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mama ♥

伪娘的要求 第一章

目录

伪娘的要求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全身骨折46处,下体血肉模糊…」

陈医生拿出一张片子放在了同事面前,叹了口气继续道:「这孩子一辈子都只能躺床上了。」

虽然看过这个伤者的伤口,但医生的话还是让旁边的女助手吓了一跳,「我的天,他好像才上高中吧……不就是因为一个人妖吗?」

「人妖?不能这么说,那孩子性别认知障碍,应该算是个女生。」

「穿上女装就叫女生?呵…」

「可惜死了。」陈医生摇了摇头,花白的头发显露出他的年龄已经不再年轻。

「死了就死了,都已经确定是自杀,而且是个变态……那人至于下这么重手?」

「变态?我觉得不对,造成这一系列的影响可能是家庭原因,或者心理疾病。」

陈医生停下手中的刀,略微沉思了一下,继续道:「有些人啊,生来就不同的…那孩子自杀跟别人的关系很大。」

「不同?那是他自己选的,能好好当一个男人偏要去当女人,不是变态就是脑子有病…跟别人又有什么关系?」

「有的…」

陈医生看着昏迷不醒的伤者,淡淡地笑着,「你看…」

「他也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医院的长廊,一个黑发男生正倚着墙壁望着手心的小纸片。

这是一封告白信,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体,头大身子小,每个字都像是个大头娃娃,这种艺术色彩的字或许很多人会喜欢,但却让他很头疼,因为读起来很费劲。

字体还都用着不同的颜色还加了描边。能看出写这封信的人对这些文字极其用心。

然而他跟这个写告白信的“女生”仅仅只说过几句话而已。

「画那么浓的妆容……你长什么样来着?」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能写出这么多话,也记不清对方的面容。

手机铃声响起,男生瞥了一眼楼梯口把纸片折好丢进了嘴里。

「陈成硕——!」

长廊的另一边,伤者家属们愤怒的冲了过来,最前方是两个年轻人,他们一边谩骂一边举着拳头挥过来。

「有意思。」

陈成硕一手握拳,走到路中间,心中轻声默念着什么。

…注意步伐、速度、然后手臂格挡在前…

借着周围的人作为掩体,深吸一口气,对着他们的胸口…

一脚。一拳。


XO公司宿舍楼。

靠窗的位置,鹿小欣轻轻打开帘子的一条缝侧身往窗外看。楼下是停车场,数十辆车像是棋子一样整齐的摆在下面。

其中有辆蒂芙尼蓝色的敞篷小车正停在玻璃棚子中。车头是圆的,车身两旁有个对称的小凸起,据说用到了什么XX动力学的原理。

好像…是加速过快后轮子会不着地?

鹿小欣不清楚,因为他对车和各种物理这方面的东西一窍不通,加上那讨厌鬼车主介绍跑车时炫耀因素过多,他当时也没有太过注意听。

车子看起来很丑,丑的另类,但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这辆车的价格不菲。

这是同事兼舍友陈成硕的车。

陈成硕25岁,在安保部担任经理,到了稳重的年龄却没有这个年纪的稳重,身材壮的像个狗熊,性格也像,鲁莽一词就足矣概括他的全部,嘴里从来都藏不住什么秘密,最喜欢炫耀,最直来直往,最没烦恼…

只不过最让鹿小欣厌恶、看不惯的一点就是这混蛋居然爱在宿舍抽烟。



「出去看看吧,别总是在宿舍了。」

「又在打电动?」

「还是看小说?」

「鹿小欣?欣小鹿?小鹿欣?」

公司的宿舍内,陈成硕拿起一支烟不停地对着对面床铺讲话。

「……」

他对面的床四面都被帘子捂的严严实实,里面的鹿小欣实在忍不了他滔滔不绝的冒烟的嘴,捏住鼻子探出头来,「呜…搞什嘛!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两人中抽烟的是陈成硕,在宿舍为老大。床铺帘子内的是鹿小欣,是老小,宿舍排行第四,一共四人,除了他俩在宿舍常驻,另外那两个只有在午休时才会回来一趟。

「整天藏帘子里,你也不怕闷死。」

「闷死就闷死,还不是你们害的。」

鹿小欣撇了撇嘴。

这话不是无地放矢,因为鹿小欣生的腿长腰细,肩窄肤白,公司里的人包括宿舍的人没少骚扰他,甚至怀疑他是个gay。

鹿小欣大呼冤枉,虽然自己名字很娘,但他确确实实是个直男,只是因为长相体型原因,无论如何辩解都没用,就例如上次自己恼羞成怒大叫抗议,结果被别人说成扎到了痛处,这话说的,差点没把他气昏。

陈成硕家里有点小钱,做事大手大脚又喜欢大吼大叫,经常一惊一乍的时不时吓鹿小欣一跳,所以鹿小欣是最讨厌他的,基本没给过他好脸色。

陈成硕也对他的态度有所察觉,因此两人基本都不怎么交流。

「你脾气怎么这么烂,请你恰个火龙瓜!」陈成硕语气突然变化拿出一个黑袋子丢到了桌上。

他知道这个整天憋着不肯出来的小死宅没啥特殊爱好,就是嘴馋,尤其是爱吃红心的火龙果。

「火龙瓜?」果不其然,听到有好东西吃,鹿小欣一脸迷糊的从里面爬了出来。

他头发长长的,腰很细,身高不到1米七,穿着薄薄的蓝色小熊猫睡衣,小脚在后面蹬着,蔫了吧唧的就出来了。

乍一看就像个进错宿舍的小萝莉,据说还曾把查宿舍的经理吓过一次,还以为陈成硕金屋藏娇。

「来来来吃吃吃!」

就怕不你不出来!

