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olard ♥

兽欲系统 第十章

兽欲系统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章 酷刑

「嗯啊……居然插的这么深……要不是我的身体有女神之力……只怕肚子早就破了吧!」王雨欣看着自己被木桩顶住一个巨大轮廓的肚子,一股异常充实肿胀的快感,让她即便身子不动,阴户也不断地在分泌淫水。

「我现在的样子……嗯啊……一定……很变态吧……」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王雨欣仍不住想扭动一下,却发现丝毫无法动弹。只是,那阴道却因此被大大的刺激了一下,让王雨欣忍不住大声浪叫了起来。

「啊啊啊……被插的全身都没力气了……好……好想看看肚子被插破的样子……啊啊……」王雨欣开始不安分的扭动了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亢奋和刺激,让王雨欣越发疯狂起来,如果不是现在她被插的全身发软,没有丝毫的力气,恐怕现在她就已经自己用力,将肚子让木桩插破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夜空下,寂静的军营里传来了一声痴淫而疯狂的浪叫,随后,这浪叫变成了粗重的喘息声,却也是充满了无比的诱惑。

「啊哈……呼呼……好……好棒……」王雨欣满脸都是兴奋的潮红,嘴角的

口水根本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着,她无神的双眼充满了淫媚,一脸痴态地呻吟道:

「明天,他们会怎样虐待我呢?好期待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雨欣被一盆水泼醒,营帐外的阳光照射进来,看样子,自己被这样插着,足足有一个晚上了。

「公主,被这么大的东西插入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士兵淫笑地问道。王雨欣虚弱地抬起头,无神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士兵,然后朝那士兵脸上吐出一口血沫。

「妈的,找死!」那士兵老羞成怒,左右开弓,一连十几个巴掌朝王雨欣甩了过去。

「又昏过去了。」那士兵抹了抹脸上的血沫,道:「把她放下来。」说罢,几个士兵一起,七手八脚将王雨欣从粗大的木桩上慢慢抽了出来,而这过程木桩与阴道剧烈的摩擦,让王雨欣发出了竭斯底里的浪叫,大量的淫水喷射出来,完全一副痴淫绝顶的浪骚形象。

「啧啧啧……真没想到,外表这么清纯,内里居然这么淫荡。」

「啊啊……好棒……好棒……啊啊啊……」王雨欣躺在地上,身体疯狂地痉

挛着,两眼翻白,下体喷水,看的周围的士兵不禁肉棒又硬了。

「看来,普通的性虐已经满足不了她了,我们来点刺激的吧!」一个士兵露出了残忍的目光,他一把扯住王雨欣的头发,将她粗暴地朝里面的刑讯室拖了过去。

「啊……不要……好痛啊……」王雨欣哭泣着,可是这里没人怜悯她,看着公主被这般暴虐,士兵们反倒有着兴奋的快感。

很快,王雨欣被拖到刑讯室内,然后双手双脚被四根绳子绑住,形成一个大字型。

「公主殿下,您这对奶子被这么多钢钉插入,八成已经废了,不如让我们玩最后一次吧」一个士兵拿来一个火把,残忍地看着王雨欣。

「不要……请放过我下贱的奶子……求你……」王雨欣楚楚看着那士兵,眼中再次泛出了晶莹的泪花。

「抱歉,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公主殿下,你就任命吧!」

说罢,那士兵将火把慢慢靠近了王雨欣的乳房。

「你……你们是禽兽……畜生……变态……啊——」一股灼热从乳头传来,王雨欣立刻发出了惨烈的叫声,她拼命挣扎着,却丝毫没有意义。红肿的乳房立刻变黑,里面脂肪受热,变成油脂慢慢滴了出来。

