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olard ♥

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虐杀

「呜呜呜……唔唔唔……」在一个破旧的贫民窟里,王雨欣正被一大群的乞

丐奸淫着。她的小嘴,阴道,肛门,乳房全部被肮脏的肉棒占据着,满身精液,一身污秽的王雨欣,散发着浓浓的恶臭,屈辱的泪水在她污秽的脸颊上留下两行清晰的泪痕,一股股口水混合着精液,还在肉棒的抽插下不断流出。

「呼呼呼……虽然公主的烂穴松的掉渣,但还是很过瘾啊……哈哈哈……」

「那是……毕竟人家可是公主嘛!就算已经是个被人玩烂的烂货了,干起来也还是爽。」「啊啊啊……我不行了……射了……呃……」插入王雨欣小嘴的乞丐,一把狠狠按住王雨欣的脑袋,将肉棒插入她的喉咙最深处,将大量浓稠的精液射了进去,呛的王雨欣不住地翻着白眼。

「说到底,还是公主的小嘴干的最舒服,那口技啧啧啧……没的说。」那个射完精的乞丐拔出肉棒,看着翻着白眼的王雨欣居然将精液从嘴里漏了出来,不由地一巴掌扇过去,恶狠狠地道:「妈的,谁允许你把精液吐出来的!」「啊……好痛……」王雨欣屈辱地看着面前的乞丐,无神的双眼满是泪光,然后一吞咽,将口中腥臭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给老子舔干净!」乞丐将肉棒抵在王雨欣的脸上,王雨欣屈辱地流着泪,看到那又再度抬起的巴掌,王雨欣赶忙将肉棒含入口中,认真地舔抵着。

「啊……好爽……这样才对嘛!」乞丐一脸爽快的样子,抬起的巴掌也放了下去,任由王雨欣的小嘴套拢着。

「人家可是公主,你别对她这么暴力好不好。」正在干着王雨欣淫穴的乞丐,直接将手也伸进阴道,握着自己的肉棒开始打起了飞机来,不一会儿,一身爽快的呻吟响起,一大股的精液直接射在了王雨欣的阴道里,烫的王雨欣娇躯一颤,正在套龙肉棒的嘴里发出了畅快的「呜呜」声。

「呸!她现在算哪门子公主,只是个淫贱的婊子而已。」那乞丐一把抽出王雨欣含在嘴里的肉棒,恶狠狠地道:「说,你是不是淫贱的婊子?」王雨欣羞愤地看着面前的乞丐,将脑袋撇向一边,结果这样的举动直接招来乞丐的一通巴掌,扇的王雨欣的眼冒金心,一丝鲜血再度从嘴角溢了出来。

「啊……别……别再打了……请放下你那可怕的手……呜呜呜呜……」王雨欣害怕地躲避着那随时会落下来的巴掌,无助的眼泪哗哗的流。这已经是她被带到这个贫民窟第三天了,每一天,她都被至少上百个乞丐奸淫着。这些低贱下流的乞丐不断将肮脏的精液射到她的各个地方,而这异常的行为和刺激,也让身心早已堕落的王雨欣在羞耻之余,更是产生了背离道德的快感。

「啊……被这些下流肮脏的男人玩弄,被他们这样肆意凌辱性虐……真是太刺激了……你们这样侮辱我……啊啊……我……我又要高潮了……」王雨欣忽然抬起头,大声浪叫道:「啊啊啊……没错……我是最淫贱的婊子……啊啊啊啊……」王雨欣身体猛的一颤,大量的阴精喷射出来,溅了身后那男人一身。

「果然是个骚货……」为了追求肉欲的快感,王雨欣已经不在乎被下流低贱的乞丐侵犯了,那些刺耳的辱骂和侮辱,反而让她更加兴奋。在这三天,除了偶尔会喂点吃的外,王雨欣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不过,这些乞丐不知道,这持续不断的轮奸中,他们的生命之力已经悄然被王雨欣吸走了,只不过他们只顾着享乐,根本就没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

「哈……公主又被我们干翻了……」在又干了几轮之后,王雨欣再次被干的翻着白眼,舌头伸出,全身抽搐着晕了过去。

「啊……已经干不动了,我们来为公主清理一下身上的污秽吧!」一个乞丐淫笑着,将肉棒对着王雨欣的娇躯,然后将淡黄色的尿液全部射在了她的身上。

「我也来帮忙!」大家纷纷将肉棒对准王雨欣的身子,然后一轮又一轮地将尿液射到她的身上,很快,王雨欣躺在了骚臭的尿液潭中,那刺鼻的气味即使是肮脏的乞丐都不由地捂住了鼻子,一脸嫌弃的样子。

