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写给亚美的信及其回信 第一章

写给亚美的信及其回信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写给亚美的信

我亲爱的亚美:

近来安好?

原谅我只能用纸质信笺给你写信。电子邮件太不安全。很可惜,这个月我无法跟你见面,这边的工作很忙,单是给你寄信这个周,我就要负责五名犯人的处刑。

自从安空电力公司获取了亚洲地区联盟实际操纵权以来,亚洲这边已经彻底变样了。法律越发严苛,迫害变得更严重了。现在这边一般的人类女性已经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利,基本沦为廉价劳动力,在部分地区甚至变成消耗品。你看到前几天的报纸了吗?亚洲地区女性平均寿命已经从33岁下降到31.7岁了。

连刑事犯罪的处刑,都快变成一种性虐表演了。真是令人作呕。我必须在几十个见证人的目睹下,将我们的女性同胞的身体摧毁,变成一个个性奴隶,性玩具或者是残破的尸体。老实说我快要干不下去了。

有一个女犯人,因为在监狱受到狱警性骚扰,做出反击的行为,就被判处第3号终身监禁刑。我亲手把她的双腿双臂截肢,阴道被塞入永久滞留式的电击震动棒,就是那种带有大量细电极针和巨大瘤子的震动棒。只有纯粹的受虐狂才会从那种震动棒的责罚中感受到快感。她的阴蒂被药物弄得肥大,上面被穿了一大串银环,加起来得有几百克,而乳头更是要被乳环和乳坠扯烂了。她会被关在第二监狱,直到去世。不过她还算幸运,经受过第3号终身监禁刑的人一般只会活三个月。她很快就会解脱了。

​ 有一个年轻的姑娘,被判处第7号死刑。那次我是见证人。我不知道她犯了什么罪,但无非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为了控制人口数量也算是心力憔悴了。

​ 这个姑娘被装进抽光空气的乳胶压缩袋,活活窒息而死。我被迫从头到尾看完了她被塞进袋子,空气被抽光,她痛苦的扭动身体直到死亡的全过程。之后还得作为资深处刑人评论处刑手法。如果你有看《每周焦点》,那上面有一期还专门登载了那段,我的评论还被摘录进去了。如果我是刚出道那会,最近几天恐怕晚上做梦只会梦见那个乳胶袋里死者挣扎的最后姿势吧。

最令我抓狂的是上个星期。有一家电视台的跑到我们这边做专题节目。​我还记得你提起过的前几个月联盟议会通过的新的法案,就是那个第六修正案,原本一些判处死刑的罪名,可以在特定条件下改判终身监禁。上周,我们区第一例适用第六修正案的犯人送到我们这边了。结果这帮电视台的人不知道是怎么获得了许可,竟然要直播处刑过程。我们找了各种理由推脱,才避免了直播。不过你之前说不太清楚第六修正案终身监禁刑是什么,我稍微给你介绍一下吧。老实说我不是很想详谈这个。

适用第六修正案​终身监禁刑的,一般是涉嫌性犯罪,但通常不是恶性暴力犯罪的人,在第六修正案通过前,她们会被和暴力犯罪者归为一类,通常是死刑。现在,有了专门针对她们的刑罚。

犯罪者会被切掉四肢,装进一个特制的亚克力板箱里。头部露出,牙齿全部拔掉,通常会用永久嵌入式钳口器让她们的嘴巴无法完全闭合。她们的排泄物会由板箱里装载的泵处理,你知道那种泵,开动时几乎能把人的肠子抽出来。膀胱会被插入导尿管。排泄泵和导尿管每天定时开放两次。也就是说每天犯人有且只有两次排泄的机会。安置犯人的箱子会被放在公共场所,例如地铁站,公共厕所,据说别的区某些人流量大的办公大楼门口也会有放置。作用是充当自助口交飞机杯。亚克力箱体上印着二维码,任何人只要扫码支付两块钱,就可以使用五分钟她们的嘴巴。她们嘴上的钳口器会在用户支付完毕后打开锁定五分钟,除此之外她们的嘴只能保持半开状态,任由口水流下。有的地区是采用自动充气塞口球,不过被当地人指出每次使用前要手动取下塞口球,这有些不卫生。环卫人员每天会定时帮忙清洁这些”口交飞机杯”。

你可能注意到了,我只提到她们的排泄方法,没有提到她们如何进食。不过我相信你猜到了。她们唯一能摄取​”食物”的时候就是为别人口交的时候。使用者当然不会好心为她们带去食物,所以她们这辈子都只能靠精液(也许还有尿液)维持生命。另外,早年间一些地区实行这个法案,发现犯人们因营养问题会过快死亡,于是现在的亚克力箱里有一个注射装置,定期给犯人注射一些维持生命必须的营养液,由环卫人员定期补充。这一改变大大延长了接受该刑罚犯人的存活时间。我记得去年看的一篇论文上说,第六修正案终身监禁刑的受刑者平均存活时长由原来的两个半周延长到七个月。这该说是一个进步吗?我不觉得那些话都没办法说的受刑者们愿意多忍受几个月的痛苦,对她们来说,可能死亡才是解脱。

