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七章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之前说近来在家附近的便利店打工,这份工作工资并不高,但是很容易,没有技术含量,就是晚上下班比较晚。

在便利店打工也有些日子了,和一些常客也都混了个脸熟。最近下午到了店里,一旦把手头的活忙完,坐在柜台后,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先前为了职称考试,闲暇时间都是在看书,前几天考试结束,突然不知道该干啥了。然后手就老想着去套弄小伙伴。为了避免我忍不住在便利店自慰,我决定开始穿贞操带上班。(其实想要自慰的原因就是穿着,但我不穿丝袜感觉浑身难受)

贞操带老早之前就买了,但是一直没怎么用过。我有一个女式的贞操带,很贴身。上周六,我第一次尝试穿贞操带去上班。我提前一个小时在盥洗室把灌肠液排掉,,清洗两遍直肠,然后穿好丝袜。那天穿的好像是条瘦腿袜,包芯丝80d,裆部和脚跟补强的。穿它花了将近十分钟。我用医用胶布把小伙伴和阴囊紧贴会阴固定好,在丝袜里垫上一层卫生巾,然后穿好丝袜。看着灰褐色略微反光的双腿,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把手探下去。但在碰到老二之前,我还是及时刹车了。

还得戴上贞操带。我取来贞操带,打开腰带处的小锁,把腰带拉开到最大,随着腰带一节节伸开,下面胯部的部分也放松了。我坐下来,像穿内裤一样,把双腿穿过贞操带的“裤腿”,站起提起贞操带,把腰带在腰部束好。随着腰带又一节节束好,我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调整好腰带,还得调整胯部隔断阴部与外界联系的那个挡板。这个工作并不难,一手撮起下面的挡板,一手调整与腰带的连接处,就能让挡板紧贴(穿着丝袜的)肌肤。我花了一小会,对着落地镜来回调整,力图让穿好衣服的情况下别人无法看出下体的异常。结果就是,我把贞操带弄得很紧,深深嵌入股沟和会阴。虽然这样再穿好衣服确实不容易被人发现异常,但因为睾丸和阴茎原本都被固定在会阴处,所以被压迫得相当难受,而且也没办法坐下来,毕竟坐的姿势不对的话没准会让那两个球滚到不恰当的地方。

我把腰带的锁锁好,把钥匙留在家里,看了一眼表,马上要三点了。我赶快穿好衣服,去上班。

怎么说呢,很后悔,整个下午加晚上就像在受刑,还是酷刑。一开始还好,紧缚感和压迫感让我很兴奋,但时间一长,走几步路,贞操带时不时会因为步子过大或者别的原因乱动。这时本就被压迫着的阴茎和睾丸就像是被用指尖弹了一样,一阵说不出来的违和感和痛苦。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因为我是受虐狂,所以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兴奋了,阴茎勃起后,本就拮据的空间变得更加拥挤,稍微一动就很疼。而且一整个晚上都坐不下,坐下更会加剧痛苦。

平日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下班时间,那天我苦苦期盼到点下班,时间却过得非常慢,慢到我都在怀疑店里的表是不是出问题了。当我终于能回家摘下贞操带的时候,我感觉世界都变得美好起来了。提一句,虽然我为了不上厕所整个下午没喝水,但貌似还是漏尿了,漏了一点。幸亏丝袜里垫了卫生巾,才没有落得被人发现的窘境。

受虐狂的受虐本身不是目的,因被虐待获得快感才是目的。这个贞操带完全不能让我获得快感。虽说最开始用贞操带是打算防止自慰,但从半路开始目的就变成另一种变态的调教了。

再一次明确了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这个事实,于是一半是自暴自弃,另一半是难以抑制欲望,我又有了个新主意。

我打算在便利店里灌肠。并非是以往那种在家灌肠出门的play,这次打算带着灌肠用具到便利店厕所灌肠。实施之前,我纠结了好久(指不到一个小时),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要做。

我选了星期五,因为我知道老板星期五下午大概率会早回家接孩子。

星期五如约而至,我提前配好灌肠液。因为这次是第一次在外面灌肠,灌肠的操作时间必须要控制,不能像在家一样磨磨蹭蹭。因此液体的粘度要降低,而且量也得控制。我自己调配的灌肠液是用蜂蜜制成的,但是蜂蜜很贵,于是最近在尝试其他配方。现在开始尝试试用稀甘油,甘油的刺激性比较大,浓度较高的话会刺激排便。而且这次因为灌肠时间需要控制,就选择了用粗注射器灌肠的方式,灌肠液也选用了稀释后的甘油。我将灌肠液倒在塑料瓶里,把注射器和塑料瓶一起放进腰包,准备出门了。出门前,我换了一条开裆连裤袜,脱掉内裤,这样灌肠的时候就不用脱掉袜子了。刚出门,又想起忘了带肛门塞,只好再折回去拿肛门塞。我故意拿了个粗的梨形塞,这个梨形塞最粗的地方直径达4厘米,避免届时塞不住肚子里的灌肠液。想了一下,又拿了一串拉珠。这串拉珠也比较大,当然是肛门用的,一串一共四颗,每颗直径接近三厘米。