陈成硕切成两半放到他面前,督促他吃。

「…怎么突然……」

「请你吃你就吃,别废话这么多!」陈成硕豪放道。

「好吧…」

「…这一半给你。」

鹿小欣拿起切开的另一半递给他,有些不好意思道:「谢谢。」

「我不吃!不爱吃。」

陈成硕急忙用手挡住果子。

「哦…」

「…那我可吃了哦。」

虽然心中疑惑,但鹿小欣也不想那么多,前不久30*英雄里又出了新活动,钱都充光了,导致他已经很久没有买最爱的火龙果了,抓起来就是狼吞虎咽。

「咋样?甜不甜?这可是我专门在一家店蹲点买的,那商家自己种的, 一年就卖两批,一般人买不着!」

「嗯…很甜,很好吃。」

感觉跟普通的火龙果也没啥区别啊?

「那就好,行…那好,我想请你帮我个忙。」陈成硕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胸口。

「说。」

吃饱的鹿小欣果断答应,他就猜到对方肯定会有什么请求。

反正就几个火龙果的事情儿,估计不是帮他游戏上段位就是写什么检查报告这种吧,自己也做过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你得先答应。」

「哈?」鹿小欣一脸诧异,皱眉道:「你不说什么事情我怎么给你答应。」

「你帮不帮吧?」

「帮,但得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才行。」

借“马内”的话肯定是没有的。他暗道。

「你肯定能做到。」

「……」

陈成硕说的云里雾里的鹿小欣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两人大眼瞪小眼。

1min…

「那……好吧,我帮你,你说说什么事情吧。」鹿小欣说不过他,无奈得摊了摊手。

这大黑熊是个驴脾气,贼犟。

陈成硕贴了过来,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酝酿:「你知道的…」

我知道个p!

鹿小欣在心里冷嘲一声。

「…那个…咳…我在公司做程序猿这么久了,家里人一直关心我的终身大事啥的,之前还经常让我去相亲,我是不想去的,但不去他们会狠狠地骂我!更离谱的是我爸还说过要打断我的腿!」

「嗯…正常,到了这个年纪家里父母都是这样,很在乎你,那都是为你好哦。」

笑死我了,没想到你也能有今天呐!

鹿小欣口中安慰心中偷笑,记得陈成硕的老爸当过兵,说过的话一般都会成为现实。

哼,西内!

「为了让他们消停,年前我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告诉他们我在公司里谈一个女友…

这样他们就不会逼我相亲什么的了。」

「嗯,聪明。」

「但你也知道的…」陈成硕脸色由明转暗,像变色龙一样变来变去。

我知道个p!鹿小欣又在心里冷嘲一声。

「前不久我跟她分手了…

但是!我老爸三个月后回国内,到时候会来这边约见我和女友,如果我到时候独自一个人过去赴约绝对会………瘸着回来…

…不,说不定回都回不来!」

「咕噗!」鹿小欣没绷住,被口水呛了一下。

「…」

「所以我来找你帮忙了。」陈成硕一脸严肃的说,见对方咳嗽的样子疑惑道:「你笑什么?」

「我没……咳…这跟我又啥关系,全宿舍都知道,我,小鹿子,不出门,也没什么朋友,更没有认识的女孩,根本没法介绍给你啊。」

「对不起,我帮不了。」

鹿小欣用看死人的眼神望着他。

「不,你可以帮我的。」陈成硕的脸色突然由惊慌转换为猥琐,对着满脸疑惑的他笑了笑,然后拉着他的手,开始指指点点,

「你看,你这小胳膊小腿又白又嫩又细的,上面连根毛都没有,不像我,胳膊上的毛都能…再看看你这小嫩脸一摸就出水……」

「停停停…」

鹿小欣嗖的一下退到床边,惊恐万状,「你不会是想…让我………那个…

…打扮成你女友吧!!」

「是的,你一定要帮我。」陈成硕提着余下的火龙果紧逼过去。

「不,不行,火龙果也不行…会露馅的。」

「就见一面!」

「我爸妈他们眼神都不太好,而且你先天条件摆在这里,绝对不会露馅的!」

「不…要是去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被同事发现我就完了呀,本来我名声就不怎样,如果被撞见落实了这下我就彻底寄了。」

鹿小欣很是为难。

「你帮不帮?」

「我…」

「赔我火龙果。」陈成硕说着脸就黑了下来,压迫感十足。

「我……」

「………哎…好吧…」

我这个嘴啊…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鹿小欣心头无语,摸了摸空空的兜只能认栽。

「先说好啊,我可没有钱买什么女装。」

反正就是见一面,忍忍就过去了……他这么想。

「没关系,我爸妈喜欢什么类型的我都知道,衣服啥的到时候我会准备好的!」

陈成硕很高兴,只要答应就足够了。

「没、没劲!」

鹿小欣烦闷无比,拖着身子钻进了帘子。

两小时后——

「是JK啊…」

望着桌面上摆放的白衫和灰色格子裙,鹿小欣愣住了,

「你确定是你爸妈喜欢而不是你喜欢的?」

「我爸跟我性格一样,审美也差不多,我妈依着我爸,所以我就按我的喜好买了。」陈成硕振振有词。

「…你可真是个人才。」

鹿小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之前觉得对方靠谱真是个天大的错误。

但现在衣服已经买过来了,总得试试看。

「没有假发么?」

「假发?没必要,你头发都长过耳朵了,随便做个头发算了。」陈成硕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