​还有一个不好的兆头,安空电力公司插手民众的事物越来越多了。他们强迫所有女性市民穿戴他们公司出品的贞操带,出门佩戴特制的面罩,就是那种嘴部安着一个假阳具,必须保持假阳具深喉口交才能带脸上的,美其名曰是预防性犯罪。我每天上班前得花好几十分钟把那个该死的深喉假阳具塞进嘴里,还得忍住不干呕。不过最近我熟练很多了。我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五花八门的规定,但安空公司的这些东西让我觉得尤其不安。现在我怀念先前的麦德尼西航空公司了,至少他们只是让女性出门时穿一套滑稽的全包紧身衣。老实说除了最初的不适应,我很快就习惯了那种紧缚感,甚至有点上瘾。

最近,我在认真考虑辞职。我已经攒了不少钱。我打算和艾丽一起去艾丽的家乡,就是之前提过的那个小镇——安空的魔爪还不至于伸到那里去——在那里买一间房子一起生活,然后就在那里结婚。婚礼上不会邀请来宾,只会有一个牧师和一个证婚人。她也同意了。最早我们打算明年年初就离开。到了那边我会给再你写信的。

希望你一切安好。

爱你的索菲娅

又及:我不清楚你们那边的情况,但我觉得你最好也准备一下退路。

给索菲娅的回信

亲爱的索菲娅:

见信如我。

很抱歉这么久以后才能给你回信,找到可以信任的信使很不容易。不管怎么说,收到你和艾丽还安好的消息我很高兴。

如你所说,旧大陆这边一点也不安定。​

亚洲那边的女性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旧大陆的情况也很糟糕​。简而言之,以麦克提提食品加工厂为首的几个寡头实际上掌控了旧大陆执政议会。然后,和亚洲的情况差不多,他们也开始迫害女性,仿佛那就是他们生存的意义。

我们科研所的一位年轻的实习生曾被三个男人轮奸,而陪审团却是认定强奸者无罪,因为”这是为物种繁衍必要的活动”。甚至她要为反抗期间抓伤其中一人负责,服刑六个月。每天上班时看着她被脱光吊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的处刑台上,下体塞着巨大的震动棒,被折磨的痛不欲生的样子,我非常愤怒,但什么也做不到。刑期届满后她已经没办法正常生活了,更不要说工作。

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上个月,一名记者在采访时被多名男性轮奸,轮奸后,那些畜生把这个记者装进一个汽车轮胎里,她的身体被强行弯曲成O型,长时间用胸口和肚子支撑体重和轮胎的重量,而那群畜生则把轮胎滚来滚去,只为取乐。这最后导致她死亡。死状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我当法医的朋友告诉我,那个记者双手双脚关节错位,腰椎也被折断,肚子里的精液和粪便被挤出来几乎塞满了轮胎内腔。

虽然这类事已经引起了民愤,但据我所知还没有人组织前往旧大陆议会抗议。原因也很现实:代价太高了。因为这边规定,要进行集会抗议,必须首先到相关部门备案,抗议的时候因为要保证不能影响周边市民抗议,所以只能举牌,不能做喊口号等发出声音的举动,为此要佩戴塞口球。然后抗议人群聚集地是预先规划好的,为了不让抗议人群擅自离开,所有人必须跨立在有关部门事先安装的活动桩上。

我的工作也不是很顺利。你知道我的研究课题。就是各类情趣玩具和情趣用品。尽管之前的窒息调教装置口碑不错,但销量惨淡。

关于你对后路的提议,我很清楚后果,但不会因此畏缩。上世纪的基因危机,整整几代人几乎只有女性出生,仅存的男性的社会地位变得极为崇高。可是不久之后,我们就不需要背负着大山前进了,近期科研所取得了重大突破。据我所知,另一个团队开发的同性繁殖技术已经在哺乳动物身上证明可行。而且已经准备进行人类的临床实验​阶段。我们暗地里也增加了很多支持者。

我相信只要我们的研究结果得以应用,就可以将我们美好的未来从可鄙的男性手中夺回。我相信我们会成功的,到那时,你和艾丽的婚礼就不需要在乡下无声无息的举行了。

祝你们一切安康。

亚美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以前的h小说中的节选,是两个主人公给对方写去的信件。我也不知道怎么分类,反正先放出来吧。其余的部分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留言,以后有机会可能会截成相对独立的短篇发出来。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7 thoughts on “写给亚美的信及其回信 第一章”

  1. 你写的那个男孩,上个世纪几乎消失了一段,如果说是你是从网上看的营销号的,话,是不对的,现在基因表达的变化,趋势是这样的,男性Y,中的sry基因正在转移到染色体中,这个基因控制男性的,重要性状就是,睾丸,和雄性激素的分泌,嗯,所以说未来男性应该是,外观一样,但是像血糖水平和这种,换不同癌症的可能性应该是,越来越,曲靖云女性呢?不过这还要看基因的包装,这个比较复杂的事情说不清楚,不过绝对不可能像文中写的那样

    1. 这个只是原本小说的一个设定而已,和剧情稍微有一点点关系所以这里就没改,如果你觉得不严谨那我只能抱歉。最开始小说设定是在近未来架空世界的,而非我们现实世界的背景。顺便一提里面的地名中,“亚洲”并非是我们现在意义上的亚洲,小说里是专指东亚东南亚岛国以及部分(地球的)大洋洲岛国,包括澳洲及其周边,“旧大陆”则是亚欧大陆。

  2. 如果是原创的话可以在右上角个人信息里面往下划找到资料图片上传收款二维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