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安 图明 ♥

小安的堕落游戏 第一章

小安的堕落游戏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人体彩绘露出

我叫小安,真名无所谓,大家都这么叫我。

今年17岁,高二,住在南方的某个城市。

我有一个爱好,有些难以启齿,色情的爱好。

喜欢露出,喜欢被人看着自己的身体,幻想着自己被好多好多人奸淫,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腥臭的精液。

幻想在公共厕所里被人们当作物品使用,身上被写满污言秽语。

甚至,被改造,被穿环,扩张,刻下无法抹除的刺青……

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想想,毕竟生活还是要正常过的。

——我还从未想过这些会真的发生在我身上。

作为高中生,出于方便及其他各种考虑,当然也包括我的要求……我在学校的附近的小区租了一间房子住。

我住在十二楼,也是这栋楼的顶楼,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共80平。一千二的租金在这个地区而言应该还算是便宜。

只是因此我原本两千的零花钱被削减到了一千三。

今天是周五,随着放学的铃声,我草草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早早离开了学校,直奔家中。

我终于可以实行我的计划了。

想象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就越来越兴奋,下体也开始湿润,乳头挺立,在衣服上凸起了两个点。

……对,因为我的爱好,自从独居在出租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穿过我的内衣了。

反正我的胸部大小只有可怜的B-,形状倒是很好看,很紧致,也倒不用担心下垂的问题。

下面也是空荡荡的,爱液很快就流到了大腿上。

我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加快了脚步,冲进楼里。

当我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脱去身上的衣服——一件长袖衬衫,一条及膝短裙。

我看着自己已经泛滥的下体,洁白无毛的耻丘下,淫液已经沿着大腿流到了膝盖边。

——我的体毛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瞒着家里去做激光除掉了,不论是腋下、四肢、躯干、阴部。只要能发现的,如今都已白嫩光滑,寸草不生。

摸了一下小豆豆,快感瞬间传开,令我脚步一颤。

“哈啊……哈啊……不行啊,这个样子。”

我自言自语地说,看这泛滥的样子,如果不先发泄一下的话,可能接下来的行动会很困难。

我来到房间,从我的床头边拿出一颗粉红色的跳蛋,就地坐下,将它贴在了我的下面。

“嗯哼……”

在“速战速决”的想法下,我大约花了十七分钟上下,就泄了一次。

看着被蜜液沾染的地板,我用纸巾草草清理了一下,然后支撑起身体,走向浴室。

简单地将身体清洗干净,我一边擦干身上的水,一边走回房间。

摸了摸此时还算干爽的下体,终于能够开展接下来的行动了。

我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小箱,里面是我前两天才到的特制颜料。它,就是我接下来要“穿着”出去的“衣服”了。

买过猪肉的都知道,有些猪皮上会有洗不掉的印章。这些颜料,所用的就是类似的材料,在涂上皮肤以后,会与皮肤上的蛋白质迅速反应,被皮肤表层吸收。

由于其反应迅速、牢固、稳定,沾染皮肤后,利用清水或是一般试剂,想要清洗掉基本是不可能的。只有等待这一块皮肤经过新陈代谢脱落,基本上两周的时间才能自己消掉。

因为颜料的特殊性,所能买到的颜色极为稀少,仅红、蓝、白、黑四种。

而且也有个明显的缺点,那就是画错了或者不小心沾到别的地方的话,将会无法擦除以修正。

我小心地将四罐颜料一一打开,并为每个颜色配备了一长一短两支画笔(软毛刷),再各配一支描线的工笔。

长柄的画笔稍微有点弯,我打算拿来画我的后背。

两只手戴上一次性手套,将一包全新的抽纸开封放在一旁。

将这一切都准备好以后,我把它们放在落地全身镜前,底下垫着医用的一次性护理垫。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上没有水渍,将画笔在颜料中调了调,开始了我的作画。

首先是下体,为了避免作画过程中下体再次泛滥,我打算先把我这次要穿的“裤子”画好来。

我原地坐下,对着镜子,用短柄画笔蘸上蓝色的料,首先伸向了我的小穴。

毛刷的触感的颜料的冰凉刺激着我的阴唇,色情的感觉与想法马上又占据了心头。我尽力忍耐着避免自己的爱液泌出,用画笔将小穴仔细地涂成了蓝色。

只是这样还不够。

想象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我的身体又是一阵兴奋。

左手扒开小穴,继续仔细地将那些难以画到的缝隙之间也涂上颜料,将阴蒂也剥出来慢慢涂抹。

接下来是更深的内部,我几乎将画笔的这个笔头都插入了小穴,尽力涂抹着,直到我确定小穴的内壁,包括大小阴唇,甚至尿道内部,也都染上了无法洗净的亮蓝。

此时我已经兴奋到难以抑制,看着镜中自己的身体,把画笔归位,两只手用食指、中指深入小穴,尽力将她张开。

此时能看见我小穴的内壁已经完全染色了,只是及深处仍然有着娇嫩的粉红。

这个效果已经非常满意了。

接下来,我将画笔伸向我淡褐色的菊门,同样的反复涂刷、深入,把我的可爱小菊花也里里外外染成了蓝色。

然后逐渐延伸,在我的下体画上了一条“超短裤”的蓝色轮廓。

接下来就是修饰,用工笔以白色画上边缘、口袋、拉链等,又用蓝色反复涂绘加深画成阴影。

最后画上一颗红黑相间的纽扣,一条贴着大腿根的超短牛仔热裤就完成了。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近两个小时,看着窗外昏黑的天色,我稍微收拾了一下身边的狼藉,确认了自己身上没有别的地方沾染颜料。

