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urning sun ♥

列克星敦的道歉

目录

列克星敦的道歉 – 黑沼泽俱乐部

战舰少女系列

夏日的港区,透露着忙碌的气息。港口人来人往,后勤人员们正帮着刚出征归来的舰娘补给装备,受伤的舰娘正朝着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聊着出征时的成果。

烈日炙烤着码头和海面,茂盛的树荫之下忙碌的身影来来往往;咖啡馆前出完任务的胡德小姐和维内托小姐正在品着自己杯中的红茶与咖啡,慵懒的生姜和鱼饼趴在遮阳伞下伸着懒腰……这时,一个靓丽的身影快步地从港口走出,神色焦急地向着指挥室走去。白色的海军制服紧紧地勾勒出她那傲人的双峰与纤细的腰身,黑色的裤袜潜入裙摆中,随着她的双腿不停地摆动着;高跟鞋踏在地面上发出急促的咔咔声,小麦色的长发因为走路速度太快的原因在风中微微飘散……列克星敦心中十分的紧张。

就在刚才的出战中,她作为最后一个攻击位,却因为没有校准的原因失手让轰炸机的投弹偏离了目标,导致院长没能被击杀。深海大和在临走时还不忘向着这边做了个鬼脸,嘲讽的喊道:“哈哈哈哈,没想到万无一失的列克星敦也有失手的一天,难不成是因为跟你的男人住了太久疏于训练了么?”

自然,和她一同出击的同伴无一例外地听到了这句挖苦。

列克星敦的脸颊蹭的一下变得透红,看着大家或是羡慕或是“我懂了”的表情,她气得直跺脚,然后立刻又放出了三个架次的轰炸机。

结果这三个架次的战机因为距离太远加上未进行精确知识,被大和的防空炮悉数击落。

“圣斗士可不会被同一招击败两次,那么后会有期了哦~.”

拖着长长的尾音,残存的深海舰队消失在了地平线的另一头,留下尴尬的列克星敦站在原地。

回港的路上,列克星敦心中十分紧张与焦急:怎么办怎么办,非但没有打败大和,反而在大家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更重要的是指挥官那边该怎么去交代。

万无一失的列克星敦不但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错误失了手,反而又浪费了三个架次的飞机,即便自己是指挥官的妻子,可这要是怪罪下来……“怎么了姐姐,在想怎么讨好姐夫么~?”肩膀突然被后面的人拍了一下,吓得她轻轻叫了一声。

“啊!……什么啊,是你啊。”看清了萨拉托加调皮的笑脸,列克星敦舒了口气。

“别担心了,他是不会怪罪你的,毕竟你可是他最爱的人啊。”

“可是这次计划已经消耗了很多人力物力了,而且我还是最最关键的一个攻击位,并且又浪费了三个架次的a2……”

“哎呀只要你表情诚恳一点,语气讨好一点,他肯定会原谅你的啦。你可是他的『太太』呢~.”

“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快点走吧,我还想赶快抢个好位置洗澡呢。”

回到港区后,太太心中忐忑不安地扣响了办公室的们。

“……”

当提督读着列克星敦递上的报告时,还没来得及去整备的她全程都害怕地低着头,眼睛望着地面,双手不停地挫着短裙的裙摆。

心中估摸着他大概读完了报告,列克星敦抬起头。结果,正好撞上了一脸铁青的提督。

平时总爱微笑着面对她的人今天好像完全变了个样子。

心中顿时一沉。

“……先去修理一下,洗个澡吧。”看到她身上的擦伤,提督声音低沉,面无表情地对她说道。

“好……好的……”发出蚊哼一样的声音恢复到,列克星敦低着头,快步“逃出”了提督的办公室。

将门带上时,她似乎看到提督端起电话拨了出去。

“完了完了,他肯定是生气了……”坐进浴池,列克星敦焦急地想着,双手不断地挠着脑袋,“刚刚看到他脸色那么难看,我都没敢跟他解释就退出来了……呜呜呜怎么办啊……”