「喂,这可是我的真头发,可不能随便嚯嚯!」鹿抗议。

「必须得嚯嚯一下,你头发烫的太卷了,需要拉直,再弄个什么太空刘海。」

陈成硕说一半就开始拉他的头发。

「什么太空刘……哎呦,别拽!停手!」

「反正我没钱假发了,你做不做吧!」

「我做还不行吗,别扯我头发呀!」

「……」

「穿上看看。」

愣了半晌,陈成硕把衣服递过去。

「……」

鹿小欣接过衣服,沉默了一下钻进了帘子里。

「草,都是大男人看一眼怎么了?有啥害羞的?以前我们在宿舍就穿个裤衩乱跑。」

「生活环境不同,我们那里洗澡都是隔开的,哪里跟你这一样光着屁股排队,也不怕滑倒噗叽一下…」鹿小欣在里面瓮里瓮里道。

几分钟后…

「这不还行吗?」陈成硕看着面前面红耳赤的“清纯少女”微微点头。

「行、行了吧,我先脱掉。」鹿小欣提着裙摆转了一圈就要脱掉,但被对方拉住。

「不行,先适应适应,在宿舍里走几圈让我看看。」

「……」

鹿小欣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的开始一步一步走起来,他不知道女生怎么走路,也没怎么观察过,只能尽量尝试学电视上看到的走路姿态,一步一扭很是别扭。

陈成硕看着他走的艰难,叹了口气走过去扶着他的腰。

「噫~!」

前方的鹿小欣突然感觉一双手放在自己敏感腰部,顿时一惊。白丝袜裹着的小软腿抖了抖,回头看了对方一眼,惊道:「你你你想干嘛!?」

「怕你倒了啊。」

「哈啊?我还用你扶?」

话语刚落,他油亮的小高跟鞋一不小心踢到桌角猛地一下跌往旁边的折叠凳上…

这凳子是陈成硕去钓鱼时候买的,由几根手指粗细的铁棒和几块布组成,拿着很是方便。

只是这次却害惨了鹿小欣,他跌倒时的py正对着一根竖着的铁棒,铁棒上有个小球,然后他硬生生得坐了进去。

「嗯哼!哎呦!」

只见他惊叫一下,弹了起来,眼睛瞪大,嘴巴大张着两腿一屈跪在了地上。

「呜…救……」

鹿小欣浑身都在颤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火箭撞到了屁股,痛的说不出话。

陈成硕看他痛苦的样子,赶紧掀开他的裙子,发现铁棒上的小圆球隔着绿色内内捅进了py里面,轻轻拽了一下,发现卡的死死的,完全拔不出。

被对方这么一拽,鹿小欣只觉身体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了下来,使不出一点力气。

「看吧,我就说扶着你吧,你偏不…」

「得。」

陈成硕咂了咂嘴,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痛痛痛痛…」

我SHA了你全家啊,还在这放风凉话。

鹿小欣既愤怒又悔恨,痛的眼泪都下来了,趴在地上不停的喘气。

「放松…放松…」

「来…到浴室…我给你拔出来…」

半小时后…

「我说你这走的也太僵硬了,自然一点儿啊,稍微扭扭屁股啥的…」

「拜托,我刚受伤诶。」鹿小欣刚刚洗完澡,一想起取出来的画面就尴尬地说不出话。

能塞个小球还没任何伤口,不知道是该庆幸对方润滑手法好还是屁股比较松…

「反正又无大碍,不就是被捅了一下吗?