于是脱下一次性手套扔掉,慢慢走向浴室。

……在浴室里给自己又来了一发。

泄身后,我躺在浴室的地板上感受余韵,待我气力回归,才打开热水器,简单清洗身体。

期间我刻意对我下体的“裤子”反复擦洗,而裤子的颜色却一点也没有掉。

“成功了!”我欣喜地想。

经过简短的休息,我擦干净身上的水,干净的毛巾在擦过彩绘区域时也不会沾染任何的颜色。

接下来,我便要画上半身了。

上半身的想法,是画一件白色的无袖短背心,准备好颜料、戴上新的手套以后,我就站在镜子前开始了绘画。

首先是大概的轮廓,想要自己一个人在腰身上画一圈直线实在有点困难。

衣服一旦画到肚脐上,就会破坏真实性,所以这点无论如何都要避免。

因此我将衣服的“下摆”画得尽可能高,经过不断地补充修正,一个大概没什么疑点的背心轮廓就浮现在我的皮肤上。

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对这个初步的成果还算满意。

本着将最难的部分先完成的想法,我拿起长刷子,背对镜子,艰难地给我后背的部分上色。

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到有点微微的头晕,脖子也稍微有点酸。

[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从正面看见背后就好了。]

我心想。

对了。

此时我灵光乍现:“再买一个镜子摆在前面,不就好了吗?”

只是房间里并没有第二个全身镜,我从我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枚小镜子,用它来观察身后。

确实舒服了很多,只是依然有诸多不便。

“增加一个以这样的身体去买镜子的挑战吧。”

我把这件事设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之一,身体又一次开始兴奋。

艰难、小心,而缓慢地完成的背后的涂绘。我终于松了口气,对着镜子反复确认,可以算得上是完美吧。

身前就简单多了,沿着轮廓向内慢慢填充颜色,很快就完成了涂绘。

对着镜子抬起并不算太大的胸部为一些缝隙内补色,又给勃起的乳头反复涂抹,终于,一件纯白色的背心“穿”在了我身上。

原地转了个圈,仔细检查之下,并没有什么瑕疵。

只是不知是不是主观思想所影响,感觉这一身衣服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画的。

……不过无所谓了。

我笑着收起了全部的绘具。

[那样更加刺激,不是吗?]

我拿起钥匙,想了想,将它塞进了我的小穴里。

或许用个套套装着会好一点?

不,那玩意太油了。

看着自己赤裸的双脚,想着是否需要画上一双鞋。

不过还是算了,太容易露馅。

关上家里的灯,就着夜色看了眼时间,20:33。

从放学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半小时了。

我,就要展开今天的冒险了。

——事件展开的分割线——

关上家里的门,确认锁好以后,我便向电梯走去。

除了钥匙以外,我没有带任何的东西,也没有穿任何的衣服、鞋子。

至于钱,我故意将手机和书包留在了学校,那是我原本计划要做的事情。

……以这样的姿态将它们拿回来。

钥匙在小穴里随着步伐摩擦着肉壁,棱角分明,稍微有点痛,但刺激。

考虑到自己的处境,我的小穴再次泌出淫水,慢慢的,有了淫水的润滑,那一点点的痛也逐渐成为快感。

用手指摸了一丝爱液入口,咸咸的,很色情。

——我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孩子呢。

我脸上不自觉地露出痴笑,按下电梯的下行键。

电梯的对面是[安全通道],也就是楼梯。我平时没少进去过……全裸着,前往楼顶。

这次是我第一次全裸进入电梯。

今天运气不错,电梯很快就上来了,打开时里面也没有人。

我走进电梯,灯火通明,有一点点紧张。看向电梯里的摄像头,想着有谁会在后面看着这里,看着自己,会看出来吗?

看太久的话会显得可疑,当电梯门自动关上,我按下了一楼的按键。

[希望可以一次到]

终于踏出了这一步,我略带胆怯地想着,站在电梯最靠后的位置,又尽力想让自己表现地自然。

两只手无处安放,在身前互相玩弄起手指。

时间变得缓慢了,直到电梯停下,我抬起头,在六楼。

[有人——!]

我吓得屏住了呼吸,看见电梯门缓缓打开,全身僵硬。

直到电梯门完全打开后,外面的楼道里却空无一人。

我当即松了口气,这栋楼有两座电梯,或许按下电梯的人已经乘坐另一部电梯走了。

我想去按关门键,电梯已经自动合上,继续下行。

经过刚才的刺激,我的身体反而放松了不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下体的淫液已经再次泛滥了。

只不过这电梯并没有让我放心多久,下到二楼的时候,再一次停下了。

[该死,怎么偏偏在最后——]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心里说:

[明明就在二楼,你走楼梯下楼不是更快吗。]

我眼神埋怨地看着门口,电梯缓缓打开,首先看见的是一辆垃圾车。

——是保洁阿姨。

[好吧,这个确实没法走楼梯。]

我不免因此泄气,站在最后,身体贴上了冰凉的电梯墙壁,认命地看向门外的保洁阿姨。

保洁阿姨往电梯里扫了一眼,看得我全身一紧,而她神色未变,只是慢慢推着车进来了。

她没发现。

我不免因此而欣喜,不仅仅是因为当前暂时的安全,也因为她的表现相当于承认了我当前身体上的“画作”是成功的。

阿姨推着车完全进入电梯,转身按下了关门键,我也放松了身体,余光窥见电梯上的监控。

[不知道刚才的表现会不会被人看出端倪,希望监控室没人注意到这里吧。]

“小妹妹你这时出去干嘛呀。”

阿姨的问话把我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确认她并未看向我。

“我出去买点东西。”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僵硬,希望阿姨不要察觉的好。

“哦……是吃的吗?”