渐渐的,油脂滴完后,乳房开始变得焦黑,原本的乳头早已被烧光,插入乳头的几根钢钉也随之掉落了下来。

王雨欣的声音已经叫的嘶哑了,看着自己的乳房就这样眼睁睁被烧掉,她屈辱的眼泪不可遏止的流了出来。

「还有些钢钉插在上面了,让我来帮你一把吧,公主殿下。」那士兵一把抓住王雨欣残缺的乳房。

「不要……啊!」一声凄厉的叫声,王雨欣的乳肉连同钢钉,硬生生被士兵给扯了下来,随后,那士兵又将目标放到另一个乳房上,如法炮制地将另一个乳房给加热然后彻底撕碎。

王雨欣急促地呼吸着,看着自己的最为骄傲的乳房就这样被扯碎,只剩两团烂肉挂在胸前,王雨欣在惊恐之余,却有着难以言喻的兴奋和刺激。

「啊啊……我的奶子……就这样被毁掉了……身为女人标志性的乳房……就

这样被摧残没了……啊啊……太……太刺激了。」

「妈的,看到公主被摧残成这样,老子又忍不住了。」那士兵一把脱去裤子,挺起肉棒就插入了王雨欣的蜜穴。

「真紧,想不到被那么粗大的木桩插进去整晚,竟然一点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靠,不能让你一个人享用,我也来。」另一个士兵扳开王雨欣的屁股,挺起肉棒插进了王雨欣的肛门,开始剧烈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好……好痛……啊啊啊……」王雨欣不住地惨叫,只是,那惨叫声却是越来越低,最后竟是变成了畅快的呻吟。

终于,在抽插上百下后,两个人先后射精,其他人按耐不住,立刻填补了这前后两个位置,继续疯狂的抽插,很快,五个小时过去了,这激烈的交媾让原本身受重创的王雨欣昏过去数次。

「如何,公主殿下,我们款待的可还周到?」一个士兵淫笑地说道。

「哼……就……就你们这些……弱鸡……咳咳……根本……就不够……款待我……一群……废物……」王雨欣流者眼泪,撇过头小声说道。

「哟呵,看来我们的公主殿下还真是欲求不满啊!」士兵们顿时来了精神,居然让一个被蹂躏成这般模样的女人看不起,这可不能忍。

一个士兵拿来一根顶端烧的通红的印有奴隶印记的烙铁,一脸凶狠地走了过来。

「不要……不要过来……我……我受不了的……啊——」王雨欣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这根烧红的烙铁,硬生生烙在了王雨欣的肚子上,一股股青烟冒出,一股肉焦的味道弥漫开来。那士兵狰狞地笑着,忽然,一股淡淡的骚味传来,王雨欣竟是直接被虐的尿了出来。

「哈哈哈,居然尿都虐出来了,真是过瘾啊!」那士兵看着小便失禁的王雨欣亢奋道。

「啊……你们好过分……这样对待一个公主……」王雨欣半闭着媚眼,看着一团糟的下身暗道。

「接下来是哪里?」那士兵绕到王雨欣的背后,忽然对准她的屁股,一下烙了上去。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王雨欣翻着白眼,浑身剧烈的抽搐着,这剧烈烧焦的痛苦,让她当场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呸!让她敢小瞧我们。」那士兵恨恨啐了一口,将烙铁放回原处。

「唰!」又是一桶水泼醒了王雨欣。

「你猜猜,这把刀子能不能刺破你的皮肉?」一个士兵拿着一把匕首在王雨欣面前晃了晃。

「寒铁?」王雨欣无神的双眼看着这把匕首,虚弱道:「你又想怎么摧残我?」

「像这样啊!」士兵将刀刃贴在王雨欣的肚子上,一刀划了下去。

「唔唔……」王雨欣紧闭双眼,咬着牙关,忍受着一刀接一刀的痛苦,只是

她的声音,反倒更像是在绝美的呻吟。没有人发现,她红肿的蜜穴,又慢慢渗透出了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着。

「公主殿下,现在的你,可真是美丽。」那士兵看着满身伤痕的王雨欣,淫邪地笑道。

「啊……我的身体……被划了这么多伤口……好凄惨……可是……好刺激呀……被残虐什么的……啊啊……要……要高潮了……啊啊啊……」王雨欣忽然一声浪叫,下体竟是喷出大股阴精,全身抽搐个不停。

「呸!真是个下贱的婊子。」那士兵恶狠狠地一刀插进王雨欣的肚子,道:「公主,看来一般的法子还真满足不了你,那么,让我来把你的肚子剖开吧!」

「啊啊……剖开我的肚子……啊……不要……不要……不要剖开我的肚子……求你……」肚子剧烈的刺痛让王雨欣一下子有些清醒了,她惊恐地看到刀子已经插入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慢慢往下拉。

