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ackwang2 ♥

伯爵小姐的淫落:3.5英寸蛋白石与生日蛋糕

伯爵小姐的淫落:3.5英寸蛋白石与生日蛋糕 – 黑沼泽俱乐部

暖玉阁,几个嫖客从包间纱帘中向走廊偷窥。

「你看你看,刚走过去的那个蒙面小骚货。还记得余小姐几年前的生日会么?这个蒙面小妞,看身材像不像当年穿生日礼服的小姐…」

语气显然是觊觎余家小姐多年。

「嘘,这你也敢说,不怕传出去让余老爷知道?」

声音立刻放低:「哟…不过余小姐十几岁时每年生日穿的都像冰清清洁的仙女,我看那,比现在长大了更让人…啧啧啧,那皮肤,奶油蛋糕似的让人忍不住哟,就算偷抹一口尝尝死也值了…」

伯爵家的正厅。

小姐的生日舞会即将开场。

生日宴会的主角,自然是宾客视线聚焦的中心。

十四岁的余苏苏小姐,齐刘海长发披肩,身穿一袭蕾丝繁复的雪白纱长裙,长及肘部的白绸缎手套,以及同样雪白的蕾丝头纱。

娴静圣洁。

裙下只露出半截小腿,姣好的曲线也被天鹅绒白丝袜覆盖,隐约能看见白丝袜上点缀的淡金色星辰图案。

秀丽的玉足则穿了一双珍珠搭扣的低跟杏仁头玛丽珍,同样是雪白的绸锻面,如同芭蕾舞女圣洁的足尖鞋。

松木地板,水晶枝型吊灯,舞厅中央摆着那三层的奶油生日蛋糕。

「新鲜的奶油蛋糕,小姐难道不想吃么?」

已经猜到了家庭教师的主意,苏苏双手交迭垂下头,刘海遮住了吹弹可破的脸蛋上不自觉露出的焦急和羞耻。

沉默半响,女孩也只能唯唯诺诺地细声回道:「是…苏苏想吃…奶油蛋糕…」

点缀着草莓的新鲜奶油蛋糕是苏苏的最爱,然而,她的老师显然不会让她正常地吃到这一甜品。

家庭教师当着宾客的面,为她切下一块涂着厚厚奶油的蛋糕,盛在骨瓷碟上,颇为温柔地递给她:「小姐,先吃点蛋糕再跳舞,不要没有力气哟。」

「我带小姐先去用餐,各位请稍等。」

说罢牵起苏苏向内里的起居室走去。

苏苏一路低着头不言语,宾客议论道:「苏家的教养也够严厉,小姐害羞在外人面前进食。恐怕是害怕奶油蛋糕沾到嘴角出丑吧……」

苏宅另一端,空荡的长桌餐厅铺着洁白餐谱,银制枝型烛台上纯白蜡烛燃烧着,只有一身生日礼服的苏苏端正地坐在长桌尽头的主座,双手平稳搭在膝上,家庭教师沉默站在苏苏的后背软垫的巴洛克风格餐椅后,换上了不知道哪里来的白色手套,扮演着侍者的角色。

苏苏盯着面前那块奶油蛋糕,红着眼圈,犹豫咬着下嘴唇。

「小姐,该用餐了,一会第一支舞曲就要开始了呢。」

家庭教师上前一步,附在苏苏耳边低声温柔道。

「可是…求求你了…不要让我做那样的事好么…」

「您在说什么呀,我只是监督您好好吃饭而已。小姐也只需要好好吃饭,就可以了呢。」

家庭教师一副循循善诱的温柔语气。

然而不管家庭教师说什么,苏苏只是不停地摇头,眼圈渐渐红润。 在看不见的餐桌下,少女戴着优雅绸缎手套的双手早已将桌边的餐步皱巴巴拧成一团,紧紧攥在手心,一副想要竭力压制恐惧的样子。

「要不然小姐不乖了哟。」

说到最后「不乖」两个字时,一直恪守分寸的侍者将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指轻蔑地挑起苏小姐的下巴,语气瞬间冰冷。

「不不不,不要,苏苏会乖的,求你不要再用那个…」

被迫捏着下巴抬起头,无助的少女遇到家庭教师严厉的目光,瞬间屈服。

掌心放开,紧拧成布团的餐布散开了,慢慢落下。

苏苏下了决心,掀起长长的繁复裙摆。

那矜持而优雅的白丝袜竟然是开档设计,裙下真空,那处女阴部被剃净得光洁如初,粉嫩的蝴蝶穴就这么不害臊的地暴露在空气中。

但更令人心悸的是,少女的肛门处竟然严丝合缝地镶嵌着一枚蛋白石肛塞,蛋白石散发出圣洁绚烂的光辉,却恰到好处地撑开了每一丝菊穴褶皱,让那粉嫩的菊穴平滑地展现在家庭教师面前。

这身份与功能的强烈反差,标志着少女的哀羞与淫堕。

家庭教师露出满意的微笑。

苏苏拔出蛋白石前面的白金制的纺锤型肛塞底座,嫩红红的屁眼在塞子拔出的一瞬间开合如美丽的雏菊,肠壁括约肌敏感的快感让苏苏倒吸一口凉气。

那里在早些时候早已被清理干净,且少女今天一天都只被允许打葡萄糖点滴维持。

在肛塞抽出一瞬间,家庭教师甚至闻到了一缕明媚悠长的混合热带水果的甜蜜。

那是他坚持在少女肛门中反复涂抹的「尼罗河」 香水。

苏苏拔下肛塞时则是另一番想法:她惊讶而羞耻地发现,肛塞现在已经不让她感到疼痛了。反而当纺锤中心拔出屁眼时,快感渐弱竟让她有些失落。她已经习惯让那肮脏的器官被控制着,被「逼迫着」填满了。