被问到这个,我感觉有点饿了,决定在给自己增加一个挑战。

“嗯,吃点东西,然后买个镜子。”

“这样啊。”

谈话间,电梯已经到了,缓缓打开了门。

阿姨拉着车就出去了,我也尽快离开电梯,左右观察了一下,壮起胆子出了楼。

路灯昏黄的光照在身上,我绘上颜料“衣服”的裸体一览无余,微风吹拂着我的身体,泛滥的下体也因此更感凉意。

——好棒!

前所未有的开放感、自由感,还有内心的淫靡愿望。

刚才的谈话虽然简短,却也足够我放开心扉。

我迎着灯光向前走,贴着绿化带,时刻注意着行人。

并没有几个人看向我,事实上小区里本身人就不多。每个人都走在自己的路上,谁会去过多地关注别人呢?除了我这种心虚的露出癖以外。

过了一个弯,一位小哥哥迎面走来,不过他正专注地看着手机,我在原地踌躇了一下,就鼓起勇气向他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我的呼吸越来越重,直到我与他擦肩而过,一阵快感从小腹处扬起。

“哈,哈……”

我回头看向身后渐行渐远的男生,他还在低着头,并没有发现我身上的异常。

“哼哼,低头族……错过大福利了吧?”

我得意地笑着,胆子也越来越大,步伐也不似先前那帮僵硬了。

刚刚走出小区,我就有点后悔没穿鞋子了。粗糙的地面不断摩擦、刺激着足底,令我十分的不适。

而且没穿鞋子这件事本身还是挺引人注目的,不少人看见我目光都是先看向我的双脚。

不过也或许是托了此福,倒是很少人过分注意我的“衣着”。

只有三五个人的双眼在我身上稍微迟疑地停留了一回儿。

遥想家里的拖鞋也穿得有点久了,我决定待会儿买镜子的时候再多买一双拖鞋。

出了小区以后人便渐渐多了起来,原有的安全感也因此消淡了。

我小心地躲进了较为黑暗的地方,同时注意自己赤裸的双脚不能踩到什么东西。

兜转了一小段路,过了一道斑马线,就上了人行道。

在人行道前,我犹豫了一下,人行道上是一间间的商铺和来往的行人,人行道下是马路上的车流和明亮的路灯。

一辆自行车从我身边驶过,我看见骑车的人专注地看着道路,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异常。

不怕,不怕。

况且作为行人走在外面也太奇怪了。

我两手抱在胸前,走到人行道上,畏畏缩缩地前进着。

我看向店铺内,店主们都在忙碌,顾客也都说的说,笑的笑,玩手机的玩手机。

似乎没有人会注意到门外有个全裸的小姑娘,身上只画着一身颜料,从门前灯下走过。

只是路上每个迎面而过的行人,几乎都会多看我一眼。

有些女孩还会拉着她的伙伴,快速远离我。

难道说,被发现了……

想到这个可能,我的下体不由自主的一颤。

随着前进的步伐渐行渐远,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慢慢的,我环抱于胸前的双手也放开来,缓步地走向前方,感受着每个人的视线。

好棒……

男人们都会多看我一眼,有些小男生还会反复看过来,却又不敢看太久的样子。

真可爱。

我的心情变得高扬,下体的淫液已经流到脚踝了,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着。

这样,不行的吧?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我有点想用手将小穴处的爱液沾起来品尝,但又根本不敢在这种场合做这种事情。

如果此前人们看向我还只是怀疑的话,那么当我这样做了,那无疑就是宣示。

我加快了脚步向前行,人行道上的地面比之前安全许多,哪怕我赤裸的双脚踏过地上脏污的积水我也毫不在意。

反正回去还能洗。

经过这段路,再过一次红绿灯,到了对面就是我的学校了。

我远远看见绿灯在闪烁,上面的读数已经只剩下5秒、4秒……

直到红灯亮起,我才刚刚来到斑马线旁。

“真是专门堵我的红灯啊。”

我小声地吐槽。

对面很快就站上了同样等红灯的人,身边也有人陆陆续续停下脚步。

原地待机不比走动的时候,此时我全裸的身体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辨认出,我身上的“衣服”是画上去的了。

随着等红灯的人越来越多,身边的议论声也逐渐密集——原本等红灯是个无声的过程,互不相识的人们没有理由与话题在这点时间里相互攀谈。

直到共同的话题出现在眼前。

“妈妈,那个姐姐的衣服,好奇怪……”

一个小孩被捂住了眼睛,她的母亲瞪了我一眼,说:“那是个变态,看多了要长针眼的。”

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在没有接触的情况下,我轻微地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太棒了……

我回头看向人们,有脸红的,有偏移开视线的,有埋头于手机、假装看不见的。

也大有用淫猥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我的,以及女士们轻蔑、鄙夷的神情。

还有拿着手机对我拍照的,想着我的照片或许会被作为小菜食用,甚至发布在网上。

我这是怎么了?

我感到自己的身体、脸上,热热的。小腹深处传来一阵阵的微疼,子宫感到了瘙痒。

我发情了,在大庭广众之下。

我夹紧双腿,奋力抑制住下身的冲动,爱液顺着腿间流淌成河。

坚硬而棱角分明的触感提醒着我小穴中夹着钥匙的事实,下流的行为更加放大了我的触感与羞耻心。

被人看见的感觉,真的……

“呀……”

鄙夷与谩骂的声音中,我被推向了高潮,站在原地颤抖。

[不对,完全不对啊。]

我想起以前看过的那些视频,一个个女孩子,在身体上画着衣服出门,在青天白日之下。

视频中的行人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惊讶,只是饶有兴趣地围观、拍照,表现他们的好奇。

或许是,或许是,文化不同吧?