“嗯?姐姐你来了啊。怎么样,指挥官有没有怪罪你啊?”一旁的萨拉托加注意到自己的姐姐也泡了进来,好奇的凑上来问道。

“你别说了,我去交报告时他的脸色铁青,一句话都没说。当看到我浪费了三个架次的轰炸机,他的眼睛都要把垫板给戳烂了……我临走时他正准备打电话,肯定是要在明天的作战会议上批评我了……”也不管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她添油加醋的对妹妹讲了一番,“这次攻坚战进行了这么久,我本来应该发挥最关键的作用的,结果出了这么大的失误,害的大家受了伤,任务也没能完成……”

看到姐姐这么不安,萨拉托加心中也有些着急起来,眉头锁在一起。

“你别急,我给你想想办法……”

“嗯……对了,要不你去问问密苏里吧。”手托着下巴思忖了好一会儿,萨拉托加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说道,“她不是总有办法解决事情的么。”

“对啊,怎么把她给忘了!”列克星敦恍然大悟,“如果是她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我现在就去!”

没等身上的擦伤全部愈合好,也不顾萨拉托加“先等等再去吧”的阻拦,太太立马从浴池中站了起来,飞快地换好衣服,向着密苏里的住所奔去。

说密苏里是万事通可一点也不过分,大家有什么不明白或解决不了的问题都会去找他寻方问药。甚至是胡德小姐的猫走丢了也是托她给找回的。不过当维内托去询问该怎么样才能长高时,她只敷衍的说了句“多……多喝牛奶总会长高的………”

“哒哒哒……”

“进来吧,门没关~.”

列克星敦叩响了密苏里的门,然后迅速地钻了进去。

“求求你了密苏里,你可得帮帮我。”进门后,列克星敦一把抓住了正坐在桌前整理文件的密苏里的手不停地摇着,神色焦急地恳求着她,“这次我的失误好像惹指挥官生气了,可我不知道该怎办,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好了好了……”一边安慰着列克星敦,密苏里一边将她领到床边坐下来,“刚刚的作战报告我看过了,你的失误确实有点大了,而且还额外损失了三个架次的轰炸机……即便你是她最心爱的人,但这次计划所消耗的资源,作为调度的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更何况作为她的妻子你也应该知道,为这次作战指挥官已经快两夜没合眼了……”密苏里愁眉不展,仿佛对她的问题犯了难。

“求求你帮我想想办法吧,只要提督能原谅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拉着密苏里的手再次摇晃起来,列克星敦的眉毛耷拉下来,眼睛里也积攒出了泪水,原本以为可能会有解决方案的她被密苏里的一席话浇了一盆冷水,“哪怕以后不再出击只跑远征,哪怕以后去打扫仓库或是去伙房做饭,哪怕……”

“……什么都愿意做?”听到这句话,密苏里的眼珠子忽然打了个转。

“对,什么都愿意做!”列克星敦的语气十分的坚定,“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倒也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有了,我有办法了!”“啪”的一声一拍双手,密苏里想出了个主意。

“什么方法,快告诉我!”列克星敦蹭地从床上站起身来,急着问道。

“嘿嘿,你刚刚说,什么都愿意做,对吧~?”密苏里捂着嘴一笑,盯着列克星敦上下打量起来。

“对……对啊,怎么了?”被她这么一盯,列克星敦心中没缘由地感到有点不安。

“别紧张,先喝点东西冷静一下吧。”密苏里站起身,走进厨房,为她泡上了一杯红茶。

“美味的饮料可以使人心情平静。来,咱们边喝边聊。”

列克星敦惊讶地发现,作为一个地道的美国人,密苏里泡出的红茶水平竟和胡德小姐的一般醇香而浓厚。

禁不住红茶的香味,列克星敦接过了密苏里递过来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结果因为红茶实在是太好喝了,本来准备问该如何是好的列克星敦一句话没说,先将杯中的饮料喝了个一干二净。