「哦哦哦……不……不要……啊啊啊啊……好痛……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刹那间,大量的鲜血从王雨欣的肚子涌了出来,当士兵将匕首抽出来的时候,王雨欣的肚子上出现了一个自上而下的十二厘米的切口,一小股的肠子都从切口里露了出来。

「公主的肠子粉粉嫩嫩,真可爱了。」士兵将手放进王雨欣的肚子里,玩弄着王雨欣的肠子。

「啊啊……我的肠子……居然……居然被玩弄……太……太刺激了……啊啊啊……」王雨欣脸上痛苦之余,迷离的眼睛竟满是狂喜和痴迷,她痴痴地看着面前的士兵,娇媚道:「快……快插我……求你……啊啊啊啊……」

那士兵会意一笑,挺起肉棒对着王雨欣的蜜穴一插到底,粗大的肉棒一下子穿过子宫口,然后,士兵一把抓住王雨欣的子宫壁,裹在自己的肉棒上开始套弄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太……太刺激了……我的子宫……被套弄着……啊啊啊……请狠狠的插我……不要怜惜啊……再用力点啊……没用的废物……啊啊啊啊……」毁灭性的快感让王雨欣彻底陷入痴狂状态,她疯狂地摇晃着脑袋,全身剧烈的抽搐,全力配合着这残酷血腥的奸淫,再也没有往日的矜持和柔弱。

「哈哈哈……这才是公主殿下真实的一面吧!」

「是的……这才是我……我是最淫贱的公主……请好好惩罚我吧……啊啊啊啊……」王雨欣疯狂地浪叫着,哪里有半分先前那要虚弱气绝的样子。

「公主之前装的还真像啊,差点就被你这柔弱可怜的样子给骗了,我可要好好惩罚你才行。」那士兵开始加大力度,完全不顾对王雨欣的伤害,疯狂地揉捏套弄,很快,那士兵在王雨欣的子宫中射出了精液,顿时,子宫猛烈的抽搐收缩着。

残忍的奸淫还在继续,接下来,王雨欣被切开的肚子也成了肉棒插入的对象,这疯狂血腥的奸淫,让王雨欣彻底的沉浸在了这难以想象的肉欲中,整晚都疯狂的浪叫。

第二天,当数百人爽完后,王雨欣已然昏死了过去,此刻的她,满身伤痕,乳房被毁,肚子被扒开一个十二厘米的大洞,一大股的肠子都流了出来,甚至子宫都被扯了出来,耷拉在肚子外面,所剩不多的鲜血还在兀自滴着。

「喂喂,是不是死了。」一个士兵探了探王雨欣的鼻息,几乎感受不到呼吸,她全身都是纵横交错的伤痕,下面大股的血水汇聚成了一个水泽,看上去触目惊心。

「要是死了,我们怎么跟菲尔格斯大人交差啊!」

「都是你们,一群变态。」

「你自己还不是参与了,还好意思说我们变态、」

这时,王雨欣抬起头,虚弱的冲着众人妩媚一笑,轻声道:「没事的……你们……还可以……在残忍点……将我虐杀掉……」

「开什么玩笑,这公主是不是疯了。」

王雨欣露出哀怨的神情,轻声道:「人家的身子……都被你们……咳咳……弄成这样……我的乳房没了……身子被划烂了……肚子被切开了……肠子……咳咳……都流出来了……这残破的身子……呜呜呜……我也不想活了……」

「已经自暴自弃了吗?」士兵惋惜的摇摇头。

「既然如此,我们就成全她吧!」另一个士兵露出残忍的笑容:「将她虐杀掉。」

「来吧……」王雨欣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一把烧的通红的铁棍拿了过来,那士兵狰狞一笑,然后一把将烧红的铁棍捅进了王雨欣的阴户。