「啊……我的身体……我高贵圣洁的公主的身体……被你们这些肮脏的乞丐……给彻彻底底玷污了……」王雨欣的意识在柔美地呻吟着,看到这些乞丐都一脸嫌弃的样子,王雨欣的心中再次升起了别样的刺激感。

「喂,呼吸怎么这么微弱了……」一个乞丐将手探到王雨欣的鼻息上,有些担心地道。

「谁叫你们干的这么凶,公主本来就受了重伤的身子,然后一刻不停歇的被你们这样干!那吃得消!」「你自己也没少干,现在在这说风凉话。」「怕什么,这公主本来就是个被人丢弃的烂货,把她干死了,难不成还有人问我们罪不成。」

「就是就是,怕什么,反正也是个坏掉的肉玩具,待会我们好好吃点东西补补,晚上继续干她,看谁能把她干死。」就这样,王雨欣就这样如同被舍弃的肉玩具般,浸泡在满是尿液的地面上,浑身散发着恶臭。

「这些人渣……啊……我原本紧窄的小穴……还有我那粉嫩的屁眼……都被玩烂了……」王雨欣的意识漂浮在体外,看着自己被干的如此凄惨的身体,不由地又开始兴奋的起来。

「啊……啊……我的身体……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不断的被人轮奸性虐……永远无法翻身……」王雨欣的意识一阵浪叫,而她那没有四肢的身子,也是随之一阵颤抖,大量的阴精从那被扩张的大洞里喷了出来。此刻,在浩瀚国皇城外,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接近,而为首的骑士,正是一身黑色铠甲,身披红色披风的亚修恩,在他身后,跟着一名褐色衣衫的骑士,一脸肃然,正是索拉德。

「终于到了。」亚修恩看着浩瀚国皇城,目露寒光,一股无形的杀气悄然袭来。

这支军队便是萨沙菲尔王国的三十万主力军,已经连克数城之后,此刻来到这里的,还有二十万军队,除去战死的人数外,大部分都用来驻守攻克下来的城池去了。

此刻,这支军队除了亚修恩和索拉德气息平稳外,其余的人都是气喘吁吁,十分疲惫的样子。国王他们为了能够尽早救出公主,已经是马不停蹄地赶忙浩瀚国皇城,此刻,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国王也下令大军在此安营扎寨,明天一早再来攻城。

「奇怪,妍为什么还没传来情报?」亚修恩看着皇城,心中隐隐闪过一丝不安……夕阳渐渐落幕,红色的晚霞悄然布满天空,在贫民窟里,王雨欣那没有手脚的赤裸身子,又被这些乞丐肆意地压在身下强暴着。他们根本不在乎王雨欣那满身的污秽,都在尽情的发泄着最后一轮,而原本就被轮奸到奄奄一息的王雨欣,此刻更是发着高烧,神志都已经迷糊了。

「啊哈哈哈……好棒……好舒服……好强烈……我的身子……都被你们这些肮脏下流的人渣玷污了……来吧……把我彻底玩烂……啊啊啊啊啊……又射进来了……」王雨欣翻着白眼,流着眼泪放声的浪叫着,满身精液尿液的她,拼命地迎合着这些乞丐的奸淫,榨取他们最后一滴精液。

「啊哈哈……精液冲刷的感觉……我好喜欢……哈哈哈哈……啊啊啊……我的乳头……好痛……」「妈的,这哪里是什么公主,分明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的痴女啊!」那乞丐狠狠地拧着王雨欣的乳头,刺激着王雨欣是不断的浪叫。「大家都干爽了吧!那么,咱们就来把公主,彻底玩坏吧!」乞丐眼中露出了残忍的光芒,他拿来一个酒瓶子,很轻易地便将瓶子塞进了王雨欣的淫穴中。

「今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公主殿下下面究竟能塞几个瓶子。」说罢,其他乞丐顿时眼睛放光,他们纷纷拿出瓶子,然后狠命地往王雨欣的下体塞了进去。

「啊哦哦哦……」王雨欣神志不清的浪叫着,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的王雨欣,随着瓶子越塞越多,那种异常充实的肿胀感,让她越来越兴奋,淫水也大量的分泌出来。