这些东西塞进腰包很不容易,腰包鼓鼓的。

到了便利店,老板竟然早就走了。因为不知道他会不会杀我一个回马枪,我先没有轻举妄动。

三点到五点,只来了零星几个顾客。我估计老板是不会回来了,于是打算行动。我先把店门关好,挂上歇业的牌子,拿着腰包快速走进店里厕所。锁好门,将装着灌肠液的塑料瓶取出。拧开瓶盖,把注射器伸进去,吸了满满一管。一管20cc,瓶子里一共大约500cc,如果全灌入需要25次。但我承受不了这么多,打算只灌入100到200cc。我脱下裤子,半蹲下来,将屁股稍微往上抬起,一手反握着注射器,对准菊花插入,另一手推动活塞杆。冰冷的灌肠液涌进炙热的肠道。我浑身打了个激灵。

从第三管开始,我感觉便意涌来。虽说是经过稀释了,但甘油的利便功效尚在,我咬牙忍耐,继续把第四管推入肛门。

注入五管以后,便意已经比较强烈了,我拿出拉珠,想了一下,又放了回去,只取出肛门塞。梨形的肛门塞给人一种敦实可靠的感觉,我沾了一点灌肠液权当润滑,一下把肛门塞顶入。这一下动作太猛,肛门塞的顶端撞在我的肉壁上让我差点因为这巨大的刺激射精。我略微调整了一下肛门塞的位置,然后提起裤子。前面老二已经挺立起来了,幸亏我的老二不大,在厚实的裤子的遮掩下大概不会被人看出。不过就算这样撑着帐篷也最好不要直立。

我把装着没用完的灌肠液的瓶盖拧紧,收好注射器和拉珠,整理好衣服从厕所出来。抬头看了一眼表,就过了不到十分钟。我再次把店门打开,走回柜台,等待着或许会出现的顾客。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腹中便意越来越强,我打算到厕所排掉。但是好巧不巧,老板突然回来。“我去一下洗手间。”把这句话扔给我老板就急匆匆地冲进厕所。看样子很急啊。但我也很急啊。我肚子里翻滚的灌肠液已经恨不得把肛塞顶出来,让粪水顺着屁股和腿流到地上。但真要那样我就要社会性死亡了。我坐在柜台后的椅子上,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祈求老板赶快出来。

五分钟过去了,厕所门没有打开;新的五分钟过去,厕所门仍然禁闭。我夹着双腿,微微弯着腰,敲响厕所门,换来的只是一句冷冰冰的“有人,别急。”不行了,感觉肛门塞真的快要被顶出来了,我一点盈余都没有。

离这里不远有个公园,公园里是有公厕的。只剩那里能解决问题了。我抓起腰包,蹒跚着往公园走去。

平时几步就能到的地方成了无法抵达的地方,我紧咬牙关,一步步挪向公厕。花了比平时长几倍的时间,我终于站在公厕门口。

难以言喻的恶臭和范令人反胃的肮脏地面没有阻止我继续深入的决心,我抬脚踏入这片容纳着世间脏污的地面。可是我刚刚走过小便池,就看到令人绝望的一幕:两个隔间其中一个被木板封住,仅剩的那个隔间大门禁闭,门把手处挂着红色“有人”的标识。看到这一幕,我再也没办法忍耐了,我感到肚子里的便意到达了顶峰,我感觉被肛塞塞住的后面火辣辣的疼,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让人眩晕的绞痛随之而来,产生绞痛的罪魁祸首想要与这个世界问个好,却被肛塞拒之门外,也许应该是拒之门内。我蹲在地上,嘴唇都开始颤抖。好像有一些液体从从肛塞与肛门的缝隙钻了出来,但我宁愿相信那是错觉。我的括约肌全力咬紧肛塞,阻止着里面的液体把肛塞顶出来。我的身体和理智同时面临着考验。干脆就在这里拔掉塞子就地解决算了,反正这里的地板已经够脏了。我开始产生这种自暴自弃的念头。但这样会让我本就不剩多少的身为人的尊严进一步丧失。

还好,在我的理智溃败的前一刻,隔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老头慢悠悠地提着裤子走了出来。我根本没管他冲没冲水,径直冲进隔间,也不在乎下面的粪便高塔的制作人名单已经扩展到几人,直接脱下裤子,拔出塞子。

在农村长大的人们应该都听过大雨倾盆的日子,雨水浇在泥泞的土地上的声音吧。我来到城里多年,本以为早已淡忘,那一刻我忽然又记起了。我一边排空肠道里的灌肠液和粪便,一边想着这种无聊的事。

排便花了十几分钟,比当时灌入所花费的时间还久。当我确定肚子里一点东西都不剩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件更不妙的事。我没带厕纸。幸而老板回到店里了,而我拿着手机。

所幸这场灾难没有以悲剧收场。老实说,我最近都不打算再次在家以外的地方灌肠。顺便一提,当时排便的时候,粪水貌似溅到袜子上了。虽然很可惜,但我估计肯定是洗不干净,于是直接丢掉了。本来是担心灌肠液会弄脏袜子,才选了开裆连裤袜,结果竟然以完全不同的原因弄脏,真是让人无语。

下一篇帖子大概是我的收藏的译文,不过如果最近又搞出些动作(比如我的一个同好前段时间给我发了个新play的想法,没准我会尝试),可能还是优先写写自己的经历吧。仍然欢迎读者朋友给我发邮件,告诉我你们想看什么类型。邮箱:[email protected]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五章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八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七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