…继续走…对对对就这样,感觉还是不太行……」

「知、知道了!」

别摸我屁股啊,你X的。

鹿小欣很烦对方的手时不时放在自己屁股和腿上,刚想驱赶时对方就拿开了,但等自己一走对方又摸了过来,来来回回摸了好几遍,自己硬是没逮着怒斥对方的机会。

「…要不腿往里面稍微夹着点,内八…诶,对,就这样……」

「………」

鹿小欣一言不发来来回回走了半天,只觉得脚丫踩在鞋子里滑溜溜的,很不适应,但挺舒服的。

经过半小时的调教,他总算是走得像是女生了。

陈成硕擦了擦脸上的汗,一脸担心的说:「才只是低高跟啊,这程度你都不会走路了,以后要是穿高跟鞋你怎么办?」

「以后?什么以后?」

鹿小欣一下就察觉对方言语中的漏洞,然后纠正道:「就一次!就一次!」

「是是是,一次一次!!不过你这两天得好好练练,可千万不能出了差错,到了晚点开车载你去做个头发。」

「啊…今天就去?」

「没事儿,反正你晚上班只在电脑前面又不抛头露面啥的,带个帽子掩掩得了。」

「好、好吧。」鹿小欣拗不过他,咬咬牙便同意了。暗道,反正自己也不出门也没朋友什么的。

当晚8:00。

鹿小欣正在电脑前忙着改代码,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喂?」

「鹿小欣吗?我陈成硕,你下楼一趟!」

对方的语气很急,还没等他问什么情况就直接挂了电话。

「我…!」

鹿小欣看着手机挂掉的页面气不打一出来。

「小欣?怎么了?」

一旁的上司陆明疑惑的望着他。

鹿小欣无奈道:「是陈成硕…我想…」

「那你先下去看看吧,我听他语气挺急,工作的话我看进度也差不多了两天内能完成就行。」

「保、保证…」

「干嘛!什么事情这么急!」

下了楼,远远地鹿小欣就朝着对方大吼。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

烦啊,X的。

看对方不想解释的样子,鹿小欣也懒得问了,嗖一下就钻进了后坐。

不过没忘提醒对方,「开慢一点哦,我晕车。」

「放心,速度不会超过30迈!」

一路上,鹿小欣望着街道边的霓虹灯出神,车里有一股奇怪的香水味,应该是只有女人才会喷的,很好闻。

难道这家伙在外面偷偷载女的鬼混了一天?

前面驾驶坐到陈成硕正哼着曲子,摇着脑袋开车,不知道有多快,反正超了30迈。

「去哪儿?」

「美发店。」

「……」

几分钟后,两人在一个彩色旋转灯柱旁下了车。

两小时后,一辆蒂芙尼蓝色的小车从美发店离去。鹿小欣望着小镜子里的自己,缓缓戴上了一顶鸭舌帽。

她头发拉直后,变长了一点,刘海修剪的整整齐齐,看起来比公司里的女生漂亮。

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

继那夜去美发店做完头发之后,本就不爱出去的鹿小欣除了上班都躲在宿舍的帘子里,甚至也不怎么说话了。

陈成硕有些愧疚,一连几天大肆买一些水果和零食放对方桌子上,作为补偿。

殊不知他这操作,让鹿小欣产生了好奇。

陈成硕没那么多心思,但鹿小欣不一样,他是个多疑且敏感的人,最近不开心是因为上班迟到扣钱。

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自己,弄得他很不好意思。

某天,在刷到一个“0异事件”的漫画之后,他的突然感觉身体一阵恶寒。

忍着心里的抓挠看了里面的几篇漫画,又联想到对方用肥皂润滑取出自己屁燕子棒棒的熟练手法,他不禁暗暗心惊。

陈成硕这家伙…莫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喜欢肛肛好?万一是这样的话他隐藏的也太深了吧!

自己是不是该远离他,但如果猜错的话又感觉对不起人家。为了确认文成硕的性癖,鹿小欣偷偷观察了对方一夜——

——没有任何发现,就跟正常人一样。

「哼,越是表现的正常肯定就越是不正常,我非要找到你是gay的证据!」

空空的浴室里,鹿小欣边洗澡边大声给自己打气,殊不知他这句话正巧被进宿舍拿衣服的陈成硕听见。

「………」

陈成硕微微一愣,随后伏在门上轻轻把耳朵贴了上去。

「X性变态*,解开你的真面目…」

鹿小欣越洗越兴奋,甚至开始对着同性恋者们哼唱着自己胡乱改编的歌词谩骂起来。

「……」

陈成硕始终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静静地听着他唱的侮辱性极强的话,直到花洒的水声停止。

嘎吱…

门开了,陈成硕走了出去,鹿小欣披着浴巾走了出来。

街上起风了,空气中飘来一股腥锈味,陈成硕望着周围漆黑一片的街道伸手摸了摸脸,却发现手上满是血水与汗水。

他突然明白这血腥味不是刮来的,而是自己身上的。

「…」

举头望着自己宿舍那栋楼,陈成硕脑中回想起了当年上学时发生的事情,然后开始四处张望。

毫无征兆的,面前的路灯下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定了定神,发现是个身着肥大校服的“小女生”,他很熟。

「………」

又来了…

女生站在路灯下的光里,身上的血将校服都染成了红色,陈成硕视而不见,面无表情地从对方身边走过。

「陈成硕!」

女生在后面喊着他的名字,只不过她的声音很粗,明显是个男人的声音。

「陈成硕……就算是为了我…」

对方不停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声音就在耳边,陈成硕没有回头,捂着胸口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渐渐步入一片阴影之中。