感受着余韵,想着自己居然在那么多人的视线下高潮,一丝理智重回大脑。

红灯开始闪烁,出现了数秒。

10、9、8……

对,对,不仅仅是身边的人,只是他们现在存在感更强。

还有路上的行车,被我忽略的他们,也都看见了。

都看见了。

会有人认出我吗?

会有人认出我吗?

我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修饰和伪装,连化妆也都没有。

就在这学校与住所的附近……

绿灯仿佛隔了一个世纪才到来,我颤颤巍巍地踏出一步,路上的车停在斑马线旁。

[他们都在看我]

我这样想。

母亲带着孩子迅速逃离我,有几个男生慢慢走过斑马线,不时回头,好像嫌红灯的时间不够。

我也得赶紧过去了,一直留在这里太过危险。

我尽量让自己以自然的姿态走过去,但微颤的步伐和混着污水与淫液的湿脚印仿佛随时都将把我出卖。

我不敢看旁边停着的一排车辆,迎面走来的男人笑着看我,不时有人在我身上捏上一把。

我无法、不敢,也不想躲。

好在这大庭广众,没有人做得过分出格,一手捏住我的乳房,揉弄我充血的乳头。

触及到我光滑裸露的臀部,已经属于上限了。

毕竟他们都不想在这种场合让自己表现地太过于好色。

……我已经是这里最不要脸的人了。

意识到这一点令我心中燥热,在经过斑马线以后,脱离了人流,躲进校门中。

终于来到学校,门口的大爷看着手机,只是抬头瞄了我一眼,又埋头继续。

他没发现,他没发现,他没发现……

我在心中重复着,作为每天都要出入、面对的人,门口大爷自然多多少少会认得出我。

毕竟,就算不是我自夸,我也依然是这个学校里样貌成绩都数一数二的女孩。

只是为了能给自己更多时间去进行下流的游戏,我推辞了所有的学生干部之类的职位。

如果被门口大爷发现了我的异常的话,估计以后的日子……

想到这里,我的下身再一次骚痛。

踏入校园,首先迎来的是一条大道,两边的绿化带和树引人逐步深入。

校园内此时已经没几个人了,我放开胆子大步走去,观察着周边那里亮着灯,哪里有行人。

一路上还算顺利,却让我感觉不够刺激。

只是灯光照在我全裸的身上,看着自己身上所绘的“衣服”,两只乳首被涂成雪白,于风中挺立。

下体已经不成样子,两腿中间都是黏湿的淫液,因微风而发凉。

得益于我所选的颜料,没有半点颜色因此而遭损。

穿过大道,穿过无人的操场,我来到了平时上课的教学楼,此时宁静无声。

零零星星的有两三处还亮着灯,我心中情欲慢慢高涨,走进去,一步一阶地慢慢爬上楼梯。

这栋教学楼是学校的旧楼,男女厕所分设于走廊两端,同时在两端设楼梯。

我所走的楼梯,正与男厕同侧。

或许会有人,从男厕里出来,撞破我的下流计划,把我拖进去,狠狠地将我奸淫,当作便器使用……

我既害怕,又期待,每上一层都小心地看一眼厕所门。

磨磨蹭蹭地来到四楼,是我班级所在的楼层。

踏入走廊之时,我抬头看了眼身后的监控器,它的摄像头上发着红光。

黑灯瞎火的,谁能通过这失真严重的老旧监控器,看出我身上所绘的“衣服”有问题呢?

我这样告诉自己,满不在意地走向我的班级。

一路上都没什么人,既让我感到无趣,又让我感到安心,赤裸的身躯在走廊里不急不缓地走动,仿佛这里已经是安全地带。

我的班级里关着灯,门已锁了,我拉开窗户,翻身爬了进去。

回到班里,我四下环顾,这里是我们平时上课学习的地方,四十多个人每天读书、休息、交谈、玩耍。

而此时,我却全裸站在这里,除了小穴里的钥匙,什么都没有。

我兴奋地走向自己的座位,拿出我的单件挎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根粉红色的震动阳具。

我用嘴将它舔了一下,对准自己的小穴,缓缓插入,将档位开到最高。

“嗯、嗯、哈,啊……”

我轻声吟着,在这知识的殿堂,在这学习的地方,在这每天四十多人出入的空间里,全裸着,用玩具自慰,发出下流的声音。

我想象着平时来往的同学,好像他们都在看着我,忘情地刺激着自己,震动棒配合我双手与身体的律动,一点一点将我推上高峰。

“啊哈,嗯,呀啊啊——”

随着我高昂的娇喘声,终于在我的座位上,喷泄出一片淫汁。

我躺在桌子上,缓缓喘息,回味着刚才的体验,感受高潮的余韵,以及尚未关闭的震动棒带来的快感。

直到一阵脚步声将我唤醒。

我忙站起来,用手抹了一下下身,震动棒还在勤勤恳恳地工作着,我将它深深塞进去,顶着里面的钥匙。

——至于处女膜,早在我以前的自慰行为中消失殆尽了。

“有谁在里面吗?”

是安保大叔的声音,手电筒的光照过窗户,向班里探。

我挎好书包,有点不知所措,只得说:“我是学生,我书包忘记在这了,回来拿。”

手电筒很快照向我,照亮我赤裸的娇躯,照亮我涂白的彩绘衣服。

“噢,是你啊,我还以为遭贼了呢。”

我紧张地站着,安保大叔用钥匙打开了教室的门,走进来。

“我原在2栋,远远看见这里好像有人爬窗进了教室,赶忙跑了过来。”

2栋是近几年投入使用的新教学楼,离这c栋旧楼隔了一个很大的操场,还得绕一道路。

“你有学生证吗,给我看一下。”

“有,有的。”

学生证就在书包里,我把书包抱在胸前,把它拿出来,递给了大叔。

“洛安……嗯,你书包里有什么?”