“没想到你也会泡这么好的茶啊”,慢慢地品完了杯中的红茶,稍微冷静下来的列克星敦赞赏道。美味的红茶暂时驱散了她的不安感。

“有时候除了咖啡和可乐也会想尝试点别的饮料。”她没有注意到,密苏里流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神色。

“对了,关于你说的方法……”好像突然想起正事儿来,列克星敦站起身,“……嗯……我怎么……有点头昏了?”还没等她站稳,一阵困忽然倦袭上额头,使她又跌坐了回去。

“可能是你太着急,累到了吧。来,躺在我的床上睡会儿吧。”密苏里微笑着欣赏着列克星敦的反应,起身轻轻地扶住列克星敦,将她往床上放倒。

“那……那怎行,我还有工作要做……还得去……”还没等她说完,便倒在了密苏里怀里。

“好好睡一觉吧,我得去做些准备了~.”密苏里微微一笑,轻轻吻了一下列克星敦的额头,将她放在床上,然后转身打开衣橱,翻找起什么东西来……“嗯……我怎么在这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睡眼惺忪的列克星敦睁开了双眼。一阵眩晕感袭上额头。

当她尝试抬手揉一下脑袋时,一股奇怪的感觉从手上传来。

“嗯……嗯?!怎……怎么回事!”

“你醒了啊,怎么样,睡得舒服么?”坐在一旁的密苏里见她醒了过来,转过身子,伏下来问道。

此时的列克星敦,白色的海军服与短裤已被褪去,光滑而白皙的肌肤上只剩下了黑色的裤袜与蕾丝胸罩作为最后的防线:双手被反剪到了身后,手腕被紧紧地用绳子给捆了起来,导致她只能挺着自己丰硕的双乳;膝盖与脚腕也被小指般粗的细绳捆在一起,完全无法分开。

紧张使她不停地扭动着被捆在背后的手臂,但除了使她那穿着黑色蕾丝的胸部不停地摇晃外毫无用场。

“密……密苏里,你要干什么?”心中已经慌了神的太太一边挣扎一边问道。

而密苏里只是笑笑,一句话也不说,从她背后拿出了一个口球,塞到了她的嘴里,撩起她的头发,将皮带扎到了脑后。

“唔,唔唔唔……”列克星敦无助地躺在床上,心中害怕极了。

“为什么密苏里要这么做?她要干什么?”她心中十分不安的想到。

“不要害怕亲爱的,等会儿带你去个有趣儿的地方~”密苏里轻轻地伏在她的耳旁说道,“不过在这之前,可不能让你知道要去哪儿哦~”

然后,她轻轻地将列克星敦的头发撩到一边,拿出两个耳塞,将她的耳朵塞了起来。紧接着,密苏里又拿出了一个眼罩,将列克星敦的视线完全地封死。为她戴好后,密苏里还扯了扯眼罩的边缘,以保证眼罩不会透出一点点光来。

随着视觉与听觉被一步步剥夺,列克星敦的心中的不安被慢慢放大;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丰满的胸部随着可能会引起氧气中毒的呼吸频率不断地摆动着。

“唔?!”突然,胸前一阵清凉与放松的感觉袭来,使她意识到自己的胸罩被密苏里解了下来。

望着这两座伟岸的“山峰”,密苏里吞了一下口水,忍不住伸手揉了两把。

“唔~.”当密苏里轻轻捏了捏她的乳头时,列克星敦屈起身子,进行了徒劳的防御。

“这么好看的乳房,不加一点东西真的是太可惜了。我这里正好有从补给舰那里拿过来的药剂,就便宜你了。”

密苏里拿出了两管透明的药剂,拿酒精熟练的擦拭着针头和将要被注射的浑圆的乳房,把针头扎进乳房里,将药剂缓缓的推进去,另一只也如法炮制。

密苏里一只手拿两个跳蛋,另一只手拿起胶带,将它们紧紧贴到了列克星敦的乳头上。

列克星敦只感觉自己的乳房突然开始发热并胀大,嘴里发出着急的:“呜呜呜。”