「啊啊……好充实……好舒服……把我的烂穴捣烂……啊啊啊……不要啊……不要捅这么深……啊……我的子宫……请……请全部赛进去吧……把我的子宫爆掉吧……」这些乞丐看着神志不清的王雨欣这样淫贱的浪叫着,那翻白眼吐舌头的浪骚样子,宛如催情药水一般,让这些原本被榨的差不多的乞丐,竟是又神奇般的勃了起来。

「来来来,这才三个瓶子,还不够啊!」乞丐又拿来一个瓶子,狠狠地朝王雨欣的淫穴捅了进去。

「啊……我的骚穴……要坏掉了……啊哈哈哈……」王雨欣感觉下体越来越充实,这种扩张所带来的另类变态的快感,更是给她带来了受虐的极致刺激,发着高烧,神志不清的王雨欣完全是本能地在浪叫着。接下来,她那淫水连连的骚穴又被插入了第五个,第六个瓶子,这巨大的轮廓将她的淫穴彻底的撑开,那扩张到变态的大洞,让人很难与曾经紧窄的蜜穴联系在一起。然而,这些乞丐看到如此变态的一幕,却更加激起了他们的暴虐心理。

「再拿两个!」仿佛不把王雨欣玩坏誓不罢休,这些乞丐又拿来两个瓶子,狠命地朝王雨欣的淫穴塞了进去。

「啊啊啊啊……要爆掉了……把我的骚穴玩坏……彻底玩坏吧……」王雨欣开始口吐白沫,脸上显现出了完全不正常的潮红,无神的双眼彻底翻白了。她的身子死命地向上弓起,大量的淫水如同坏掉的水龙头般往外流着,一股股的尿液也毫无节制地流了出来,将她的下体弄的一片狼藉。

当乞丐将第八个瓶子塞进去一点点的时候,王雨欣忽然全身剧烈的抽搐,口中更是吐出了大量的白沫,然后整个人就颤抖了最后几下后,彻底不动了。

乞丐们在楞了几秒钟后,试着拍了拍王雨欣的脸,却发现她彻底没有反应了。

「喂,你怎么样了?」乞丐看着陷入深度昏迷的王雨欣,她的脸色惨白如纸,原本剧烈起伏的胸脯此刻动也不动,那被酒瓶扩张到恐怖的淫穴更像是一个撑开的袋子,薄薄的肚皮可以清晰的看到各种血管和酒瓶的轮廓,大量的淫水还在不断地往外流着。

「怕啥,玩坏了就扔掉。」一个乞丐抓住王雨欣的头发,没有四肢的王雨欣很容易就被提了起来,不过,就在他走过一个拐弯角的时候,塞拉姆的身影,却是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这几天玩弄公主玩的很开心吧!」塞拉姆全身散发出诡异的暗紫色光芒,这拥有可怕的吸收生命的湮灭之光,不消片刻,便将这些乞丐全部吸成了干尸。

一把将王雨欣绝美却又肮脏污秽的胴体抱住,塞拉姆轻叹口气,然后转身朝城楼那走去。

「轰!」一声巨响,皇城一处坚固的城墙被投石车投出的巨石给砸毁了一片,大块的城墙就这样塌陷下来,连带上面的士兵也伤亡惨重。战争打响了,萨沙菲尔的士兵们蜂拥而上,而亚修恩,也一跃飞到城墙上,一剑挥斩,城墙上便被清出了一片空地。不过,就在亚修恩准备挥斩第二剑的时候,雷特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八只触手一起攻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打下城墙。

「雷特,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亚修恩用剑护住自己的身体,强大的斗气让他在刚刚的一击下没有受伤,但是,那强大的力量,以及那带有神圣气息的斗气,让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这时,三百名身穿白银战甲的战士,在城墙上排成一排,然后一跃而下,长剑挥舞,刹那间,剑气横生,那些攻城的士兵顷刻间便化作一片片血雾,原本萨沙菲尔士气高昂的士兵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给打懵了,攻城的节奏顿时乱了起来。

亚修恩目光如炬,眼见那三百白银战士如此嚣张,当即闪身而去,势必要将这些白银战士斩杀,然而,这些战士看到亚修恩到来后,一瞬之间结成阵型,仅仅八十人,便将亚修恩死死缠住。

