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外交官和他的黑猫 序章

外交官和他的黑猫 序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距离那场毁天灭地的核战爆发已经过去了一百年,人们经历了一开始的低谷期,大分裂和数十年的城邦秩序,而后,顶尖的科学家们在巢都科学峰会上公布了他们最新的基因编程技术成果——灵能感知,这项改造技术一经推出立刻打破了现有的秩序,原本富有的人选择基因改造技术也顶多就比普通人活的更长久一些,更灵活,强大一些,而现在,接受灵能改造的他们比起那些只能往身上装赛博义体的平民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凭借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强大战力,在【圣帝】的带领下灵能者们碾压般的击垮了一切常人武装,一部分巢都居民被迫进入荒野流浪,加入部族,甚至成为奴隶,而另一部分居民则被迫接受了这些由灵能者形成的贵族阶级的统治无法翻身,而又过了五十年,年迈的圣帝已经无力再控制所有城邦,于是让他的子嗣作为【皇帝的手指】前往各个城邦监管贵族以维持表面的控制,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叫布拉德,是圣帝的第九位儿子,目前正在【盛原城】担任【皇帝的手指】一职,刚刚参与了一次无聊的晚宴,自从到达这里后除了宴会就是处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几乎人人的看得出现任大公凯尔文的野心,可一想到父皇此时已经需要维生装置才能勉强过活,似乎自己似乎也并没有能力镇压大公的实力,于是便迎合了他的政治作秀,毫无疑问,这样的生活是无聊的,以至于自己最放松的时候竟然是前往距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的小酒吧喝点酒,自从在某次无意义的闲逛时发现了这个小酒吧就迷上了那里的氛围。

实际上,大多时候酒吧并不和谐,城市里的黑帮,亡命徒和城市外的野蛮人都会在酒吧里接头,而一些地下知名人物也会经常在那里出现,虽然对我来说都是一些入不了眼的废人,可谁不喜欢听故事呢,只需要几杯酒的钱就能用灵能听到许许多多的好故事似乎是稳赚不赔的,店主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她手下雇佣的调酒师也都很有趣,说实话,比起城中心距离自己住处最近的那一个酒吧强了不少。

“我猜,今天是卡米拉”

心里就这样想着踏进了酒吧的大门,直径走到吧台前的高脚凳坐下,那是专门为我留的位置,手敲了敲桌子

“呃。。。猜错了,是里尔顿”

“哟,布拉德先生又来喝酒了,听您这么说,您是在猜今天谁担任一号吧台调酒师吗?”

“是,我猜是卡米拉,因为上次和上上次周二的晚上都是她在这”

“啊,那您本来是猜对了,不过她今天得处理酒吧的其他事情,您要喝点什么?”

我用手指钩过桌子上的杏仁碗,抓起一颗放到嘴里,拿起菜单稍微翻了翻

“那就来杯火星爆破吧,对了,你说的【其他事】我能打听一下么?”

“火星爆破吗?好嘞,那件事您不问我还想跟您说道说道,目前我们能想到的少数几个能帮我们的人里就包括您呢”“嗯?这件事还和我有关么?”

看着他熟练的把各种酒,还有说不清的液体倒在调酒杯中摇晃,心里想着会是什么事能和自己这个才来几个月的外来者有关系

“不能说和您有直接关系吧,但是您一定能解决,或许您还会对这件事感兴趣,不过,我不能在这里跟您说,人多眼杂,懂吧?”

紧接着他把手中的酒倒在杯子里送到我面前,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嗯,那该在哪里说呢?”

“我的天,您可真着急,那酒不能一口。。。啊,算了,您拿着这张卡去员工休息室吧,请原谅我还得在这里看吧台不能带您去,卡米拉会和你解释清楚的”

我接过卡,暗暗后悔刚才一口闷掉如此辛辣的酒,默默忍着喉咙里的燃烧感前往休息室,卡在门禁上滑了一下就将门轻松的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如既往一股性冷淡模样的卡米拉

和。。。一个改造出猫耳猫尾,被风格十分古典的女仆装包裹的严严实实还戴着个奇怪口罩的小女孩?卡米拉似乎很头疼的坐在沙发上捂着她的脑门,而那个小女孩。。。表现很奇怪,看到我进来被吓了一跳后僵硬的站在原地

“你们这是。。。要收童工做服务员吗?那条法律才刚刚解除你们就打算找小孩子来工作了啊”

“唉,如果真的是童工那就好了,布拉德先生您先把门关上,我跟您好好说一下吧”

轻推门把手将门关闭,我绕过那仍然面露惧色的小女孩坐到了沙发上,打量着面前小女孩长长的女仆群,还有女仆长手套和长筒袜,她似乎像是皮肤对空气过敏一样把身体包裹了个遍没有一点皮肤暴露在外——明明那样才更有吸引力!