然后,她扒下列克星敦的裤袜,将蕾丝内裤用剪刀剪开后,从背后拿出了一根振动棒和一个小一点的跳蛋。然后,她用手轻轻掰开列克星敦的私处,将那根长长的玩具缓缓送了进去。

“唔!呜呜呜……”感到自己的甬道中被插入了一根异物,不肯乖乖就范的列克星敦不断地扭动着身子和双腿,企图逃离密苏里的魔掌。但这一切显然都是徒劳的,振动棒的头整根都没入了她的蜜穴中,跳蛋也被贴到了自己的小豆豆上。

准备好这一切后,密苏里将她的内裤抽出,然后把裤袜套了回去,替她戴好了胸罩。

“唔……”在穿上裤袜时,振动棒被进一步地顶进了列克星敦的蜜穴里,恰好戳到了她的g点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将我绑起来,还要在我身上塞这么多东西。早听说密苏里会非礼其他舰娘,该不会……”想到这里,列克星敦心头又添一分恐慌。

“好了,亲爱的,咱们走吧~.”也不管列克星敦能不能听见,密苏里缓缓地将她扶了起来,为她披上了她的白色海军服,扣紧了扣子。

搂着列克星敦的腰,密苏里企图将她横抱起来。但当她摸到列克星敦的胳膊时,明显不愿意服从的列克星敦晃了一下,从她的手中挣脱开来。

“哼哼,看来要让这些小玩具派上用场了呢~.”密苏里也没有生气,而是拿出了一个遥控器,推动了上面的开关。

列克星敦身上的振动棒和跳蛋顿时开始工作了起来。

“唔!!!”感受到这些小玩具的突然刺激,列克星敦浑身打了个哆嗦,无助地挣扎起来。

太太的双手不断攥起又张开,双腿不停地摩挲扭动;肩膀不住地摇晃,带动着那诱人的双峰地摆动起来;脚指头一次又一次地蹬着裤袜,乳头上的两个跳蛋清晰可见;而漏在外面的那一小节振动棒更是疯狂地对着她的g点发起强烈的攻势。

密苏里故意地将频率开到很大,使得她渐渐有点承受不住了。

“唔~唔……”没过多久,列克星敦便弯起腰,不住地哀鸣起来。

密苏里将开关关小,然后再一次挽起她的胳膊,想要将她抱起来。列克星敦自然也不想从,第二次从她手中挣脱开。密苏里也第二次将开关推到接近尽头。

“唔……”列克星敦又一次躺倒在床上,不停地挣扎起来。

“这回你该老实点了吧~.”一边说着,密苏里第三次将她扶起身来。而明白了密苏里的用意后,列克星敦不再抵抗,被她抱入怀中……深夜的港区万籁俱静,所有人都结束了一整天忙碌的工作,回到家中睡起觉来。

偶尔会有一两只四处散步的猫从街灯底下快速窜过,然后消失在街道尽头。

然而,就在这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两个靓丽的身影缓缓地从街道一头过来。

不管是哪个人看到这种香艳的场景,都会感到面红耳赤。

只见密苏里以公主抱的姿势搂着列克星敦在路上走着。

白色的海军服将她的双乳紧紧地勾了出来,但在乳头部位却多了两个圆圆的球形异物不停地震动着;两只袖子被被系到胸前,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的裤袜,小穴中漏出的一小节振动棒与贴在豆豆上的跳蛋被裤袜勒起而清晰可见;两条腿缓缓地前后扭动,头靠在密苏里的肩膀上,鼻子里充斥着她诱人的体香,口中轻轻地发出一声声的娇哼……晚间的海风打在列克星敦的脸上,让她意识到自己正在户外。而还未完全消散的晕眩感让她根本不知道被密苏里抱着走了多久,也不知道目前的方向是哪儿。

刚走出门时,每当太太想要从密苏里怀中挣脱时,密苏里就将她身上的小玩具开大,直到她老实下来后再关小。于是这么几个来回后,列克星敦便没了力气,只能躺在密苏里怀中,不停地喘着气。

