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788 ♥

商场女厕一日记

商场女厕一日记 – 黑沼泽俱乐部

Y市,位于华夏中部,受2020年的新冠疫情而封城。疫情解封后,久违的人流重新出现在封闭了几个月的商场里。由于疫情还未结束,这家坐落于市中心的超级卖场实行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控制入场人数。于是,即使已经开放,超级市场内的购物者仍大不如前,商场一角的女厕便清闲下来,给了月月可乘之机。

月月,现在正在超级市场的正门口,等待市场营业。

已经将近2021的年关,来自北方的冷空气已经降临了这座小城。小城虽小,也有新潮。聚集在市场门口的人群便是一例。-1楼的耐克专卖店在今天推出限时打折活动,这些年轻的少年少女目标此刻全部倾注在此了。

然而裹着黑色冲锋衣,脚蹬白色运动鞋,搭配一条牛仔裤的月月注意力全不在此。

有好事者一直盯着月月看,主要在观察她的身上斜挎着的个性十足的大挎包。好事者不知道,如果他得以窥见挎包中隐藏的秘密,只会使他淳朴的价值观受到极大的冲击。

上午九点,商场营业。

从涌入的人潮中溅出一滴水花,那自然是月月,蓝色口罩未能遮住的清澈的眼睛,正在上下扫视,寻找几天前踩好点的那个女厕。在3楼,周边有多家餐饮店,人流量居中,不多也不少。

轻轻的,如猫一样,悄悄溜进女厕,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月月选择了中间的那个坑位,一放下挎包,转身便把门栓拴上,把自己封闭在一间小小的厕所隔间里。

这是一个老式厕所,只有一个蹲坑和一个马桶上才会装的水箱。月月把挎包放在门口,拉开拉链,厕所里的暖风顺着缝隙进入了挎包中。

月月把冲锋衣脱了下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唯一不大和谐的是女生身上深蓝色的死库水,与初冬的现在格格不入。这件泳衣把整个大腿根全部暴露在温暖的,甚至有些燥热的空气中,使得女生穿的像是一件情趣内衣而非正常的泳衣,抑或者,这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泳衣:在少女私密的花园,开了一道12cm左右的小缝,包边的设计令月月的粉嫩私处微微外露。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少女摘下口罩,小心地装进一个塑封袋中,塞进冲锋衣的外口袋里。在把挎包中的东西取出来后,月月把冲锋衣装进去,慢慢的,把牛仔裤也褪了下来,先是白皙的大腿,然后是过膝袜,一双纯白色的过膝袜包裹了少女膝盖以下的腿部,三道黑圈在袜口作为装饰

牛仔裤也装进了挎包,白色运动鞋则整齐的放在挎包旁,少女的胴体直接暴露在无人欣赏的小隔间中。即使踩点时已经确认了没有隐藏的摄像头,厕所隔间的门也死死锁好,月月的两颊依然烧的通红,不知是羞耻心还是背德感作怪。

少女的左手攥紧了另一个塑封袋,这将是接下来的重头戏。

月月把塑封袋打开,把里面最大的那个盒子取出来打开,是一双纯黑的高跟鞋。不贵,为了穿着舒适,月月专门在某宝上拍了一款走秀用鞋,11cm的跟高既不会太舒服也不会太涩情,虽然款式很老气,但月月只会让这双鞋陪自己完成一点点私密的体验,不会让它承担太多的社交职能。在脚踝的位置还有绑带,让月月在某些情况下并不能脱下鞋子一走了之。

鞋跟敲击着瓷砖,穿好后,月月试着走了几步,也试着让自己冷静一下,升高的体温完全出卖了她内心已然蔓延的邪火。

那么,就要正式开始了。

月月在家里玩过好几次,这次是昨天洗澡时脱下的内裤和超薄丝袜,还带着少女昨日的汗味,现在要一点一点的塞满它们主人的口腔,剥夺她发声的权利。

或者说是呻吟娇喘的机会?