两天后,陈成硕抱着一箱快递进了宿舍。

「买的什么啊?」鹿小欣好奇地探出头往外看。

「你最爱的火龙果,我买了十几箱,都堆我外面租住的房子里了,你要吃的话可以晚上跟我回去拿点。」

「真的吗?」

火龙果这东西他是不嫌多的,一想到十几箱可以随便拿,他就有些迫不及待。

「真的啊,晚上带你回去拿。」陈成硕笑了对他说。

「行。」

吃过晚饭,随便收拾了一下屋子,陈成硕便带着鹿小欣往自己租的房子那边驶去。

「小欣,你喜欢看电影吗?」

「当然喜欢,特别是搞笑电影,但我更喜欢玩游戏。」

「我租的房子投影电脑都有,无聊可以在那里看看。」

「喔~什么房子这么齐全,肯定不便宜吧。」

「还可以吧。」

秋风萧瑟,穿过青州街道的枫叶林,车驶向了郊外。

到了目的地鹿小欣才知道这家伙租的地方居然是个大别墅,门前一排樱花树进门还有个游泳池,还有各种装饰以及娱乐设施简直不要太奢华。

「租了个大别野,你还天天住宿舍?」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鹿小欣想不明白。

「这地方…凑合吧。」

不知道什么原因,最近他感觉陈成硕突然性情大变,一改之前的大大咧咧变得冷酷陌生起来。

「切。」

装什么神秘人…

鹿小欣冷哼一声,俩眼像是扫描仪一样开始寻找他的目标。

这时他注意到狗窝是空的。

「怎么只有窝没有狗?」

「狗被我不小心弄死了,所以已经废弃很久,而且过不久会有一条新的狗在里面。」

「哦哦。」

鹿小欣走过去瞟了一眼,只看见狗窝里面有铺着一层光滑地砖,还有一个小台阶在里面,里面放着好几条细小的锁链。

不禁脑袋冒问号:「这么细的链子能锁地住它?」

进入大厅,陈成硕随便把东西往沙发上一丢,然后躺在上面打开了墙壁上的大电视。

「旁边卧室里有电脑,你要玩的话随便玩,几个卧室都是空着的,不想回宿舍住的话可以免费给你住,被子也有现成的,都在卧室衣橱里。」

「额,算了吧。我不在这里住。」

他还没厚脸皮到这种地步。

「别这么说,我还有事要拜托你,如果你在这里住的话,你女装练习走路或者别的更方便一些,这里有很多镜子,干脆一会儿你换上女装,再练一练。」

「哦哦。」

鹿小欣仔细一想,倒也是这么回事儿,而且这里还有电脑也可以打游戏什么的,岂不美哉?

「那好,我在这住就只穿女装了,到时候应付完你父母,再搬走。」

「随便。」

在沙发上躺着玩了会手机,突然听到对面陈成硕来回走路的声音,便侧脸去看。

发现对方正提着一个小瓷壶,捂着盖在往玻璃杯里倒热水,倒完了拿出几个圆圆的黑色小石子丢进去。

「你丢里面的是啥?」

「3M茶,我老爸公司的新货,还没上架,好几千块一粒呢,有宁神提高IQ的效果,要来泡点吗?」说着,把水杯递过去。

「这么贵!我……尝一尝。」

X的,能提高IQ?有这么好的东西我还吃什么垃X火龙果!?(提高IQ,不会真有人相信吧,不会吧,不会吧。作者吐槽)

鹿小欣舔了舔嘴唇,走过去接过水杯。

「来,随便喝。」

「3Q。」

「唔…喝起来还蛮不错诶。」

有股大米的清香味。

鹿小欣一边喝着一边幻想着自己的IQ像游戏升级一般蹭蹭往上涨。

陈成硕看到他喝了下去,放下瓷壶嘴角微微勾起。

喝吧…喝吧……

「…」

鹿小欣瞥了一眼对方的笑容,心里突然又一股恶寒,连忙把水杯放在桌子上。

「我、我先去休息了。」

连最后一点茶都灌进肚子,鹿小欣打了个招呼便走入了一旁的卧室内。

刚踏入门内,一股油墨味扑鼻而来。果然,书桌,书架电脑都一应俱全,旁边还有个落地窗。

晃了一下鼠标,发现电脑屏幕居然亮了,鼠标剪头停止在一个浏览器的页面。

「电脑开着的?」

鹿小欣有些疑惑。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话,大厅的陈成硕提醒道:「忘了告诉你了,你进的这间卧室是我住的,别的随便挑,这个不行,电脑有我的学习资料!」

「学习资料?」

鹿小欣微微一愣,赶紧回应他:「哦,我马上出来!」

说完立刻操纵鼠标点开了对方的浏览记录。

让我看看…你晚上都在看什么…

如果是一群gay片的话,他绝对会光速逃走。

筛掉一排没用的搜索记录,终于看到了几排色情片,不过都是正常的女性AV,什么清纯少女自慰*露出、胶衣SM,以及蔷薇花园的调教涩涩小说等等。

嘶…

是我想多了么?

既然对方性取向正常,那自己也没必要那么谨慎了。

鹿小欣顿感轻松许多,关上电脑出去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陈成硕,打了个招呼便去了另一间卧室。

陈成硕看着他离开后,将送到嘴边的茶拿开,然后缓缓倒入了一旁的垃圾桶。

「祸从口出…」他轻轻重复这四个字,然后仰躺在了沙发上,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思绪回到高中,记得那时候刚刚放课。

一声闷响,有个人跌落在他的面前,血水混合着某种不知名的东西溅在了他的身上。

紧接着周围便发出一片尖叫。

「阿硕,你理解不了我。」尸体上周的话还在他脑海回荡。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正常人。」

「……」

望着脑海里那个永远不会再动的身影逐渐定格,陈成硕睁开眼睛,喃喃自语:「我想去理解你。」

如果当时我这么说的话…

很多人都忽略了他自身的条件,一个外表俊朗家产万贯的人,这么久怎会找不到女友?

