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nverse1970 ♥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故事所有情节与角色名字均为虚构,与现实绝无联系。

文章仅供消遣娱乐

真实生活中胆敢做出如此行径的,必将得到最严厉的惩处

序章

匆匆步入小巷道,环视一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我翻开了脚下的窨井盖,沿着梯子爬进了下水道。沿着墙壁上斑驳的记号,我走到一扇小铁门前,拧开了门锁。

拉开电灯,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被蒙住双眼的少女。她被绑在椅子上,强制打开了双腿以示人。虽然已经被捆绑的严严实实毫无动弹的余地,可是少女似乎仍然不甘心地在挣扎、在呜咽。我站在原地,外表毫无波澜,但其实,在内心,火焰已然开始轰燃。

我转身点起了一支烟,大脑则止不住地开始回溯过去。就像这污浊下水道里的水流一样,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汹涌而下。

这个少女,被如此绑缚在地下的密室,并非是毫无起因的。

故事的零点发生在我的“大学”时期。彼时,我姑且还算是个“清白”之人,为人处世暂且不论有多么高尚,但至少也并非肮脏下流之辈。然而,我却阴差阳错地,在一次夜行中正面遭遇了一群正在掩埋尸体的人。面对这些凶手的凶残灭口,纵使我再为人老实,逼到生死线上的我也奋起夺下了他们的凶器一一反杀。也因此,我意外地接触到了一群从事调查的神秘人,被选中去做他们的卧底,或者说,是“线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我来到了一所叫林达的大学,据信这里外表光鲜亮丽,却涉及多重黑恶产业,并且毫无切入口。而我就被派去“从里面打开切入口”。

坦白说,在林达大学的第一年,我就濒临崩溃的边缘。倒不是因为身上的任务,反而是因为争执被同住宿舍的同学恶意陷害。我并不愿意再与之有更多冲突,于是选择了闭口不提以回避。却不想,这陷害我的同学更开始无法无天地捏造谣言在我背后诋毁中伤。本着能忍耐则忍耐的原则,我并没有急于澄清反击。

不过,在这之前,我对于班上的一位同学有了好感。她是个名副其实的美少女,名叫沈溪。不过令我相当困扰的是,平日里,即使是收资料表格这种正常的来往,她对待我都是非常冷淡的态度,甚至还有一次竟然当着大家的面侮辱了我。之后,令我始料未及的是,沈溪站在了恶意诋毁中伤我的这一边,甚至为那同学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这令我颇为痛苦。但不管怎么样,我始终还是太过于老实,也都忍耐了下来。

但,老实人被压到墙角,也会选择拿起屠刀。经过了日日月月如此的诋毁中伤,我内心的恶魔终于破碎了理性的枷锁,如狂牛般奔腾出内心的大牢。原本,我计划先铲除掉那恶意中伤诋毁我的同学,但“世事难料”,这同学在一次事故中被卡车碾压当场死亡。不过,恶魔既然已经释放,自然不可能自愿回到内心的大牢。我的大脑浮现出过往我深深喜欢着沈溪时候的记忆,一边则往复放映着沈溪对我的所作所为。就这样,恶魔蚕食了一切,我沦为了恶魔的化身。

第一章 绑架、入地

此后,我已然彻底失去了理性,但非常讽刺的是,当我开始计划这一切的时候,却如同理性回归一样出奇地冷静。我下决心,策划一起绑架事件,让白溪彻底沦为我的阶下囚,狠狠地复仇!

面对那些从事黑恶产业的人束手无策的我,此刻却脑洞大开。根据一些合影照片,我找到了白溪每次出校门之后的必经道路。为了知道这条路线的一切信息,深夜我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几百遍。始终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要把人质藏到哪里?

带回我自己的住所?扛着个活人根本不可能回到自家。租借一个车库?在这里租借车库一周我都负担不起。直到我苦恼地凝视地面陷入沉思的时候,我望到了脚下的窨井盖。

遁入地下,岂不是等于隐形?我欣喜若狂,草草准备了一副防毒面具,一把手电筒之后,我便趁着夜色搬开窨井盖,钻入地下寻找合适的地点。

下水道是个名副其实的隐秘世界,这里可以说从来不会有人涉足,而据我所知在建造过程中会留存下很多供工人休憩和存放工具材料的房间。这些房间被简单上锁之后就无人问津,正是最适合的地点。想着想着,就看到了一扇小门,这门锁甚至都已因锈蚀掉落,一推门我就进入了这房间。四下观察,不仅地面高于下水道水面非常干燥,四周也都是坚固的混凝土墙面。一连点燃了半盒火柴,都能正常燃烧殆尽,说明空气内氧气含量正常而不至有发生窒息的危险。而根据我爬梯子的时间来看,这里至少深约二十米,也就意味着根本不会有人发现。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我撤出了这间房间,并用油漆笔在下水道上画上箭头作标记。悄悄爬出下水道,我盖好窨井盖,装作无事发生,迎着远处的晨曦走了回去。只留下,一片黑暗的背影。

一连观察了一个月,也没有发现有人进入这附近的下水道管网,我才彻底放心下来。而此时,计划也已经成形。我从下水道边的电缆里接出电线供房间照明,用于捆绑的椅子被我运到了预定的房间,铁门也安上了我自己的大锁。尔后,根据这一个月的观察,我更确信沈溪在周末晚都会在闹市区玩到深夜,再返回学校,于是我干脆决定,在本周末就行动!