“我知道您觉得他很奇怪,但是您是有灵能的,用灵能看看他吧,我会跟您解释的”

“哈?你在让我用我父亲留给我的血脉偷窥一个小女孩的隐私吗?我不是那样的人”

“您看看就知道了。。。”

无奈,我摇了摇头闭上眼,随后睁开了灵能之眼,开启灵能视野,然后我看见的东西让我彻底惊呆了,首先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团微弱但是生生不息的灵能火焰,面前的人绝对是一个灵能者,而且灵能绝对不弱,甚至可以达到大部分子爵的水平,这对一个瘦弱的小孩来说已经十分不容易,只是这股灵能被不知道什么东西不断的吸收,所以显得十分微弱,第二眼看到的则是隐藏在女仆装之下,严密的拘束,映入眼帘的是一身包裹到下半张脸的漆黑紧身胶衣,然后是身上那些已经显得有些小,甚至压迫皮肉的镣铐,在脚部,大腿部,小腿部,大臂部,手腕部以及脖颈都有,压着紧绷的胶衣和身上仅剩的一些软肉,其次则是胸部和下体的贞操带和面部隐藏在胶衣下面遮住半张脸的铁面罩,我立刻关闭了灵能视野质问到。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民囚禁一个贵族是重罪,更何况她这么小却有那么好的天资,很可能是一个名门之女”

“嗯。。。首先纠正您一个错误,他,是一个男孩子,其次,他是我们解救出来的,不是囚禁的,我给您讲一下他的来历吧。。。”

这场故事大概讲了要有一个多小时,我大概是明白发生了什么,老板和米尔顿两个人上门灭了一家不守规矩的帮派,而在清点战利品的时候发现了他,本来两人都打算将他身上的枷锁解开和其他奴隶一样直接放走,但是随着枷锁一件件解开他竟然开始大哭,到最后脑袋撞墙想要自杀,怎么哄都拦不住,于是只能把拘束具装回去,而他身上的灵能如此强大,找个地方放走绝对会摊上大事,于是只好偷偷把他带回酒吧,但是他却一直拒绝沟通,每天只是在休息室跪着,见人就趴下磕头,也就是在刚才一阵子卡米拉才想办法让他站起来——以命令的方式,对于这件事的性质我大概已经有所了解,也明白了他们说“我是少数几个能解决这件事的人”,实际上,我对调教奴隶十分的感兴趣,一段时间甚至专门学习了调教的技术,当过一会的调教师,但是随着父亲身体每况愈下这种爱好也被遗忘,而面前这位可怜的。。。萝太?大概是已经被长期过度的调教摧残到彻底崩溃,以至于形成了新的人格,不但忘记了过去的一切还对自己是奴隶的事情和前主人留下的规矩有着某种偏执和恐惧,这种情况说不难处理那都是假的,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找回原本的人格和记忆,甚至很可能因为生活的巨大转变而再次崩溃,甚至自杀,一个灵能者的死亡在灵能视野中隔着大半个城市都能看到,肯定不一会巡逻队就会来强制搜查,毕竟贵族的死亡是一件天大的事,对于一个小酒吧来说则更是一个灭顶之灾,卡米拉就是在为此发愁。

“嗯,我明白了,我可以带走他,但我也有个要求,你们必须答应”

“您随便提,我们绝对尽力帮您完成”

“啊,没什么大事,就是说给吧台的高脚凳换成带靠背的,现在这个坐着太难受了,我知道你们不想让顾客在吧台多停留,因为严重阻碍调酒师工作,所以弄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我帮你们处理这件事,你们就把高脚凳换成舒服的,这件事大家都不亏”

“诶?只是这样?”

“对啊,说实话我不觉得你们能付得起处理一个至少有子爵水准的贵族灵能者的钱,我也没打算让你们出钱,毕竟我对他。。。稍微有些感兴趣了,而我对那个破椅子的执念也挺深的”

“好,明白了,我就去联系家具商,您。。。您先跟他相处一段下?”

“那没问题,你先走吧”

看着卡米拉走出休息室,我半蹲下看着面前可爱的,无论是面容还是身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男生的小孩,他的眼里仍然充满恐惧,我叹了口气,手揉了揉他的头,手心明显能感觉到他先是害怕的想要缩回去,然后又故作亲昵的在手上蹭蹭,看起来是过去的教训让他哪怕在极度害怕的情况下也能本能的迎合其他人,我只能稍稍叹了口气。

“比想象的还难处理啊”

外交官和他的黑猫 第一章 >>
1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外交官和他的黑猫 序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