小欣那个X豚…肯定会查看自己的浏览记录。

可惜他都已经安排好了,一环扣一环…

毁掉一个人,首先要做的就是破坏他的精神。

3M茶当然是他胡诌出来的,里的成分是由各种药物拼接组成的,喝多了会对阴茎有不可逆转的害处,他甚至还往里面加了浓缩安眠药,关于剂量已经试验多次不足让对方致命。

晚上9点,感觉时间差不多了,陈成硕敲了敲对方卧室的门,十几秒过去了,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他便开门而入。

对方电脑的屏幕还在闪动着,似乎在播放着什么电视剧。

床上的鹿小欣睡的死死的,隔几米都能看见他嘴里流出来的口水,无论是大声叫还是用力推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睡着了真像一个女人,既然如此,就让你慢慢变成一个女人吧。」

时间还很充裕,陈成硕笑了笑,开始在房间寻找药物开始调配。


药物会抑制对方的骨骼发育,也会让鹿小欣有女性化特征例如有胸和屁股,更重要的是小勾勾也会变小变得无法持久。

他准备用多次注射的方法来改变对方的身躯,每次的剂量很少,这样能够让鹿小欣不那么快的察觉。

「这都是你自找的。」

陈成硕看着粉色的药剂缓缓注入对方颈部,轻轻呢喃着。

随后掀开被子扒开对方的小熊内裤,露出了那根白嫩无毛的小勾勾。轻轻揉了揉,小勾勾开始充血慢慢直立了起来。

「…是个不怎么自慰的人呢。」

说着,他就翻开对方的小背包,但没想到里面居然还藏着一小排避孕套。

「…是我判断失误了,原来你隐藏的也挺深的。」

撕开一片避孕套轻轻给他的小勾勾套上,然后打开一旁的电脑搜索几个伪娘的AV视频,让视频播放起来。

「就让你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吧。」

呵呵。

陈成硕邪恶的笑着,不停撸动对方的小勾勾,十几分钟后,鹿小欣在睡梦中“嘤嘤”叫了几声,方才射了出来。

「真想不到……意外的持久…」

「不过这样正好…」

陈成硕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更加兴奋起来,以后对方的小勾勾肯定会越来越差,甚至会秒射出来,最终变成一个废物劣质小水枪。

他很期待对方变成那样会不会崩溃,等调教完毕自己或者别人压倒在“她”身上,揉搓着对方那根毫无用处的小勾勾,然后把金子注射对方体内,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想到半截,他下体就竖了起来,舔了舔嘴唇,两只手握着对方的屁股轻轻掰了掰,看着他那白嫩的小屁穴微微一缩。

「还不到时候…」

陈成硕摇了摇头,把对方的枕头拉出一半然后走了出去。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鹿小欣才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电脑因为设置过了没有熄屏,所以他能看到上面一群花花绿绿的广告还在闪动。

「哎…好难受…」

想要起身时他却感觉头痛的要死,摸了摸枕头才发现自己原来落枕了。

用力坐起身突然感觉自己的小勾勾上好像脱落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眼,是个灌了金子的避孕套。

「这啥……」

我…昨晚到底…

鹿小欣呆住了,整个人如同石化一般,用力拍了拍脑袋,无论如何回想都想不起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记得自己正看着电视剧,然后…还…自•慰•了?

没…印象啊?

下意识瞥了眼墙壁上的时间,发现已经12点多了,马上就要上班了。

来不及细想,穿上衣服迅速收拾了一下身旁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准备关电脑时,忍不住好奇点击了一下屏幕上大大的播放键,因为他完全不记得昨晚看的片子什么射的。

伴随着一阵淫叫声,里面的视频开始重播起来。

「what?」

我……我昨晚居然在看这种视频?

怎么可能?到底什么情况?

鹿小欣瞬间僵在原地,手机啪的一声跌落地上,他居然看见两个男人搂抱亲吻着一个身穿裙子的伪娘,那伪娘兴奋淫叫着迎合着对方…身下屁穴被人不停抽插着……

那伪娘长的还有点像自己…

「被捅那里…居然还觉得很舒服?」

他虽然听说过但从未见过这种场面,这信息量巨大的一幕完全超出了鹿小欣大脑的内存,造成了他意识反应瞬间的崩盘和死机,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我难道被…」

一瞬间他想到了陈成硕,赶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还很紧,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

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这也就意味着跟对方无关,如果陈成硕真是gay的话,自己的py肯定无法幸存。

到底什么鬼情况?

去公司的路上他不停地怀疑自己。

难道我人格分裂了?第二人格是个gay?

这么一想,似乎就理通了。怪不得同事一直用异样眼光看待自己,说不定对方是看到过自己第二人格出来的那一面,才疏远捉弄自己的。

心理医生…我需要看心理医生!

鹿小欣在心中疯狂大叫着,但很快又蔫了下来,看心理医生肯定也要花钱,貌似还是按时间收费,可自己很穷,小钱钱都用来充游戏了,根本没钱找心理医生啊!

想了半天,靠自己是肯定没办法了,只能下班回去问问陈成硕,那家伙人脉很广,说不定会有认识的心理医生,也可能会大发慈悲的帮助自己。

下班之后——

「你说什么?人格分裂?」

听到鹿小欣的话陈成硕顿时一愣,又道:「你确定?」

「我…我也不清楚啊…」

鹿小欣拽着JK的裙摆哭丧着脸,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对方解释。

总不能说昨晚自慰看那种视频什么的吧…说出来可能还会引起对方反感或者吓到他。

「瞎想什么呢?我跟你在宿舍一起住了这么久都没发现,要是人格分裂我早就看出来了。」

陈成硕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道:「对了,你现在走起来是跟女生一模一样了,不过还需要保持,以后你正常时候干脆也这么走吧。」

「你说什么呢?我要是正常这么走路会被当成变态的吧!」

「不会,其实男生女生走路姿势都差不多,不都是两条腿?」

「唔……还蛮有道理。」

没人的时候倒是可以这样…他这么想。

吃过晚饭,鹿小欣跑到厨房刷碗和餐盘。饭是陈成硕做的,他除了动了动嘴没帮上什么,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于是自己跑来刷碗了,他觉得至少要自己做点什么才行,不能表现的太懒惰。

「要不要学做饭呢?」

刚冒出这个想法,突然想起自己身体还没整明白顿时放弃了这个想法。此刻,脑海里还在回想两个男人抱着伪娘的画面。

这种视频自己是绝对不会去看的,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摆好餐具后,鹿小欣嗅到了大厅里飘来的香味儿,那是之前喝的3M茶的味道。

「来喝茶。」

果不其然,陈成硕泡好后就催促他过去。

「来了来了。」

这么贵的茶能白嫖,谁不喜欢?