总之,这些贴身衣物并不能完全发挥应有的作用,直到月月努力张大嘴,将一个大红色的实心硅胶口球用力咬住,把连接在口球上的皮带扯直,用尽力气拉到脑后,将皮带的一段从另一端的银色扣环穿出,最后拉紧扣好,才算到位。口球由于月月口腔中的丝袜内裤,并不能完全被咬住,从外面看来,少女仿佛只是叼着口球罢了。

没有镜子,月月努力想象着自己现在的“尊容”,一个平常青春可爱的青葱少女,此刻打扮的酷似福利姬,嘴中还塞上了诱惑性感的大红口球,三角地带还有若隐若现的春光乍泄,真是令人血脉贲张。

慢慢的,月月的左手又伸进了塑封袋,这次拿出的是一只天蓝色的小鲸鱼,鱼尾向上翘起,人畜无害的小可爱,也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月月的右手靠上了裆部的开缝,抚摸了一下粉粉的嫩肉,便有一道滑滑的,晶莹的液体泄漏出来,不仅沾湿了泳衣,还打湿了月月的半个手掌。原来在穿戴装备的这一会儿,月月的小小洞穴已然是泥泞不堪了。

“嗯……”伴随着一声闷哼,这只蓝色的小鲸鱼,在沾了纯天然润滑剂的右手的帮助下,头也不回的扎进了少女隐秘的角落,尾巴则落在少女的小豆豆上。这一阵并不猛烈地的动作,却是引得月月娇喘微微。

又停滞了一小会儿,感受着敏感而柔嫩的阴道与小鲸鱼的充分接触,月月把手机掏出来,匆匆设定了10分钟后启动的倒计时。

接下来要加快进度了,不然,被欲望冲昏头脑的少女不受点拘束的话,会干出令人不悦的事情呢。

不过塞入了小玩具后,抬腿的动作变得很艰难,仅仅是尚未苏醒的小鲸鱼也刺激的月月眼神迷离,不过她还是勉强穿好了皮带拘束衣,并且对裆部的三根皮带收到最紧,把小鲸鱼封印在黑暗之中。两个有趣的透明硅胶吸盘早已吸上了月月的双乳,它们小小的,软软的刷子轻轻按在月月乳头附近的皮肤上。也被拘束具封印了。

接下来月月找出四根粗麻绳,不过这可不是用在身上的,搭配着可装卸的金属承重杆,一个微型的小秋千架在隔间的蹲坑上架好了。对应在左右肩胛骨和左腰右腰的四个金属环穿上了麻绳,这一套构成了一个承重系统,帮助月月在筋疲力尽的时候撅着屁股休息。

5分钟过去了,月月,马上就要完成工程了。

黑色的皮脚拷锁在月月的脚踝上,将月月的两腿打开,立在蹲坑的一左一右,固定在支撑架的支撑腿上。然后月月把绳子穿过支撑架的金属吊环,拉回到身上的金属环中穿过再打结。月月调整的高度,仅仅是让自己的双腿承担全身三分之一的重力,剩下的力就由绳子和拘束具承担。这种情况下,月月企图站直来减轻束缚感的可能被彻底剥夺。少女的翘臀后撅,上身前倾,在绳子的牵引下保持平衡。

当眼罩拉下来时,一切都淹没在黑暗之中。

所有这些装备中,唯一花费不菲的只有最后就位的电磁拘束具,在月月胳膊肘前端和手腕处,各用皮带固定了一个正金属多边形防止滑动。月月把双手背到身后,左手摸右肘,右手摸左肘,就这样在腰部一靠。

“滴——”,通电的电磁拘束具将月月软若无骨的双臂牢牢固定,它们吸附后正常工作产生的磁力为600牛顿,相当于一个普通成年男性正将月月的小臂死死攥住。

不过几秒钟后,月月全身的肌肉突然收缩,阴道的肌肉也一样,不过这更加大突如其来的刺激,因为阴道的收缩恰恰使月月和罪魁祸首的接触更加紧密,那试探性的微动,鲸鱼尾巴的微摆,在一瞬间冲破了少女最后的矜持和理智,既然已无退路,大势既成,索性就享受吧!

月月不是好月月,月月是变态,是淫荡的情欲的奴隶!

假如此时有外人闯入,可以看到一个可爱的少女,穿着并无奇特之处的泳衣,躯干上却错落有致的分布着龟甲一般的白色皮带,三根皮带特别照顾了少女的双乳,把圆润的球体牢牢束住。还有三根皮带一同向下延伸,越过三角形地带,向后连接到从盆骨上方绕到后腰的皮带上,而这三根皮带间,正有时断时续的液体,随着少女颤抖的双腿不时滴下,或者是沿着斜向下的大腿,一点一点打湿白色的过膝袜,流到11cm跟高的高跟鞋里,一点一点增加少女淫乱的罪证。少女想并拢双腿,但牢固的脚拷不允许,令少女的努力成为摆成涩情姿势的帮凶。