身上的小玩具一直刺激着她的敏感点,使她不停地从口中发出阵阵呻吟。而在经过口球的过滤后,能听见这股声音的只有越来越兴奋的密苏里。

“唔……嗯……”被刺激的有些累了的列克星敦微微弓了一下身子,将头枕到了完全不输她的密苏里的丰乳上。小麦色的头发像一道瀑布,从密苏里的胳膊上垂下来,随风摇曳。

密苏里故意带着她围着附近兜了好几圈,导致列克星敦以为自己被带出了港区。

“嗯……她要带我去哪儿?不……不会要把我卖掉吧!”联想起提督拨出的那个电话,列克星敦顿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难道说,我犯了这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么……”

不知过了多久,列克星敦感觉到密苏里停了下来。然后,自己被她放在了草地上,鼻腔中的体香也换成了青草与泥土的气味。

“唔……唔……”被小玩具们刺激着的列克星敦不停地在草地上轻轻挣扎着,看得坐在一旁的密苏里欲火直冲心头。

“不得不说,你可实在是太诱人了啊,就连身为女人的我也按捺不住诱惑~.”

一股火热顶上小腹,密苏里再也忍不住,向列克星敦伸出了魔爪。

将列克星敦紧绷的海军服解了开来,呼之欲出的黑色蕾丝的巨乳登时弹了出来,然后因重力向两边倒去,随着她紧张的呼吸微微起伏。

伸手撩下列克星敦的裤袜,密苏里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漏在外面的那一小节振动棒,然后轻轻地尝试将它拽出来。但被刺激着的太太此时小穴紧紧地夹住了振动棒,使得预估出了差错的密苏里微微用力,竟没有将其拔出。

“都是结了婚的人了,还这么紧,真是令人嫉妒~”

这次,密苏里手指捏紧,然后用力一抽,将带着些许透明粘液的振动棒抽了出来。

“嗯!”列克星敦浑身打了个颤。

密苏里将它丢在列克星敦的衣服上,然后俯下身子,进一步的对她进攻……一只手将纤细的手指探入了她的穴道中,不停地抚摸抽插;另一只手则五指张开,将她的一个胸部一掌握在其中,尽情地揉搓着;身子趴下来,将那对完全不输太太的巨乳压在她的胸口;舌头伸出来,尽情地舔舐着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唔……,唔嗯……”列克星敦在这强烈的攻势下不停地挣扎着,脸上早就挂满了潮红色,被堵死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娇音,光滑的上身躺在制服上摇摆,被捆住的双腿尽可能的加紧、曲张、前后扭动,然而这个动作夹紧了密苏里的手指,让她更加兴奋起来,抽插的速度也渐渐加快。

“呜……!”忽然,她的身子微微弓起,然后一股暖流顺着密苏里的手指从小穴中流淌了出来。

“没想到,你这么敏感呢~.”舔舐着列克星敦的脸颊,密苏里饶有兴致的说道……终于,品尝够了的密苏里将她的猎物放开,擦了擦嘴角,坐起身来。

“呼……呼……呼……”经历了一次高潮的列克星敦缓缓地喘着气,满脸潮红,大脑因为快感冲击的又袭来一阵晕眩;蕾丝巨乳一摇一晃,乳头和阴蒂上的跳蛋发出嗡嗡不停的响声,仿佛夏日的蝉鸣。

密苏里拿起那根还沾着粘液的振动棒,轻轻掰开太太的穴口,又慢慢地塞了回去。塞好以后,她又将太太的裤袜穿了回去。为了能让振动棒更加深入些,他还故意将裤袜向上提了提。

“嗯……”早已没有力气再挣扎的列克星敦只从嘴中发出一声微弱的抗议。

“接下来,该叫我们的主角出场了。”盘起双腿,一只手不舍地停留在列克星敦的巨乳上继续揉搓,另一只手拿出了遥控器,向上推了推,然后将遥控器放在了一边,掏出了电话,播下了指挥官的号码。

“嗯……唔……”在密苏里与电器们的“按摩”下,列克星敦口中缓缓地发出阵阵哼声,身体也不再挣扎,只有胸口微微地起伏。

“喂,指挥官么?我是密苏里,请你能不能立刻到港区北边的树林这里来,我有非常非常非常要紧的事儿,得当面跟你将哦~.”