井然有序的战斗转瞬间成了一场没有章法的大乱斗,双方的士兵已经完全不在乎阵型的集结,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斩杀掉眼前的敌人。

「这些战士都有一股神圣的气息。」索拉德眉头紧皱,他用神识捕捉着这些白银战士的身影,在被砍了无数剑后,索拉德忽然睁开双眼,一把抓住一个突袭他的白银战士,将其狠狠摁在地上,然后右手破晓之剑狠命地朝这名战士的心脏刺了下去。

「嗯?」索拉德惊诧地看着被自己摁在身下的白银战士,明明心脏被刺穿,却依旧散发着强大的生命力,依旧在剧烈地挣扎着,试图摆脱自己的控制。

「这强大的生命力,难道……」索拉德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放开破晓之剑,右手握拳,澎湃的紫色斗气瞬间凝聚其中,然后,索拉德重重地一拳打了下去。

「轰——」一声巨响,大地都仿佛抖了一抖,一股无形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而去,激起漫天尘埃,那坚硬的地面,一瞬间龟裂下沉,片刻间便形成了一个范

围五米的大型土坑,而那名白银战士,已然全身铠甲碎裂,身体分崩离析而亡。

战斗一时间陷入了胶着,索拉德一个人承受着上百名白银战士的攻击,虽然偶尔有人死在他的重力拳下,但这效率无异于杯水车薪,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必须将他们集中到一起,然后施展重力领域来一举歼灭才行。」索拉德心中暗道,眼看又一个白银战士突袭而来,索拉德看准时机,一把将他的脖子扼住,索拉德目露寒光,正要有所动作,忽然,原本纷乱的厮杀一瞬间停了下来,喧闹的战场陡然间就这么安静了。索拉德诧异地抬起头,却是一双眼睛瞪得老圆。

「伊莎贝尔——」国王一声痛呼,浑身颤抖地拔出腰间的宝剑,赤红的双眼宛如要喷出火来。

在城楼后面的处刑台上,一个绝美却又残缺的胴体,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萨沙菲尔王国的公主,昔日如同神一般的存在,如今竟然被人砍去了四肢,那原本金色迷人的秀发,如今上面满是精液污秽,被人就这么扯着头发拎在半空中。

「公主殿下……」亚修恩涩声道,他的眼眶湿润了。满身的精液污秽,满身的鞭痕淤青,那早已干泽了的血迹,以及那大大撑开的,呈现出两个触目惊心的大洞,依旧在汨汨流着精液和血水的蜜穴和肛门,都无不显示着公主殿下究竟遭受了怎样难以想象的摧残和折磨。

「公主殿下……」索拉德咬牙切齿,拳头紧紧地握着,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而浑然不觉。

那原本清澈有神的淡蓝色眼睛,如今变得空洞而涣散,那失神呆滞的双眼已经对任何光线都没有反应,她的嘴角还在不断地溢出腥臭的精液,如果不是下体还偶尔抽搐下,索拉德甚至都认为公主殿下已经是具尸体了。

「混蛋!你们究竟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国王滔天的怒吼顷刻间传遍整个战场。

「军师,就麻烦你来一场露天放映吧!」雷特对卡里奥斯道,卡里奥斯会意一笑,拿出一个记忆水晶,将它放在了一台魔法仪器上,顿时,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像,而这影像,正是伊莎贝尔公主所遭受的难以想象的轮奸性虐的画面。从在皇宫每天如同母狗一般趴在地上请求雷特国王的精液,到血腥玫瑰俱乐部一场又一场的轮奸性虐表演,之后在竞技场更是被残忍的砍去了手脚,然后锁

在VIP展厅每日被无数的人和异种轮奸性虐,怀孕无数次,生下各种异种胎儿。最后,还被黑暗匕首插入心脏,沦为雷特和他三百白银战士的魔力输出机,她原本紧窄的小穴和肛门就这样被残忍的撕开,当吸无可吸的时候,还被当成废弃的垃圾丢进了垃圾堆里,被低贱肮脏的乞丐捡去轮奸性虐到失神崩溃。镜头快速的切换着,那公主痛苦无助的求饶惨叫,绝望失神的崩溃呻吟,无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不可原谅……」索拉德反手持剑,横向一斩,刹那间,一道紫色剑气横扫而出,顿时,那坚固的城楼如同豆腐般,一瞬间便被这紫色的剑气压垮,城墙上的士兵全部掉落下去,一时间伤亡惨重。只是,当紫色的剑气继续前进时,却被一股无形的结界给硬生生挡住了。结界出现了剧烈的震荡,站在处刑台上的塞拉姆暗暗吃惊,这蕴含重力领域的剑气竟然强到如此地步,这强大的攻击就是亚修恩的斩击也是远远不如。不过,在看到索拉德施展出这一招后,明显气势下降了一个档次,不由地暗暗窃喜了起来。