「啊——」

王雨欣发出的凄厉的惨叫,身体猛的挺直,脑袋上扬,动人的眼睛失去了焦点,浑身都在剧烈的抽搐着,一股尿液竟是又从破烂不堪的下体流了出来。

「哈哈哈,公主又漏尿了。」士兵拿着烧红的铁棍在王雨欣的阴户里不停的抽插,发出嘶嘶的声音,许多被烧焦的碎肉掉在地上,血水更是如喷泉般涌了出来。

「啊……啊……啊!」王雨欣张着小嘴,舌头耷拉在外面,大量的口水流了出来。

「接下来,是另一个洞了。」那士兵绕到王雨欣的身后,将烧红的铁棍一把插入了王雨欣的后庭。

「不——」王雨欣发出无比凄惨的嚎叫,那炽热的铁棍在她的后庭不住地抽插,大量的血水和碎肠被带了出来,流了满地都是。

「啊哈……坏掉了……我身为女人的东西……全部坏掉了……啊哈哈哈…好爽……我是个坏掉的肉玩具了……好刺激……哈哈……哈哈……」王雨欣喃喃地说着,满脸痴态,空洞的眼神蒙上了一层淫媚的光芒。

「神志已经不清了。」那士兵将手探在王雨欣的额头上,摇摇头道。

「尊贵的公主殿下被我们虐疯了。」

「我倒觉得这样的公主,才是最美丽的。」

「现在,我就用这把刀子,将她的阴户割开吧!」那士兵拿来先前特质的匕首,一把狠狠插入了王雨欣的阴部。

「啊!」王雨欣挣扎了一下,眼泪滚滚而下,剧烈的刺痛化作强烈的快感,让王雨欣全身都在高潮的抽搐着,然后,她看到,自己的阴户被慢慢割开,直到与肚子上的切口完全汇合。

「我的阴道……被切开了……啊啊啊……我……我已经做不成女人了……啊哈哈哈……」王雨欣痴淫地笑着,一副崩坏的模样。

大量的肠子掉落下来,王雨欣却是在这剧烈的兴奋中,登上云霄……

「亚修恩大人。」

皇宫近卫队办公室中,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亚修恩抬起头,只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个月前,从血燕馆救出来的妍。

今天的妍,依旧一身紫色轻衫,一头淡紫色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飘在后背。

紫色的秀眉微微促起,紫色的眼眸闪烁着恳求的光芒。

「请让我为您做些事情吧!」

亚修恩淡淡看了妍一眼,道:「如果是为了报恩的话,你大可不必,我救你,是奉了公主殿下之命。再说,你之前武功尽失,即便让公主殿下修复了你所有受损的筋脉,你的斗气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重新修炼回来。」

「不一定哦!」妍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身形忽然一闪,竟是一瞬之间来到了亚修恩的身后,一把短剑横在了亚修恩的脖子上。

「有趣,想不到你的资质如此上乘,水属性的斗气能够快速回复自身的伤势,所以以前你才能那么放开的玩,直到武功被废去。」

妍一惊,亚修恩的声音竟是从自己身后传来,而她面前被她用剑抵住脖子的亚修恩,竟是化作残影,消失不见了。

「什么时候?」妍刚欲转身,却不想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拦腰抱住,另一只手,直接袭上了她的胸部。

「讨厌了……」妍娇嗔地回过头看了亚修恩一眼:「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想不到也这么欺负人家。」

「我从没说过我是正人君子,只不过,我不喜欢强迫别人。」亚修恩放开妍,道:「想不到短短一个月,你就已经恢复到了大剑师的水准,他日若是努力修行,实力不可限量。」

「您和公主殿下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听说这次公主殿下为了救国王,已经落在了反叛军的手里。所以,我请求潜入到耶鲁斯塔城,暗中将公主救出。」妍决然地说道。

「你要如何救?」亚修恩问道。

「装扮成妓女,混入城中。」妍脸上稍稍一红,有些娇羞地说道。

「救出公主绝非易事,如果你有心,给你另外的任务。」亚修恩坐回办公桌前,道。

「什么任务?」

「探寻耶鲁斯塔城的战力,我能感觉到,那里有着不出世的绝顶高手。」

「是!」妍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耶鲁斯塔军营中,王雨欣翻白着双眼,没有焦距的眼睛满是空洞,脸上依旧保持着痴淫绝顶的快感,小嘴微张,舌头耷拉在外面,香涎四溢。她的身体残破不堪,胸部被撕碎,只有有些残留的碎肉挂在胸前,肚子被划开,阴道翻出,肠子更是流了一地,满身都是恐怖的鞭痕和刀子的划痕。