“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啊?”

“我找到了一样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东西,还请你赶紧过来呢。”

“好吧……哦对了,你有没有看到列克星敦?这么晚了她还没回来,不知道去哪儿了。”

“嗯……真抱歉,我好想没见到过。说不定跑到加加那儿去睡觉了,毕竟今天你发了很大的火嘛~.”

“哎……我当时是在气头上,没想到吓到她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瞬间软了下来,“但回过神来,已经找不到她人了……”

“哎呀不要担心了,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没准今晚你就能找到她呢~.还请你快点赶过来,我这里有很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

“好吧,我这就过来。”

“那么,你的盖世英雄多久会来救你呢?”挂下电话,密苏里将太太身上的制服扣子重新系好,然后双腿曲在胸前,坐在地上张望着指挥官住处的方向。

“唔……嗯……”一只手仍然不断的在列克星敦身上游走,一会儿隔着白色的海军制服揉揉她的丰乳,一会儿伸进她紧闭的大腿根内侧轻轻抚摸,然后隔着裤袜捏住振动棒晃动几下。

列克星敦既没有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默默忍受着密苏里的骚扰。

密苏里警惕的四处张望着,以防有人发现她们。

晚间的海风轻轻拂过她的身上,带来一丝凉意。时不时有人从远处经过,但完全没有留意到这边的“囚徒”与“猎人”。不一会儿,一个健硕的身影出现在了远处,向着这边走来。

“看来,到我退场的时候了~.”

“唔……!”

恋恋不舍地用力揉了揉列克星敦的双峰,密苏里站起身,快步退到了远处。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香艳景象的指挥官,顿时变得十分不知所措。

自己的妻子,此时正躺在草地上,海军制服紧紧地勾勒出两座伟岸的双峰,峰顶比起平时多了两个球形的物体,正发出蝉鸣一般的嗡嗡声;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膝盖缓缓地扭动着,发出纤维摩擦的蹭蹭声;原本穿在身上的短裙没了踪影,黑色的裤袜中的蕾丝内裤也消失了,光滑的耻丘隔着裤袜一览无余;阴蒂部位紧贴着一个跳蛋,而小穴内则漏出了一小节振动棒;脸上带着一个个眼罩,耳朵被耳塞堵住,鼻子深深地喘着气,满脸潮红,时不时从吊着口球的口中发出几声娇嗲……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后,东张西望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指挥官掏出手机,迅速地按下密苏里的号码。

“其实,今天她来找过我了,问我该怎么让你消气,我就给她出了这么个方法。不用担心,我就在附近帮你望风,而且这么晚了也不会有人路过这么偏僻的地方,你大可以放心的『惩罚』她哦~.”早就猜到了指挥官回答给自己,她还没等他开口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通“而且,你也已经忍不住了吧……?呵呵,那就先挂了哦。别担心,有人来我会通知你的。”

密苏里没猜错,放下电话后,指挥官低头看了看自己支起的小帐篷,一股邪火在下身燃起。

看到太太如此诱人的样子,又想起她今天的失误,提督抿了抿嘴,心想:既然这样,那我得好好地“惩罚”一下你。

俯下身子,他一把扯开了那身制服,然后两只手抓住蹦出来的两团软肉,肆意地揉搓起来。手掌按在乳头的跳蛋上,五指深深陷入蕾丝胸罩和白皙的乳肉中。

“唔……嗯?!”