「看来,这绝招有着极大的限制。」塞拉姆提着王雨欣,对她淫笑道:「看啊,看看那些看到你淫荡下贱的人们,脸上都是怎样的表情,哦?已经崩溃了啊,那太遗憾了,那么,接下来,就来对你展开最后的处刑吧!」一只牛头人走了上来,他一把抓住王雨欣的身子,挺起他巨大的肉棒,而那肉棒上,还带着两个带刺的铁环,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然后,牛头人将这恐怖的肉棒狠狠插进了王雨欣的阴道里。

「啊……」已经失神崩溃的王雨欣,本能地叫了一声。当着国王以及所有人的面,牛头人开始猛烈地抽插起来,干的王雨欣淫水连连,只是,失神崩溃的王雨欣并没有发出什么呻吟,无神的双眼甚至连动都没动下。

「原本我多么希望你能够觉醒魔王之力,唉,只可惜,失去了女神之力的你,竟然就这么崩溃了。」塞拉姆无奈地叹息道。牛头人猛烈的干着王雨欣,她的奶子被粗暴地揉捏着,奶水不断地四处飞溅,她的小嘴被后面一根长长的舌头深入其中,然后直接插进胃里快速抽动着。

「唔……唔……」王雨欣没有意识的呻吟着,宛如一个被玩坏的娃娃一般,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

「混蛋!」亚修恩怒不可遏,一把荡开白银战士的阵脚,朝处刑台冲去,只是,在这冲动之下,他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还被围困他的白银战士给刺了一剑。

「你就给我在这乖乖看着,看着美丽的公主最后的落幕。」雷特站在废弃的城墙上,俯视着下面狼狈不堪的亚修恩道。

「可恶!」亚修恩被迫转攻为守,小心翼翼地迎接这些白银战士的攻击,他决不能再受伤了。

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而公主的处刑,依然在进行着,牛头人疯狂地干着王雨欣,那巨大的肉棒将王雨欣的肚子一次次顶出一个大大的凸起,随着每次的抽插,大量的鲜血顺着王雨欣的阴户被带了出来,那恐怖的尖刺毫无疑问地将王雨欣的阴道彻底撕烂了。然而,塞拉姆这个时候似乎还嫌不过瘾,他拿来一根带刺的短鞭,看着正被牛头人干的乱颤的王雨欣,他目光透出一股残暴,然后抬起鞭子,疯狂地抽打着王雨欣。

「啪啪啪啪」的声音异常响亮,似乎有意要刺激亚修恩他们。随着鞭子带起一阵阵的血花,一条接一条带血的鞭痕出现在王雨欣的奶子,肚子,下体上,每一鞭子都让王雨欣的身子一阵抽搐,无神的双眼隐隐泛出晶莹的泪花。不一会儿,几十条鲜血淋漓的鞭痕纵横交错,将她那光洁细腻的皮肤破坏殆尽。

城下,看着自己的女儿当着自己的面,这样被人凌辱虐待,国王的心就如刀绞一般疼痛。

「伊莎贝尔,我的女儿……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些家伙的!」国王愤恨地举起手中的宝剑,重重地挥了下去:「全军突击!」一声振奋人心的呐喊,萨沙菲尔的大军蜂拥而上,然而,地形的限制,让二十万大军根本就无法全部投入战场,真正在战斗的,依旧不过是前方的五千人而已。终于,在抽插了数百下后,牛头人在王雨欣的体内射出了滚烫的精液,顿时,大量的精液一下子将王雨欣的肚子撑成了一个大大的圆。

「啊……」仅仅只是一声小声的呻吟,就再没什么反应了。如果是以前的话,王雨欣必然会爽的大声浪叫,什么淫秽不要脸的话都会说出口。看到如今失神崩溃的王雨欣,塞拉姆不由地一声叹息。射完精的牛头人没有将王雨欣放下来,他的大肉棒依旧顶着王雨欣,将她整个身子就这样托着,因为精液被堵着没有流出,所以王雨欣的肚子依旧如同怀胎八月的孕妇一般,胀的滚圆。