「已经没有神志了,连呼吸也没有了。」菲尔格斯皱着眉头,踢了踢王雨欣,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谁干的?」菲尔格斯低沉地问道。

没人做声,菲尔格斯目光一狠,正欲发作,不料忽然一阵风来,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巫师凭空出现在了军营中。

「桀桀……放心,有我在,公主殿下不会有事。」

「塞拉姆巫师,既然您这么说了,那么公主殿下就拜托您了。」菲尔格斯恭敬道。

「交给我吧!」塞拉姆说罢,一把抱起王雨欣,在他脚下凭空出现一个传送阵,然后和王雨欣一起陷入了传送阵中,消失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雨欣慢慢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魔法阵上。

「我的身体……」王雨欣发现,自己的身体残破不堪,只不过身上的血迹和精液都被清洗干净了。

「公主殿下,玩的可还开心?」塞拉姆笑道。

「你是谁?」王雨欣能够感觉到这个人澎湃的魔力。

「我的名字叫塞拉姆,是个黑暗巫师。」塞拉姆自我介绍道。

「这么说,那个黑暗法阵就是你设置了咯?」

「是的,我尊贵的公主殿下。」

「那么,你现在禁锢了我的女神之力,人家现在可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你想对人家做什么呢?」王雨欣娇媚地说道。

「在这世间,代表希望的是女神之力,代表绝望的是魔王之力,为了让你觉醒这魔王之力,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塞拉姆目光透着阴森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你在说什么魔王之力,我怎么听不懂。如果说绝望的话,我堂堂高贵美丽的公主,却被这些下贱的士兵轮奸性虐,现在身子更被摧残成这样,已经是一堆烂肉了,早就绝望了。」王雨欣欣赏了下自己被摧残的身子,却是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抵了下嘴唇。

「这对您来说,完全是享受吧!」塞拉姆忽然目光一肃,道:「用封印项圈封住自己的力量,然后故意跑去第七监狱,任由那里的狱卒和囚犯轮奸性虐,之后又跑到泽伊尔露的城市当众脱光衣服自慰,勾引全城的男人对你实施轮奸,轮奸完后独自进入淫兽森林,在那里被各种淫兽强奸怀孕,最后被淫兽奸淫致死。而这次为了拯救国王,故意以身犯险,让那些士兵轮奸摧残,期间那个护卫队长亚修恩可以救你回去,只不过你还没玩够,于是继续留在这里被摧残至此。我说得对吗,淫贱公主伊莎贝尔殿下。」

「为什么你知道这些?」王雨欣心中暗暗一惊。

「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注意你了,现在我要让你感受真正的绝望,你的女神之力被封印,唯一能够拯救你的,就是那个亚修恩了,现在,我只要阻断你们的心灵契约,亚修恩就无法传送到你的身边了。而等待你的,只有无尽的绝望。」

塞拉姆口子默念咒语,很快,王雨欣体内被逼出了一个星空之门,塞拉姆见了,双手握住权杖,用力往上一桶,顿时,星空之门就此碎裂,化作点点星辰消散于无形。

「骗人的吧!我跟亚修恩的心灵契约阻断了?」王雨欣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放心,这对你来说,也未必是坏事,你可以尽情的享受堕落的快感。」塞拉姆默念咒语,王雨欣身下的魔法阵立刻散发出幽暗的紫色光辉,一点点治愈着王雨欣身上的创伤。

「我的身体,正慢慢恢复?」王雨欣看着自己的内脏,肌肤缓慢生成,肃道:「你这不是治愈术,而是再生之术。」

「没错,魔界的再生之术,以消耗祭品为代价,来完美的修复身体。」塞拉姆看着王雨欣,意味深长地道:「相信公主殿下的再生之术,远比我这蹩脚的再生之术强上无数倍吧!」

「你……你在说什么……我才不会什么再生之术了。」王雨欣反驳道。

「我的女王大人,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光吧,我想您一定会非常喜欢。」塞拉姆淫笑了几声,然后闭上眼睛,静心为王雨欣治疗着身上的创伤。

<< 兽欲系统 第九章兽欲系统 第十一章 >>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兽欲系统 第十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