“这手,不太想是密苏里……嗯?!男……男人?!”感受到这并不是女人的纤手,而像是男人的大手,列克星敦心中登时被恐惧填满,浑身的肌肉骤然紧绷,身子也重新开始挣扎起来,但因为被密苏里和身上的电器折磨的太久,自己的力气早就被消耗的一干二净,只能象征性的扭扭肩膀和双腿。

乳头进一步的贴紧了跳蛋,触电般的快感从乳尖传遍全身。

双腿不停地挣扎着,甚至将脚踩到地上,企图用毫无意义的挺身脱离“危险”。

“唔嗯……”大手扯下她的胸罩,将跳蛋拽了下来,然后手指捏住了她的乳头,微微用力前后揉起来。

没揉几下,他空出了一只手来,在她身上四处游走起来。

当他的手划过太太的小腹时,她的身子轻轻抖了一下。

然后,指挥官的手来到了列克星敦的下身,隔着裤袜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大腿根和毫无遮拦的耻丘。

列克星敦夹紧了双腿,但又因为小穴内的振动棒的刺激,又松了来开。

“嗯?唔嗯!……”忽然,提督捏住漏出的那一小节振动棒,慢慢搅动起来。

而受到这一刺激的列克星敦却只能将双腿毫无意义地歪向一边,躲避着他的进攻。

口中因快感不住地发出阵阵呼声,但在这夜深人静的环境里,只能让“猎人”

变得越来越兴奋。

口干舌燥的提督再也忍不住,站起身,然后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挺起了那粗壮的炮。

他伸手拽住列克星敦的裤袜,开始将它脱下来。

“不……不要!指挥官,救……救救我……”列克星敦心中无助地呼喊着,用尽了身上最后一点力气翻过身,做出了最后的反抗。

而早已兽性大发的指挥官只是按住她的肩膀,将她重新正过来。

“唔~!”被脱下裤袜时,列克星敦口中发出一声惊呼。但在这夜深人静的地方,没有一个人能听得到她的呼救声。

早就猜到接下来的事情的她,只能在脑海中哭喊:“谁都好,快来救救我,指挥官,加加,密苏里……不要,我不要被卖掉……不要……不要插进来……”

指挥官用手扶着早已硬到不行的“主炮管”,对准了早已湿透的蜜穴,一俯身,将自己的肉棒挺了进去。

“唔,唔,唔,唔……”滚烫的肉棒在蜜穴中不断地抽插,列克星敦口中不停地发出呼声;树林里只有二人不断地喘息声和肉棒搅动淫水的淫靡的声音。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快……快点拔出来啊!”

列克星敦因为害怕,小穴紧紧地夹住了指挥官的主炮,让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腰间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快。

身子按住她不断挣扎的娇躯,不停地上下起伏,一只手从胸上离开,扶住了她纤细的腰部。

最终,在两次猛烈的挺进后,指挥官将自己的肉棒顶在太太的小穴伸出,射了出来。

“呼……呼……”平时勤于锻炼的二人口中喘着粗气,脸上布满了潮红,足以证明刚才的交合是多么的激烈。

作战因自己失误,惹提督生气,被密苏里非礼,还被买到了不知道哪儿的地方,又被人给侵犯……这辈子最糟的一天不过如此了。

“我……我被侵犯了……为什么,为什么……指挥官,你真的不要我了么……”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想着今天经历的事情,列克星敦颓然地躺在草地上,再也忍不住,咬着口球呜呜地小声哭起来。

看到列克星敦哭了起来,指挥官顿时慌了神,也顾不上为她和自己提上裤子,将丢在一旁的遥控器拨到了off,然后七手八脚的摘下了列克星敦的耳塞眼罩和口球。

睁开泪眼婆娑的双眼,看到眼前是最熟悉的人,列克星敦害怕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扑倒在指挥官怀里。

“呜……呜哇……”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般从脸上滑下来,列克星敦不顾会不会被旁人发现,放声哭了起来。

指挥官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讲他的头埋入自己的怀中。

突然,列克星敦从指挥官怀中坐起,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小嘴一撅,满脸愠色地用脑袋顶了他的胸口一下。

“竟然想出这么恶毒的方法惩罚我,你这个人真是烂到家了!我……我还以为被人给……”

“不,不是我,都是密苏里的主意……”

“那为什么你看到我时,不给我解开!”