“七本教科书,两本作业本,一本草稿本,三支笔,一套尺规,一支铅笔,一块橡皮,一部手机。”

说出里面的东西以确保自己是书包的主人,我打开书包,安保大叔凑过来检查确认无误,将我的学生证放进去。

“校规可不允许你带手机来学校。”

安保大叔说着,拿手电筒对我上下扫,看得我浑身发麻。

“你这衣服……太贴身了吧?”

“没……没什么关系吧?”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在打颤。

或许手电筒的强光反而会让视觉模糊,安保大叔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我身上的异样。

只是他如果用手在我的肩膀上试探的话,第一时间就能发现我的秘密,那样我就完了。

好在他没有,只是疑惑地看了两眼,便转身,往门口走。

“快点走吧,再过一会,楼下该关门了。”

跟在安保大叔的身后,我很快地来到一楼,出了楼梯,掠过安保大叔,就向校外跑。

只是此时我不知道,在我身后,安保大叔看着我的背影,嘴里正嘟囔:

“小骚蹄子玩得还挺大。”

我挎着书包跑了一段距离,直到足底生疼,才停下来,回头看向教学楼,安保大叔已经不见了。

才放下心,找了张长凳坐下,抬起脚轻揉。

一边揉着,一边拍去了上面的小碎石,庆幸自己一路上没踩到过什么锋利的东西。

休息了一阵,我检查了一下身体,一丝薄汗覆盖在皮肤上,在我的“衣料”表面泌出细密的汗珠。

插在小穴里的假肉棒滑出来了一点,仍不知疲倦地以最高档的频率震动着。

被看见这种模样肯定是要露馅的。

我用手将汗抹匀,以使其干得快点。又把震动棒的档位调到最低,让它轻微震动,再深深塞入体内。

稍微歇了口气,我决定在校园内逛一圈再走。

第一站是体育馆,大门紧闭,但是旁边的四个篮球场和一个足球场却是开放的。

此时有很多校外的人在玩乐、打球、锻炼。

我远远的看着,没太敢靠近,只是转头前往下一站。

食堂,是供内宿学生用餐的,这里也关着门,只是小卖部还开。

体育场运动的校外人员要是渴了,便可以在此买水喝,只是往往比外面贵上那么一点。

先,全裸,买瓶水吧。

我心里萌动,迈向小卖部,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奶茶。

“你好。”

我对里面说。

“一瓶4Gbt,我扫你。”

柜台里的大姐只看了我手上的奶茶一眼,在桌上的机器按了几下,又继续看手机。

我心跳地很快,从书包里拿出手机,去付了钱。

付过钱以后,我踏着小步子尽快离开,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自从下午放学到现在,我还什么都没吃,又前前后后高潮过四五次,肚子已经很饿了。

一口奶茶下去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刺激了消化行为,饥饿感亦更甚。

看来今天的校园裸奔得暂停于此了。

摸着自己光洁平坦的小腹,它发出了咕的一声,我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九点四十。

我决定先吃一餐,然后去买全身镜。

打原路返回,我尽量贴着绿化带走,这样可以让自己安心一点,看见行人时也不慌。

如若慌了,反而引人怀疑,更容易暴露吧。

一个人恰迎面而来,我笑着向他问好,他愣了一下,回了声好。

我认定他没发现,满意极了,不由得快了两步。

有惊无险地离开学校,过了那道斑马线,我开始想接下来要吃什么。

放眼望去,各色餐饮店铺挤满了人,虽然时间已晚,但也逐渐近了夜宵的时段。

我踱了两步,很快便得出结论:

这几家店我都不能去。

我怀着高涨的心情,走向了街的另一头。

往另一个方向,我需要多走两条街,现在我已经习惯行人时有时无的目光,和我赤裸的双脚了。

走在铺设好方砖的人行道上,我把书包挎在身侧,一手扶着书包,另一手自然摆着。

震动肉棒仍然在小穴中工作,将我的钥匙顶在身体最深处。

当众淫乱的行为刺激着我的心理下限,不停歇的快感使我不断堕落,逐渐不能回头。

两腿之间已经被淫液完全打湿,闪着淫靡的光,明眼人都能看出我绝对有问题。

女士对我避之不及,如避瘟神。男生则多举起手机向我拍照,有些大胆的则假装路过,在我身上捏两把。

哼,这家伙,已经是第三次“路过”了。

被一个反复出现的男人捏了一下胸部,我虽腹诽着,但身体还是诚实地反应了我的兴奋。

快了,快了。

所幸没有形成围观,不然的话或许再要不了多久,就要有叔叔来请我去喝茶了。

穿过两条街,我来到了一家m记下面。

推开大门,里面的冷气袭向我赤裸的身体,浑身忍不住抖了一下,淫水沾染的皮肤也凉意更甚。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m记里的人说多不多,少也不少,空位是至少够的。

我走向柜台,里面忙碌着四个女生和一个男生。

“你好。”

或许是运气,在我前面并没有人排队。

“我要一份单人套餐b2,和一份草莓麦旋风。”

我指着菜单随便点了个套餐,加每次来必点的雪糕。

付过钱以后我就拿着单到候餐区去,有两个大叔在看手机。

我往角落钻,赤裸的身体在灯光下暴露无余,我乳头挺立,只要细看,根本掩饰不住。

在候餐区旁边,则是一扇大窗,窗外人来人往,如若往窗内看一眼,我就会被发现。

我靠着玻璃,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兴奋,我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小穴里微微的震动声。直到叫上我的单号,去领餐时,才发现玻璃上已经沾染了我的淫液。