接过茶,轻轻吸入那股沁人心脾的白色雾气,鹿小欣小口的喝了起来。

与之前不同,这次陈成硕拿出来一大堆化妆品,开始跟他在大厅里探讨关于女生的一些行为习惯以及妆容,最后在电视上播放一些化妆的片段。

「有兴趣学伪声吗?」

「没有。」

「好的,尽量少说话。」

「嗯。」

「这是一些关于化妆的视频,你睡觉之前看一看,最好把它学会。」

陈成硕想传视频给他时,才想起两人一直没有加好友。

「爱吃海鲜的猫?」鹿小欣不敢相信对方居然会反差这么大的ID。

「糖醋火龙果?有够难听。」

「嘁。」

要你管。

鹿小欣接受完视频,整理了一下裙摆起身回了卧室。

外面天已经黑透了,鹿小欣也有了些许困意,看完更新的剧就睡觉吧。他这么想。

轻轻推开门,陈成硕静静地走进了鹿小欣的房间,打开灯,书桌上摆着一排化妆品。

轻轻地抚摸着对方的脸,自言自语道:「真听话啊,说什么就做什么。」

他也没想到鹿小欣这么快就上道,自己只是提了一句,居然当天就化了妆,虽然看起来还很稚嫩,但作为初学者已经很不错了。

「既然如此,那就给你一些奖励吧。」

这次陈成硕没有像昨天一样只玩弄鹿小欣的小勾勾,而是对准了他的屁穴。

为了防止对方清醒,陈成硕对他注射了一针带有麻醉性的药物。随后将人抱到浴室,开始灌肠。

彻底清理干净对方的肠壁,然后戴上手套拿出一盆如血般的果冻状物体,这种“果冻”在与人体接触过后会产生极度的瘙痒,注入之后有一部分会吸附在肠壁上很难清理干净。

「让我欣赏你痛苦的模样吧。」

陈成硕吸满整整一大管针筒然后插入对方的屁穴中缓缓注入进去…

天刚蒙蒙亮。

鹿小欣穿着吊带睡衣从床上跌落了下来。

「呜……」

我的肚子好痛啊!

慌慌张张跑进卫生间,十几分钟后,瞥了一眼马桶,里面血红一片。与火龙果那种颜色不同,看着就像是血浆。

「啊!」

鹿小欣惊叫一声从上面跌了下来,吓得脸都白了,心中大惊,我这是把肠子都拉出来了么?

「怎么了?」门口传来声音。

「阿硕你快来,快来看看!」鹿小欣带着哭腔。

「你别急,我马上来!」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穿衣声,陈成硕走了进来。

稍微检查一番,他推测道:「别慌,这不是血,血的气味不是这样的,肯定是你最近吃了太多火龙果导致的……可能是里面的色素估计与什么东西掺和了就变成了这样。」

「真的吗?你不要骗我。」

「骗你干嘛,放心就好,要真的是血,你还能站得起来吗?」

「……」

说的也是。

鹿小欣这么一想,也不慌了。

一周后。

「话说回来,这几天你们有没有发现公司里的小欣越来越娘了。」

「你才发现吗?早上我发现他有走路的时候居然还扭来扭去。」

「……」

听淼淼这么说,旁边的王倩撇了撇嘴,「你以为我们瞎吗?他是gay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很久了,我看他这样估计是破罐子破摔了。」

「算了,都是公司的同事,还是装作看不见吧。」

虽然她嘴里这么说,但一有话题,众人便聊的停不下来。

「聊什么呢?这么起劲。」

上司陆明走过来询问。

「诶诶,小明明啊,我们得告诫你几句……最近可得离某人远点。」王倩一只手挡着脸小声说。

「什么意思啊你们?怎么还搞小圈子排挤同事了?」陆明一听王倩这么说立马就变了脸,「咱们公司都是呆了几年的老员工了,大家都互相不了解么?就别整这一套了。」

「不是不是,我说那个鹿小欣。」

「鹿小欣?他怎么了?」

「对了,最近他老是迟到,都快罚了他200块都不长记性,得好好跟他说说。」

「不是这事,我说的就是跟他……」

话未说完,一个穿着肥大毛衣的人影突然开门走了进来,正是戴着鸭舌帽的鹿小欣。

「……」

王倩一看正主来了,立马就不吱声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陆明望着王倩躲闪的眼神一脸狐疑。

「领、领导……」

身后的鹿小欣声音弱弱的,让陆明很烦躁。转过身,望着他那那扭捏的姿态陆明的心里似乎有一万只小虫在爬挠,说不出的难受。

他其实很早就跟鹿小欣说过了,成年人了,一个成年男生还说话声音这么小,行为这么拘谨,没有一点男子气概,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前不久眼看着刚有点起色,说话大大咧咧了,一看现在,衣服穿的就像是女生,腿还夹着,陆明顿时明白了,好家伙这是回光返照啊。

现在这样子跟女的有啥区别?