月月幻想着这一切,不光小鲸鱼,透明的吸盘也展现出了它的可怕之处,在吸盘正后方的长条形硅胶中隐藏的电路的控制下,吸盘中密布的硅胶小刷开始了摆动,蹂躏着少女因充血而挺起的乳头,生物电迅速贯穿了月月的神经系统,促使着本就敏感的神经更加兴奋,一波又一波潮水般的快感袭击着月月的大脑。漫长而羞耻的穿戴过程所积攒的精神刺激不过是此刻丢弃道德,放声浪叫的极为高效的催化剂。

小鲸鱼也更加用力了,那极不规律的震动,像是男性的龟头在月月的下体的嘴上搅动,而乳房似乎也在被玩弄,被挑逗。被剥夺了视线的月月幻想着,是不是早就有人看穿了自己的内心,一路跟踪着自己,此刻便要撬开门锁,把发情的月月两跨间的皮带扯断,将滚烫的,坚硬的,腥臭的肉棒顶入少女未经人事的蜜穴之中呢?而月月也会入妓女一样,迫不及待的用长在自己那个地方的野兽的嘴巴,一口吞下男性的阳具,献出自己人生珍贵美好的第一次吧!

吮吸着沾满了口水的衣物,就像是为一个男人口交,配合着小鲸鱼和吸盘的节奏,像在过山车上,摇摇晃晃,跌跌撞撞,高高低低,突然过山车急速爬升,月月脚尖不由绷直,一股电流贯穿颈椎直冲大脑,就仿佛一瞬间肉体消失了一样,精神沐浴在极乐的海洋之中。

伴随着蚊吟般的“嗯————”作为一声浪叫,喷涌而出的泉水彻底打湿了泳衣的裆部,像是地壳深处的温泉终于找到了裂缝,月月的淫水一股股,一阵阵的泄出,一股脑的流淌在过膝袜上,把白色染深,告诉别人这个少女有多少渴望。

少女月月,啊不,淫女月月,经历了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短暂的极乐。她高潮了。

这一下花费了月月不小的体力,她干脆调整了体位,让自己的双脚微微离开地面,把全身的重量全部放到拘束具上,也使得小鲸鱼和吸盘和这具被欲望填充的肉体贴合的更加紧密。

月月全身心的投入了这场疯子的狂欢之中,即使女厕不停地有人进出,甚至人多时,还会有人扯一下月月所在隔间的门。她甚至故意在有人时尝试大声浪叫,结果完全细不可闻,这使得她更加放松,放纵自己沉沦在肉欲的游戏里。

直到电磁拘束具到时解开后,就像魔法解除了一样,潮水般的狂欢很快退去,理智终于掌握了一点主动权。

不过是一点主动权。

月月看看表,玩闹了一整天,距离商场关门还有半个小时。商场关门之后要清场,厕所自然是打扫对象之一。

月月还年轻,不想被当成奇怪的人送到警局里去。

30分钟只够接近虚脱的月月把自己从支撑架上放下来,收拾好绳索和支撑杆,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做好挎包的防水处理,并且把这些东西匆匆塞进挎包。

至于沾满不明液体的泳衣和过膝袜,还有仍牢牢缠绕在少女躯干上的拘束衣,以及性感的口球,自然是没时间取下的。月月只能把备好的乳胶短袜套在过膝袜上,免得运动鞋被自己的分泌物弄脏。

就这样,在用口罩遮住口球,又整理了下凌乱的发丝之后,月月运了运气,走出了今日自我囚禁的厕所隔间。

商场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店员都开始提早收拾东西,在旁人看来,这个从厕所走出,带着口罩,穿黑色冲锋衣和牛仔裤,脚上白色运动鞋,斜跨着挎包的女孩,只是为了上厕所耽误了一小会儿的购物者而已,他们不会注意到女孩发丝掩盖下的黑色皮带,更看不到冲锋衣拉到领口的拉链之后,是一具怎样青春而诱人的肉体呢。

走出商场,月月的娇躯猛地一震,小玩具又开始同步工作了。稳了稳心神,回头看向放起《回家》的超级市场,少女的眼中仍不免闪现着亮亮的闪光,悄然诉说着少女佩戴的秘密。

由于学业,《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很有可能会鸽(已经鸽了这么久了还在说废话)而且作者发现自己实在不太擅长写长篇,倒是短篇写的还行,以后可能会抽空余时间写一点短小精悍的H文吧。

4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5 thoughts on “商场女厕一日记”

  1. 哇求求了,《这是计划的一部分》讲真的别鸽呀,哪怕你拖得再久这文章依然有人看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