「啪啪啪……」塞拉姆依旧在狠狠地抽打着,直到将王雨欣的身子整个抽的血肉模糊才罢休,看着她失神的双眼流出两行眼泪,塞拉姆冷冷一笑,拿出一块烧红的烙铁,然后狠狠烙在王雨欣的奶子上。

「啊啊啊……」一股青烟冒起,王雨欣猛地仰起头,伸着舌头凄厉的惨叫着,空洞无神的双眼看着天空,痛苦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着。只是,没人发现,王雨欣的蜜穴剧烈地收缩了下,一大股的阴精从子宫喷射出来,将她滚圆的肚子撑的更大了一点。好一会儿,塞拉姆才将烙铁拿开,那原本挺翘和洁白奶子焦黑一片,那鲜艳欲滴的乳头已经和乌黑的皮肉连在一起看不见了。塞拉姆接着如法炮制,将另一半奶子狠狠烙下,这样,两个原本挺翘的奶子焦黑一片,乳头也在这残虐中消失不见了。

王雨欣神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失神呆滞的双眼微微上翻,舌头微微伸在外面,大量的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着。塞拉姆淡淡看了一眼,然后命令牛头人拔出肉棒,顿时,大量的精液混合着血水倒喷出来,那滚圆的肚子很快便平复下去。只是,当牛头人的肉棒拔出来时,那鲜血淋漓的子宫也被一并拉出了阴道,一块红红的大肉团,上面布满的粘乎乎的淫液,精液和鲜血,不住的颤动着。

被改造的敏感的子宫被这么拉出来的刺激是难以想象的,即便王雨欣看上去早已崩溃了,但这毁灭性的刺激,还是让她下体不断地抽搐着,大股大股的淫水从被拉出来的子宫口里喷了出来。塞拉姆毫不怜惜地揉捏着王雨欣脆弱的子宫,然后三根手指狠命地插进了子宫口中,将它用力地撑开着。

「啊……啊……」这难以想象的刺激让王雨欣失神地呻吟着,忽然塞拉姆身体散发出了诡异的魔法气息,一道强烈的淡蓝色电流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刹那间,那原本失神崩溃的王雨欣,立刻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啊啊啊啊……」王雨欣紧绷的身子高高挺起,全身的肉不断的颤动,瞳孔瞬间缩小,一对焦黑的大奶子被电的上下乱甩,大量的洁白乳汁从破碎焦黑的洞里喷射出来。而那被直接电击的子宫猛烈地收缩着,大量的淫水喷涌而出,眼泪鼻涕口水完全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雨欣的叫声渐渐微弱了下去,口吐白沫,翻白的双眼彻底的失神,焦黑的奶子也喷不出乳汁了,而那娇嫩的子宫更是被这强大的电流烧糊了,大量的淫水喷涌而出,连带着尿道口也喷出了大量的尿液,在下面汇聚成了大大的一滩水泽。

然而,塞拉姆依旧没打算放过她,似乎真的要将她活活电死一般,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那凄厉的叫声让每一个萨沙菲尔的战士的心被狠狠地揪着一般,疼痛无比。

渐渐的,王雨欣无法发出声音了,陷入迷乱状态的她,只是嘴巴还在大大地张着,口中吐出大量的白沫。一股浓烈的焦味充斥开来,王雨欣通红的皮肤已经开始渗出油脂了,而她的子宫,也早已在这可怕的电击中化为焦炭,轻轻一捏就都化成了粉末。

所有人都被这一场景震住了,当塞拉姆终于停止电击的时候,王雨欣的脑袋立刻垂了下去,一动也不动了。

「喂!你别把她弄死了,还有最后一道处刑了。」雷特跳跃到处刑台上,有些不满地道。

「放心,还有一口气。」塞拉姆探了探王雨欣的鼻息道。

「那么,接下来就该我来亲自处刑了。」雷特眼中露出了残忍的光芒,他转过身对下面萨沙菲尔的军队大声道:「伊莎贝尔公主三年前犯下滔天大罪,今日,

我身为国王,将亲自对她处刑!」刹那间,雷特背后伸出八只触手,每只触手都抓着一把锋利的利剑,然后走到了被悬浮在半空中的王雨欣的身后。

「不——」亚修恩再也顾不得受伤,他疯狂地朝处刑台冲去,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向前冲刺。然而,这些白银战士左右纷扰,也不正面拦截,不一会儿,亚修恩就被划的满身伤痕,最后被一名白银战士一脚踢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咳咳……公主殿下……」亚修恩用剑奋力支撑着身体,他身上的铠甲残破不堪,一大口的鲜血从他嘴角溢了出来。