在服务员诧异的眼神下端起餐盘,我把它贴在胸前,餐盘的边缘贴在胸部,压出肉痕。

她的眼神看得我心下一慌,忙不迭地转身,向通往二楼的楼梯去。

“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没穿衣服……”

前台传来议论声,我加快脚步,上了楼梯,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如果有人在我身后,或许还能看见我小穴里滑出来的震动棒根部。

在二楼,位置的选择上,我应找个偏僻的地方,以免被更多人发现。

但我看了一圈,却没有选择深入去找一个好地方,而将目光落在了厕所门前

这里理所当然的不适合用餐,所以空了一大片位置。

厕所人来人往,即便不用餐的人,也喜欢来借个洗手间。

我心澎湃,便在此选了个看起来隐秘的位置——从外面可能看不见,但要进厕所一定能发现的地方。

在桌上放下餐盘,将书包放好,我赤裸的下身坐在仿皮的软凳上,感觉到湿润的小穴和凉凉的橡胶皮凳亲密接触,震动肉棒也更加深入了些。

想象着以前有多少人在这里坐过,凳子上的淫水被人发现又是什么表情。

小穴不禁分泌出更多的妹汁,在我屁股底下晕开。

套餐是一个汉堡和一对烤翅、一杯中可,我拆开汉堡的盒子,两手把它拿起来,咬了一口。

饥肠辘辘的肚子马上有了反应,仿佛在欢呼。

之前买的那瓶奶茶早在来时路上喝完了,只是杯水车薪。

果然要填肚子还是得吃固食。

为了回应饥饿感,我又多咬了两口,再喝一口可乐。

几乎要忘记我的处境。

“妈妈,那个姐姐……”

“不要盯着人家看,不礼貌。”

一个孩子被她的母亲揪进了厕所,我看向厕所门,若非必要,几乎没有人会特意望向这边。

我似乎意外选了个很安全的地方。

双手捧着汉堡或许能遮掩一下勃起的乳头,下半身则在桌子底下,外侧放着书包,内侧靠墙。

半个汉堡下肚,饥饿感稍显轻微,我勺了一口麦旋风,才重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现在我正全裸地在这样一个公共的场合,若无其事地吃着东西。小穴里还插着一根震动棒,将一串钥匙深深地顶入腔内。

而在我的对面,就是厕所的出入口,每一个进出厕所的人,只要稍微多留意一下我,就能发现我的秘密。

其实在选择这样一个位置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想法,如果被人发现了的话,为了让他为我保密,而跟着他到厕所里面去……

虽然我的处女早已交给了自慰器,但以前的玩法都还有着基本的保守,至少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做过。

我想我可能是疯了,但我心中的欲望却与日俱增,日常的游戏越来越难以满足我的身体。

所以我做出了这次的游戏计划,并且故意没有做任何的安全避险措施。

在下个月的生日来临之前,我要彻底打破我一直以来的底线。

喝了一口可乐,我脑子一热,伸手将假肉棒的频率调到最高,震动的声音对我而言清晰可闻。

主动增加了被暴露的风险,心底的欲望更上一层。我一边拿起鸡翅啃着,一边尽力控制表情和声音以免崩坏。

一只手却伸向下体,抽插起震动中的假肉棒,放开身体去感受快感。

我注意着每一个来往的人,任何瞄向我的目光都会使我感度更甚。

“噫——呜……”

在心理与生理的双重刺激下,我很快就高潮了。为了避免发出奇怪的声音,牙齿奋力咬着鸡翅骨头,从喉咙里一声声呜咽。

我紧绷起全身,不停在颤抖,小穴里的棒棒还在震动,持续给予身体更多的刺激。

直到高潮的劲过去,我才放松全身,牙齿松开鸡翅,向后躺靠在椅背上。

鸡翅骨头的一侧已经被咬扁了,我留意周围,所幸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

此时一个男生端着餐盘出现,左右看了看,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三秒。

我看见他神色惊讶,却又默不作声,转身离去。

一个小女孩跟在他后头,嘴里喊着“哥哥”。

他刻意无视了我。

刚才这样的人或许不在少数。

我看向较远处,那边有两桌人,正拿手机对着我。

是在拍照吗,录像吗?

我无法去思考更多。

一边抱着别样的期待,一边专心慢条斯理地吃完了盘中的食物。

只是到最后都没有人上来找我搭话。

怎么会这样呢?

在我不经意间,心中竟然涌现起失落。

为什么会这样?

或许这就是我的愿望,下流的愿望。

我看着来往的人,远处的人。

明明此刻的安全值得庆幸,我却如同被抛弃了一般。

身体的热度慢慢降至正常,而一颗欲求的种子悄然埋下。

我收拾好东西,将肉棒档位调至最低,深深地塞进去。

然后挎上书包,肩带在涂白的乳房上勒出肉痕。

看着胸前的风景,乳头挺立不休,勒出肉的乳房显得格外色情。

……与暴露,基本只要多看两眼,就没有认不出来的。

我内心再次燃烧,开始打算起今天的最后一个活动。

从m记离开,接下来要去有落地全身镜卖的杂货店,那家店在我住的小区附近。

再次穿过两条街,现在时间已近午夜,街上的行人却更加多了,对我过拍照的人不在少数。

在小区附近到学校的那条街上,开了一排的小吃、烧烤、大排档。有很多大叔和男生在喝酒吃肉,已经好几个人对我吹口哨了。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现我全裸的事实,明明有所期待,却又不太敢面对。

我无视了他们,径直走入杂货店。

这家杂货店我不算少来,镜子、梳子、桌椅文具,还有买点饮料零食,店里三男两女五个人基本都认识我。

最先看见我的是一个大哥哥,店主夫妇的儿子。

他看见我先是一愣,然后又恢复如常,问我:“原来是小安啊,你要买点什么?”

