车的后备箱中,王磊发现车底湿了一块地方,用手指粘了点放在鼻下轻嗅着,突然他的眼睛一亮,身体激动的有点发抖,一模一样的气味,是她,他现在可以肯定了方小雅曾经在这车厢里呆过,“老大!有新发现,”还是刚才那位同事,他刚铺了张毯子,正准备把活着的人移到干净点的地方,结果在他的身下发下了他那部手机,接着他又在他的身上搜出了几张名片及一个小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的好像是两个遥控器?

“陈明宇?陈氏集团副总经理,他怎么在这?他来这干嘛?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让王磊眼睛一下死死的注视着地上的人棍,接着又有许多不解,什么人如此对他,这得多大仇,接着又想到方小雅会不会被另外伙人劫走了?可能性非常大,任谁见到如此撩人的美女,估计都不会放过!但又会去哪了呢?沉思中远处警灯闪烁,几辆警车快速的驶了过来,DX市的公安局长廖长征走下车来,王磊迎了上去,廖长征主动握住王磊的手,连忙问起现场的情况,今晚这次行动牵扯巨大,前后死了十几人,就是他们警察也都牺牲了1人,轻重伤的也有五六人,当时汇报说战斗激烈,没等汇报完便亲自跑过来了,后来跟着追捕队伍一路追到了这里,刚听说他们正在追捕的人又被另外一伙人干掉了,现在这案子彻底乱了,让他有点急了!

“廖局!这边死的有9人,有一个活的,但现在昏迷着,要是救护车一时来不来估计也就离死不远了,这伙人我现在可以确定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就是他们劫走了我们一个关键证人,现在我们的证人很可能又落入另外一伙人的手里,哦,活着的家伙叫陈明宇,陈氏集团的副总,陈辉你应该听说过吧,廖局这里全移交给你处理吧!,我准备向刚才过来的方向继续向前搜索,后边这伙人应该还没跑多远,他们最又可能继续向西走,当然你若能再排点人协助我们更好,”说完,王磊敬了给礼,急匆匆的回到了车里掉头向着刚过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廖长征有点尴尬的看着离去的王磊,心想是不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年轻人?

王磊车内,“老大,刚有件东西忘移交了!”

“什么?”

一个塑封小袋子里,两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再次的呈现在王磊的眼前,”给我吧,我再转交给廖局!”

他们这一追,还真的发现了踪迹,再第二天上午终于在一个边境小镇追上了赤鹰他们,王磊可是对迷狐记忆深刻,迷狐当然也认识王磊,不期而遇的一场枪战,接着便是一场追逐战,追了一天一夜,一直追到西部边境雨林中后彻底的失去了他们的踪迹,期间麻雀被击毙,其他三人也全带伤可还是让他们跑了,王磊懊悔不已,现在彻底的失去了小雅的线索,唯一知道的是没有被带出国去,现在她应该还在赣省内,想到小雅被拘束着无助的呼喊着他的名字,他的心就一阵阵的疼!

清晨!五月的风带着一丝寒冷吹过了树梢,青青的草叶上点缀着晶莹的露珠,山林中的鸟儿发出欢快的鸣叫声,阳光顺着洞口照射在一个女孩的侧脸上,玫瑰金色的耳环坠和水晶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柔顺的长发顺着石阶披散而下,精致粉嫩的脸庞可惜被一个口枷破坏了美感,长长的睫毛不时抖动着,这是即将醒来的预兆!

女孩有点难受的伸了伸脖子,仰起的小下巴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喉咙鼓鼓的,同时可以看到喉咙轻微的蠕动,想要把喉咙里的家伙吞下去或吐出来,可越是这样就越难受,突然女孩睁开了双眼,紫金色的双瞳迎着阳光看着洞外,显的有点迷茫,也许觉得阳光有点刺眼,眨了眨眼又看向了洞内,石阶下的火堆已经熄灭,清晨的微风带着一丝寒意吹进了洞内,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想要裹紧身上的毯子,这一动却立即牵动着身体各处,最难受的还是她的小腹,塞了一夜的阳具棒和膀胱感觉胀的难受,她知道体内的阳具棒目前被贞操带锁着无法顶出,但膀胱的压力感觉到快要自动排尿了,她可不想尿自己的一身,现在得起来了!

不大的石床上,女孩正在努力的想要直起身子,期间毛毯滑落,露出女孩那完美的身段,脚镣链子与铃铛被女孩弄得叮铃作响,她知道她只有一次站起来的机会,要是滚落石床下那她可能就惨了,新的束腰和大腿环让她现在翻身都困难无比,一点点的把双腿伸出去让脚着地,然后再是屁股顺着石床边向外滑,接着腰部向下滑,这样的她终于可以让她上身靠着石床边立了起来,接着半蹲着的腿部逐渐发力,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洞内的地面全是高低不一的整体石头组成的面,让女孩脚下那双高根鞋很难找到平地,稍微适应了下身体的平衡,接下来她将要走出去,得仔细的看清地面,她发现她嘴里的阳具棒阻止了她的头部向下看,只要稍微滴下头喉咙里的阳具棒就会向深处钻去,而且她还得一直保持着仰着头伸长脖子,喉咙才稍微舒服点,背后双手先前一直保持着后手观音式的吊在项圈上,但现在两只手时不得不并拢在一起努力向上,以减少项圈对脖子的压迫,可即使并拢了双手时,也觉得与项圈之间的链子绷的紧紧的,只要放松一点就觉得脖子被勒的不能吸气,肚内更加的难受,好像催促着她赶紧去方便,她不得不先一只脚站稳后再用另只脚去探路,感觉稳妥后才会动下只脚,就这样用了好几分钟才走出洞外,找了处相对平坦背后可以靠着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蹲下,期间体内的那根阳具棒在女孩蹲下的同时,那种饱满贯穿的感觉也不断的刺激着她,强忍着不适还是让她蹲了下去,努力的吸了口气,给肚内增加了点压力,只见下体嗞的一声,水流冲刷地面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还好这次尿液没有被下体的小铃铛挡住,小铃铛可是被阳具棒撑在阴部的两边,所以也就没弄脏下身!

膀胱里排空让女孩稍微轻松了点,慢慢的站起身来,接着离开那已经被她弄脏的地面,现在她不得不考虑下一步怎么办了,是在这原地等待被救,还是主动寻找看附近有么人家!看着周围的密林高山,这里肯定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一般人不会到这里来!所以被救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赤狐也许根本就没考虑过把女孩放这里被救的几率有多大,他当时也许只考虑到女孩夜里冷或被野兽叼走的可能性,所以先前发现的这个山洞是给女孩最好的庇护所,再说他只是佣兵,现在放过她一命已经是仁慈了!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女孩仰着头,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次她真的想哭!难道她现在这样还要来次荒野逃生吗?555

<<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六至十章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三至十四章 >>
2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