「亚修恩……」看着亚修恩如此拼命,索拉德也下定了决心,拼命往前冲着,无论周围白银战士怎样攻击,他都不再有半分的停顿。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硬的跟个傻叉似的。」一个白银战士郁闷地啐了一口。

「别管这么多,挡住他,这货除了能抗,没什么攻击手段。」另一个白银战士一剑狠狠刺在索拉德的额头上,却是碰出一片火花,自己手中锋利的剑尖竟是断了一小节。

索拉德阴寒的目光转向面前的白银战士,然后一剑狠狠斩了下去,强大的力量和斗气一瞬间将面前坚硬的地面给深深斩的塌陷下去,只是,那名白银战士,却是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这强大的一击。

这不过是普通的一斩,没有快速的移动和急速的剑招的索拉德,只有力量是惊人的,以及他那恐怖变态的防御力。

看着下面敌军的攻势越发猛烈,雷特冷冷一笑,然后控制八只触手,狠命地朝王雨欣的后背刺了进去。

「啊啊啊……」王雨欣仰着脑袋,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八只利剑先后没入王雨欣的后背,然后带血的剑刃毫不留情地从前面穿出,鲜血四溅。

「公主殿下!」亚修恩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斩魂剑,完全以命相搏的打法硬生生换掉了五十名白银战士的生命,只是,他自己也是身受重创了,现在不过是拼着顽强的意志在战斗而已。

雷特淡淡看着下面乱了方寸的亚修恩,一把抽出八只利剑,大量的鲜血被带了出来,然后,稍稍停顿一下,他再度将八只利剑狠狠刺进了王雨欣的后背。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再度从王雨欣的口中发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再度喷了出来,她那满目疮痍的身体被残忍的穿透八只血红的剑刃,大量的鲜血顺着伤口往下流着。只是,没人注意到,她下体残破的阴道,竟是再度狠狠地一缩,一大股的淫水混合着鲜血不断地往下流着。雷特冷冷一笑,然后再度如法炮制地抽出利剑,再狠狠地刺进王雨欣的身体。接连这样来来回回刺了七次,直到王雨欣的身体被彻底刺的血肉模糊。

「最后一击了,真想不到,被抽取了女神之力的公主殿下,生命力依旧这么顽强,只是,一切也都到此为止了。」雷特再度将八只细节狠狠从后背穿透了王雨欣的身体,看着王雨欣全身不断颤抖的样子,雷特目光闪过一丝厉色,八只触手同时用力,刹那间,王雨欣受尽摧残凌辱的身子,就这样分崩离析,在八只利剑下化作一片血雨,碎肉内脏散落到了各个地方。

「不——」一声凄厉而悔恨的嚎叫,亚修恩留下了不甘的泪水。这一刻,他双目赤红,满身杀气煞气,犹若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眼见一个白银战士朝他突袭而来,亚修恩抬手一剑,便将这名战士当场斩为两段。

「我要你们陪葬!」亚修恩疯狂地斩杀着一名又一名的白银战士,然后朝处刑台冲了过去。雷特抓住只剩下一个头的王雨欣,扯着她金色的秀发提了起来,看着她那失神崩溃的神情,他不由地哈哈大笑。

「我要宰了你!」亚修恩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处刑台前十五米,只是,虽然他便被一道无形的结界给挡了回去。

雷特挑衅地看着亚修恩,然后竟是脱下裤子,将王雨欣的头放在自己的胯下,将自己的肉棒插入了王雨欣微张的小嘴中,肆意的抽插起来。

「哦……公主殿下的口技就是好啊!」雷特将这个美人头当做飞机杯般套弄着,甚至他能明显感觉到一只灵巧的舌头在为他的肉棒服务着,很快,他在一阵舒爽声中败下阵来,一股白浊的精液射入了王雨欣的口中,却是顺着喉咙的断口处流了出来。