听见他说出我的小名,我小穴就是一紧。

这最后一场行动可以说是我最危险的行动了,店里的五个人都是曾与我闲聊,知道我姓名身份和住址的。

“呃……我要一个镜子,那种落地的全身镜。”

我在手里比划着,尽量不表现得那么尴尬,希望他能够注意我的手势而忽略我的身体。

他疑惑地扫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说:“落地全身镜吗,有的,在那边。”

说着,指向一个方向。

我对他道了谢,向他所指的那里走去。

在对话的过程中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任何遮挡,赤裸的乳房和小穴仅仅涂绘着颜色,被人看得一干二净。

在认识的人面前暴露身体的感觉,比起在街上时还有刺激。

还插着震动棒的小穴里,又落下了几滴淫液。

我感觉我的小穴里已经储满了液体,如果这个时候把它拔出来的话,绝对会泛滥成灾的。

悄悄的看了眼地上的液珠,只能在心中祈祷没人发现、怀疑。

来到售卖镜子的地方,十余架落地镜子列成一排。

站在镜子前,里面映出我的裸体,站在货架之间。

在我身上的颜料没有丝毫掉色,仍然扮演着“衣服”的“角色”。

只是勃起的乳头和小穴的形状也都一览无余,光洁无毛的小穴里还能看见一点自慰棒的根部,边上是粘着皮肤的淫液。

[这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嘛——]

我一下红透了脸,站在这里看见镜中赤裸的自己,可比在家里看得刺激多了。

再回想起今天这次出门都干过些什么,下流的感觉充盈脑海,又从自慰棒的堵塞中溢出些淫水。

“小安,来买东西?”

一个女声在我身后响起,使我一惊,回头看,是程姐。

程姐是店老板侄子的女朋友,每周末都会来帮忙,有着12块钱的时薪,周末一天从早上七点算到晚上十点,一个月能拿到一千四多。

“我,我来买个镜子。”

她离我很近,上下打量我的身体,眼神疑惑。

“我家里的那面镜子不小心打了。”

我把话题尽量往镜子上引导,希望她能忽略我的身体。

但这招其实很拙劣,程姐狐疑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

就当我忍不住想说点什么,她忽然伸出手在我乳房上捏了一把,眼中明悟。

我愣在当场,半张的嘴发出凌乱的音节,组织不成一句话。

“你没穿衣服啊。”

程姐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惊讶。

她像是看见新奇物种一样,绕着我上下打量,抚摸我的身体,甚至将手指深入我体内。

“这个是……?”

程姐的手抵住我下体的自慰棒,往里面顶了顶。

“你还插着这个啊……”

她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惊讶。

我的淫水沾到她的手上,她也不嫌弃,而是用来在我的小穴边上揉搓。

“嗯……呀。。”

我不敢反抗,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任她肆意妄为,压抑自己因为快感而发出的娇吟。

“你这是什么涂料啊,擦不干净……难道说,是刺青?”

“不……不是的。”

我尽力回应道。

“是亲脂性的、呀……生物,生物颜料。会融入皮肤表层,嗯,哈……所以,所以洗不掉……”

“那岂不是跟纹身差不多?无痛的。”

“不一样。”

我浑身颤抖,用手盖住小穴。

“这种颜料,哈……只会停留在,在角质层,无……无法,无法深入真皮层。呀——随着,嗯……新陈,新陈代谢,大概两个星期的时间,就会和,和代谢掉的皮层一起,一起脱落。”

“懂了,这可比刺青好玩多了。”

“姐姐……”

我哀怨地看着她。

“不要再,再欺负人家了。”

“平时就觉得你挺可爱的。”

她终于收手了,我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感到一阵空虚。

“想不到你还玩这么大,玩过几次了?”

看着她饶有兴趣的样子,我有些怕,小心地说:“今天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她找了些纸巾擦拭自己的手。

“阿福的a片里都没见过这种玩法呢,即便是我看过的小说里,也很少像你这样大胆的。”

“呜……”

我低头呜咽,不敢看她。

“放心,我不会和谁乱说的,即便是阿福。”

阿福指的是她的男朋友,张知福,也就是店老板的侄子。

我平时喜欢叫他黑虎阿福,要是被他知道我的所作所为……

“谢、谢谢……”

我向程姐道谢,但她却拿出手机来,对着我一阵拍摄。

我被她的举动惊到了,也不敢制止,只能问:“程……程姐?”

“放心,不会给别人看的。”

程姐收起手机,对我说。

“如此奇景可谓相当难得,我只是拍照留念一下。”

“可是,可……”

“别可是了,你一路上也没少被人拍照录像吧?不差我这一份才对。”

她打断了我,说的话却也没什么不对。

“你还要在这里呆着吗?要不了多久,阿福也快来了。”

她最后捏了一把我的胸,走到全身镜前。

“当着他的面,我可不会保你哦。”

“啊,是,是。”

我终于反应过来,此时在这里待得越久,我就越危险。

“那个……我要一面全身镜,就这面就好。”

来不及再做选择了,我随便指向离程姐最近的镜子,她便抱起来,说:

“那么我们去结账吧,需要我帮你送货到家吗?”