在亲眼看到了沈溪走出了大门之后,我开始准备行动。待到二十二时,马路上人烟散尽时,我搬开了窨井盖,系上绳索以便绑架后快速关闭窨井盖,以防被发现。一切妥当后,我埋伏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静候“猎物”到来。

这一晚,似乎是知道恶魔降临,气温骤降,但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我根本没有感觉到丝毫。远远的,我听到了脚步声;远远的,我看到了沈溪向我走来!

此刻的沈溪,浑然不知已经沦为了猎物,更是不知即将沦为阶下囚!我再度强忍住激动之情,一咬牙,冲出了树丛!沈溪根本都没反应过来,口中就被我胡乱塞进了一大团东西而无法发声求救。慌乱之中,她甚至都吓得无力反抗,只是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我顺势就用黑布袋套住了她的脑袋,又抓住了她的双手用捆扎带绑死。用力拖到洞口,我背上了沈溪开始往下爬,并拉动绳索关上了窨井盖,解掉了绳索任由它坠入下水道的污水被冲走毁灭。虽然我已经捆住了沈溪的双手领之无法动弹,方便我背负着她向下爬,但她的双脚还是伴随着口中的呜咽在空中胡乱挥舞,甚至好几次都差点令我失去平衡从梯子上坠落。无奈之下,我只得用腿夹紧梯架滑落下来。虽然很疼,但我根本无暇顾及这些,背着沈溪一路跑进房间。

我用尽一切力气将她扔到了椅子上,简单捆住了她的双脚防止逃跑,转身就锁上了大门,拉开电灯。此时,我才得以一览沈溪现在的惨状:

她身着着白色的毛绒外套,已然沾染了许多下水道的污浊;灰色的长裤,遮盖不住其下的粉色棉袜;白色的低帮帆布鞋,还在苦苦挣扎。

此刻我的内心,犹如元素周期表上所有元素撞击在一起迸发的复杂感觉。但控制着我的恶魔,根本不顾忌这种感觉。我叉开她的双腿,一左一右地绑死在椅子延长的扶手上;双手则被我缚在椅背之后。身体更不用说,我用两条厚重的捆扎带死死贴着椅背绑缚起来。此刻的沈溪,我能感受到她的挣扎比起一开始更为激烈,但是我也能感受到她的体力已经濒临竭尽,口中的呜咽还逐渐式微。

确认捆扎带和绳索都完全牢固,我站到她背后,一手摘下了黑布袋,一手给她戴上了眼罩:我并不想让她知道他身处什么环境。而她的樱桃小嘴,我则另有打算。

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邪恶的微笑。缓缓走到了她身前,我的手伸向了她双脚上的帆布鞋。因为鞋带尚未解开,脱鞋的时候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不过我就是想要看着她被强行脱下鞋子的痛苦反应:沈溪疯狂地左右摇头,口中的呜咽再次变得强烈,似是在抗议我强行脱掉她鞋子。

我拎起一只她的帆布鞋,拔掉了她口中塞的那一团“东西”,随手就扔到了地上。沈溪顾不上大声呼救,大口地喘着气恢复呼吸。抓住这机会,我把她自己的帆布鞋,狠狠地按到她的口鼻上!

沈溪再一次开始疯狂呜咽。此时她虽然能开口说话,但却牢牢被帆布鞋包住,口鼻都被她自己的骚臭帆布鞋味道侵蚀。任凭着她怒骂、呼救,我都未曾心生怜悯。用手边仅剩的两根捆扎带,我将这只帆布鞋死死绑在了她的面部之上,便坐到一边,欣赏着她的惨状。

确实,我是个重度的恋足癖。在深深暗恋着沈溪的同时,我也暗中着迷于她的白嫩小脚乃至于她的鞋袜,尤其是这双白色低帮帆布鞋,不仅她非常的喜欢,我也一样的非常“喜欢”。至于她口中的那一团“东西”,没错,就是她自己的骚臭白袜。为了能够好好“折磨”她,我甚至连续几个月,都在洗衣房,寻找机会捡起了她丢弃的这些白袜!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二章 >>
10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 thoughts on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