不行,得好好整改一下他。

想到这里他就赶紧招呼鹿小欣去外面谈话。

「经理…!」

还未出门,身后的王倩突然喊了一句。

「嗯?」陆明回过头,看见王倩咬了咬嘴唇,眼珠来回转动,小声说了句两个字:「小心。」

「………」

沉默了一秒,「莫名其妙。」他说。

不过心里还是给自己打了个预防针,他倒要看看,这小欣是变得有多大能耐,居然能压得住公司母老虎王倩。

「小欣啊。」

「嗯…」

「最近…」

话说一半陆明注意到,对方一直在低着头,帽子压的很低,自己甚至看不见他的脸。

「都是同事,怎么还戴帽子遮遮掩掩的?」

陆明一看就心烦,啪一下就敲掉了对方的帽子。

「呀~」

鹿小欣惊叫一声,跌坐在地上,愣了半秒赶紧捂着脸,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自己已经被对方看的一清二楚。

肤白貌美,清纯可爱。

这是陆明看到他现在模样脑海里浮现的两个词语,他也没想到对方女装起来会这么好看,漂亮的词放在女生身上算是夸奖,但在男生身上就…有点特殊了。

「你……」

要不是对方一直坐地上陆明差点以为自己出了幻觉,毕竟,一个小个子男生突然变成一个小女生,对他的冲击力还是非常大的。

最重要的是对方脸上居然还化着淡淡地妆!

「…没事吧?」

陆明伸手将对方拉起来,轻轻拍打对方屁股上的土。这时他也算是明白了王倩最后说的话。

意外的漂亮啊…

「我……嗯没事…」

鹿小欣扭了扭身子,白嫩的小脸浮现出不正常的粉霞。

好痒……我的菊花里面……

来的路上他就隐隐感觉有点刺痛,当时没在意,到了公司后开始加倍得痒了起来。

X的……痒死我了!

「额……嗯……」

不行、必须要挠一挠!

「你怎么了?」

察觉到对方的异样,陆明好奇得凑了过去。

「我……」

总不能说屁燕子好痒吧!这样岂不是诱惑对方插肛?说出来怕是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鹿小欣咬着嘴唇,随便找了个理由说:「我肚子痛,我去卫生间!」说罢捡起地上的帽子飞也似的逃走了。

「呜呜…痒死了痒死了。」

一路上忍着抓挠屁股的想法,他飞快跑进附近最近的公共浴室,这个时间点应该是没有人的正好可以在里面止止痒。

「千万不要有人呀!」

鹿小欣飞也似的进浴室看了一眼。没人!太好了!随后赶忙脱下衣服,打开喷头对着屁穴冲了起来。

「好烫!」

不行,是里面痒…

用力夹了夹屁股,冲外面完全没用,可旁边也根本没有道具可以用啊!

寻找了半天,最终他把目光锁定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对不起了小椅子,我一定会把你洗干净的…

咬了咬牙,他把腿跨了上去,然后开始挺着身子坐上面摇晃。

「呜…好痛啊…」

虽然不顶用但是痛感稍微掩盖了一部分的瘙痒。

「嗯~」

鹿小欣轻轻呢喃着坐在上面来回磨蹭,脚尖抵在地面,时不时用力把身体往下压。

「小…欣?」

正当他做的正急,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惊讶的声音。

「嘎?」

鹿小欣身躯一顿,僵硬得转过脑袋,发现陆明正一脸呆滞得凝视着自己。

陆明是察觉到对方不对劲,有点担心就跟了过来,只是没想到居然看到如此劲爆的一幕。

「对、对不起。」

陆明道歉完狠狠地鞠了一躬然后跑开了,他实在不知道该如果跟对方说话。

哗哗哗……

「怎么办?」

淋浴头还在继续喷洒着,鹿小欣垂下了头,他想了半天没想到如何圆过,能做的似乎就只有辞职了。

自己这个样子被人家看到,而且还看到了自己“自慰”的姿势。就算对方相信自己不是gay,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等自己回去公司内部恐怕很快就传遍了吧。

干脆一声不响直接走算了。

回到住的别墅,鹿小欣py里痒的受不了,跪在床边,不停地咬着面前的床腿。他刚刚才从医院回来,但即便是吃了药也止不住这种奇怪的瘙痒,反而更甚。

这种奇痒不是在表皮,而是在肠壁内。

「啊~~~~」

鹿小欣咬的牙龈都出了血,最后坚持不住打开电脑搜寻了半天,在一个成人用品店下了单。

他买了一个宽2cm左右长20cm玻璃制的阳具。虽然自己不是gay,但他需要这个,只有这种东西才能让自己变得“舒服”。

这时他想起来之前AV里那个被人插屁股的伪娘,如果自己的屁股被真正的几把抽插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呢?

一想起那种画面他就感觉屁股不那么痒了。

「我在想什么啊…」

摇了摇头赶紧把脑海里这个恐怖的想法抹去了。

如果自己真的能接受那种事情,自己岂不是gay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不过自此之后,鹿小欣再也没敢去吃火龙果了。

深夜,他卧室的门打开了,陈成硕如往常一般走了进来。

「看来,还需要加点剂量。」

伪娘的要求 第二章 >>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Amama

裙731341984

5 thoughts on “伪娘的要求 第一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