“不,不用了,我自己就行,这镜子也不重。”

将镜子从程姐手中接过来以后,她点了点头,又说:“也是,反正你都是就这么出来的。”

听她这么说,我才意识到,她刚才的意思是想护送我回家。

“谢谢姐姐,不用了,谢谢。”

一连说了两个谢谢,程姐的心意着实让我动容。

随后我向收银台去结账,程姐也跟在我身边。直到付款完成,送我出了店门。

此时正好阿福从门外进来,我不敢多看他,抱着镜子急匆匆奔入了夜色。

“刚才那个是小安?”

“对啊,天很晚了,她急着回家。”

“看起来好像有点奇怪……”

“你管那么多干嘛?今天下午来的货价格标还没贴完呢,快来帮忙!”

“哦哦,好的。”

从百货店出来以后,时间已是十一点半了。

经过刚才被熟人识破的经历,我的下流想法被扫去了大半,再填补以恐慌。

致使我在刚出来的时候满心只想着快点回家,至于路上的行人和大排档的食客对我作何反应也无从在意了。

直到我进了小区以后,走了一段路程,小区内四下无人的幽静,和绿化树下的阴影又重新给了我安全的感觉。

我的脚步不由放缓,刚才畏缩的情欲又重新回来了。

我重新将手伸向了下体,握住还在欺负着小穴的假肉棒,慢慢开始抽弄,身体也开始回温。

经过刚才的一阵小跑,我的身上已经有了一层薄汗,在微风拂过之时带走我的体温。

哈……我在自慰,在小区的道路上,在任何人都可能看见的地方,全裸地,自慰……

此时我一手抱着长长的白边框落地镜,一手却放在腿间,我躯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轮廓,都在昭示着我裸体的事实。

任何人只要看见我现在的模样,只要他乐意,我就会乖乖张开双腿,迎接他的肉棒,迎接精液。

这段路走得异常慢,我一路幻想着自己被人轮奸,插满了身上的每一个洞,每一个小穴都流淌着白浊粘稠的精液。

一直到我家楼下的灯光下,我僵直起身体,压抑着本应高昂的吟声,下面激烈地喷出了一大片透明的液体,冲向快乐的巅峰……

听说,只有最淫荡的女人,才会潮吹……吗?

我知道这种说法没有根据,但是在我一直以来的游戏里,在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我下意识地去相信它。

相信我的淫乱,心安理得地做一切我想做的事情。

高潮后的身体似乎失去了力气,我瘫坐在地上的一片湿痕当中,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明明只需往前一步便可踏入相对更安全的楼道中。

待我身体冷静,我才悄悄收拾好,抱起镜子,镜子上有一半都是水迹。

电梯正停在一楼,我很自然地走进去,将镜子放在身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小穴湿润润的一片,露出粉白色的震动棒根部,蓝色的超短热裤倒是没有丝毫褪色。

两条大腿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两只白嫩的裸足沾满了泥灰。

肚子和腰上也没有丝毫遮挡,肚脐眼像是一条竖着的小缝,唯独胸部有一层白色的“裹胸”,乳头勃起形成所谓的“激凸”。

说实话,就算这一身不是彩绘,而是实实在在的衣服,这样穿出去也已经足够吸引人了。

我的脸不由得红了一些,这时电梯忽然停下,我抬头看,原来是已经到了。

我抱起镜子往外走,裸体仿佛已经是习惯,表现上应该是和正常人差不多吧。

来到了我的房间门口,若无其事地从下面拔出欺负我已久的震动棒,里面的淫液刚才已经在楼下漏掉不少了,不过现在还是流出来了很多。

接下来,就是我的最后一个挑战了。

我将两只手指探入小穴里,寻找出门时塞进去的钥匙。

我不断收缩小穴,配合手指扣扣挖挖,可就是没有摸到。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干脆跪坐在地上,调整自己的姿势,一边挖取,一边扩张自己的小穴。

这个行为不断给我带来快感,在我即将再次高潮之时,终于,随着一声黏滑的清脆声响,钥匙划过我的阴道壁,落地了。

我不顾此时欲求不满的身体,赶紧捡起了钥匙,手忙脚乱地打开家门,进入自己安全的港湾。

“嘭!”

门被我大力地关上,旁边的镜子也不管,扔下书包后就躺在了地上,幸福地喘着粗气,好像自己一辈子的力气都用完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

太棒了……

今天终于踏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

揉捏起胸部,再次开始自慰。

这次并没有多久,很快就得到了一次高潮。

我仿佛已经高潮上瘾了一般。

高潮后又休息了一小会,将书包、镜子、自慰棒都留在门口,自己去浴室简单梳洗了一番,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半。(00:32)

我坐在了梳妆台前,用风筒吹干了头发,然后带着一身不褪色的颜料,扑到了床上。

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要玩呢……

晚安,世界。

一个月前就开始写了,当前字数1.5万字,是真的没想到会写到这个数量上。

本来是想写完一天算一章的,也就是现在的入眠结尾。不然的话每个场景应该都可以单独算一章吧。以后可能会改变一点点,至少要尽量避免“万字大章”的情况。

希望能够多多评论,以后还会有一些比较奇幻的展开,比如色孽神什么的,不过不会有太硬核的展开……大概吧。

小安的堕落游戏 第二章 >>
13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安 图明

四处溜达的tum酱

13 thoughts on “小安的堕落游戏 第一章”

  1. 我觉得彩绘第一眼是乳房最容易暴露,毕竟形状跟衣服差很多,肚脐细看两眼也能看出来(不过也许可以做成露脐装),其他部分依画技而定吧。
    (关于裸足外出我一直接受不太了,总觉得很痛还容易受伤)
    (T ^ T)
    最后为作者大大加油(ง •̀_•́)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