“嗯……是因为你实在是太诱人了,我一时没忍住,就……”指挥官一脸尴尬地解释道。一边解释一边心想:这小妮子鬼心思太多了,回头就扣你的薪水。

“我找了你一天了,到处都没都没找到你。你去哪儿了?”将列克星敦扶起身,用手搂着她的肩膀,指挥官轻声问道。

“我去找密苏里了,因为今天回来时看到你很生气,想问问她该怎么办来着,结果……”

“其实我早就不生气了,只是当时正在气头上,没想到吓到你了,对不起……”

“其实应该道歉的是我,毕竟这么重要的作战全被我一个人给耽搁了……”

“还疼么?”指挥官将太太搂在怀里,一边为她擦着脸上的勒痕,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白皙的皮肤上还未修复的伤痕,心疼的问道。

“……不疼了。”看到指挥官早就不再生自己的气,一直提着心的列克星敦终于不再担心,头靠在了指挥官肩上,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列克星敦惬意地躺在指挥官怀里,享受着他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伤口,仿佛指挥官的抚摸能治愈它们一般……忽然,一阵凉风吹过,光溜溜的太太被晚间的海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指挥官见状,立马解开自己的外套,将她揽入怀里。

火热的身子紧贴着有些冰凉的娇躯,让列克星敦的脸上泛起微红。而指挥官的“主炮”又微微地挺立起来。

“咱们回家吧。”

“嗯,你快给我解开。”

“嗯?我可没说要给你解开哦?”听到列克星敦的要求,指挥官咧起嘴叫,坏笑着说道。“惩罚还没有结束哦~.”

“等等,你要把我抱回去?可是……呀!”只见指挥官揽起列克星敦的细腰,然后将自己的“炮口”第二次对准了她的小穴,顶了进去。

“回……回家在做了啦……”列克星敦羞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然而接下来提督却搂着列克星敦的腰,直接站起身来。

粗壮的肉棒忽的一下顶到了列克星敦的最深处,让她浑身一激灵。

提督抓住了列克星敦的乳房,开始大力的揉搓,没想到从乳房里突然乳汁四射。

“没想到列克星敦小姐这么淫荡啊。”

“啊……这……这是做什么?难道……不要了啦,这是密苏里做的,这要是被人看到要害羞死……呜……”明白他的用意的列克星敦求饶起来。而指挥官低下头,用嘴堵住了列克星敦的求饶。两个人的舌头缠在一起,搅动起来。

此时的她,整个人都“挂”在了指挥官粗壮的“主炮”上,只有指挥官的双手托着她的腰作为支撑点。

“不可以哦,这也是对你的惩罚~.不用害怕,这个点儿了,不会有人看到我们的。”抬起头,指挥官对她安慰道。

“那么,我们走吧~.”

“嗯……啊……”为了能托住列克星敦,指挥官的步子迈的很小。而每迈一部,指挥官的肉棒就会顶一下列克星敦的宫口,让被快感冲击着的她轻轻娇吟一声。

“嗯……唔……”走了一半,为了不让别人注意到,指挥官又一次用嘴堵住了她的声音,将娇吟声吃到了自己的胃里。

长长的头发垂到脚边,随着晚风的吹动轻轻拍打着指挥官的手背。

就这样,两人缓缓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呵呵呵,结局这不挺完美的么~.”

躲在一旁的密苏里将沾满淫水的手指从自己小穴中抽出来,然后用另一只一直揉搓着自己胸部和乳头的手支撑一下地面,站起身来,走到两人的“战场”,拾起被遗落的玩具,心满意足地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大文章和小文章对于我的区别就是工作量,比如兽欲系统别的网站上的文章句子都是散的,我需要一行一行看并且把同一句放到一个自然段里,而像这篇,只需要用WPS把拼音替换掉然后稍微修改一下就行(能不能麻烦站主把战舰少女U47的调教把这篇文章放到一起捏)

<< U47的再教育
1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列克星敦的道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