她习惯于每天早晚规律地灌肠,甚至以她身体最污秽之处的洁净为荣。

「真乖,张开嘴了呢,来,啊,啊呜——」

家庭教师愈加温柔了,也微笑的愈加浓了,用像是跟三岁小宝宝说话的口吻鼓励道。

苏苏耐心优雅地拿起银制刀叉,将蛋糕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叉着将它们塞入少女的……

餐桌下面穿着玛丽珍鞋的双脚也受到快感的作用,不自觉地微微张开……

少女感受到脚趾在鞋尖被灌满的粘稠混浊液体里蜷缩抽搐,但另一处收缩的羞耻快感及时传来,让她忽略掉这早些时候在自己脚尖留下的烙印。

最后骨瓷盘上只剩了一些奶油,苏苏抬起头,看着家庭教师,一副战战兢兢的请示目光。

没想到家庭教师不悦地皱起眉头:「不可以浪费哟。」

苏苏红着眼圈,褪下蕾丝长手套,就像所有邻家贪吃的小女孩那样,用手指抹起骨瓷碟中的鲜奶油。然而少女的樱唇却无权品尝这美味的鲜奶油。在家庭教师赞许的目光下,她的中指颤巍巍地下探,又一次分开双腿,中指伸进了肛门,菊花开阖,将最后一抹奶油尽数吞下。

「啊…」

最后这一下刺激好像耗尽了少女的忍耐力,她的脸颊绯红,低头缩背,痛苦地捂住小腹,家庭教师在一旁眼疾手快地拿起蛋白石肛塞,塞进少女的后门。

这样一来少女只能重新在无尽的便意和羞耻中挣扎:平日里淑女连在嘴边提起都最为羞耻的部位,此刻竟成为他人的玩物。

这只3.5英寸蛋白石肛塞也是家庭教师精心定制的,比之前的2.5英寸孔雀石肛塞能明显感觉到尺寸变大,但变大的尺寸却恰当好处,即不让少女感到疼痛,却又比起孔雀石小肛塞更加充满。

她感到自己每一寸敏感的括约肌都被那块冰凉的白金纺锤所扩张着,挤弄着,抚摸着…….

那平日里排泄的器官现在已经成了如处女阴蒂般敏感的性器官,她甚至有种冲动,想要就这样穿着繁复的礼服,并着内八字脚,原地像小孩子撒尿那样原地蹲下,掀起白纱裙子,用最羞耻的姿势噘起屁股,用白金纺锤抽弄自己的屁眼,想要将奶油油排泄出来……

屁眼里自己的生日蛋糕屑刺挠的骚弄肠壁。好紧,好痒,好想被,想伸进手指,用修得圆圆的指甲抠弄肠壁,随便什么都行,钢笔,甚至是睿刚练过拳后汗臭的脚趾也好,甚至,甚至是昨天家庭教师用的他那漆皮鞋的尖头也好…只要能伸到「屁眼」 里抠弄,怎样都可以啊……这样要怎么跳舞,尤其是秋还在那里等着她,他们约定好跳第一曲华尔兹。

秋…穿着燕尾服的英俊的秋。

秋的肛门也被塞入了自己一样的玩具吗?他的海蓝宝石肛塞是否也不能满足他了?他还被囚禁在那只金丝雀的白金鸟笼里不得释放吧。

秋一定能理解我,他一定能原谅我的堕落,理解我因为敏感的屁眼而感到愉悦的堕落吧。 让我们一起,让我们一起被…

少女良久才回复平静的呼吸,刚伸进肮脏器官的手指在自己大腿根部的长袜蕾丝花边上擦拭几下,才又套上长手套。

整理下歪掉的吊袜带,放下裙摆,脚趾忍耐着小皮鞋鞋底传来温热的恶心粘腻,痛苦挣扎着,一寸一寸挪回舞厅。

凌晨的钟声敲过,少女娇喘着坐到舞厅角落,无法掩盖那微跛的双脚,一丝残忍的鲜血混合着浑浊的白色精液,染红了娇小玛丽珍鞋雪白绸缎的鞋尖。

「小公主跳得还开心吗?」

他似乎不经意地掠过少女休憩的座位。

少女脸庞微红,被过小礼服勒紧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两缕发丝也汗湿贴在鬓角。

而他端着酒杯优雅附身,礼貌地笑问候道。

然后又贴在她耳边悄说:「洋娃娃今晚表现真乖,回家我要好好奖励。」

她现在任由他摆布。

所有人都在起舞。

没有人注意。

他带着她回到了餐厅。

饿了么。

奶油蛋糕还没吃呢。

肛塞一抽出,少女忍不住的便意一泻千里。

「吃吧」。

家庭教师用白手套捧起少女的排泄物,彷佛捧着的是珍馐美味,凑到少女嘴边。

少女像乖巧的犬类般,伸出舌头,从主人的手中进食。进食的同时,家庭教师的另一只手已经伸入少女刚刚释放过,狼藉一片的屁眼,绸子手套的手指摁压肠道,刮出残留的奶油,等少女吃净排泄物后,又将另一只手伸入少女嘴中,拨弄着少女的小嘴,嘴角流出唾液肠液精液的混浊物。

「和刚才一样,不可以浪费哟。」

转载者的话:这真的是神作,比我写的好一万倍,我的极限就是几百字,再多全都是流水账了,《岚》明显高开低走。为了今后增加质量,就要多学学这些神来之笔。

3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6 thoughts on “伯爵小姐的淫落:3.5英寸蛋白石与生日蛋糕”

  1. 借个地方问一下……我撰写新文章页面进去啥都没有是个什么情况( ´゚ж゚`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