「公主殿下还真是淫乱啊。」雷特看着嘴角不断溢出精液的美人头,忽然眼睛瞪的圆圆的,只见只剩一个头的王雨欣,竟是冲他娇媚的笑了笑。

「呵呵……你把人家弄的好舒服了,这种被人残虐的刺激,实在太过瘾了,这持续不断的快感和高超,让我都不想回复了呢。」「不可能,你已经失去女神之力了。」雷特瞪大眼睛道。

忽然,三道紫色剑光瞬间闪过,刹那间,大片大片的空间扭曲了,无数的白银战士和破碎的城墙,都被卷入其中,与这诡异的空间一起被扭曲。诡异的声响震撼全场,扭曲的空间让天地变色,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这三道紫色剑光一路延伸到处刑台下,沿途一切的阻碍都仿佛不存在般,巨大的岩石被轻易的破碎推走,直到这三道剑光狠狠地撞在了处刑台四周的结界上。

「国王陛下,结界挡不住,快走,否则掉进这扭曲空间必死无疑。」塞拉姆说罢,立刻启动传送阵,将自己与雷特一起传送到了另外的地方,而随后,这三道紫色剑光便冲破了结界,将处刑台的下半段彻底淹没,而三道剑光交叉所形成的空间,则就此不断地扭曲着。下一刻,当这股可怕的力量散去,那被卷入扭曲空间的一切的一切,全部分崩离析,被彻底撕成碎片。那上百名被卷入其中的白银战士,包括上千名普通的战士,全部化作了不散的血雾,然后与变成粉末的碎石一同降落下来。

为什么我这么长时间没有更,因为我转载完14章后生病了,新学校是一个国际学校,住宿还不允许带手机,本来因为要打车所以带了手机,但我还傻乎乎的交给了一个管国际的副校,结果被校长说了一通,让我别带了,但宿舍和班级里还是有很多人带手机和电脑,只要不上课看,晚自习注意一点,宿舍宿管查完床再看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希望我爸允许我把手机塞在拉杆箱里,这样晚上就可以更一些小文章,也可以看看新闻小说,听听歌,但愿吧。

<< 兽欲系统 第十四章兽欲系统 第十六章 >>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4 thoughts on “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1. 这个管理员好憋屈啊,连控制台都打不开
    作为一个GM权限狗,全属性拉满然后一发圣剑洗地斩不香吗?(doge)
    还是入戏太深忘了自己是管理员了?

  2. 你以后不要更新了,百度都有这个文章。没人催你好好学习吧。努力自己写一篇

  3. 尾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亚修恩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一座破旧的神殿里,一群

    穿着黑衣的教徒在给予自己治疗着。

    「你醒了。」一个教徒喜道。

    「这是哪里?」亚修恩问道。

    「这是破晓神殿,我们是女魔王伊莎贝尔的信徒」。

    「女魔王的信徒?」亚修恩诧异不已。

    「当年看到伊莎贝尔陛下抬手间毁灭整个城市上百万人口,我们就决心信奉

    强大的伊莎贝尔陛下。黑暗将降临人间,黎明随后到来。女王陛下必将创造一个

    不朽的神话,所以,我们组织的名字叫:神话破晓」。

    这时,索拉德进来了,看到亚修恩醒了,不由地喜道:「嘿,有没有吓一跳,

    当初我也以为我死定了,想不到那加尔扎斯还是手下留情了」。

    「公主殿下呢?」亚修恩急切地问道。

    「伊莎贝尔陛下已经恢复了她的神力,我想她看到你醒来,一定会非常高兴

    的,要知道,她为了救你,已经施展了生命连锁,只要她不死,你就不会死。」

    索拉德轻松地说道。

    「亚修恩……」这时,一个传送阵凭空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亚修

    恩面前。

    「公主殿下……」亚修恩感觉一个柔软的身子扑到了自己怀中,隐隐地,还

    有那喜悦的哭泣声。

    三天后,萨沙菲尔皇城遭受了灭顶之灾,无数道神罚之光化作闪电侵袭而来,

    无数的火球从天而降,大地在裂变,天空被撕裂,直径数千米的龙卷风将整座城

    市夷为平地。

    「崔斯特,看着你的一切被毁灭,有何感想?」伊莎贝尔看着已经失去手脚

    的崔斯特,冷冷说道。

    「抱歉了,我要统治世界,根本不需要借助魔族的力量,所以,你就死了这

    条心,安心上路吧!」一道暗紫色幽光笼罩住崔斯特全身,随后他的身体被吸干

    了精华,化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